新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家键盘有点萌 > 5.我的干爹是条狗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新顶点小说    在这一点上陈淼还是有自信的,毕竟自己是浸淫文海十年的老油条,当年别的同学还在拿铅笔写字的时候,他就磕磕绊绊的去写网文了,在网文这行,他虽然扑街,但藐视没入行的新人尹善治是没问题的。

    虽然……他现在连笔名都不好意思跟人说。

    歪楼了歪楼了,陈淼及时的把话题拉了回来,以避免再次被问笔名的尴尬。

    咳咳,温凉的腿才是现在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

    “这是彻底好了吗?”他又趁机上手摸了一把。

    “嗯!”尹温凉红着脸用力点头。

    “那走两步给我看看。”

    “好。”

    说完尹温凉当真走了两步,步子极稳,一点后遗症也没留下来。

    陈淼满意点头。

    就在这时,李亢吸了吸鼻子道:“咦,什么味儿?”

    “滴~滴滴~~滴——————”

    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四人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直到厨房的门被突然打开。

    浓烟伴随着开门的动作直扑客厅,把陈淼熏的一愣。

    倒不是因为烟,而是那个在浓烟中咳得毫无形象的身影,是他那一向气质形象都和仙女似的亲妈。

    “老婆,呛到了吗?”李亢反应的最快,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几步走到陈潇黎面前,握住了她的手。

    此时厨房里火光闪现,浓烟密布,陈淼一惊,这是失火了?

    就在这时客厅的天花板上突然冒出来几排黑洞洞的水枪,失火了的厨房里也先一步传出来了滋滋水声。

    看来灭火装置开始工作了,陈淼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客厅的水枪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突施水魔法,一行行高压水柱把五人都同时喷懵了。

    客厅可没失火!喷个什么劲啊。

    水漫金山!

    更倒霉的是李亢还忘了这玩意儿该怎么关。

    还好,陈淼此时庆幸不已,自家住的是一套郊区的老旧别墅,不然楼上楼下的邻居都要来敲门了。

    现在嘛……火……早就灭了。

    可是如今的问题已经不是那小小火苗,而是漫天大水。

    坑爹是老旧的消防装置似乎已经坏了,哪怕客厅一点儿事都没有,高压龙头依然不管不顾的对着他们的家侵泄着洪水。

    这下子客厅里完全没法待了,五个人只能苦兮兮的蹲在门口,等着专业人士来处理。

    “汪汪!”

    狗叫声在陈淼耳边响起,他扭头一看,只见一条油光锃亮的大黄狗戴着一根大金链子串起来的骨头形吊坠,正蹲在栅栏外摇着尾巴看着他们。

    那优哉游哉的惬意模样,很明显就是专门来看戏的。

    李亢嘟囔了句:“这狗日的,有事的时候死活找不到人,看热闹却跑的比谁都快。”

    确实快,陈淼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来的,好像一眨眼的功夫,他干爹就突然出现了一样。

    不过李亢说它是专门来看热闹的这件事陈淼一点也不认同。

    要知道狗子叔和周姨住在市中心,离这里可不近,他们这里出事也就是在二十分钟以前,飞豆飞不过来!

    肯定是狗子叔想他了,所以专门跑过来看他的。

    “干爹!”

    陈淼刚刚的郁闷一扫而空,小跑到大黄狗身边一把抱住了它。

    还是干爹疼自己。

    没错,这条大黄狗就是陈淼传说中的狗干爹。

    虽然他也不能理解明明自家老爸和狗子叔互相嫌弃得厉害,为何还是让自己认了干爹,可是因为从小就知道狗子叔就是干爹,这个既定事实是他自出生以来就有的,所以陈淼倒也不会对此接受无能。

    最多不太方便在外人面前叫就是了。

    可是现在有外人吗?没有!

    “干爹,你怎么来了?”

    “来看热闹。”说这句话的时候,狗子顺便还隔空甩给了李亢一个挑衅的眼神。

    还、还真是来看热闹的啊,陈淼惊呆,为了狗子叔和自家老爸的默契。

    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他拽着狗子叔的一条前腿,把它牵到了屋后。

    狗子叔会说话这件事是个秘密,一个只有陈淼知道的秘密。

    当然了,这只是陈淼自以为是的秘密……

    因为在他记事以前,谁都知道狗子会说话,除了他。

    于是这也成了一个奇妙的误会,一个所有人都无意解释的美妙误会。

    要知道,小孩子哭起来可实在是太难哄了……

    小陈淼虽然脾气不怎么好,却是非常讲义气!

    为了自家干爹不暴露,他死死守着这个“秘密”。

    每次他发脾气别人哄不住的时候,就轮到大黄狗上场了。

    它只要在陈淼的耳边悄悄说句话,为了守住“干爹的秘密”,不管当时哭成什么样,陈淼就会立马止住脾气,捂住大黄狗的嘴巴,示意他不许暴露。

    e.....

    一个美妙的误会。

    虽然这招很好用,可是这一切对于一个七岁不到的孩子来说,未免负担过重。

    所以在词汇量刚刚及格的时候,他就开始写起了小说,第一本书的名字就叫做《我的神奇狗子叔》。

    虽然这本文笔非常之小学生,其实也就是小学生写的小说从头到尾就只有两个人看,但是陈淼自己倒是乐在其中。

    基本上陈淼的第一本书近乎于是自己的日记了,那本书他写了足足六年。

    年少轻狂,哦不,是幼稚。

    幼稚的往事让人羞耻,所以在初中时,已经懂事了的陈淼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主动屏蔽这本书,只有自己能看。

    不过这本书给陈淼带来的转变也是巨大的,教会了他什么是责任感,也给他带来了一定的收入。

    虽然书没什么人看,但是天启系统对扑街作家们都会有低保提供。

    从九岁开始每个月他都会努力完成“低保”任务,月更十万字以上,月月不缀,彻底实现了零花钱自由。

    这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是相当了不得的事。

    更了不得的是,这件事他坚持了整整八年。

    可以说陈淼写手之路的意外开启,是因为面前的这条大黄狗。

    而且陈淼也知道,狗子叔是真的疼他。

    小时候自己没轻没重,经常揪着狗子叔的耳朵趴在它背上玩。

    可是狗子叔一点也没嫌弃,不仅总爱驮着自己到处撒欢,还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一次都没摔过。

    这可比李亢看孩子靠谱多了,有句话说得好,在没有危险的时候,爸爸就是最大的危险。

    和李亢相比,狗子叔才是最好的。

    它可从来不会把自己当玩具盘!

    狗子书对自己好,他也会保护好狗子叔,保护好自己的干爹。

    这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在大黄狗面前,陈淼比平时更像个孩子,原本绝不会说出口的抱怨也自然而然地对大黄狗倾诉了出来。

    “今天我妈做饭,把厨房给烧了,灭火器又把家里给浇了。还打算明天一早去买键盘呢,现在搞成这样,我们今晚上住哪都不知道。”

    说完陈淼忧伤回望自己家,只见大门处还在往外滋滋冒着水,幸亏楼上还没被浇,卧室应该还能住人……吧。

    “你键盘坏了?”陈淼看到大黄狗的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嗯……键盘用太久,昨天实在坚持不住了。”

    听了陈淼的话,大黄狗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起来,似乎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这边陈淼和大黄狗说着悄悄话,那边的李亢却有点儿急了,他对着大黄狗怒吼道:“死狗,你丫别看戏了,还不快帮忙!”

    你老婆把家烧了你不敢骂,在这儿骂狗叔有什么用?难道狗叔还能控制消防系统不成?让你图便宜,装修时候不知道安个好样的。

    陈淼心里嫌弃着自家老爸,但是他话音刚落下没多会儿,家里的灭火器就真的奇迹般的停了。

    应该、应该是里面储存的消防用水都耗尽了吧,陈淼才不觉得这种事情自家干爹能帮到什么忙。

    虽然突发意外让陈淼有点楞,可是好久没见到干爹了,他还想多和它聊几句。

    但是他还没开口,就只见大黄狗又给了自家老爸甩了一个无比鄙视的眼神,狗嘴里吐出“废物”俩字儿,接着就高昂着狗头拽拽地走了。

    看着它那同手同脚的背影,陈淼只听到空气中留下一个淡淡的声音:“明天我再来找你。”

    陈淼左右看了下,发现其他人都离自己挺远的,那、那他们应该没听到干爹刚刚在讲人话……吧?

    目送走了大黄狗,陈淼又赶紧回到家里。

    灾后现场,一塌糊涂。

    虽然消防水龙头终于停了,可是客厅里水还是漫到了小腿位置。

    老妈现在自责无比,本来是为了庆祝尹温凉身体变好才起了亲自下厨之心,没想到现在反倒把家给折腾成了洪灾现场。

    尹温凉和尹善治已经开始自觉的去卫生间拿桶准备帮忙善后了,李亢却大手一挥豪气道:“就这样放着吧,家里装修旧了,破破烂烂的看这厌烦,我们正好重新彻底装修。”

    水在慢慢的排着,确实不用管,过一会儿自己就会流干了。

    “那、那我们住哪儿?”陈淼纠结了。

    现在家里也不是说不能住人,万幸卧室还是好的,只不过楼下施工楼上住人确实不怎么方便。

    “我和你妈去旅游,一年后回来。”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