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家键盘有点萌 > 传7.传说中的狗妖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新顶点小说

    这种事儿还能是传统?多来几次怕不是整个家的根儿就断了。

    感觉到里面有故事,陈淼还想多问,大黄狗却不再多言。

    这时陈淼才注意到,大黄狗的嘴巴里叼着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干爹,你给我带啥来了。”

    “自己看。”

    陈淼听到了声音,但是他非常确定大黄狗的嘴巴没有动。

    那不是明摆着的吗?嘴占着在呢。

    似乎是读懂了陈淼的想法,大黄狗斜了他一眼,一个声音出现在陈淼的脑海中:“我说话又不是用嘴的,我和你们的声带都不一样,怎么说人话。”

    “那是用啥?”陈淼一点儿也没觉得怕,反而好奇了起来。

    “精神力。”

    这么牛逼,真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不成?

    陈淼立刻来兴趣了,凑到大黄狗耳边悄悄问道:“干、干爹,你莫非就是传说中的……”

    “嗯?”大黄狗歪了歪头,不解地看向陈淼。

    “狗妖?”陈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怪不得自己会认它做干爹,原来面前的干爹竟有如此不凡之处,身为一只狗妖那确实是非常牛逼了。

    “啪!”一个土黄色的身影从沙发上跳起,下一秒陈淼的脑袋被它用嘴里叼着的东西给狠狠地拍了一下。

    嘶~真疼,肯定起包了。这还是脱了纸尿裤后第一次挨干爹打,陈淼委屈。

    可怜巴巴的揉了揉脑袋,陈淼这才看清楚大黄狗嘴里叼着的东西居然是个破破烂烂的键盘。

    “让你乱说话!”大黄狗嘀咕道。

    虽然头还很疼,但是陈淼在看清楚键盘之后反倒是乐了。

    还是干爹最疼自己,哪怕它作为一条狗妖没什么经济能力,可是它却会把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哪怕是去翻垃圾堆,也给自己翻出来了一个旧键盘。

    只不过……陈淼看着这个破破烂烂,连漆都磨掉了一半的键盘,摸了摸还隐隐发疼的脑袋有些犯难。

    这键盘就是原本没坏,砸完自己那一下之后也该坏了。

    但是陈淼却丝毫不介意,他从大黄狗嘴里夺过键盘,故作惊喜道:“干爹,这是给我的吗?还是你对我最好,知道我键盘坏了就赶紧给我送来了个。”

    说完陈淼就搂住大黄狗的脖子一顿撒娇一通蹭,把大黄狗乐的眯起来了眼睛,用一双狗爪慢慢地揉着他的脑袋。

    真是一个父慈子孝的美好画面啊!虽然其中一个是条狗。

    不得不说,他陈淼的干爹脖子上的毛那比刚刚出生的小奶狗还软,蹭起来舒服极了,陈淼趁机狠狠地多蹭了几下。

    不止是脖子上,大黄狗其他地方的毛摸起来都很舒服,毛虽软可长在它身上看起来一点都不娘,反而威风凛凛,在阳光下还闪的跟金线似的,漂亮极了。

    小时候的陈淼就爱揪狗毛玩,想看看里面是不是掺了金子,有时候下手重了还把它揪的龇牙咧嘴,可是大黄狗却从来不介意。

    对着陈淼的爹李亢,这大黄狗总是很凶,那模样也永远是一幅很嫌弃的样子,然而对着陈淼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按照大黄狗的说法,陈淼是它看着出生的孩子。

    其实……陈淼没太懂其中的意思,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这话越想越觉得哪儿不对。

    怎么看这事儿,好像都有点怪怪的。

    不管是看着自己最初的二合一还是看着自己从娘胎里出来,都……不大对劲。

    嘶……

    反正这是上一代的事,不能深究不能深究。

    陈淼摇摇头,努力把各种猜想再一次甩出脑袋,献宝似的从冰箱里扒拉出一袋牛肝道:“干爹,我给你煮牛肝吃。”

    陈淼对做饭一窍不通,除了煮狗食。

    大黄狗一言难尽地看了一眼那冻得硬邦邦的牛肝,很想说自己虽然原本很爱吃,但是被你十几年下来喂得不爱吃了,可又不忍心拂了儿子的一片孝心,只能勉强的点点头。

    不仅如此,它还得假装很心满意足的对陈淼夸道:“淼淼真孝顺。”

    然而幸好,厨房被陈潇黎烧坏了。

    拒绝了陈淼用开水壶将就煮熟的建议,大黄狗赶紧狗撵似的跑了,四脚狂奔,尾巴摇的跟风扇一样。

    看着大黄狗的背影,陈淼遗憾的把牛肝放回到了冰箱。

    这是他之前特地给干爹买的产自大草原的美味牛肝,等了这么久干爹终于来了。

    好不容易能给它做上一顿好吃的,可惜现在厨房却不能用。

    接下来就要离开这里,冰箱里的东西只能扔掉,真是可惜了。

    沙发上还留下了大黄狗带来的东西,那块漆都掉的差不多了的老旧键盘。

    干爹送的键盘虽然看起来……已经不能用了的样子,可是陈淼决定试试。

    万一,可以呢?

    掉漆不是事,字都糊了也不是事,他以前的键盘看起来比这个还破呢,再说了哪个码字的不会盲打?

    最起码,它干净啊。

    陈淼把键盘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的看,总算是找到了一个优点,这键盘真的是很干净了。

    一般键盘的缝隙里会有灰尘、油垢、烟灰甚至瓜子壳。

    哪怕是陈淼很珍重的上一任键盘,缝隙里面也不可避免的变脏了。

    可是这个键盘上的斑驳毫不影响它不染尘埃的事实,就像刚刚出厂一般,而且仔细闻闻,它上面还飘着淡淡的香味呢。

    应该是刚扔进垃圾桶不久就被干爹给捡来了,前任主人或许……是个女人,一个有洁癖的女人。

    陈淼摸着鼻子作下判断。这味道,他喜欢。

    只不过,这味道嘛,似乎有点熟悉。

    这个细节陈淼没细究,虽然他的干爹是条狗,可是他不是,也没有狗鼻子,能以味道分辨人。

    泡了碗泡面随便填饱肚子,陈淼揣着键盘回到卧室,打算先试试它还能不能用。

    毕竟是干爹的一片心意,只要还是好的,陈淼肯定会用下去,但如果坏了的话他也得赶紧去买新的,免得耽误了码字。

    可是没想到一试之下,陈淼发现这键盘不但能用,而且出乎意料的好用。

    整个键盘的键距正好合适,打字的时候手都感觉灵活了三分,敲起来弹性良好,触感温润,发出的声音也清脆悦耳,且音量不高不低,甚至……那声音里还带了点让人静心的效果。

    这是个好键盘,必定是手工打磨匠心独造用料精选的高级货!

    你看那斑驳的漆面,是满满的历史刻痕,精细的工艺让它的内部历经岁月却依然坚韧。

    在心里拍了一通彩虹屁,陈淼选择性无视了键盘上那三个大大的字“双飛燕”。

    现在他已经彻底的喜欢上了这块键盘,除了长的有点丑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好极了。

    不对,这键盘不是单纯的丑,是丑萌!

    也不知道哪个瞎了眼的居然舍得扔掉。

    啧啧……瞎了眼的憨批……憨批……憨批……

    “谁动了我的键盘!!!”

    在距离陈淼三十公里的市中心一处顶层六百平豪华大公寓里,此时传来了一声怒吼,吼得窗帘都抖了三抖。

    太可怕了。

    女人太可怕了。

    生气的女人太可怕了。

    “汪嗷~”一条大黄狗吓得缩在了帘子后面夹着尾巴弱弱的哼了声,力图降低存在感。

    但是这没有用,颤抖着的耳朵暴露了它的存在,三秒后它就被周迪揪着耳朵,把整条狗拎了出来。

    然后它就被用力掼在地上,摔成了一条死狗。

    “说!是不是你动了我的键盘。”这是肯定句,同时一只手卡着它的脖子把它强行立正。

    母老虎……你是要掐死我吗?

    大黄狗腹诽一句,全身继续瑟瑟发抖。

    同时心里也在暗骂:“不就是一个键盘,至于吗?你都丢柜子里半年没用了,我拿去送儿子怎么了,怎么了!”

    但是承认是不可能的,看她这恨不得杀狗的目光,狗子怀疑自己会被弄死。

    但是不承认也是不行的,因为除了它也没谁能从这个家里顺走任何东西。

    所以大黄狗把眼睛一闭,脑袋往前微微伸了微不可查的半毫米,算是默认了。

    而且它的姿态很低,意思是任由处置,留条狗命就行。

    “果然是你!”周迪彻底怒了,她把狗子再度扔了出去,抡起拳头就要锤狗。

    狗子紧紧的缩着脖子,眼睛闭的死死的,一动也不敢动,为了接下来要降临的爆锤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还手是不敢的,那只会挨得更狠,不如默默承受,假装那是在按摩。

    “喵呜~!”

    半空中突然出现一只小白猫,而原本身高一米五八的周迪却原地消失不见了。

    它表情愤怒的举着小爪子,下一秒却因为重力茫然跌落在地。

    落在地上后,小白猫才反应过了发生了什么。

    “喵喵!”小白猫怒得呲起了牙,可爱的短毛直立,瞳孔凶狠地竖成一道直线。

    它举拳欲继续锤狗,却发现原本的体型优势已经不复存在,面前的大黄狗变成了一座山,它那小拳头锤上去屁用没有。

    听到猫叫声悄悄把眼睛睁开了条缝的狗子,看着茫然的小白猫不禁乐了。

    “噶?哈哈哈汪,哈哈,哼唧。”一条大黄狗最终笑出了猪叫。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