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新顶点小说 > 继母不慈 > 第109章 第 109 章(捉虫)

第109章 第 109 章(捉虫)(1/3)

    查探一切顺利,本该是一件喜事,但谢钦站在窗口,仿佛教冰雪封住一般,浑身都带着沉重、压抑的冰冷。

    谢策在戚夫人那儿,屋内只剩下尹明毓和他。

    尹明毓亦是沉默,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族庙的方向,那里漆黑一片,就像一张深渊巨口,底下全是腐烂和罪恶,而蝴蝶谷那些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人们,浑身都是无知无畏的残酷。

    他们甚至还没亲眼看到过,只凭一点点想象便不寒而栗。

    “只有最重的惩罚,才能扼制罪恶之心。”

    谢钦坚决的声音,在安静之中响起。

    尹明毓听着他的声音,缓缓仰起头,那里又漫天星辰,在星辰之下,一切都会无所遁形,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如若他们为富不仁,满心满眼真的只有享乐,不在意生死,大概就不会难受了。

    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无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以各自的意志和方式,做他们能做的事儿,明月星辰可为证。

    当然……神佛也能。

    隔日一行人便要返回州城,因为想要在天黑之前抵达,路上不想太赶,是以准备天一亮就动身。

    尹明毓惦记着事儿,扔下谢钦和谢策,先一步离开客栈,直奔蝶仙庙。

    此时时辰尚早,蝶仙庙外面还冷清着,但尹明毓一踏进去,就看见刘娘子和另外两个小娘子,正一脸虔诚地拜蝶仙。

    而三个小娘子做贼心虚,一听到动静,马上回身看,发现是刺史夫人,一下子从脸到脖子,全都红了个透,嗫喏着问好:“刺史夫人……”

    昨个儿刘娘子还振臂一呼,尽皆响应,今儿又扭捏起来。

    尹明毓心下好笑,抬抬手道:“你们继续便是,来蝴蝶谷怎能不拜一拜蝶仙?”

    另外两个小娘子害羞一笑,便继续祈祷。

    刘娘子约莫也想起昨日的事儿,今日又来求姻缘,颇放不开,站在一旁梗着不动。

    人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极易失衡。

    尹明毓面上不表,只对刘娘子温声道:“替我拿根香。”

    刘娘子惊讶,随即赶紧取了一根香来,恭敬地双手递给她,忍不住好奇地问:“夫人,您也拜蝶仙吗?”

    “有什么不妥吗?”尹明毓一脸云淡风轻,极理所当然道,“立庙本就是要受人香火,不拜何来香火?”

    很有道理,但是……蝶仙庙是求姻缘的啊!!

    刘娘子神情复杂,可是刺史夫人如此坦然,她心里莫名的负担也就跟着放下来,继续先前未完的祈愿。

    而对尹明毓来说,重点不是神佛管什么,重点是灵不灵,灵就值得一求。

    她也没跪拜,只举着香,闭眼祈愿——

    蝶仙在上,我为人质朴,只求钱财。

    我知足常乐,不求日进斗金,只求涓涓细流,源源不断。

    我还通变灵活,上一条若不成,保佑我多截些不义之财,可都用于,好让谢钦补钱。

    若上一条还不成……

    你俩好没用。

    另一边,众人已经来到蝶仙庙外,戚夫人直接上了马车,谢钦和谢策父子俩站在马车下左右张望。

    “父亲,母亲呢?”

    谢钦招来护卫,一询问,得知尹明毓竟然在庙里,便抬步走向蝶仙庙。

    谢策也颠颠儿跟在父亲身后。

    父子二人一站到庙门口,就瞧见尹明毓一人站在蝶仙像前,另有三个小娘子聊赖地站在旁边等候。

    小娘子们注意到谢钦,神色皆是一惊,便欲出声问好。

    谢钦微一抬手,打断她们未出口的话,走向尹明毓。

    谢策也蹑手蹑脚起来,不发出声音。

    尹明毓还闭着眼在心里对两个蝶仙念叨——

    虽然你们就算有灵,也该教族人的腌臜气死了,但我这人能屈能伸,收回前面想的那句,我没有趁机骂你们。

    不成便不成,万事还是靠自己……

    而谢钦看着她手里那半截香,也不知在姻缘庙里求了多久,面色越发冷峻,抬起手在她后脑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尹明毓的头教他拍地向前一点,下意识睁开眼,寻向罪魁祸首。

    谢钦冷声道:“再不插进香炉,该烧手了。”

    尹明毓这才发现手里的香只剩下半根了,连忙上前一步,亲自将香插到香炉里。

    她返回来,仍不知收敛,双手合十打算再完成最后的程序。

    谢钦忍无可忍,直接攥住她的手腕,扯着她离开。

    谢策捂嘴偷笑,脚步轻快地跟上。

    刘娘子三人依旧呆立在原地。

    从方才刺史动手拍刺史夫人开始,三人的眼睛便都睁得极大,那种自然又亲昵的动作,完全不像是冷静的刺史大人会做出来的,至少她们想象之中,绝对不会有。

    直到三人目送刺史一家三口出去,又互相看向对方,眼中的惊讶始终没有消减。

    以她们对于成婚的期待和想象,该是神仙眷侣才美,可刺史、刺史夫人相处,似乎并不时刻如胶似漆、浓情蜜意,但又格外舒服。

    她们无法形容……

    “走了!”

    外头传来喊声,三人收拾起情绪,赶紧出去。

    车队启行前,胡族长、樊族长等人纷纷前来送行,谢钦稍显冷淡,但除了尹明毓,旁人皆未察觉到他态度上的不同。

    而谢钦在尹明毓回身上马车之前,轻声对她说:“下次再来,定要踏平此处。”

    尹明毓侧头看向谢钦,又回头看了一眼蝴蝶谷和谷口还立着的两族人,回道:“我相信郎君。”

    傍晚,他们的车队将将赶在城门落锁之前,回到州城。

    褚赫这几日代谢钦处理些事务,干脆便留宿在州衙后宅独属于他那间客房,是以谢家三口人一回来,他便第一时间到州衙外迎接。

    小郎君们看见他后,眼神瞬间变得极为热切。

    褚赫长到这般岁数,只受到过小娘子们如此热切的眼神,颇觉诡异,莫名其妙地扫过众人。

    尹明毓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未留下只言片语,先带着谢策进去。

    谢钦也没有给褚赫解答,教一众坚持要送到州城来的小郎君们各自归家。

    小郎君们拜别刺史,又向褚赫执师礼,然后结伴离开。

    褚赫更加奇怪,紧紧盯着谢钦,询问道:“景明,你又做了什么?”

    谢钦直到进入后宅,方才告诉他答案。

    褚赫:“……”

    为何他的至交好友总是坑他?

    但越是至交,越是用来坑的。

    事已至此,褚赫也只能认了,跟着谢钦坐到石桌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你分享更多热门小说】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