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如尘界 > 第四章 溪里鱼儿肚皮白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黝黑的洞穴里,几只蝙蝠在左右盘旋,还不时的发出吱吱的叫声,让人听到不由的毛骨悚然。

    洞穴的地面上有个向下的洞口,里面也有声音传出,这时,一个脑袋冒了出来,接着一只手迅速有力的伸出,抓住了洞口边缘的,几翻用力之下终于爬了上来,爬上来的正是田宇,只见他并没有休息,又连忙伸手去拉肖林,把肖林拉上来后,两人又去拉胡帝。

    三人最后都躺倒在冰冷而又坚硬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衣服都湿了一大半,本来这路程并不算太长,可是里面洞壁有些光滑,没有多少可以借力的地方,他们爬了没多远又掉下去,反复了几次这才爬了出来。

    “你们说我们是怎么能看得见路的?”平静下来的田宇看着四周的洞壁和飞舞的蝙蝠出声问道。

    “嗯?”

    “嗯!”

    肖林胡帝反应过来,对视一眼,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熟悉的面孔。

    三人只觉汗毛倒竖,恐慌的情绪在心底不自主的生出。

    “走!”田宇打破了幽静,出声说道,也没说往哪走,但胡帝肖林都没有出声询问。

    三人搀扶着起身,田宇仔细辩了个方向,领先走去,在三人中,他的胆子总是要大一些,也更加有主见,很多时候都是田宇拿主意,而胡帝和肖林对他也比较信服。

    天色已近黄昏,山脚下田宇他们的寨子开始有柴烟随风斜斜的升起,然后随风飘散,静谧的天空,偶尔才会有倦鸟归巢,或忠犬调皮的惊扰。一个还算豪华的木屋外,稀稀疏疏的栅栏旁,一个中年妇依栏眺望,只见她衣着朴素,身形消瘦,乌发简单的束着,脸上的皱纹挡不住当年了倾人容貌,她正是肖林的娘亲。

    山上的半腰处,一个山洞里传出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一个似乎要喜极而泣的欢呼声:

    “奶奶的,终于出来了。”这正是胡帝的声音。

    只见三个身影快步从洞穴中跑出,一直跑到离开洞穴有些距离了这才停下,三人都是喘着气,面色苍白。

    田宇看着日头西斜,想到他们进去的时候是接近中午,现在出来天已经快天黑了,他扭头看了洞窟一眼,心有余悸的摇了摇头。

    没一会三人就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路上,田宇对肖林出声问道:“你娘同意你出去吗?”

    “嗯,她同意的,说出去见识见识也好。”肖林应道。

    “胖子,你呢?”田宇又看向胡帝。

    只见胡帝一脸得意得说道:“小意思,他们早同意了。”

    然后就见到田宇和肖林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瘪瘪嘴,这才继续说道:“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们能不同意?”田宇肖林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这丫的可是他爹娘的宝啊,这样闹,不同意才怪呢。

    “欸,你们说我们叫村里的人一起去把那洞里发光的石头敲下来拿出去卖行不?”胡帝想着之前那宛若天堂的洞厅,打起了发财的主意。

    田宇想起在洞里的时候,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说道:“还是算了吧,太下人了,再说让你爸妈知道了不胖揍你一顿啊。”田宇又想到胡帝以前的样子挨他爸妈打的样,就止不住嘴角含笑,他心情很好,真的很好,发财不发财的他也不在乎了。

    原本打着同样主意的肖林听到田宇的话,想起记忆中他娘亲,愤怒带着失望的神情,立马放弃了这念头。

    临到家了,三人分别,各自朝自己家走去。

    肖林老远就看到了一个凭栏而立的妇人,那正是她的娘亲,他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娘,你站着干吗,蚊虫满天的。”

    肖林娘叫柳絮儿,意指随风飘舞的纷飞柳絮,早年谁不知到她是十里八乡最好看的姑娘。

    柳絮儿看着自己的娃儿,哪怕肖林已经比她高出了半个头,他也依旧是她柳絮儿的娃儿,“我做好了饭,早先你又没说你去哪,我就出来看下你回来了没有。”

    肖林眼角含泪,依恋着对柳絮儿说道:“谢谢娘。”

    “好了,快去吃饭吧!”柳絮儿拉着肖林就往屋里走,嘴里说道。

    回到家,到了晚上,不知怎地,田宇总是感觉有些热,有些累,饭都没吃,就早早的休息了。

    刚合上眼,田宇就做起了梦,他梦到自己在一个大火炉中,很热很热,感觉自己都快被烧坏了,他拼命的挣扎,想逃出这个火炉中,只是一切都是无用工,因为他还是在那火炉中,他每次都以为快死了,突然一股凉意就会流遍全身,他感觉仿佛又有了生命了一般。

    次日,鸡鸣东方,艳阳升起,辛勤的村民,已经在田地里干得热火朝天,汗流浃背。

    田宇家中,仍是大门紧闭,虽然平时他起得也不是很早,但也从来没这么晚过。

    “啊——!”

    就在这时,屋内传来一声惊呼,吓得田宇家周围树上的麻雀,飞起逃窜,仿佛魂都掉了。

    屋里,田宇张大着嘴,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原来,田宇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睡到地上来了,而他睡的床都垮了一地,被子毯子都破了几个大洞被踢到一边。

    田宇心想,“难道进贼呢?”田宇看扭头看看房门,门关的好好的。

    “怎么回事?”田宇想到。

    这时田宇闻到一股恶臭,比烂肉还臭好几倍,然后他抬起手正准备捂住鼻子,发现自己手乌漆嘛黑的,接着看到,自己身上也全是一层黑黑的东西,那股浓烈的恶臭正是这些东西传来的,

    “呕——”

    “呕——”

    田宇内心翻涌,狂吐,立马抓起衣服就要往门外跑去,哪想到,那门被他一拉,“哐当”一声,有些腐朽的木门就直接掉了下来,砸在呆傻的田宇身上,田宇竟没感觉疼,低头看看自己的手,

    “呕—呕—”又看到那黑黑的东西,加上那味道,田宇又胸口翻涌起来,又继续狂奔,朝着离他家不远的小溪,一边跑还一边吐,幸好还穿着小短裤,要不然,那形象,嗤嗤,虽然有些黑。

    终于到了,田宇直接噗通一声,跳到了水里,溪水没腰而过,田宇疯狂搓洗,渐渐的,从田宇站身处往下,黑了一片水域,还能看到有鱼肚子朝上,从水底漂了上来,田宇看到,又是一阵呕吐。

    良久,田宇终于从溪水里走了出来,说道:

    “终于洗干净了!恶心死我了。”

    边说边穿上了衣服,大白天的,暴光可不好,只是,他发现衣服竟然变短了,这时,田宇肚子咕噜咕噜响了起来,一种感觉涌上心头,“饿啊!非常饿啊!”田宇觉得,就是现在面前出现一头烤牛,他也觉得自己能吃得下,当然,田宇是没吃过烤牛的,田宇很无语自己,刚才可是吐得要死要活的啊。

    田宇又立时朝家跑去,不管怎样,先填肚子再说,跑着跑着,田宇周边的事物飞快后退,他发现自己比以前快了近一倍,刚才来时没注意,现在才发觉,田宇停下来,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腿,他不懂,也搞不清楚。

    “管他呢,反正不痛不痒的,先填饱肚子在说。”田宇心想,继而又朝家里跑去。

    良久良久,田宇挺着个肚子,从屋内走,实在是吃不下了,可是感觉还是饿得慌啊!田宇没办法了,忍着呗,反正是不能再吃了,再吃肚子都要撑爆了。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