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拯救法则 > 第一百零一章 癸水葬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两人聊了一阵后,相互也算是熟悉了,说起话来也不再那么防备。

    “你说你是豫人嘛,还说在那做生意,怎么突然来琼岛了?”

    听到雷天问起这来,邬云端起桌上茶杯喝了一口才说道。“梦境里有人感觉这些有灵气外泄,所以我才来查看一番,这不就遇上你了。”

    灵气外泄,不会是上次在海底那回吧,是了,自己也是感受到了灵气,还有那龙子的怒气,这就说得通了。

    “不过我到了后,并没有探查了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不过,我却发现了一处地方,一个大墓。”

    “那你就去逛一圈呗。”现在雷天已经知道倒爷的手段,特别是像邬云这类的,上天不行,下地那是没得说。

    “进不去,有结界。”

    有结界的墓穴,自己还真是第一回听说,这得是什么样的高人,才能布下这样的手笔,怕是得有袁天罡、李淳风这样的人物方能有这本事,不过据自己所知,关于这类通天的人物,没听说有谁来过这琼岛呀。

    “或许是我能力不行,打不开那结界。”邬云也很无奈,金山就在眼前,可自己却一块也拿不走。

    “你以前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没?”这就有些棘手了,本来你不说也就算了,可现在却让雷天心里有些冲动了。

    邬云一样也对里面的东西好奇,不过他去没有办法,那大墓是处于地下河里,没有一处与土石接壤。

    “当然有过,不过却没有此次这般。”

    “有什么不一样吗?”雷天急切的问道。

    一想到那墓更本是不可能有人进得去,邬云也就对雷天说出了实情。

    “那是癸水葬,上不沾天,下不沾地,有结界护着,普通人想靠近一点都不行,也正是这样,才使得它永埋地下。”

    ·····

    今天一到教室里,周明就凑上来了,从他那一副贱笑的样子中,雷天就知道他是来当说客了。

    “雷天,晚上去我家吧,我爸爸找你有事。”

    “去个屁呀,连个饭都没得吃,不去。”这是想给自己扯皮呀,很有可能是那栋楼在谈判中出问题了。

    周明本以为是很轻松的事,还想着中午回家邀功呢,这可怎么是好呀。

    “你去嘛,我听爸爸说,好像是有什么大事,要找你商量。”他也不明白,这雷天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自家老爹这样对待。

    最后雷天也是被他折腾烦了,就同意晚上去他家,他也想去看看那周河又想给自己下什么套。

    当雷天再次出现在周家书房时,见周河脸上已经没有了上次那样的兴奋,有的全是一脸的愁容,额头上的皱纹都快到一起了。

    见到雷天来了,他也不说话,不过雷天也不开口问,想找台阶下,自己就是不给,让你自己说出来。

    两人就这么楞了一会儿,周河再也憋不住了,率先开口了。

    “南湾那块地出问题了。”话一出口,周河嘴上也就不尴尬了,霹雳扒拉的全说出来了。

    在上周雷天离开之后,江城就带人去了南湾那里,让人看看,这里能设计出个什么样的商业区来,可就在一行人进入其中后,出事了。

    所有人不知是怎么了,全都晕倒了,个个都脸色苍白,嘴唇发青,还好司机是留在车上的,是他报警后,才让这些人进了医院里,本来还以为是什么中暑了。

    可结果是,中毒了,最让人费解的是,医生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毒,就只能给他打一些解毒清,挂盐水,后来周河知道了,于是他就是问了区里以前的老人,和一些档案记录,才知道南湾那块地是个烫手山芋。

    那市迁移到育才区也正是因为它,说是那地上有放射性物质,以前住在那里的人都会生一种病,骨质酥松,全身没有多少力气,还好的是,后来村民们都有了能力,在城里打工有钱了,都搬出去了。

    本来这事也就算了,那里只能算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一年到头也不会有人去,可却不想的是,政府想开发这里,修建飞机场,还把南湾全给包括进去了。

    也正是那个时候,建筑队进入,也许是那时情况还不像现在这么恶劣,刚开始人只是感觉到不舒服,全身没劲,都以为是干活太累了,都没在意,可慢慢的发现,所有人都是如此,这就引起了上面人的注意,于是有就了专家介入。

    最后经过他们的检测,说是里面有什么放射性物质,对活的动物都有害,更不用说是建楼了,再后来,又经过多方验证,结果都是如此,而且还找不出源头来,最后上面也没办法,就想到了迁市,因为政府大楼就在那不远处。

    听了周河一番滔滔大论后,雷天才离开,不过却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宁海第一医院,这也是周河告诉自己的。

    江城作为自己的合伙人,虽然现在还不算是,可也要去看看,不知道也就算了,可现在周河给自己说起,那就得去走一趟了。

    “江雪,你也在这儿。”在二十八层的走廊上看到了她,这下也省得去,挨个个找号牌了。

    “雷天,你怎么来了,是来看我爸爸的吗?”江雪见到雷天还挺高兴的,可一想到爸爸还躺在床上,一下又泄气了。

    “是呀,我也是听周区长说起。”

    看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那怕是住在医院依亦是如此,豪华套房,里面什么都有,可说得上是二室一厅一厨一卫了,看着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床边上还有一位满脸愁容的妇人,看模样应该是江雪的母亲,长得很像。

    “阿姨好,我能近看一下江叔叔吗?”雷天轻声的向那妇人问道,光看脸,他也看不出什么来,还离这么远。

    听到声音后,妇人这才抬起头来,这江城倒下了,就像是房子没有了支柱,让她怎能不伤心,江城可说是她的全部。

    “你就是小天吧,坐吧。”妇人站了起来,向雷天让了座。

    雷天这时也不说什么废话了,走上前去,拉着江城的手腕就把起脉来,这表面现象和周河所说一样,脸色还是那么差,好的是嘴唇不是那么青了,有了一丝血色。

    元气入体,现体内有一丝丝黑线,在脑部汇聚,不过这黑气雷天并没有认出是什么来,不由的皱了皱眉。

    收手站了起来,“江雪,你帮我了忙,去楼下给我买瓶矿泉水来。”

    江雪不知所以,听完就开门出去了,江雪妈妈毕竟是大人,想的事却不一样,她知道雷天是把女儿支出去,应该是有什么话要给自己讲。

    “小天,现在可以说了。”她也很配合的去把门锁上了。

    “我也只是看出来一点问题来,现在我要再仔细观一观。”翻手就把那柄量山尺拿了出来,元气向上运去,一双阴阳眼开,透过量山尺末端上的阴鉴方孔看去。

    这一看,可把雷天给吓到了,是凶煞之气,但给他的感觉又有一点不太对劲,好像那凶煞气里面还夹杂着其他东西。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