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溯域 > 叁 欲捕金蝉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剑苍观立观之初仅是一个只能容纳几个修道之人的小地方,位于摩苍峰半山腰处,而今,剑苍观作为西土四大名门之一,不仅整个摩苍峰上下错落着殿堂、楼宇、道场,连同附近的左仙峰、子临峰和小南峰都是剑苍观的弟子活动范围。四座山峰的山巅之间相传有铁锁连横桥连接,但是这也是剑苍观中极为隐秘的所在。所知具体位置和路线之人极少,弟子们素日里来往、办事还都是徒步上山、下山。

    剑苍观以道法为本,剑法为心,辅之以符法和阵术,所以观中弟子只要入观,必先于摩苍峰的洗心堂修习道法三年方可依照自身喜好和资质选择剑法、符法和阵法的一种进行精研,同时也是选择了居于何处。因为主修剑法的藏锋阁位于左仙峰,主修符法的无容轩位于子临峰,而主修阵法的怀千堂位于小南峰。

    每隔六年,剑苍观会举行一场年轻弟子剑法、符法和阵法互相交融切磋的比试,称之为“岚青会”。,岚青会首先由藏锋阁、无容轩和怀千堂自己内部选拔,十六岁以下初级弟子,两人一组参加比试,最终决出两组优胜者,参加最后的决赛。最后的决赛比试中,六组人抓阄选定对手,决出最后的三组胜者,此三组胜者却不需再互相较量,而是一起完成最后的一项试练,试炼结束后由观中长者一同裁判出本次岚青会的最终胜者。

    初入剑苍观之人往往疑惑于清心修道之处为何每隔六年便由此争斗性质的比试,分明与道者清净无为的初衷背道而驰。但是只要经历过一次岚青会的门人,便会多多少少体味到剑苍观最初提议岚青会的祖师的良苦用心。

    适才在左仙峰练气场进行的比试正是今年岚青会藏锋阁内选比的最后一场。长风、陵苏和大名、三贵决出了自己阁内第一、第二名,依次决定参加决赛时的抽签顺序。

    剑苍观对于少年弟子的管束向来比较宽松,素日里做完每天的功课和应该的清洗洒扫事情便可自由活动,只要是在本堂所在的山峰不私自下山,一般没有人会加以干涉或者阻拦,师长们平时也是闲云野鹤,除了每日清晨指点座下弟子的修行,答疑解惑之外,便自行忙活自己的事情了。寻常琐事的处置都有每堂的大师兄代为传达执行,而已成年的弟子则需在修行之外,在观中的田地或作坊里进行一定量的劳动生产,以维持整个剑苍观的基本衣食需求。

    因此,三贵随长风返回住处,收拾捕捉金蝉子的工具和诱饵,便喊上陵苏一同下山而去。

    一路上,三贵心情大好地吃着长风提供的水果、点心,塞得嘴巴满满的,手上、身上皆是水果汁水和点心碎屑,他也丝毫不在意,兀自乐呵呵开心不已。

    半个时辰左右,三人便行至左仙峰山门处,已经能感觉到防护剑阵凛冽的剑气。

    “嗤”的一声,一道身影从剑阵中跃出,拦住了三人去路。

    长风连忙凑了上去,做样子急声道:“麟师兄,幸好今天是你当值。”那位当值的麟师兄生得眉清目秀,一身青白两色相间的道袍纤尘不染,长发乌亮盘在头道:“幸好有从不说谎的贵师弟同行啊,贵师弟你快向麟师兄解释一下,是不是大名师兄的手筋急需金蝉子救治啊?”

    还在吃着刚才在山路崖边摘下的血滴子的三贵,慌忙擦了擦嘴角流下的鲜红的果汁,“嗯,嗯”地点头。

    长风又推了一下三贵说道:“那你告诉麟师兄,大名师兄是手腕的哪个位置受伤的?”

    三贵迷茫地回头看了看长风,伸手在自己另一只手腕上上下摩挲着,长风作势催促道:“你在麟师兄手腕上比划一下,要不麟师兄怎会信你呢?”

    三贵又茫然地回头伸手抓向麟师兄的手腕,麟师兄看着三贵粘乎乎、油腻腻都辨不出颜色的大手向自己伸过来,像被蝎子蜇了一般跳了开来,老远地朝三贵摆手道:“谁都知道,陈师弟向来不会说谎,行了,你们三人可以下山了。”

    言罢,手中扬起一张银色的符咒,印向防护法阵,只听一阵剑气纵横交击之声,山门前的灵气飞速旋动,露出两人宽的路径。

    长风三人朝麟师兄作揖道谢后,飞速闪了过去,老远回头,还看到麟师兄心有余悸地抚摸着自己那纤尘不染的袍袖。

    过了山门之后,三人施展轻身之术,加紧赶路。三贵突然呵呵笑道:“原来这么简单就可以下山啊,那以后我岂不是便可以经常下山了?”

    长风一边在前头疾跑,一边说道:“没那么简单的,三贵。这次这么简单能够放行,一方面因为岚青会,大多数师叔师伯们都放下了自己的事情,在观中行走多了一些,我们这些小字辈即使四下走动,也不会出什么岔子,第二是因为我早打听到今天是麟师兄当值,他这人也是个散漫的人,而且最最见不到邋遢脏污,所以一路上我让你不停地吃东西,他一见你这副邋遢样子,已然心惊肉跳了,巴不得赶紧打发走我们呢,你若伸手抓他胳膊,弄脏了他的衣袖,他还不得哭死。所以,过了今天很难再有机会可以私自下山的。“

    三贵撇撇嘴,加大了步子,勉力跟上长风、陵苏的速度。

    约一个时辰之后,日影西斜,群山之中的谷底已经蒙上一层夜色,几座山峰林立,隐约可见有烛火灯笼渐渐亮起,为空濛山色添了几分神秘和幽深。

    三人已经从左仙峰下来,毫无阻滞地通过了小南峰的山阵入口,行至小南峰山阴的半山腰处的一处深潭边。

    此时,已过戌时,长风三人已在路上奔走了近三个时辰。长风看到三贵兀自坐在一株古树下大口喘气,和陵苏取笑了他几句后,便开始在潭边的一块岩石上安置诱饵和机关。

    一炷香的功夫,长风和陵苏回到三贵身边,看到三贵依旧一副委顿的样子,两人相视一笑,一同探身拉住他胳膊,撑着三贵壮硕的身子移到距离潭边约五丈远东面的一处矮树丛中。

    三人简单伪装了一下,便伏在地上,盯着潭边。

    长风朝三贵轻声说道:”这金蝉子啊,本是摩苍山与倾峦江交界处的一种奇物,白日里隐于倾峦江底,状如土石,坚逾精金,这个时候即使偶尔被打捞上岸也便真的化为土石了,毫无用处。但每到朔日,金蝉子便会融为灵液的形态,随江水溯流至与倾峦江相通联的山泽深潭,化为金蝉模样,吸取星辰之气,丰沛自身。金蝉子本身为天地灵气所凝,所以对于所有蕴含灵气的机关、符咒、武器等有天生的感应,所以捕捉它的器具一定不能有人为灵气注入的,我的这些工具都是用枯木树枝和寻常兽骨制成,金蝉子却是感应不到的。而且金蝉子吸取星辰之气,最喜铜鉴古镜之类反射的星光,这些光芒,我们很难感觉到,但金蝉子却趋之若鹜。待会若有金蝉子出现,我再仔细给你讲如何捉它。“

    言罢,三人便安静了下来,静候金蝉子入彀。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