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溯域 > 拾叁 生死悟道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那男人冷眼看着长风的窘态,遽然发出一声狂笑,然后将插在身前的巨剑扬起,剑未出鞘,却发出一道炙热的剑气向长风直袭而来。

    刹那之间,长风已能感受到那道剑气中蕴含的霸道狂暴的火灵气,以自己目前的能力,恐怕出剑抵挡,也会被这霸道的剑气直接破开一切阻拦,破体而入,所以自己只能躲避,否则必死无疑。两人相距不过一丈多距离,而整个山洞也就这么大的一点空间。长风根本没有太多的思考时间,身体比头脑更快地做出了反应,体内风雷灵气飞速聚集脚尖,发力蹬开的瞬间,又将体内灵气瞬间散于天地,身若纤尘一般向左上方斜斜地弹起,堪堪避过那道致命的剑气。

    剑气“哧”的一声刺入洞壁,坚硬的山石竟然被熔开了一个一指粗的深洞。那男人也并未讶异,面上的冷笑依旧,抬手将右手食指、中指连弹,发出两道更为尖锐的剑气挟裹着撕裂空气的尖啸声闪电般射向长风的喉、腹两处。

    此时,长风尚在半空,无处着力,于此生死一瞬间,脑中突然浮现出《紫府游》中的那段关于轻重变换的心法:“血涌六脉,重撼巨桅,轻扬鹤羽。“

    因《紫府游》本身即为轻身提纵之术的典籍,加之前代观主紫云真人在轻身之术上,创造性地运使灵气,使人的身体可在呼吸之间,吞吐灵气,以变换自身轻重,而达到几乎犹如飞鸟游鱼一般变幻莫测的身法。长风自从向宁十三借来这本珍贵的典籍之后,便勤加揣摩、练习。平时与陵苏追打跑跳,倒是占尽上风,此时生死一线之际,心中想起那段心法口诀,身体也若有所感,本来在空中身轻如羽的身体,蓦然血脉涌动,极速地汲取了刚刚散逸出体外的风雷灵气,身体与大地之间瞬间像是铁石和磁铁一般,猛地如铁锚入水般直直地坠落在地,虽然姿势难看,却侥幸避过了那男人发出的两道必杀的指尖剑气,只是射向喉咙的那道剑气还是擦破了右肩。

    长风此时痛摔在地,全身灵气在几度变换之后,也消耗殆尽,在地上翻了个身,痛楚地扶着山壁站了起来。他努力压制着仿佛溺水的鱼儿一般急剧地喘息,但胸脯一上一下还是剧烈地起伏着。若此时那男人再有一道剑气袭来,他便绝无气力再次避开了。

    这是他自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触摸死亡,身后石壁上被炙热剑气熔开的深洞和肩头如同被烧红的铁剑划开的伤口,都在提醒他:死亡就在咫尺之间!

    这已不是平日里师兄弟们的切磋,也绝非师父师伯们的指导点拨,而是这个男人想要杀了自己!

    长风的心里第一次把”杀“和”人“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心脏又是一阵剧烈的轰鸣,如同被马蹄踏过,沉重而生硬,同时带着锥心的刺痛。

    他怒视着那个男人,眼中的清亮毫不掩饰地带着恨和怒,却又不敢开口说什么。

    那男人却已收手,将巨剑重新立在身前,冷笑地审视着长风,问道:”还要修道吗?“

    ”要!“长风从胸腔中发出沉闷的回答。

    ”为何修道?“

    ”因为,我不想再把自己的命,掌握在你手里!“长风冲那男人怒吼道,仿佛奋力推开了压在胸口的一块巨石,也像是昏暗了许多年的屋子遽然扯下了所有窗子的厚重窗帘,有一道强烈的光芒照射在他身上,虽然刺眼,却让他有一种重生的幻觉。

    ”好!“那男人霍然站起,一个箭步便冲到长风身前,大手一抓,竟将他笔直地提起,抵在石壁上,狂笑道:”那便让我来告诉你,何为天道!那天道啊,便是生死之道!“

    长风努力想挣脱那男人的手,却发现所有的力量在其面前,竟如溪流面对大海一般,他抓住那男人的手,无论怎样用力,都丝毫无法撼动那力量分毫。而他的耳中却不断地在回响着那男人滚雷一般的吼声,他看到近在眼前的他眸子中那片幽深的黑,那片浓黑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有雷霆在厮杀,瞳仁中那片黑色仿佛一边在无尽地吞噬着光明,一边在散发着照亮一切的光焰。

    长风不由为之神夺,忍不住喃喃道:”天道,即是生死之道?生...死...天道...生...死...“

    那男人稍微收敛一点狂态,松手将长风放下,昂首道:”不错,自古天意高远,人心难猜,天道更是如此。古往今来,追寻天道之人,恒河沙数,所注各类经书典籍,亦是汗牛充栋,然而又有几人能真正得天道?那就是因为人心将天道想得复杂了,其实天道何其简单,就是生与死的轮转。只要你能勘破生死、掌控生死,你便得了天道!你自己便就成了这天下、这世间的大道!“

    那男人又一指地上已被长风摔下时压断的木剑,不无讥讽地笑道:”而你剑苍观一众庸人们,妄称求天道,却让弟子身佩木剑,哼,恐怕连血都没见过吧,更遑论品尝恐惧,体验濒死?!同俗世间那些蒙着黑布,绕着磨盘转圈的蠢驴有何区别?!“

    长风听着他暴风骤雨一般地阔论,心中百感交集,默默地拾起地上的断剑,低头不语:剑苍观是自己的家,当然容不得他人如此讥讽,然后内心里脱力的感觉始终如一块大石般坠着他,他觉得自己不想说话,即使说些什么,恐怕也无法反驳眼前这人的狂悖言语吧。

    良久,那男人只是在轻抚手中的巨剑剑鞘,像是在沉思什么,却没有说话。

    ”前辈若没有其它事情,长风先走了。“长风默立了一会,最终无力地说道。

    那男人瞥了一眼长风的颓丧的样子,扬了扬下巴,冷笑道:”看来龙吟之声,也只能让走兽鼠窜,却未必能警醒之。“

    长风自忖向来是个随和之人,但那男人的这句话还是激起了他的血性和少年锐气,他猛然抬眼看向那人,反问道:”前辈您刚才这句话意思可是,适才出手也是为了提点晚辈吗?但是刚才若我躲不过您的这番‘好意’,前辈有把握收回您的剑气吗?“

    ”收回?“那男人哈哈大笑,笑罢答道:”你若躲不过我的剑气,那便是没有资格听我这番话了,那也便死不足惜了!“

    长风看着他的理所当然的表情,不由地通体彻寒:人命在这个男人眼中真的草芥不如!

    “不过,坦白说,你能避过我的剑气,却只受一点轻伤,倒是在我意料之外。我能见你两次,觉得有缘,遂想与你多说几句,不过要想听我一番话,本想让你吃点大苦头的。哼,你小子的身法和运用灵气的方式虽看起来笨拙,却有一种微言大义的感觉,应该是你吞吐转换灵气的功法比较特殊吧。说来听听?”

    长风本不愿回答他的问题,但想到他刚才讥讽和小瞧剑苍观的话语,遂寒声答道:“是我们剑苍观前代观主紫云真人的《紫府游》,我只是略知皮毛,依葫芦画瓢而已。”

    长风话音刚落,那男人突然如遭电击,面色大变,口中喃喃念道:“紫,紫,紫云真...师..师尊...”,目光也随之变得恍惚起来,继而有些茫然地看着长风。

    长风心有所感地看向那男人的瞳仁,仿佛是一方幽黑深邃的潭水瞬间干涸,那抹可怕的浓黑正在飞快地褪去,继而目光变得温和、明亮起来。而此时长风即使运使含光诀,也无法再直直地逼视他的双眼了,因为那种剑气纵横的锋锐又重新涌现在那男人的眼中和身体周围,长风即使运功抵抗,也被向后逼退了一大步。

    那男人目光变得明亮起来之后,扫了一眼长风肩头的伤口,自顾无声地将乱发束在脑后,将石台边的巨剑扶起,重新坐了下来,轻声问道:“你的伤口,无大碍吧?”

    长风看向他,浓眉如刀,目光如剑,宽和的笑容下带着一丝歉意,心里虽不是很清楚他为何有此种变化,但也明显知道宁大观主的这位奇怪的大师兄应该回复正常了。

    长风被他一问,方才感觉到肩头传来锥心的疼痛,侧头看去,衣服的肩膀处已被剑气灼烧了一个大窟窿,一道两寸长的创口几可见骨,不过创面已被炙热的剑气烤焦,并无鲜血流出,但是也必然日会留下一道明显的伤疤了。

    长风随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将两截木剑塞进了上衣,毕竟这幅狼狈样子被师父周宾夫看到,必会又惹来一顿责骂,再加上刚才的比试,自己和陵苏擅自取巧,没有让他老人家的教导成果名扬岚青会,数罪并罚,这次回去怎么也是逃不过了。

    那男人看出了长风面上的懊恼,却会错了意,开口朗声道:“我会赔你一把好剑,至于衣服和伤疤,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了!”

    长风忙道:“您想多啦,我只是在担心回去被师父责骂,倒不是因为这把剑的原因。再说,这柄木剑也有些短小了,我本也打算再花时间做一柄新的,只是有些舍不得旧的,这倒也好,让我有理由重新削制一柄神兵利器了!”

    那男人看着长风脸上的少年朝气,无声地笑笑,和声说道:“你既然如此爽直,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先回去吧,我的心境依旧有些波动,明日子时,你可否再来?”

    长风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不会再走火入魔,要杀死我吧?”

    “走火入魔?若然那么简单,便也好了。”那男人苦笑道,“小家伙,你放心好了,你们宁大观主到时应该也会来的。”

    长风一听,嘿嘿讪笑道:“我倒是不怕的,就是问问而已.”说罢朝那男人扬了扬手,转身跑出了山洞。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