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溯域 > 拾伍 棋逢敌手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长风挤过人群,第一眼便看到了坪中央一座高达丈许的灵气宝塔下的子墨。长风虽对阵法不甚了解,但也略知皮毛,能看出这座金光闪闪若隐若现的灵气塔,应是正凝神聚气的子墨在主持、生成的防御法阵,那名为洛七霜的女孩子正在灵气塔不断走动,不停地重新布下阵具,更换阵旗,应该是在不断修补因遭受进攻而不断破损的防御。

    阵外一丈外,并肩而立着无容轩的莫左和莫右孪生兄弟。此时两人凝神聚力地操控自己的木剑,两柄几乎也是同样的墨青色木剑正抵在灵气塔的同一点上,随着两人不断地念动符咒和掷出符纸,那两柄木剑正在一点一点地蚕食着塔壁的不断被补充的灵气防御。

    看来,这样一攻一守的僵局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周围的年轻弟子们正群情激昂地为自己支持的一方呐喊助威。长风不敢大声呐喊,怕子墨听到会分神,却看到盘膝而坐的子墨,面容肃穆,稍微有些苍白,额前的几缕秀发已被汗水浸湿,粘在额前,看来主持着这座偌大的防御法阵,还需抵御这阵外两人的不断攻击,应该是极为耗损灵气;在阵中不断修补的洛七霜也是几近体力极限了,动作已刚才那般轻盈迅捷;同样,在阵外不断发动猛攻的的双生子也是因为灵气耗用而变得面色赤红,除了目光依旧杀气腾腾外,恐怕两柄木剑再也无法向前一步了。

    坐在东侧中央位置的宁十三侧头看了看无容轩的缜彦,见他双目微闭,掩在面具下的大半张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又回头瞥了一眼笑眯眯看着坪中战况的胡徐子,便轻声开口道:“再过一刻钟,依旧战况的话,便作和论吧。”

    缜彦知道这话也是对自己说的,便朝宁十三微微点了点头,而胡徐子轻摇着羽扇,也朝着宁十三点点头笑道:“观主做主便是。”

    胡徐子说完,转头突然面朝坪中喊道:“观主有命,双方若一直僵持不下,一刻钟后便作和局论。”稍顿一下,又喊道:“如此,子墨、七霜莫要留手了!”

    缜彦闻言,青铜面甲下的双目蓦然张开一道细缝,目光如蛇信一般,冷冷地探向胡徐子,而胡徐子依旧笑眯眯地看着闻剑坪中的战况,对缜彦的冰冷目光故作视而不见。

    缜彦见状,也随之朝莫左、莫右兄弟阴冷地喝道:”莫左莫右,修道即修心,事事当留人余地!胜了即可,莫要伤了同门情谊!“

    任谁都能听得出,缜彦话中的森寒“情谊”。

    宁十三闻言眉头微拧,却没有说话。

    两位主事人的话语中剑拔弩张,却让在场的年轻弟子全部激昂起来。尤其无容轩和怀千堂的弟子的加油呐喊声瞬间爆发了出来,长风仔细观察一番,未见到周宾夫的身影,则趁乱向藏锋阁弟子那边挤去。

    而闻剑坪中正在比试的四人都明白自己师父的意思,莫左莫右两人率先做出了反应。只见莫左运气将自己的木剑召回,单手执剑,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两张灰蒙蒙的符文,划动符诀,将其附于剑身两面,然后将舌尖一咬,将一口精血喷于木剑和符纸之上。

    瞬间,那两张本来灰蒙蒙的符咒变成血红色,继而缓缓地融进了剑身,使本来墨青色的木剑整个变成了血红色,再次操控木剑,飞至灵气塔原来的那一点,继续进攻,而同时莫右收回了木剑,和莫左一样,如法炮制一番。

    藉由双生子的双剑交替换下,灵气塔上的压力稍减之机,一直盘膝坐在地下苦苦力撑的子墨和洛七霜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默契而迅速地互换了位置。

    子墨站起身后,慢慢靠近这座防御灵气塔的塔壁,直到身前一尺处便是莫左莫右此时已变成血红色的两柄木剑,正在加快速度不断削弱、蚕食着塔壁的防御。她稍微平伏了一下体内的灵气波动,渐渐神情平静,目若寒星,紧盯着近在咫尺之间的血红色木剑,然后抬手抚向脑后的长发,竟将自己本来束成双马尾的浅紫色的长发缓缓散开,长长地披在背后。

    剑苍观中年轻弟子除了衣装统一外,对发式的要求却相对宽松。少年弟子多是盘发为髻,以木簪束之,也有以巾帻来裹头,连带束发者;而少女弟子则样式相对繁多:单发髻,双发髻,披长发,束马尾等,皆由自主。

    四周的剑苍观之人见子墨俏立片刻后,竟不出手,反而将自己头发散开,均是不解;更何况众所周知,阵法之道,重在阵眼。阵眼如同一个阵法的灵魂,随意更动位置,轻则阵法不稳,重则瞬间崩塌;而像子墨和洛七霜这般,居然将阵眼临时更换,更是令人惊讶;而那本来已是勉强支撑的宝塔防御法阵,果如众弟子所料,本来还算是金光闪闪,很快塔壁变得单薄,在莫左莫右更为凌厉的攻击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掉。

    眼看,灵气塔的防御即将消失,而双生子的血色之剑将要直刺子墨眉心之时,子墨身后的浅紫色长发蓦然四散扬起,如同砰然舒展的羽翼。

    庞大的灵气波动从她周围的地面激发出来,她双手平伸两侧,掌心向下,两股磅礴的雷灵气在她双掌心极速聚集,而身后的洛七霜弹身而起,十指连点,刚才自己布下的看似修补防御法阵的阵具,应势迅速沉入地下,迅速以子墨中心,激起了周遭磅礴的雷灵气,在空中纵横激荡,宛如万剑齐鸣。

    随之子墨一声娇叱:“霁雷杀阵!”原本的灵气宝塔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新的由雷灵气构筑而成的杀阵。杀阵中的雷灵气不断幻化处长剑模样,与莫左莫右的双剑瞬间厮杀在一起。

    一时之间,双方由一攻一防变成互相攻伐!

    不远处的缜彦细长的双目寒光闪闪,斜睨着胡徐子冷笑道:“胡师兄的两位高足的确不凡,先以‘灵宝塔阵’防御,却故作不支,不断修补中,却暗地里布下了另一座杀阵。值得称道的是两座法阵的阵眼居然同为一人,而且还能够一边主持明阵,一边激活暗阵,这个紫色头发的小丫头的确有些天资。不过,若技止于此,那便不免要落败出丑了!”

    胡徐子依旧保持着微笑,回头答道:”难得听到缜师弟的夸赞!不过,听起来缜师弟对于令徒的血渊符的信心十足啊。“

    缜彦却不再看他,只是冷冷地扔过了一句:”那是因为你对血渊符只知皮毛!“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