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溯域 > 捌 剑苍秘事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长风紧了紧衣袍,走到流灵阁门外,见牧老道正站在屋檐下,静静地注视着他,见到长风走到近前,老道却对着他微笑地摇了摇头。

    长风不解其意,也未多想,只是想在阁外暂避一下风寒,便问道:“牧爷爷,我可否在檐下避一下风寒?”

    牧老道似乎听出长风依旧不打算进入阁中避寒,便和善地点点头,指了指侧门旁的一摞蒲团,长风会意地过去拿过一个坐了下来。

    然后他才抬头问道:“您刚才为何对我摇头呢?”

    牧老道笑而不语,佝偻着身子缓缓走进了阁内。

    长风向阁中看了一下,见流灵阁整体是一座塔状的楼阁,共分三层,从大门向里看去,只能看到第一层的阁中并不宽阔,大概两丈见方,当中伫立着一座白色的雕像,在外面只能看到身子以下的部分,雕像前方是一座条形供桌,其上放着一座黝黑的香炉,正青烟袅袅,增加了阁中一份神秘和肃穆的气氛。长风见牧老道走进阁中后,便坐在当中地下的一个磨得扁平的蒲团上,闭目养神一般静坐。

    长风也逐渐静下心来,收敛心神,吞吐灵气,默默地回味自己刚才如真如幻的剑术状态。亥时将至,他从入定的状态中,突然听到一阵细微的破风之声极速传来,他心有所感地抬眼向声音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斜上方几十丈远的夜空中,一道身影如疾电一般从熠熠星光中射来,倏忽而至。长风自忖以自己的目力,运使含光诀或者看到这么远的距离,但是自己的耳力之前却不可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听到宁十三的破风之声。

    眨眼功夫,宁十三便如同从天而降一般,身形稳稳地落在流灵阁前。

    长风忙起身迎了过去,却看到宁十三并没有身穿平时那身装束,而是穿着平时极少见的剑苍观观主的制式衣袍,蓝白双色的丝线在衣襟和袍袖之间行云流水一般缠绕穿梭,宛如游龙,在衣袍的左胸前,一个以银线绣成的“剑”字在星光下更是熠熠生辉、流光溢彩。

    长风不由赞叹道:“您老人家怎么穿着这么正式?“

    宁十三洒然笑道:“锦衣夜行!”说罢,也不和他多说,径自向流灵阁内走去。

    长风突然注意到宁十三身后背负着一柄长剑,显然不是那柄传奇的紫心冰璃剑,这柄剑的剑柄仿佛是用两种不同的材质铸成,一半为青蓝色,一半为乳白色,剑柄的尽头镂空,其中似乎嵌着一颗珠子,剑鞘如墨,剑身通体足有三尺多长,这柄剑是长风此前从未见过的,便好奇地问道:”咦,你的那柄神剑跑了还没回来吗?”

    宁十三回头,伸手在他脑门弹了一下:“什么叫跑了?它只是散心去了。“

    说话间,长风已随着宁十三迈进了流灵阁,他环顾一番,这才看清了整个流灵阁的格局:只见整个流灵阁虽在外面看分成了三层,但在内看,则是中空的,刚才在外面看到的那座白色的雕像,足足占据了流灵阁两层的高度。但因阁中只在供桌两侧分列着两只蜡烛,光线并不明亮,向上看去,只能看到雕像的大体身形,面容却模糊不清,大概是一个负剑的道者模样。

    牧老道见二人进来,便缓缓起身,向宁十三低头拱手揖道:”老道拜见观主!“

    宁十三昂然受礼后,向那雕像躬身一揖,然后侧转身来,面朝牧老道,躬身揖道:“十三见过牧师祖。”

    长风闻言一惊,宁十三竟然尊称牧老道为师祖?他不光惊异于牧老道的辈份,更诧异于他刚才一直以为这个干瘦的老道不过是负责流灵阁的清洁洒扫的值守之人罢了。而牧老道的表情更为怪异,他在宁十三开口后虽然也讶异了一下,但接下来却把目光直直地投向了长风。

    长风瞬间感觉老者的目光变了,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年老昏聩的感觉,反而目光变得刀光一般雪亮,紧盯着自己的目光仿佛要把自己看得通透一般,他有些不自在地随着宁十三也向他行礼。

    牧老道仔细地端详着他,从上到下足足两遍,如同在看一件上好的古玩字画一般。

    长风被牧老道灼灼的目光盯得越来越不自在了,只好打着哈哈地陪笑脸。

    而宁十三则在一边若无其事地瞻仰那尊白玉雕像,直到牧老道收回目光,低声咳嗽了一声,方转头看过来。

    长风不知道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见宁十三微笑地说道:“牧师祖,这孩子怎样?”

    长风看向牧老道,本待听几句夸赞之言,却见他对着自己含笑摇头,如刚才在门口对自己摇头时一样的神态。

    宁十三面色一紧,正待开口,倏然见牧老道嘴唇翕动,几句话以密音传入他耳中,他神色方缓了下来,然后开口道:“关于上次向您提议的事情,您老是否已经有了决定?”

    牧老道收回看着长风的目光,走到供桌前,举头向上看去,似乎能透过上方的黑暗看清雕像的面容似地,良久方叹道:“你自己的心意可曾动摇过?”

    宁十三摇了摇头,沉声道:“自十三从师尊手中接过剑苍观之后,无日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对此事的斟酌考量,几乎耗用了这几年的时光,十三坚信自己的想法!”

    牧老道缓缓说道:“十三啊,我收回六年前的那句话,你放心大胆地去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去吧,那几个老家伙包在我身上,我自会去说服他们。”稍顿了一下,又笑道:“这身观主的衣袍,穿在你身上,倒是蛮合身的。”说罢又回头看向长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又重新坐在原来的那个蒲团上,闭目不语了。

    宁十三对牧老道深深一揖,转身示意长风一起离去。

    长风听着两人打哑谜,也插不上话,便向牧老道行礼后,随着宁十三走出了流灵阁。宁十三走在前面,也不说话,只是脚下不停,沿着山路竟向山巅而去。

    长风到现在也没明白宁十三今夜让自己到流灵阁的原因,但多年以来的相处,他自己明白宁十三肯定有其原因,当下不再多想,便随着他向山巅奔去。

    一炷香的功夫后,两人的身形都停在了小南峰的峰道:”其实,牧师祖是剑苍观的四大镇观元老之首,是比这铁索连横桥更大的隐秘。“

    长风心中突然一紧,无怪乎宁十三初称牧老道为”牧师祖“时,那老道一脸惊诧的表情。

    此时,长风反而心里平静了一些,心中的谜团已经不是一个半个了,而且一个比一个大。他无声地注视着宁十三在夜色下淡然如水的面容。他太熟悉这个人了,从自己记事起,几乎就经常在他身边,他教自己读书、握剑、捉鱼,他同自己一起奔跑、游泳,一起在山巅呼啸,一起在悬崖边欢笑,他给了自己很多东西,同样也填补了自己心中本来是很大的一个空洞:父爱。尽管宁十三成为代观主之后很少陪自己疯玩,也尽管自己有些话从没说出口,但是自己任何时候都可以跟宁十三调侃地说话,放肆地玩笑,甚至因冒失和年少犯下各种各样的过错,他都可以在宁十三那里得到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就那样被无限的宽容和溺爱。

    但是,长风也深深地明白,宁十三绝对有自己的原则和底限。他虽自由散漫,但比任何一个人都认真地恪守着观中的规矩,他教给自己如何握剑、如何吸纳吞吐灵气,如何锤炼自身,不断地给自己述说他在修行过程中心得和所感,他对天道的所悟和对天地自然的理解,却从不涉足具体指导自己的剑法,因为每一名弟子都有其记名的师父。应该是周宾夫做的事情,宁十三从不去逾越代手,更是从未跟自己谈及任何作为一个初级弟子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而今,他突然让自己知道这么多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他心中突然像是看不懂宁十三一般,怔怔地注视着他。

    宁十三依旧悠然地看着远方的星斗,没有看长风,兀自说道:“暂且把疑问放在心里,不必多想,也无须多问,我告诉你的,只管记在心中,守口如瓶便可。”

    长风心道,说得简单,自己怎么能不多想呢,宁十三回头可能发现自己仍用费解的目光看着他,宁十三耸肩笑道:“我老人家又没疯掉,这么看我作甚?”

    长风想到宁十三虽是个随性之人,却也是极具分寸之人,便朝他点了点头,又探头向崖下看去。

    宁十三抬头看了一下天时,说道:“时辰差不多了,走吧!”

    长风刚待问从哪里走,却见宁十三站在崖边,向前迈步,身子便直直地向崖下坠去,长风惊呼一声,探头向幽深的下方看去,只见下方影影绰绰可见宁十三的身影,似乎凭空立在下方三丈左右的空中,却似好整以暇地在虚空中正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长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向前迈了一大步,也朝着刚才宁十三的落点跃去。

    “咚”的一声闷响,长风猝不及防地落在半空中的厚木板上,他低头向下看去,居然自己的双脚都无法看得清楚,仿佛隔着一层厚重的浓雾,脚下的情景居然恍恍惚惚,他默默运起含光诀心法,目光变得更为明亮锐利,再向下看去,仍是无法穿透那层无形的阻隔,只能凭触感来感受脚下应该一块宽厚坚实的木板。长风心道,铁锁连横桥如此隐秘的所在,肯定有阵法加以隐匿的,否则早已被人发现其所在了,也难怪自己即使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无法看清自己的双脚。

    他抬头见宁十三已在前方似乎凌空而立,也抬脚向前迈去,离开了那块厚木板,踩在颤巍巍的铁锁链之上了。虽看不清脚下的锁链,但依旧模糊地感觉到那些锁链足有手臂粗细,大概有四条这样的锁链并排,中间被细密的小锁链横向连接,身子两侧,及腰的位置各有一根手臂粗细的锁链,应是作为扶手之用。

    长风乍然行在这仅有一尺宽的锁链桥上,并在夜风猛烈地吹动和自身行走的重力下,颤颤巍巍如同风中飘叶一般,加之想到自己可是在小南峰几乎山巅之处的空中,下方的悬崖也不知有多深,饶是他身形敏捷稳健,也不由得战战兢兢。

    宁十三回头看他扶着锁链,大口喘息的样子,便停下了脚步,笑道:“当年师尊第一次带我经过这里,也是深夜时分。这三里多路我走走停停,足足用了将近一个时辰。现在犹记那时走下铁锁桥,两股战战,面色煞白,周身汗透的情景。哈,恰如你现在这般狼狈!”

    长风努力稳住身子,目光完全不敢下看,只觉自己现在如凌空而立,若一阵大风来,必将自己吹落下去。他也无力回击宁十三促狭的取笑,只能拼命地握紧铁锁,让自己尽快心静下来。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