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浮屠果 > 第五十九回 齐聚一堂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天色变幻很快。

    只见长空滚滚过云,忽明忽暗,仿佛那不是天,而是一盏在狂风中不断明灭的残烛。整个荷塘的世界在忽明忽暗里迅速摧枯拉朽,满眼的碧绿在眨眼间开始枯萎,倾頽,死气一片。玄武尊盛怒下的长啸响彻整个天地,四个人不得不把耳朵紧紧地捂住,蹲着紧靠在一起。

    起因仅是玉弦子的一番话,竟引得玄武尊如此暴怒。这是玄境,是它安歇之地却也是禁锢之地。眼前的玄武尊似乎正准备冲破这牢笼的束缚……“唔!——”又是一声悲怆长啸。坚硬如钢铁一般的长尾一扫,水面上空空如也。仅有那原本就一片漆黑的水面,一叶不留。

    他要出去,无论任何代价。

    -

    虞百陵卷好卷轴系上丝带,却只听得滋啦——细看,只见丝带捆好的结牢牢固定在卷尾,卷头那头被硬生生扯出一条残裂的长口。画卷如高山淌下的流水般,自然展开。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

    执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废话,他自己也似乎意识到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全身颤抖。能做的只有仰仗虞百陵和手中的丹药。

    再卷起,画轴再度自动打开……试了那么七八次,虞百陵眉头一皱,直接从腰间拔出那柄长刀冲叠合在一起的卷首卷尾狠狠刺下去。劲道之大,没入地下五分。余下的刀身明晃晃地摇晃着,刀刃闪烁着寒光。

    卷轴不动了。连之前萦绕耳际的长啸也顿时消失不见。虞百陵握着刀柄,屏气凝神盯着卷在一起的画轴,直到确认它不会再继续刚才那番疯狂的开合。

    转身看向执明,孱弱的老体满头白发,深陷的眼窝和两颊向人展示他的极度干瘪。“干尸”细长的手抓着盛放丹药的葫芦瓶,也和这画轴一样,陷入静止。他没死,虞百陵还感受得到他的呼吸,这应该只是在刚才那博弈之后的中场歇息。

    “丞相大人。”虞百陵试探着问道。刚向执明伸出手去,只见执明身体一抖,忽然抬起头来,用那双极度恐慌的双眼盯着虞百陵。仿佛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

    他怕死。虞百陵从他的眼睛里读出来深层的信息。“您需要好好休息。”虞百陵道。

    执明仍旧盯着虞百陵,只是眼神由防备和恐惧转变为了困惑和不解。最后他缓缓动起眼珠,目光缥缈地四处打量了一圈,看见虞百陵身旁插着刀的卷轴时,才忽然一明,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冲虞百陵命令道:“你留在这儿,不许离开。”

    虞百陵揖道:“是。”

    执明拾起一颗地上的丹药丢进嘴里。“把香炉扶正。”他手脚并用,将自己盘成打坐时候的姿势。“去里面,那案台之上有一只黄锦盒子。里面那种青色的香你取出四块来,给香炉燃上。”

    虞百陵照办。

    香炉升烟,执明似睡非睡地打坐在地上。周围一片凌乱。“阿七……”执明声音细小,有气无力。“你是个很可靠的年轻人……今日在此交代你一些事情。万不可向外人吐露。”

    虞百陵跪坐在执明面前三步远的位置。心想,赌赢了。

    -

    天色渐晚,窗外麻黑一片,百官府舍两边的大户人家门口接连亮起了灯笼。往下一看,寂静无人的大道上一片红光重重,像是鬼街,专门吃人的那种。督查府接到了暗探的消息,说是下午在百官府舍附近看见过一个“朔卿”。朔卿冷笑,妈的,我的腿还没好完,怎么可能会到处乱跑。铁定是那妖和尚,八九不离十。再问,果真左脸上有一颗泪痣,右耳似乎有一颗赤红的石头。

    朔卿当即写了密信就交给大牛,随即开始布置人手四处巡逻。虽不知妖和尚来此有何事,但妖和尚出现的地方铁定就没什么好事。

    大牛倒不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憨憨地就往丞相府跑。一边走一边很是纳闷儿,丞相今早把阿七叫走,而这会儿阿七还没回去,什么任务这么久?阿七那小身板儿没事儿吧?

    -

    眼前打坐的“干尸”吐息之间渐渐饱满起来。头发从发根开始转黑,皱纹像是被填平的沟壑,慢慢消失掉。皮肤上的老人斑褪去,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个与平日里所见相差无几的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的模样。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执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一些虞百陵已经掌握的信息。不过些许细节还是有用。比如说司命门四大掌门里他布罗人世权势;白虎掌司命门军权;青龙掌司命门大政;最后的朱雀负责情报收集。

    虞百陵睡意一阵一阵袭来,敢情是连续多日以来听着大牛的呼噜声失眠所致。但是……为何如此之困,坐着的身体都在一阵阵的发眩,眼皮直往下耷拉。忽然,眼角瞥见执明伸手,然后感到自己脸上被拍了一下。

    “阿七,你是个很可靠的年轻人……”虞百陵被执明一拍,身体不受控制地一下侧栽在地上,意识开始模糊。刚才那句话似乎话中有话……执明捡拾起拂尘,精力已经恢复了大半。“真是可惜你了,阿七。”执明不无惋惜地叹道。

    凌云涧大门被人轻轻推开,一阵清风站在了虞百陵背后。虞百陵竭力想去看看是谁,但只见眼角里的一团白色光影。思维有点转不过来,变得很迟缓,这光影似乎哪里见过。

    “毒……”虞百陵看着眼前模糊成一片的四樽缭缭生烟的香炉,不明白为何只有自己中毒。

    “好比是酒,我打坐吐息少许自然不会喝醉。”执明站起来,虞百陵的眼里就只看得见那双模糊的脚。“时运不济吧。”

    白影靠近,在虞百陵的眼里倏然放大。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在视线里清晰起来,眼珠细小,在眼白的包围下像是落入雪地的一粒杂石。面容苍白,犹如阴湿地下钻出来的死尸。十指锋利,长出十把细长致命的剑。

    白日……虞百陵召道,但指尖却毫无知觉。

    “干啥!”一声大喝,执明一惊。什么东西砸上了白影,白影一个趔趄栽倒压在虞百陵身上,浑身颤抖嘶嘶哀鸣。一阵温热带腥味的液体扑面而来,染上虞百陵的衣衫。

    “丞相!你要对俺兄弟做啥!”大牛风风火火从门口跳进庭院的百花丛,一边跑一边吼,声如洪钟,地动震天。“别以为你是丞相俺就怕你!”大牛扒拉扒拉开挡路的草木,双眼圆瞪,中气十足。往凌云涧一站,差不多刚好当根撑门柱。

    看来,募令得在公示处张贴很久了。执明闭上眼,缓口气。“杀。”

    呆子。虞百陵听见大牛的声音,身上却使不出力。呆子?恐怕自己才是呆子。居然为了听那么些废话坐着中了毒。可大牛根本不可能是执明的对手……

    大牛一怒,一个扫堂腿勾起地上的香炉踢过去。执明岿然不动,一股无形的力量裆下这一击,然后香炉被一记打回,直射大牛面门。

    “哎!”大牛只觉得脚下一轻,仰面朝后倒去,被一只手强有力地托住。飞来的香炉擦着他的鼻尖飞了出去,被身后人稳稳接住。是个少年,可大牛不认识。

    “窝里斗你出什么手!”一个头从房檐上探出来,随后这人往下一跳,稳稳落在地上。是个官爷,大牛一看便认出那是督查大人。但随后,这熟人便从头到尾换了装,一身白素衣衫,黑色短发,一脸紧张。

    淮像往常一样,懒得给出易长安解释。把手上香炉一松,任其哗啦一下摔在地上,滴溜溜地滚了一大圈,灰烬洒了一地。一股香气从灰烬里钻出来,淮一闻,只觉得很熟悉。

    执明面对着突然冒出来的两人,心里怒火直窜。他们应该已经死掉了,为什么会在这里?

    “呃……不好意思打扰了,问一下你看见我家那个小矮子没。这么高大概,很会做烤鸡的……”易长安比划了一下,觉得恐怕不够形象,尽力在描绘,脸上满是谄媚讨好的笑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下好了吧,多好的窝里斗被这菩萨心肠的小子一搅,还得亲自来处理。这是司命门的老大好不好?你有实力你可以狂,但是跳级打怪是作死你知道不知道?“嗯……没看见就算了,我们先回去了……你们继续。”易长安说完就想溜。

    “啪嗒。”一片瓦摔在地上。已经转过身面对庭院的易长安以为自己眼花。可再看,他对天发誓自己确实没有看错。

    四周房檐上,像堆满了雪。不见黑瓦,只有密密麻麻站满的“人”。白衣白脸。悄无声息,静默似幽灵全部望着凌云涧门口。试想一下黑暗的夜晚,月光暗淡。你转过身看见周围站着一圈儿密密麻麻的白森森望着你的幽灵是什么感觉?毛骨悚然。

    这时,执明才开口说:“当然见过。玉弦子,那可是块刚下肚的好肉。”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