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浮屠果 > 第六十六回 泰山之回变 二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晚间地界,昼夜交替。晖汜摘下领功牌正走在去鬼门关的路上,忽然感觉身后有人。猛然回头一看,只瞥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疑是自己看花了眼,也没放在心上,继续大摇大摆地走。领功牌在手上把玩着,忽然一轻。

    “咦?”他看着空空如也的手上,又看看地上,哪里都没有领功牌的影子。

    “喂。”

    他闻声抬头,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晖汜眼前一黑。

    -

    找来的小孩还是有那么些神似。望着泰山王把玩着一张人皮面具,小孩在下面站着,吓得抖抖索索。

    泰山王招招手,一旁的文府官走上前来。“把文王武司的名单列出来。”

    文府官应了一声,急忙跑下去准备。顷刻,文府官便捧着一张卷轴跑了出来。“大人请过目。”

    摊开,九大/阴/武司十大阴文府的名字赫然在列。泰山王提起笔第一个叉掉“都市王·尾后”,看下来,看见自己的名字,果断地也除去。看看,九/大/阴武司以及剩下的八大阴文府。主人说“文王武司皆要在手。”加上今晚即将除掉的平等王,和之后可能会安排上的都市王,那么文王就会有三位,而武司,除了黑白无常就再也没有别的同僚,确实需要再安排一下。泰山王一个个地看下去,瞥见一个名字,把毛笔一丢,拔出腰间的匕首猛地扎在上面。

    “小鬼!过来!”泰山王指着匕首立着的地方问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小孩:“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小孩慌忙看了一眼,带着哭腔:“泰山王……王大人……我不知黄蜂……”

    “啪!”泰山王一拍桌子,匕首闪着寒光在桌上摇了摇。“哈哈!小儿无知还是不敢说?战士要钢筋铁骨而非漂亮的金边!瞧瞧这小子!整日衣冠楚楚!金纹镶边!哪里有上得了战场的样子!若是生在我蚩尤家,早已是弃子!”泰山王得意拔下匕首塞回腰间。“堂弟!”他大叫。

    厚重的帘幕后面快速闪出一人。这可是给他送家族丹药来的,一来就遇上这事儿,不得不帮堂哥的忙是吧。“在。”他答。

    “差不多该给他换上衣服出发了。”泰山王看着台下瑟瑟发抖的小孩冷冷一笑。手上的人皮面具张大了嘴,像是要把小孩吃掉。

    -

    平等王早就和黑白无常玩儿起了劲,此刻的十殿宫内的文府官全部被他清了出去,办公的案台附近乱作一团。

    “你尝尝这个!”平等王比黑白无常还小得多,看上去只有那么六七岁的光景。来了这么大半天,除了玩儿就是吃,和黑白无常完全打做一片。这会儿,小白挡住平等王肥嘟嘟小手夹过来的夹馅儿肉饼,看了小黑一眼。小黑很是沉静地点点头。“平等王,有人来找你了。”小黑说。

    “啊?谁?”平等王玩儿得正开心呢。

    小白说:“来给你表演的人。”

    平等王一愣,随即笑起来:“小白是真的?”

    “没骗你。”小黑看着平等王一字一顿。“待会儿你只要坐在这里,不要发声不要乱动就好。做得到吗?”

    平等王收敛起笑容,立马摆出很严肃的样子,郑重其事点点头:“嗯!”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两声重重的倒地声,像是有人摔在了地上。随即脚步声响起,哒哒走上殿前青石台阶,最后停了下来。

    要进来了。黑白无常对视一眼,默契点点头,分开隐入两旁帘幕后的黑暗里。

    “嘭!”门被一下子推开,门口一道黑影快速闪入。平等王瞪大眼睛看着黑影背后又扑出来的两道黑影。速度之快,身手敏捷。

    那人感觉到背后的异样,正想回头看时,黑白无常就已经落在自己背后。只一瞬,推门而入的那人已经被四把匕首死死钉在地上,动弹不得。没有什么血肉模糊或是令人颤栗不安的尖叫。一切都静悄悄的,除了那声推门声,全部发生得安静又迅速。

    这不是表演。再蠢的人都知道。

    “他……”小小的平等王可不蠢,对上地上那人的目光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你们!……”那人愤怒吼叫。

    “咔!”一声被扭断了头,想说的话被全部卡在喉咙里。小黑缩回手,淡然地望向平等王:“有人想杀你,但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是谁。”

    “所以你现在跟我们离开这里,不要让他找到你。”小白接着小黑的话继续说:“我们可以护送你去人世。”

    小平等王望着门外站着的呆若木鸡的“平等王”自己也蒙了。有人来杀自己?还准备了替身?

    “快走吧,没时间多废话了。”小黑催促道。平等王恍惚间只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再俯视身下,已不是灯火通明的十殿宫,而是一片漆黑,正不断闪过的屋,目光也集中在地上的那具尸体上面。毛发皆无,倒是脖上的金属链子保存得完好,只是跟整个人一起烧成了碳黑。整个十殿宫就是由木材搭建而成的,就算是只烧去了三分之一,其火势还是很迅猛,不知这是何人,居然在十殿宫内被烧成这般模样。

    “平等王可好?”夜游问一旁的武司官,武司官指向一群文府官包围着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肉圈。“查明此人身份。”夜游说。武司官正准备奉命而下,却被黄蜂打断。“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可查的。”黄蜂弯下腰,裹着手绢一把扯下尸体上的烧黑的链子。“没猜错的话,这上面会有重要信息。”黄蜂使劲搓了几下,链子上雕刻的花纹浮现出来。“给。”

    夜游接下,武司官立马举着火把上前,一瞬间照亮这跟金灿灿的链子。上面是两个人物大战的景象,一个头上长角,周围裹着祥云纹。一共十二个金属小条组成的链子,就有十二个刻画完整的图像。一一看下去,似乎在讲一个什么故事。

    “看,蚩尤和黄帝大战。”黄蜂指着那两个人物,一眼认了出来。

    蚩尤。

    夜游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影。她看看地上尸体的体型,似乎是在肯定自己的想法。太像了,但是,对方是文王,不能这么武断。黄蜂看出夜游心中顾虑,开口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把这金链子送去泰山王府,看看泰山王有何反应。”

    -

    奇怪,去了这么久。

    泰山王坐在案台上,玩弄着手中的匕首。看上去很是不耐烦,实则是心底越来越没有底。不应该是这样的,有堂弟,还有黑白无常的帮衬,不至于拖得这么久。

    门外人声嘈杂,火把的光亮从外面投射进昏暗的十殿宫内,灯影重重。

    怎么了?泰山王把匕首插回腰间的鞘,走下案台。以前从未觉得十殿宫有这么大过,仿佛走了很久仍然走不到尽头。踩在细软的地毯上,没有一点儿声音,像整个宫殿都死了一样。门外的人好像在说什么。泰山王拉开大门,闪亮的火把晃来晃去,一时间看不清楚事物,只知道有很多人走来走去,交头接耳。

    “泰山王大人。”一个文府官出现在自己手边,“夜游大人请您借一步说话。”

    泰山王听了,气喘得厉害。像是运动了很久,胸中缺气,现在需要张大嘴巴呼吸一样。心悸,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夜游站在队伍中间,身后站着黄蜂。而黄蜂后面的四个武司官,正缓缓放下一个盖着黑布的物体。“泰山王大人,请过目。”夜游伸出手,一根金色的链子赫然在手,光亮的链身上反射着火把的光芒,像跳动在一团火焰里面。

    喉头一紧。他竟不自觉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脖子,直到抓住那根一模一样的族链时才大梦初醒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实无可辩驳。

    “来人,拿下。”夜游收回链子,周围的武司官们听令而出。“司刑监候审。”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