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学园都市奇谭录 > 尾声 拯救者与被拯救救者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哎,为什么我认识的人尽是那些鲁莽到不行的人啊?

    站在熟悉的医院中的一间病房门口,千雨幻空不由得叹了口气。

    然后回想起之前自己和青蛙脸医生的交谈。

    “他的情况与其说是记忆丧失,不如说是记忆破坏。”

    “他不是‘遗忘’了回忆,而是脑细胞整个遭到物理性的‘破坏’。那种情况,要重新回复记忆应该是不可能了。那种事情啊,简直就像打开了他的头盖骨,然后把电击棒插进去!”

    没错,就是这样。

    七月二十七日的晚上,一通电话打到了幻空的手机上,在电话的那头,言语之中带着焦急的上条当麻向自己焦急地询问着关于大脑和完全记忆能力的问题。

    “喂,该不会是关于茵蒂克丝的事情吧?”

    自己这么奇怪地问道。

    “啊,啊,就是啦,你不是lv5吗?应该懂得很多关于大脑的知识吧,我就问几个问题啦!”

    没错,作为超能力者的自己,在开发着自己能力的同时,自然要对自己的大脑有着足够深刻的了解。

    “我记得你说过也有类似的完全记忆能力吧?有那种能力的人是不是不能活得太久啊?!”

    “啊?你在说什么啊?”

    “就是那样子啦!因为没办法忘掉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连去年在超市广告单上面看到的东西也忘不了,所以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们的脑袋会被撑爆掉?!”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

    幻空毫不犹豫地否决了上条的说法。

    “喂喂,好歹你是学园都市里的学生诶,上脑生理课的时候完全在打酱油吗?人类的脑袋可没有那么脆弱呢,他们只会把一生将近百年的记忆全部带进坟墓里去而已,因为人类的大脑可以记忆一百四十年份的资讯呢!”

    “呃,如果说一个人记住了非常多的东西呢?例如说凭着他的记忆力,把一整个图书馆的书都全部记了下来……那他的脑袋会不会爆炸?”

    “……你是说茵蒂克丝?”

    “……嗯。”

    电话边上一下子沉默下来的声音默认了这一点。然后简单地把这几天来上条当麻所得到的事情真相全部告诉了幻空。

    “……虽然这种时候很危急,但是我还是想要笑诶……”

    “……”

    “那些魔法师就因为这个原因追着他们的同伴?!就因为这个原因闹了这么久?!我去,我还一本正经地和那个女人打了一场呢,结果就因为这种原因吗?!”

    “要吐槽的话以后时间多得很啦!赶快给我说最后的真相!!!”

    “好啦好啦,冷静一点。”

    哭笑不得的幻空理了理思绪,开口说道:

    “人的‘记忆’并不是只存在于一个区域。记忆区分成很多地方,例如掌管语言与知识的‘意义记忆区’、掌管运动熟练度的‘手续记忆区’、还有掌管回忆的‘经历记忆区’等等,简单地说,放置每种记忆的‘容器’都不一样的,就像垃圾分成可燃跟不可燃一样啊。即使一个人因为撞到头而失忆,也不会爬在地上变成一个不会说话的婴儿,不是吗?”

    “唔……唔……话说给我说重点啊!!”

    “也就是说!不管看了多少本图书馆的书,增加了多少‘意义记忆区’的情报,也不会压迫到掌管回忆的‘经历记忆区’的。这在脑医学上,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换句话说,那种什么需要定时擦除记忆才能保命的说法根本就是骗人的啊!”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变成了无人接听的忙音。

    幻空苦笑着收起手机,一边想着……那个上条会怎么办呢?

    然后第二天就在医院之中就得知了上条当麻被送进了医院这个事实。

    原本应该失去记忆的少女没有失去记忆,而那个拥有着那么多记忆的少年却失去了记忆,最后的结果不过是交换了一下对象而已,对于在这起事件之中仅仅充当了一个旁观者——参与了一点点的旁观者——的幻空来说,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去对待才好。

    应当是高兴吗?因为上条当麻守护了他想要保护的东西。

    幻空不知道。

    因为对于他来说,他的生命里面似乎没有出现过那样的选项,所以他根本无法参透上条当麻在那个时候怀有的是怎样的心情。

    幻空没有在场,因此没办法去想象那是一个什么场景,但是至少从脑部受到严重伤害可以知道,那一定是一个非常惨烈的过程。

    无能力者上条当麻拼上了自己的性命保护住了一个少女。

    这是最后的结果。

    幻空根本没办法去想这一句话之中饱含着多少的辛酸和鲜血,更何况他所面对的敌人——那个用火的魔法师,还有那个强得不像话的持刀少女。

    但是他最后做到了。

    牺牲了自己十几年以来的记忆。

    这意味着什么?

    人是靠着记忆活着的,换句话说,“上条当麻”这个存在是凭依着他所拥有的所有记忆所存在的,而他现在却失去了这些东西。

    也就是说,在七月二十七日的夜晚,从前的“上条当麻”已经死去了。现在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如白纸一张,白色帆布无污染的状态,他过往的经历全数洗白,变成了另一个上条。

    彷佛无料的传单上,再怎么仔细查看都不会出现字体,那原先应该有的光鲜亮丽,随着记忆的破片消失殆尽。

    人格伴随人生消灭,记忆全无,没半点褶皱。

    他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为的只是那个仅仅是那个仅仅认识了一个星期的少女的一个无杂质的笑容。

    幻空看着眼前的门,却感到了门后那种沉重的东西。他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那个少年。

    听说茵蒂克丝已经来过了呢,据医生说,上条隐瞒了自己已经失忆的事实。

    仅仅是为了那个少女不要失去那个好不容易才获得的微笑,所以宁可自己背负起虚伪的面具。

    幻空的手缓缓地从门上离开了。

    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呢。

    与其互相装出一张笑脸,各自隐瞒着各自心里的东西,还不如让他好好休息吧,毕竟,带着面具说笑着是一件无比沉重的事情。

    幻空知道自己出现在上条面前的话,他一定会装作和「从前」一样的模样,尽管他已经失去了对于「从前」的记忆。他不想看到那样的上条。

    走出了令他感到压抑的医院,此刻已经是华灯初上的夜晚了。

    残留在天空之中的红色已经完全被深蓝色所包围住了。

    幻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下子伤感了起来。

    他询问着自己的内心。

    也许……自己是在佩服那样的上条吧?

    不……

    自己是在羡慕那样的上条。

    尽管他失去了“上条当麻”的一切,但是他获得了那颗「有着那么一个人值得去守护」的心。

    没错,即使是大脑里面的东西被毁掉了,但是那颗心是不会变的。

    而幻空羡慕着的就是那一颗心。

    然后,超能力者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东西。

    他没有心。

    并不是物理上的说法,他的的确确地拥有着那颗跳动的心脏,但是他却没有真正意味着自己存在的「心」。

    仔细想来,重新醒过来的两个月里面,自己好像是在笑着,好像又重新和世界建立起了联系,但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把自己当做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自己就像是一个没有双手双脚的人一般,只是埋头吃着摆到自己面前的食物,然后麻木地看着周围,这样对着自己说:

    『反正我没有手没有脚,所以没办法去吃别的东西嘛……』

    自己从来没有去想,也不敢去想,如果摆在自己面前能让自己低头吃到的东西被其他人取走了会怎么样。

    或许只能在原地慢慢地……饿死吧?

    自己活着,并不是因为被他人需要而活着,也不是为了他人而活着。

    自己活着只是因为自己处在「活着」这个状态而已。

    行尸走肉地活着。

    比起失去了一切化为「空」的上条当麻,也许现在的自己才是真正的「空」吧?

    幻空自嘲地笑着。

    然后慢慢地朝着远处地黑暗走去。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