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综漫之寻旅 > 第3章 过去因缘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多少还是低估了耶洛斐尔·翼那个家伙的任性程度,为了接受她关于这个世界的构成信息,我足足在床|上昏睡了一天一夜,全靠吊点滴来维持营养,为此差点把佐伯给吓到。

    也幸好我是刚苏醒不久,医生对此的诊断是车祸时撞到脑袋引发的轻微脑震荡的后遗症,这才没让佐伯担心过|度。

    反正瑟蕾尔给我的两张银|行卡中,没有加密的那张不记名卡里有差不多几百万,而另外一张有密码的则约等于是无限取款,所以我心安理得的继续宅在医院中发霉,顺带把脑中多出来的那些讯息分门别类的整理好。

    或许和我那已经遗忘掉的“过去”有关,我发现我对于资料整理这一项非常的擅长,而且记忆力虽然称不上是摄像机式记忆,却也能说是“过目不忘”,不管哪一点都比东方光影或者影·翼要强上很多。

    不过我也知道,继续住在医院也不是长久之计,虽然说已经和瑟雷尔联|系上了,但是新的居住地办|理还需要一些时间,在那之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的恢复自己的身|体。

    或许是因为车祸的关系,虽然我觉得自己恢复的还是挺不错的,除了因为落地时的冲击而产生的轻微脑震荡以及部分肌肉拉伤外,这个身|体没有其他太过严重的伤势。但不知道为什么,四肢一直都不太能用得上力气,连拎个盛满水的水瓶都要走十步歇两步,这在东方光影的记忆中简直虚弱得没救了。

    不过佐伯大概是被我之前的昏睡吓到了,一直都不同意我做恢复性训练——在他看来,东方光影常用的训练单根本就是在自虐。所以我也只能选择他不在的时候去,光是近的就有冰帝的迹部,青学的手冢,还有樱兰的须王……虽然我已经不再是东方光影了,但在这样的家世背景下,以前的人际脉络根本就不可能说消失就消失。

    想和“过去”断绝关系,谈何容易?

    不过相对来说,我方才提到的那些人的性格还是很容易了解的,他们并不是多事的人,点到为止的提示一下他们自然就能够明白,或许以后还是避免不了要和他们有所交集,但是不想碰头的“东方耀光”那边却是可以回避的。

    靠坐在病床|上,我随意翻着手边的漫画书,脑中推演盘算着等下会发生的状况。

    轻缓的敲门声传入了我的耳中,打断了我的思路。

    “请进。”

    我挑了挑眉——都特地找来医院了,怎么这么快就谈完了?

    门被推开,幸村走了进来,在看到我手上的书的时候,他的表情明显有了错愕。

    “我看这种书很奇怪?”

    我勾了勾唇角,看着幸村明知故问。

    “只是没想到影姬你会对这些感兴趣。”

    迅速恢复了冷静的幸村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指了指床头柜上一摞少|女漫画和言情小说,“还以为你只会看古典文学或世界名著。”

    “那是……耀光的爱好。”

    我合上了手中的书,正视向了幸村,“想问什么?”

    “你和耀光君之间到底是怎么了?”

    幸村苦笑了一下,“前两天我们这个圈子刚接到了内部通讯,说是你已经殉职了。”

    “我得罪了现任的掌舵者,明面上是殉职,暗地里大概是被发通缉令了。”

    因为牵扯到内部私|密,所以我只是很简单的说了一下,“至于为什么会得罪……我和耀光的关系太过亲|密了。”

    “原来如此。”

    秒懂的幸村摇了摇头,“我说怎么光君最近这段时间会颓废成那样,能脱离是一件好事,只是你将来打算怎么办?要来我这边么?”

    “好不容易才恢复自|由身,我没想这么快再次往头上套笼头。”

    我笑了笑,没有理会某人试探性的招揽,“不过我可以适时的兼|职接点外快。虽然离开了,不过你也别指望我会出卖相关的情报。”

    “何必呢……”

    幸村失笑了一声,“不是说光君快要接任了么?你到那个时候再回去就好了。”

    “已经选择了离开,我就不会再回去。”

    我移开了视线看向了窗外,“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谁离开谁就不能活这种事情。所以提早学着长大,这样做对我,对耀光都好。幸村你不懂就不要说得如此理所当然。”

    毕竟同样是影,我却不是那种离开了光就无法活的存在。

    “成长是如此简单的事情么?”

    若有所思的注视着我,幸村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些感叹,“看来这一次,你是远远的将耀光君给丢下了啊。”

    “人……总是要学着改变的。”

    我失笑了一声,“为此,我可是付出了相当昂贵的代价。”

    “以后你打算做什么?”

    “还没决定好……或许会先去念书也说不定。”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闲下来我也有些不太适应呢。”

    “尝试着给自己确定一个目标吧,影姬。”

    “嗳?”

    因为幸村突然的这么一句,我有些诧异的转头看向了他,“为什么这么说?”

    “以前我所认识的影姬,是一个一直站在光君身后的,一切都以光君的意思与喜好为准,完全忽略掉自己主见的……阴影。”

    幸村看着我,很认真地道,“可是现在的影姬,却给我一种很空洞的感觉,就如同正在随波逐流飘动的浮萍。”

    我没有出声。

    空洞么?不得不说,幸村的感觉挺敏锐的。

    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也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虽然说继承了记忆也知道那两个人最后的心愿,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动力,或者说是完成的方法。

    一阵难堪的沉默。

    “所以,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吧。具体要做什么还是要由你自己来决定。”

    幸村看着我微笑了一下,“你以前救过她,所以这次算我还你|的|人情。如果想要念书的话可以来立海大,这点手续我还是能帮你完成的。”

    她?

    我愣了一下,随后就从记忆中搜索出了答|案:“你的未婚妻?”

    冷月家的千金,不过就读的是贵|族寄宿学校,天性不太爱交际,平日里都是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印象里就没怎么出席过公开的场合。

    “是的。”

    幸村点了点头,似乎也没什么话要说了,“我的号码你是知道的,到时候直接联|系我。”

    “那么……精市君你的目标是什么?”

    看着已经快要出房门的幸村,我忍不住开口追问了一句。

    停下脚步,幸村转身看着我,漾起了一个堪称绝美的笑容:“每个人的追求都是会改变的,不过我目前的追求,就是和立海大的各位队友,一齐进军全国大赛,取得冠军。”

    “是这样么……”

    我喃喃道。

    “是的。”

    幸村犹豫了一下后,微微别过了脸,“如果说还有的话,大概就是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一生在一起吧。这对于我们这种世家的人来说,真得算是难能可贵了。”

    “我明白。”

    注意到幸村的脸色有些红,我倒是没怎么多想,毕竟政|治联姻什么的还是很容易理解的。

    “对了。”

    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幸村在门口再次转过了头,“那么可以请问你现在的名字吗?”

    果然像是幸村会说的话。

    “影,夜独影。”

    我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以后请多指教。”

    “好的。”

    、

    目标……么?

    幸村离开了,而我则是靠在床头思考着他的话,有些迷惘,头也开始疼了起来。

    算了,想不明白就暂时不去考虑了。

    叹了口气,我站起了身走到了窗户边上,半倚在窗框上看着窗外的天空。

    湛蓝如洗的天空,可以听的到风轻鸣的声音。

    几只小鸟在窗外叽叽喳喳,我伸出了手,于是立刻有几只胆子比较大的鸟落到了我的手上和身上,“啾啾”叫着,歪着脑袋看着我。

    所以说我不是影·翼,又或者是东方光影。毕竟那两个可没有这么好的动物亲和力。

    屈起了手指,有一下没一下逗|弄着停在我手上的那只小鸟,有些浮躁的心情也缓缓平静了下来,让我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正想着拿个苹果来给这些小家伙加个餐什么的时候,若有实质的被人注视的感觉让我微微皱起了眉,转过头的时候却意外得对上了一双翡翠色的眼睛——看着我的人,赫然就是刚才在走廊上碰到的南野!

    见我看了过去,原本站在他母亲病房窗前的南野立刻离开了窗边,但我可以肯定方才视线惊鸿交错的瞬间,他的眼中充满了感情。

    有怀念,有思慕,有欣喜,有失落……

    他为什么会这样看着我……或者该说,他在透过我看谁?

    正发呆走神疑惑的时候,原本停在我身上的小鸟猛然拍翅飞走的动静,和在同一时刻紧|贴上了我颈项动脉的一丝冰凉。

    瞬间的警觉让我偏侧过了头,不过随后就因为脖子上的一阵疼痛而不得不停止了动作。

    映入眼帘的,是泛着金属光泽的淡灰色头发,还有隐藏在金丝边眼镜镜片后的,那一双同色系有着无机质感觉的冰冷浅灰色利眸。

    邑辉一贵,东方家族前任专属医生,于5年|前请辞后行踪不明。和他同一时间消失的还有不少和“伊甸园”计划有关的克|隆人|体的相关资料,是东方家族目前正在通缉人物。

    这是东方光影记忆中的资料。

    邑辉一贵,《暗之末裔》中终极反派之一,美型冷血的超级变|态,有同|性恋倾向,拥有吸食他人血液精气转化为自己力量的特异能力。

    这是影·翼记忆中的资料。

    不管怎么看,都可以确定对方是一个很棘手的人物。

    不过眼下要害被制,我也只能选择平静地和他对视着,一直到他笑了起来,将手术刀重新放回了边上的手推车中。

    虽然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本质,但还是不得不感慨一下,这个人笑起来的样子,真得是澄清干净到可以用“天使”来形容——话说这样下去他真得不怕精神分|裂么?

    “身为影卫,竟然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后才回过神来。”

    动作优雅地坐到了我的床边,邑辉双手|交握在架起的二郎腿上看着我,“挺让人失望的。”

    “和你无关。”

    我没动,只是重新将视线投向了窗外的天空,轻声道。

    “看你这话说的……”

    邑辉竖|起了一只手摇晃了一下,“我可是背负着你们发布的通缉令呢。和下|任决策者形影不离的影卫出现在这家医院,还不够让我联想的么?”

    看样子,他还不知道东方光影已经“殉职”的这个消息。

    “如果害怕你大可以直接卷铺盖走人吧?”

    因为他的话而将视线移了回来,我微微勾了下唇角。

    “为什么不猜我是为了挟持人质呢?毕竟东方小|姐你的身|体,我可是很了解的。”

    邑辉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脖子上,然后向下落在我的左胸口心脏的部位,“毕竟,作为当年那个计划的参与者之一,我可是很清楚,你那没有肋骨保护的心脏,比常人更加的脆弱。”

    “那么你这次过来又是为了什么?”

    挑了挑眉,有些捉摸不透邑辉到底想要做什么的我,只能含糊。

    “东方小|姐这次出来,是和那位分开来行动的吧?”

    不过很显然邑辉也没准备正面回答我。

    “这应是很明显的事情。”

    抽|了抽嘴角,我再次含糊其辞,“不然,我此刻就不应该在这里了。”

    毕竟东方家族的内部医院可是要比这种县医院要好上很多。

    “那么,各退一步如何?你帮我保密我现在的行踪。”

    邑辉笑着起身,突然走进了我伸手按上了我的心脏,“而我,则让你的身|体最快的恢复正常。”

    “果然是你搞的鬼。”

    于是我瞬间明白了。

    “没办法,毕竟五个我捆起来都肯定打不过东方小|姐你呢。”

    邑辉抬起了手,“那么,回答呢?”

    “我有权|利说不么?”

    我颇为无奈的看着他——如果身|体是正常的话,收拾这个家伙的确很容易,但是问题是现在全身用不上大力气,我也只能看着他在我眼前转悠了。

    说起来,邑辉周围那种猩红色灵光中,带着吞噬一切的阴影——这说明邑辉他的能力很强,并且在为什么事情而疯狂着。

    不过虽然邑辉身上消毒|药水的味道很重,但我还是能闻到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我有些不适的皱起了眉。

    “那就各取所需了。”

    邑辉从车上取出了一支针筒,将药剂注|入了我的体|内,“合作愉快。”

    昏昏欲睡的感觉立刻袭来。

    加了麻|醉剂么?这个家伙还真是够小心的。

    “说起来东方小|姐你的力量很强呢……感谢招待。”

    意识模糊的时候,听到了邑辉的话,“后会有期。”

    但愿后会无期。

    当然,这句话只能在心里说了。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