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综漫之寻旅 > 第4章 所谓目标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叩叩……”

    轻柔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门没锁。”

    合上手中已经翻完四分之三的《火影忍者》,我将视线转向了门口。

    “小影,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拎着网球袋的佐伯推开门走了进来,“没什么问题吧?”

    “我都说了我可以直接出院的,是你不让。”

    扭了扭因为一直低着头看书而有点僵麻的脖子,我笑道,“小虎训练结束了?”

    “嗯。”

    佐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整个人似乎放松了下来,“虽然这次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但日常训练还是不能偷懒……”

    “很辛苦?”

    “辛苦倒是算不上,只是最近的训练量大了一点,身|体感觉有点吃不消。”

    大概是想到训练中有趣的事情吧?佐伯脸上带着很愉快的笑容。

    “如果训练真得很辛苦,直接放弃就是了。”

    看着佐伯虽然不失俊朗,却带着明显疲惫的脸,我觉得有点心疼,于是说出了心里话。

    佐伯伸向水瓶的手顿在了空中,转过头看向我的他,一向带着温和笑意的眉眼变得异常的锐利:“小影,你是在开玩笑么?”

    “啊?”

    眨了眨眼,我有些无法适应佐伯这种带着严肃的口吻,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

    大概是看到了我呆楞的样子,佐伯轻轻叹了一口气:“小影,以后这种话不要乱说。因为我真得很喜欢网球,就算训练辛苦也没什么,我是不会放弃的。”

    “……”

    我率先移开了视线,“小虎,我不明白。”

    “你现在不明白其实也很正常。”

    佐伯微笑了一下,锐利的眸光随之收敛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小影你忘记了过去的关系,所以才无法|理解一个目标对于我们来说有多重要。”

    “目标?”

    听到佐伯说出了和幸村类似的话,我有些疑惑。

    “嗯,目标。”

    顺手帮我倒了杯水,佐伯看着我,“小影眼下完全没有目标吧?等出了院要去做什么,为了什么而努力,都还没有决定好是不是?”

    “是的。”

    因为是事实,所以我点了点头。

    感觉上,我只要把影·翼还有东方光影最后的心愿完成了就好了,至于完成之后自己有什么打算,我是真得完全都没有想过。

    而且,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思考那种事情吧?

    就算没有目标,我不也是一样正常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么?

    “我想也是。”

    佐伯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我的床边看着我,“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可以么?”

    “嗯。”

    我点了点头,事实上我还是不明白也无法|理解,“会这么说我,小虎你有目标么?”

    “这个……”

    佐伯挠了挠头发,先前那种严肃的表情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地是一种腼腆的青涩,“应该就是和同伴快快乐乐的打网球,然后参加明年的全国大赛,取得优胜吧……唔,其实说起来,这也可以算是梦想啦。我喜欢打网球。”

    “只是这样?”

    挑|起了眉毛,我有点不信的追问确定着。

    竟然是和幸村差不多的打算,而且听上去简简单单很好懂——但是真得就这么简单么?

    无法|理解。

    “是啊。”

    佐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因为喜欢,所以才会为此付出努力,尤其是喜欢那种经过努力后取得胜利的感觉。我喜欢打网球,和同伴一起打网球也很快乐,就算是为此而付出再多的努力也绝对不会产生放弃的念头。”

    “听上去很简单,有些……让人羡慕呢。”

    我笑了笑,“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啊……”

    “每个人的目标都是不一样的。小影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去找啊。”

    佐伯按上了我的肩,笑得温和异常,“多去认识一些人,多去接|触一些事。我相信,只要认真去找,小影你一定会找到的。”

    “……嗯……”

    歪着头看着佐伯此刻的神色,我思考了一下后开口,“小虎,等我出院后,能教我打网球么?”

    “小影想学?”

    佐伯的神色有些惊讶。

    “因为小虎提到网球的时候总是一脸的幸福……”

    我轻声道,“所以我想试试……”

    反正现在也是随波逐流,那么就像佐伯说的那样,多去尝试一些事情好了。既然幸村和佐伯都在打网球,那我也试试看吧。

    “好啊。”

    佐伯笑了起来,“不过你要做好准备,我可是很严格的。”

    “严格我可不怕。”

    我伸出了手,“说好了?”

    “说好了。”

    佐伯也伸出了手,与我的手相勾,盖印。

    ==================我是切换场景的分割线=====================

    “谁?”

    有着红色长发的碧眼美少年警觉地转过了身,一只手已经移到了自己的耳后,很明显是准备发现不对就要发动攻击。

    “是我。”

    见被叫破了形迹,我也大方的从楼梯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说起来我本来也没指望能瞒过非|人类的耳目。

    “是你?”

    南野秀一……或者说是曾经的妖魔界盗贼团的团长,妖狐藏马看着我皱了皱眉,“找我有事?”

    “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看你。”

    站在了距离藏马有5步远的地方,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对你我并没有恶意,藏马。”

    “你是怎么知道的?”

    藏马的身|体在一瞬间紧绷了起来,“你一个人类在为妖魔界做事?”

    “我说了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罢了。”

    摊开了手后退了几步表示自己并无恶意,我苦笑了一下,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不应该一口叫破藏马的身份——但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就算问到了什么也肯定不是他的真心话。

    “我的身份应该是个秘密。”

    对于我的话,藏马立刻给予了反驳,从耳后抚过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条荆棘长鞭。

    “我有我的消息渠道。”

    对于藏马此刻的状态我虽然理解但是也无法可想,一边反省自己贸贸然跑来找他到底是不是个错误,我一边解释,“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用一个你所关心的消息来和你交换。”

    希望耳钉中记载的那些讯息有用吧。

    “交换?”

    藏马挑了下眉,声音敛去了白天的温文尔雅,带着一丝狠厉还有寒意,充满了警告的味道,“不要妄图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

    “若需要动手的话我早就动手了。”

    发现对方怎么说都说不通的我有些无奈,“我知道救你母亲的方法。”

    根据资料显示,在没有遇到浦饭幽助之前,藏马这具身|子的母亲是他唯一的软肋。

    “你知道?!”

    几乎是在瞬间,藏马就出现在了我身边,碧色的眼睛中,金色的眸光闪烁了一下后就消失了。

    嗯?

    我愣了一下,不是因为藏马的速度,而是因为一股若有似无的蔷薇花的味道——现在才是夏季啊,而且这个县医院也没有种蔷薇这种花。

    “在这里?”

    听到我的话后,总算是收敛了敌意的藏马看了眼空旷的医院中庭,点了点头:“也是,上天台再说,失礼了。”

    说完,他直接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直接带着我一个起伏就从楼房的阴影中跳上了天台——也是幸好这个位置是中庭中比较偏僻的地方,而且一大清早的医院也比较冷清没什么人过来。

    “啾啾。”

    细微的鸟鸣让因为高速运|动而有些晕眩的我恢复了清|醒,随后低头看向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此刻正盘旋在我周围,却因为顾忌藏马的存在而不太敢靠近的那几只小鸟。

    似乎是我这几天喂过的,一群机灵又喜欢偷奸耍滑的小家伙。

    “你……”

    已经放开了我的胳膊的藏马,看看我又看了看盘旋着的小鸟,随后后退了几步,看着那些小鸟落到了我的身上后,神色间竟然有些激动“你是不是……”

    “啊?”

    因为藏马那奇怪的语气而看了他一眼,我确定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满脑袋问号的那种。

    “没什么。”

    移开了视线,藏马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颓然,“我认错人了。”

    “你的朋友?”

    要说不好奇那绝对是假的,毕竟能让藏马动容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少——不过为什么资料上没提到过?不会又是这个世界的自动补完吧?

    “我的救命恩|人。”

    对于这一点,藏马倒是没有隐瞒,“你和她的容貌很像,但是……气息不对……”

    唔,这就难怪他一开始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

    “好了,说吧。你想问我什么?”

    似乎不想在这方面多谈,藏马直接转移了话题。

    “原本只是很奇怪,身为妖狐的你为什么会如此重视一个人类的女子。”

    倚在护栏上,我看着藏马那微妙变化的神色,“不过,现在我似乎有点明白了。”

    他变得像是一个人类了,如果是真正的妖狐藏马的话,恐怕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沉不住气吧?

    藏马皱起了眉头,显然无法|理解我的话。

    “藏马,转|生成了人类的你,是如何理解人类的?”

    虽然转|生成了人类,但是此刻的藏马严格说起来只是半妖罢了,所以我才会看不到他身上那独属于人类的灵光。

    “我不觉得我有评价人类的资格。因为我到现在都无法真正的了解他们的思维模式。”

    藏马的眉头锁了起来——不过要承认,就算是皱眉,他的样子依然相当的赏心悦目,“你找我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当然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

    “藏马,你有目标么?”

    “目标?”

    藏马显然没能跟上我的跳跃式思维,呆了下后才反应过来,“为什么问我这个?”

    “我要说只是单纯的好奇,估计你也不会信吧?”

    觉得大概把握住了藏马的性格,我歪了下头,“事实上只是奇怪你为什么会选择呆在人类的身边。作为要隐藏身份的半妖来说,会比较辛苦吧?”

    “是否辛苦如人饮水罢了。”

    迟疑了一下后,藏马开口,“会留下来,只是因为一个愿望,用你的话来说,也算是目标。”

    “怎么说?”

    “我希望我的人类母亲。”

    藏马向着楼梯扬了扬下巴,“也就是现在正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这个女性,能够快乐幸福。而她的幸福就是我现在这个身|体能够平安喜乐。”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摇着头微笑了一下,“换成是以前的我或许会觉得很难理解,眼下……果然是失去后才开始懂得珍惜。”

    “真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要是让你以前的同伴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估计会很失望。”

    “失望就失望,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藏马脸上的神色是不屑还带着一种骄傲,“更何况,我又不是为了它们而活,需要在意么?”

    “好吧,换个话题。”

    有些失望的发现藏马的回答似乎完全给不了我什么帮助,不过该说的讯息还是要说的,“那么我要确认一下,为了你的母亲,你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代价?”

    藏马思考了片刻后,“我的生命,可以说是那个女性——我的母亲所给予的。所以……”

    “就算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接口,在看到藏马点了点头后,忍不住又问,“为什么?你可以为这个希望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只因为她给了你生命?”

    “她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

    似乎是被我的问题娱乐到了,藏马笑了起来,“为了愿望而付出的代价因人而异。对于你来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性,但对于我来说,她却是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的人。”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的人么?

    换成是东方光影或者影·翼或许能认同,但是眼下在这里的人是我,所以……还是对此觉得完全无法|理解。

    “给我一些可以消除他人记忆还有能够制|造幻觉的植物吧——我知道你有的。”

    收起了那些琐碎的想法,我看向藏马笑了笑,“我最近遇上了一些麻烦,所以需要这些东西。”

    “只是这些?”

    看上去已经做好了我狮子大开口的准备的藏马,听了我的要求后有些错愕。

    “你毕竟是精市君的学长嘛。”

    扯了个不算理由的理由,我勾起了唇角,“虽然我知道让你母亲康复的方法,不过代价却挺惨烈的,所以对于我来说做这种交换正好。”

    反正就算我不说,估计不久之后飞影也会找上他,正好拿来做个顺水人情。

    “要我的命?”

    藏马可以说是秒懂,不过却没有丝毫的退缩,“请告诉我吧。”

    “在灵界阎|王殿的宝库里,有一面可以在满月时候实现持有人愿望的黑|暗魔镜。”

    我尽量详细的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了他,“不过启动它的代价你也知道了。”

    “代价什么的这点真无所谓。”

    听了我的话后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的藏马笑道,“我对那面镜子早有耳闻了,不过没想到竟然是被灵界阎|王厅收藏起来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夜小|姐。”

    说着,他伸手在自己的头发中一抹,走到了我的面前伸开了手,递给了我一些花瓣还有种子,“花瓣和种子都可以长久保留。花瓣的汁水还有香气带着致幻作用,一颗种子碾成的粉末吃下去可以消除差不多3个小时左右的记忆。”

    “无妨,不过是等价交换罢了。”

    接过了藏马递来的东西,达成了预订计划的我对着他笑了笑,就准备离开了,“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到你。”

    “或许。”

    身后传来了藏马的声音,而我则是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天台。

    ================我是切换场景的分割线==================

    先后问了几个人,但是回答却是千奇百怪的,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目标和自己最在意的东西有关。

    只是这个“最在意”又该如何判断呢?

    靠在床头正在思索的我,因为传入耳中的声音而只能选择出声:“柯南,门没锁。”

    门被推开,戴着黑框平光眼睛的小侦探走了进来:“夜姐姐,下午好。”

    “其他人呢?”

    我下意识的因为他的称呼而打了个激灵——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是现在知道了某人的真|实身份后,有谁能接受一个长了自己3、4岁的人叫自己做“姐姐”的?

    就算那个人看上去刚上小学一年级也是一样的。

    “他们都有事没过来。”

    柯南故作天真的仰着脑袋看我,“谢谢关心。”

    好吧,我绝对是低估了某人的脸皮厚度:“工藤新一,我不反|对你在别人面前装小孩,但在我面前还是算了。”

    果然还是单刀直入比较适合我。

    “夜姐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某人还在装。

    “17岁的高中生名侦探——工藤新一先生,你确定你还要和我继续装下去么?”

    话音刚落,我就好笑的看到柯南立刻向后跳了三大步,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弹起了表盖对准了我,一脸的戒备。

    果然是光|明世界中成长起来的人,很多事情都是想当然的,完全不知道以东方光影的身手,真要解决他不会超过5秒钟。

    “不用紧张。”

    我倚在床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会单独和你说这件事情应该代|表了我的诚意。所以为了大家都好,这次我出车祸的事情还是到此为止吧。”

    “你果然都记得,为什么?!”

    柯南几乎是立刻叫了起来。

    “首先,就算你调|查出了所谓的真|相,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我撇了撇嘴,很直白的告诉了他,“其次,作为当事人的我不会合作的。”

    事实上真让柯南去调|查,他也会一无所获——东方巨阀的善后工作一向都做的很好。

    “我不明白!”

    柯南不甘心地瞪了我一眼,“你是要包庇么?”

    “不能算包庇,只是……不想追究罢了。”

    虽然知道某人一向很认死理,但是眼下我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他固执的程度。

    “有什么会比惩治凶手还要重要!”

    柯南似乎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死心”,“就是总有你这样的人,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

    “!”

    眯起了眼睛,我直接翻身下床,下一个瞬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轻|松地就将某位缩水侦探给反手制在了床边,掐住了他的脖子。

    “新一君,你不要把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加到我的头上来。”

    看着因为被我扣住了喉|咙而有些呼吸困难的柯南,我冷笑了一下,“好不容易才脱离那个家族,我可不想再被卷回去。那些巨阀光鲜表面下的阴影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就算我真允了你让你去追查,最后你也只会抓到一个替|罪|羊你知道么?而且是那种让你知道对方不是但是却无话可说的替|罪|羊。而我更是会因此而被重新抓回去——这样还符合你所谓的‘正义’么?!”

    “唔……”

    扒着我的手,柯南艰难地喘息着点了点头,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早这样不就好了?”

    我松开了手,看着大口喘气的柯南,“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了,所以新一君,我们彼此尊重一下可以么?”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包庇凶手。”

    双手揉|着自己的喉|咙,柯南的声音有些沙哑。

    “人啊,有的时候是要学会妥协的。以我的身手解决你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而连这样的我也只能选择退缩……其中的缘由以你的能力不会想不到。”

    我看着柯南摇了摇头,轻笑道,“不过我也知道你是好心。回去后注意下自己的邮箱吧,我会发送一些你很想知道的消息给你的。”

    “但是……”

    “放弃才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某人的固执我是真得头疼了,“各退一步不好么?”

    如果不是因为收拾掉眼前这个家伙会导致世界崩溃,我绝对会选择这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不管如何,我相信真|相只有一个。”

    柯南看着我神色坚定,“不可否认,你的条件很诱人,但是我要的是所有事实背后的真|相。这是我的目标。”

    “就算是要为此付出生命也一样么?”

    “是的,为正义而牺牲,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对!”

    看着柯南的样子,我好容易才把那句“如果你牺牲了,那些关心你|的|人该怎么办?”给吞了回去。

    固执的家伙很麻烦,但是讨厌不起来。

    “你要继续追查下去的话请随意。”

    最后我也只能破罐子破摔,直接坦白了,“但是不要忘记,你的身边不止你一个人。我不会出手并不代|表你所追查的对方不会出手。这次的车祸后面,你可以理解成站着另外一个黑衣组|织。和黑衣组|织斗了那么久,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你这是威胁!”

    柯南咬牙瞪我。

    “不,这只是提醒。”

    我歪了歪头,一脸的无辜,“当然,我也不介意去找你口|中的小兰姐姐好好聊一聊。”

    至于能聊聊什么话题,真得可想而知。

    “!”

    因为我的最后一句话,柯南彻底僵掉了。

    在大眼瞪小眼对视了近15分钟后,他终于低下了头站起了身:“你赢了。”

    “啊,我就知道新一君你是个聪明人。”

    回应我的是“砰”一声。病房的门被某个拂袖而去的小侦探非常大力的甩上了,看的出来他是真得感觉到憋屈呢。

    真粗|鲁呢。

    我笑眯眯的看着被|关上的房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情变得非常不错——好吧,或许我多少也能明白为什么耶洛斐尔·翼那个家伙那么热衷于捉弄人了。

    不过,目标……么?

    想起这个让人纠结的问题,我合上了手中的《全职猎人》,将它堆到床头柜上《火影忍者》的上面。

    目标什么的,我果然还是不明白啊。

    或许等到以后,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而然就能明白也说不定……吧?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