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综漫之寻旅 > 第5章 灵兽九尾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这个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么?

    看看身边神采飞扬的佐伯,再看看背在他身后的两只网球袋。我暗自叹了口气,开始考虑该用什么借口来逃出升|天。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之前一时冲动提出了要和佐伯学打网球,眼下刚被批准出院都还没满两天,就被对网球方面的事情极为较真的佐伯给拽出家门了——天知道我刚搬进去的新住宅还没完全收拾好呢。

    被灌输了一通和网球有关的相关常识,又被拽去商业街买了个新手球拍,之后我就被佐伯拉着直奔街头网球场了——就算东方光影的身|体运|动全能,在医院的时候也多少做了点恢复性训练,但你也好歹给我个两三天的功夫做个预习什么的吧?

    果然不能小瞧这群网球爱好者对网球的痴迷程度——因为我完全可以预见,我要是对网球训练敷衍了事的话,佐伯这个好好先生绝对会爆发的。

    思及此,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

    “小影,不舒服么?”

    兴致勃勃走在我身边的佐伯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妥,有些担心的

    “只是才发现,我有些不太适应人多吵闹的地方。”

    对上佐伯那关心的神色,我实在说不出口此刻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倒床睡觉——昨天晚上和瑟蕾尔联|系的时候,可是被她吵了有半宿。

    “抱歉,才发现你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舒服么?”

    佐伯伸手探上了我的额头,温热的掌心温度和我偏低的体温形成了强烈对比。

    “不至于不舒服,不过能找个稍微安静点的地方么?”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被吵的有些头疼。”

    虽然根本原因是睡眠不足。

    “大概是因为放暑假了……”

    看向我的佐伯带着一丝歉意,“平时这里人很少的,要不我们去公园好了,那边人应该会比较少。像小影你这样的初学者在那边只做些基础训练完全没问题。”

    “嗯,我听小虎的。”

    对此,我不置可否。

    “呀啊!快让开块让开!”

    跟着佐伯刚转过一个街角没走几步,一个带着急切的稚|嫩童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

    谁?

    几乎是在听到身影的同时,我向着侧边走了一步,但虽然大脑是反应了过来,可身|体的协调却慢了一拍。这边身|子刚动,那边就是一阵大力撞上了我的手臂。

    “唔……”

    因为车祸而肌肉拉伤的手臂传来了剧烈的抽痛,我按着疼痛的地方抽|了一口气。

    现在我已经可以肯定,邑辉那个时候一定在我身上做了手脚,不然以东方光影的身|体素质,不可能会出现这种状况。

    “对不起,你没事吧?”

    响在耳边的稚|嫩童音带着些许的不安。我转头,正好对上了停在我面前的那个,穿着红黄相间的四轮直排旱冰鞋的小女孩。

    棕色的柔|软齐耳短发在耳后拖出了两条长长的发尾,翡翠色的大眼睛正带着歉意看向我,目光清澈而干净,一张清秀的小|脸看上去非常可爱。穿着一身休闲便服的她,手上正拎着一个超大的便当盒。

    看着小女孩身|体周围那一层清澈而漂亮的灿金色灵光,我笑了笑:“我没什么事。下次注意点就好了。”

    “真的么?”

    小女孩的视线扫过了我按在肩膀上的手,很认真地看着我。

    “的确没事。”

    松开了捂着肩膀的手,我对着小女孩笑了笑,“你赶快去送饭吧,不要让人等急了。”

    “啊!”

    被我一提醒,小女孩立刻叫了一声,“哥|哥和雪兔哥一定会等急的。我是友枝町的木之本樱,姐姐如果有事可以来找我。”

    说完,她就冲着我挥了挥手,踩着旱冰鞋快速离开了。

    “你的肩膀不要紧么?”

    佐伯走到了我身边,“她刚才撞到的,是你手臂上肌肉拉伤的地方吧?”

    “反正她也不是故意的。”

    我笑了笑,不在意的活动了下手臂,“小虎你紧张过|度了。”

    “……”

    佐伯看了看我,突然伸手在我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嘶……”

    因为对佐伯完全不设防,所以等到被捏了我才反应过来,因为这突然的刺痛,让我直接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还叫没事?”

    佐伯直接瞪了我一眼。

    “肌肉拉伤而已,没那么严重的。”

    知道瞒不过佐伯那出色的动态视力,我苦笑了一下,“你忘记我是左撇子了么?”

    事实上东方光影是左右皆能,而影·翼则是左撇子,所以我平时都是用左手比较多。

    “你跟我来。”

    迟疑了一下后,佐伯将网球袋往肩上一背,拉起我就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小虎?”

    我有些惊讶,“公园不是在这边么?”

    “我带你去上药。”

    佐伯没回头,声音有些闷闷的,“你自己不在意,我就帮你留意好了。”

    “是。”

    我耸了耸肩,笑眯眯的毫无反|抗的被佐伯拖着走。

    、

    “这里是?”

    跟着佐伯来到一户人家门口,我歪了歪头,疑惑地看向了他。

    “我家。不过现在没人在。”

    佐伯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进来吧。”

    “哦。”

    点了点头,我毫无怀疑的跟着佐伯进了大门。

    刚进门,就看到一个黑影猛扑了过来。

    “小白!”

    被扑倒在地的佐伯狼狈地叫了一声,“坐好!”

    而我则是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某只白色的生物,在佐伯的命令中乖乖后退坐了下来。

    “抱歉。小白和我皮惯了。”

    坐在地上的佐伯被我拉了一下后站了起来,有些尴尬地开口,“不过虽然看起来很大,但是它性|情很温和,不会咬人。”

    “我知道,西伯利亚雪橇犬,很漂亮。”

    我试探着伸手去摸这只大白狗的头,而它也歪过了头一副很享受的模样,“它是叫……小白么?挺可……呀!”

    重蹈了佐伯的覆辙,我被站起来差不多有一人高的小白直接扑倒了地上,还享受了一把口水洗脸的特殊待遇。

    “小白,让开!”

    上前将那只狗拉了开来,佐伯递给了我一条毛巾,“擦擦吧。小白不认生的。”

    “没事……”

    把脸擦干净后,我看着尾巴摇的和电风扇差不多的小白,笑了笑,“很有趣的狗呢。小虎你是在哪里买的?”

    “东京的歌舞伎町,一家中|国风的宠物店。”

    佐伯向我伸出了手,“起来吧,你需要尽快上药……刚刚没撞到受伤的地方吧?”

    “小虎你太小题大做了啊。”

    被佐伯拉起来后,我拍了拍粘在身上的草屑,“给我地址可以么?家里就我一个总觉得有点空,多一个宠物或许会好一点。”

    “没问题,那家店的宠物挺多的。不过我推荐你还是养只狗会比较好,能看家也能陪你玩。”

    佐伯笑了笑,“等下我把地址抄给你。小白,你呆在这里。”

    对着正摇着尾巴的西伯利亚雪橇犬下了命令后,放下了网球袋的佐伯转过了脸,“小影,跟我进来吧。”

    “嗯。”

    我笑着跟了上去——考虑到我的手臂问题,上完药后佐伯终归不会再拖我去打网球了吧?

    ==========================我是时间流逝的分割线=========================

    “……”这家店竟然也卖正常宠物?!

    抽着嘴角,我再一次认真核对了佐伯给我的地址,又确认了一下自己脑中被划入了“谨慎”档|案中的某份资料后,终于接受了一个悲催的事实。

    东京,歌舞伎町,中|国风宠物店。

    谁能来告诉我,为什么应该开在美国洛杉矶的那家完全可以列入“高危”行列的宠物店,会出现在日本东京啊?!

    门面是中|国古风的红木雕花木漆门,出了自己的要求,同时顺带选择性无视了周围那圈因为好奇而凑过来的生物,继续在脑中搜索相关的记忆。

    “想买宠物么?那这只博美怎么样?”

    听完我的要求,d伯爵随手就招呼过来了一个。

    棕色末梢带上了一点红色的毛发,闪闪的晶莹大眼睛……和“可爱”这个词很搭,但我只能选择摇头拒绝。

    “不喜欢博美还是不喜欢小型犬?那这只杜宾怎么样?”

    d伯爵又招来一个。

    黑色发亮,挑染着几缕黄|色的毛发,炯炯有神的锐利黑目,还有那精悍的感觉……同样很不错。但我依旧摇头。

    “大型犬也不喜欢?那么这只拉布拉多如何?”

    ……

    接连拒绝了好几只后,实在撑不住那些被我拒绝的生物眼泪汪汪的目光,我认输地揉了揉太阳穴:“d伯爵,你方才介绍的那些的确都非常不错,但我想说的是,我想要一只‘普通’的犬科动物。”

    血统什么的我完全不追求,只求安全一点。

    在“普通”还有“动物”上加了重音,我相信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这次你终于承认了……”

    不过对于我的话,d伯爵那微笑的神色却丝毫没变,“你果然全部都能看到,难怪这些孩子这么喜欢你。”

    没错,刚才d伯爵介绍的那些所谓的“狗”,在我眼中,全是或可爱或精悍或美丽的……人。

    “……在洛杉矶的果然是你……”

    因为d伯爵的话,而刚从东方光影的记忆中翻找出了曾经发生的片段的我,此刻只剩下“=.=”的表情了,为了避免尴尬直接选择了转移话题,“你怎么会搬来东京的?”

    当年东方光影和东方耀光去洛杉矶的时候,曾经路过d伯爵的宠物店,那个时候东方耀光挑选了一只鹦鹉作为宠物,而d伯爵也询问过东方光影要不要跟他去见一只宠物,不过被那个时候的东方光影给拒绝了。

    “发生了挺多的事情的。”

    而d伯爵则是笑了笑,“既然你再次来到了这里,那么我想这次你应该不会再拒绝跟我去见一见它(他)吧?”

    “的确,再拒绝也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对此,我也只能这么说。

    毕竟在d伯爵的宠物店里,不光是人挑宠物,宠物也是会挑人的。就是不知道当年看上了东方光影的那一只到底是什么了?虽然继承了东方光影的记忆,但是我毕竟不是她,所以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也没什么底。

    d伯爵的“诺亚方|舟”相当的宽敞,跟着他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后,d伯爵终于在一扇雕有檀香还有瑞云的大门面前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我:“就是这里了。”

    “好漂亮的九尾……”

    刚推开门,我就忍不住惊叹出声。

    房|中的红木躺椅上,正趴着一只有着漂亮银白色皮毛的九尾狐狸。不管是那看上去蓬松柔|软的皮毛,还是那充满了流线美|感的体型,或者是纤悉却蕴涵着力量的四肢……眼前的这只只有在尾尖处才有转成金色毛色的金眸狐狸,真得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一件艺术品。

    “你看的见阿天(我)?”

    因为我的话,d伯爵和那只狐狸同时开了口。我清晰地分辨出了属于那只狐狸的声音。那慵懒中却不失高雅的醇和磁性声音,真是意外的好听。

    “如果指的是有着九条尾巴的银毛狐狸的话,我想我是能看到的。”

    指了指躺在椅子上的那只狐狸,我轻轻笑了笑,“很漂亮。”

    说起来,这就是那只颇具盛名的九尾狐阿天么?比我想象中要漂亮很多。

    而且,为什么我看到会是狐狸的形态,而不是人形?不是说d伯爵店里这只九尾会变换成客人心中最想要的那种动物形态么?

    “已经多久没有人能看到我的本体了……”

    阿天抬起头似乎是在仔细端详着我,金色的眸子中满是探询和研究,“你难道没有欲|望么?”

    “欲|望么……”

    我苦笑了一下,“那种事情,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呢。”

    “你和她,真得非常相像呢……”

    阿天喃喃得从躺椅上跳了下来,在我身边饶了一圈,然后直立起了身|子,“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相像?难不成这个阿天和藏马一样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可是东方光影的记忆中没有记录,考虑到阿天和藏马的年龄……难不成是那种非常狗血的前后转|世的关系么?

    我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不过还是顺着阿天的话开口:“如果我能回答的话,请问。”

    “过去、现在还有未来,你会选择什么?”

    “当然是现在。”

    我可以算是即答——事实上,对于没有过去,而对未来也不确定的我来说,能选择的也只有可以进行自我把握的现在了。

    “!”

    听到了我的回答,阿天猛地睁大了眼睛,仿佛凝固了般沉默了很久后才轻轻呼出了一口气,“终于……终于等到你了呢……”

    ?!难不成真是前后转|世的这种狗血桥段么?

    “你们……”

    站在一边的d伯爵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一阵剧烈的底面晃动打断了他的话。

    按了按自己耳上正在不断发|热的耳钉,又对比了一下脑中的资料,我大概猜到了一点什么。

    “伯爵!”

    一个有着红色短发的,穿着中|国短褂的清秀少年跑了过来,“华南和丽香又吵起来了,怎么劝都劝不停……”

    果然是那条三重人格的红龙吧?难怪耳钉会有反应。我扫了眼那个红发少年——这个应该就是那个四凶之一的饕餮,王吧?

    “我知道了。”

    对着少年点了点头,d伯爵转头看了看阿天,又看向了我,“那请你们在这里稍等,我需要去处理一下这个突发状况。”

    “没关系的。”

    对此我并不在意,毕竟,如果d伯爵再不去安抚住那条红龙的话,等下地|震的,恐怕就不止是这家店了。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d伯爵弯身行了一个礼后,就带着那个红头发的少年匆匆离开了。

    “你不害怕么?”

    似乎是整理好了情绪,阿天重新抬起了头和我对视。

    “为什么要害怕?”

    对于他的这个问题,我只觉得好笑,“这种情况下,就算害怕也是无济于事的不是么?”

    “你果然还是一样的理智呢。”

    阿天轻笑了出声,声音中带着异常的怀念,“我知道你应该有很多的问题,不过现在还不到解释这一切的时候。”

    “……你,不会认错人么?”

    这是我的疑问——因为按照东方光影的记忆,上次来到d伯爵的店里的人,那个想要见她的应该也是阿天才对。那么阿天想要见的,到底是东方光影还是……我?

    “一个人,容貌会变,气息会变,价值观也会变,但是灵魂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像是明白我的意思,阿天的声音中带上了笑意,“对于这一点,我相信我是不会出错的。”

    对此我只是挑了挑眉,没有出声。

    阿天原地跳跃了一下,在一阵很柔和的光晕中,渐渐由兽型转成了人型。

    银白色的长发虽然编着麻花辫却完全感觉到不到任何的土气,而前面垂落的稍短发|丝还能看到在发梢处渐变成了漂亮的金色,如同冬日大雪初晴后被阳光照射的雪地般干净。黛墨色柳叶剑眉下,一双在眼梢处上挑的丹凤眸中妖|娆而惑人的金色波光流转,鼻梁挺|直,淡红色的薄唇微微勾起,配合上那双眼睛不用说话也充满着勾人的魅惑。精致到可以用“华美”来形容的五官轮廓,眉心间那颗殷|红的朱砂痣更衬出了他白|皙皮肤的晶润如玉。身型高挑,手足纤长,穿着一身品月色的中|国风长袍,显得俊|逸非常。

    这是……阿天?

    回忆着资料中那个一身朋克风打扮的九尾狐形象,我是真得被吓到了——除了那双丹凤眼、麻花辫还有那颗朱砂痣外……根本就是两个人了吧?!

    “我名逆天。”

    阿天看向我的凤眸中波光流转,“不过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叫我‘天’。”

    “天?”

    单字的称呼会不会显得太过亲|昵了?

    我有些不太适应的皱了皱眉,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看着阿天的时候,这个称呼似乎并不是那么难以喊出口。

    “对,我允许你这样称呼我。”

    阿天微笑了一下,随后走近了我,而我则是愣愣地看着那双金色的凤眸离我越来越近,鼻翼间,似乎有种淡淡的,让人沉醉的檀香香味……

    “我的主人,夜独影……我的,夜夜。”

    这样说着,阿天在我面前单膝跪地,执起了我的左手,低首在我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以吾之名,与汝契约。血脉不终,契约不止。”

    “!”我有告诉过他我的名字么?

    我惊了一下,正想要抽回手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随着阿天的话音,我的手背上一痛,已经被他给咬破了,不过随后一个柔|软温热的触感就轻轻拂过我的伤口。

    金色的,带着一缕血芒的光芒亮起,等终于能从阿天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的时候,我看到左手手背上出现了一个闪着金红色光芒的魔法契约的图案,不过随后这个图案就隐没在了我的皮肤之下,而且也根本就看不到伤口。

    下意识的看向了依旧单膝跪地抬头看着我的阿天,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微笑着拂开了自己左耳上的碎发。在那一片白色与金色中,一抹殷|红分外惹眼——看上去和方才魔法契约的图案造型一样的耳钉正钉在他的左耳上,如同他眉心的那颗朱砂痣一般,张扬而华美。

    “……血契?!”

    回忆着方才阿天签订契约的誓词,我不敢置信的看向了他,“……为什么……”

    为什么要和和我这个初次见面的人,定下这仅次于灵魂契约的血契?为什么分明之前没有见过,他也能一口叫出我的名字?

    不是影·翼,也不是东方光影,而是夜独影——这明明是我刚决定没几天的名字啊。

    疑问一个接一个,却都没有解答。

    “因为你值得。”

    优雅起身的阿天看着我,勾起了唇角笑得自在得意,“等了那么久,终于再次见到你了。不赶紧|套牢难不成还要让我在事后后悔么?”

    后面他似乎还小声咕哝了一句什么,不过因为实在太过含糊所以我没听清楚。虽然阿天最后那句话带着一股痞子气,不过放在他身上却也没让人感觉太过异端。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看着他很认真的出口询问。

    “因为缘分。”

    不过很显然阿天并不想说这件事情,站起身的他直接伸手将我抱在了怀里,头埋在了我的肩窝处,“不要问了夜夜,等以后时机到了,你自然就清楚了。”

    而我……不好意思,此刻正处于大脑当机中。

    明明我是讨厌和别人有身|体上的接|触……但是为什么?就算是像现在这样被阿天揽在怀里,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和接受佐伯的碰|触是完全不同的性质,但是我却说不出来这其中的差别。翻阅影·翼和东方光影的记忆也没有答|案,让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这次,是我赢了呢。”

    在我产生不适前,阿天就松开了手一脸的得意,“让那个小家伙纠结去吧,谁让他没认出来。”

    “啊?”

    我完全是有听没有懂。

    “没什么,夜夜不用管。啊,伯爵好像要过来了。”

    不过很显然,阿天不想在这方面多说——而我一开始是被他的举动给岔忘记了,此刻也懒得去纠正他对我的称呼了。

    反正看阿天的样子,似乎是把“夜夜”这个称呼当成是他的专用了。反正这也只是小事,随他高兴就是——美型的人都拥有可以任性的权|利。

    “不过,你打算就这样跟我出去么?”

    我从善如流的顺着转移了话题,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说真的,其实人型的时候,阿天的亲近我虽然不抗拒,但是那么一张精美的面孔在我面前晃悠还是感觉有些压力山大,而我也可以肯定,阿天如果就这样直接出去,绝对会被人围观的。

    “这点夜夜不用担心哦。”

    阿天笑了笑,“我也就在你面前会是人型,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在别人面前我肯定会是宠物的样子……嗯,夜夜喜欢什么样子的宠物?”

    “白色的小博美吧。”

    我想了个和狐狸体形差不多的犬科动物。

    “没问题。”

    似乎是不想增加|我的压力,阿天二话不说直接变成了一只白色小博美蹿到了我的身上——不得不承认,或许还是因为陌生的关系,还是这样的阿天我处起来比较舒服。

    抱着阿天抚|摸|着他身上那柔|软的皮毛,我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不是么?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