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综漫之寻旅 > 第6章 似曾相识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抱歉久等了……呃?”

    等到d伯爵走进来的时候,原本自若优雅的步伐在看到正抱着阿天的我后出现了片刻的停滞。

    “有什么不妥么?”

    我歪了歪脑袋,有些奇怪d伯爵的这个反应。

    “真的很难得看到阿天如此郑重的打扮,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d伯爵的目光在我的左手上扫了一下,随后和我怀里的阿天直接对上了,片刻后仿佛理解了什么一样的点了点头,“看起来是我多虑了。在我这里,不仅仅是主人选择宠物,宠物也是会挑选主|任的。”

    “那么,我需要办|理什么手续么?”

    虽然不知道阿天和d伯爵交流了什么,不过倒是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坏话,所以我直接跳开了话题。

    “普通的宠物购|买协议就行了。”

    d伯爵直接接口,不过看向阿天的目光倒是很留恋,“当初阿天来到这家店的时候就是特殊情况,眼下他的心愿达成了我自然是高兴的。不过还是希望小|姐你以后能抽空带阿天回来,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是会在这里的。”

    “这点没问题,我是不会约束天的行动的。”

    对于d伯爵的这个要求,我自然也不会有所异|议。毕竟,只要是非|人类,越是罕见的品种d伯爵就越是喜爱,会对阿天依依不舍也很正常。而且阿天在这里明显也生活的很好,我也不准备在这方面多要求他。

    跟着d伯爵回到前面的店面签了协议后,d伯爵扫了一眼我写在协议上的签|名后,再次开口,“不知道夜小|姐你是否还需要本店的其他服|务么?”

    “说起来,还真的需要。”

    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耳钉,“不过那之前我想确认一下,我是否可以购|买这家店中任何我看上眼的东西?”

    “除了我和这家店本身。”

    d伯爵笑了笑,“想要再购|买宠物的话也需要对方选择你,其它的则是随意。”

    “那就好。”

    等的就是你的这句话,“那么我想买d伯爵你刚刚使用的那颗龙珠。”

    此话一出,不止是d伯爵,就连我怀里的阿天身|子都是一僵。

    沉默了半天后,d伯爵似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夜小|姐,你在开玩笑么?龙珠,那可是以龙的本源力量所形成的,和自身生命休戚相关的东西。本店中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

    “若不是已经确定了这个消息,我也不会贸贸然开口。”

    对于d伯爵的否认,我拍了拍怀里已经僵硬|起来的阿天,开口,“d伯爵你都已经用它培育出了一头红龙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要知道,这颗龙珠的主人可并不是你呢。”

    “你的意思……”

    d伯爵皱了皱眉头,“难道说,这颗龙珠的主人是夜小|姐你认识的么?”

    “是的。”

    我点了点头,“帮朋友取回遗失的东西,这应该没问题吧?”

    “口说无凭。”

    几乎是立刻的,d伯爵反驳道。

    看的出来他并不是很想把龙珠拿出来。说起来也是,只要是可以自主吸收能量的生物,面对这种可以说是直接来自于生命本源的庞大力量,说完全不会动什么私心的话,根本就不可能。

    “嗯,我猜也是。”

    完全明白d伯爵为什么会这种反应的我,伸手取下了带在耳上的耳钉,双手合|十。

    等我再次松开手的时候,悬浮在掌心中的耳钉的上方,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影像。

    那是一条一爪握着白色龙珠,一爪握着黑色龙珠的,金色五爪蟠龙,完美到像是经过精心琢磨的工艺品,虽然只是一个影像投影,却给人一种威严不可侵犯的凛然感。

    “……果然是……应龙么?”

    怀里的阿天呢喃了一句,让我有些诧异的看向了他——按照神话传说来看,应龙的形象是黑鳞带翼的,他竟然能知道这种金鳞五爪的形象也是属于应龙的?

    “好美丽!”

    看到我投影出的,属于龙珠原主人——帝伦的蟠龙型态,d伯爵两眼冒出了无数的心,就差没扑上来抢走我手上的耳钉仔细端详了,“简直是最完美的艺术品!”

    “那么现在,你还有疑问么?”

    看着d伯爵这种极为破|坏他优雅外表和冷静形象的表情,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虽然知道d伯爵对于非|人类的生物一向痴迷,但是到了这种程度也实在是有些……

    “请稍等,我马上回来。”

    几乎是立刻的,d伯爵转身离开了。

    “阿天想说什么?”

    等到d伯爵离开后,我低头看向了安静趴在我怀里的阿天。

    “没什么。”

    阿天摇了摇头,抬眼看向了我,“只是觉得果然这样才是夜夜。”

    “?”

    眨了眨眼,我不太清楚阿天为什么会这么说。事实上,我还是有些反感这种像是拿我在和什么人做对比的话。

    “作为幻想种的龙,西方巨龙还好,东方神龙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似乎也察觉到了我对此的反感,阿天直接岔开了话题,“没想到夜夜你竟然和东方神龙有接|触——听语气对方还活着?”

    “要说幻想种的话,阿天你也不算是么?”

    我笑了笑,知道阿天所说的西方巨龙是指的d伯爵孵化出来的红龙华南,不过华南再怎么说也只是亚种的——还是三个头的畸形品种——龙而已。而作为时空宇宙其他生命物种诞生前,由权、业、源三人联手创造出来初始六龙神之一的暗之帝伦,两者完全不在一个比较等级好不好?

    “虽然都是幻想种,但是阶|级不一样啦。”

    对此阿天显得也有些无奈,“龙威可不是现在的我能承受的。”

    “反正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你不用太在意。”

    我也只能这样安慰了一句,“说起来就是因为认识,所以才要帮忙寻找失落的龙珠,d伯爵是好说话没错,但是以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呢。”

    “以后我会陪着夜夜你的。”

    阿天说的非常理所当然。

    “也是。”

    对上阿天那双认真的金色丹凤眼,我忍不住笑了笑——不再是一个人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久等了。”

    这个时候,d伯爵端着一个小小的木盒子走了进来。而我则是看着那个盒子为之咋舌——奇楠沉香中上品绿祺,看的出来d伯爵对这颗龙珠真不是一般的重视……

    “多谢”

    我接过木盒打了开来,看到里面的黑天鹅什么的我,则是无奈地摇头,“而且,他也有他的誓|约者了,灵魂契约共享生命的那一种。不过,若是龙珠的收集顺利的话……等他恢复过来也许会登门道谢也说不定。”

    反正我都说了是“也许”,空头支票谁都会开不是么?

    “真的么?”

    原本听到前面部分还有些失落的d伯爵,在听到后半部分立刻满血复活了。

    “啊……”

    我随口说了一句,随后就将手中的耳钉向着盒子中的龙珠靠了过去——爱说笑,龙珠的排他性可是非常强的,基本上也就是那些强到非|人的存在才能直接碰|触。东方光影这个身|体不过只是个接受过精英培训的普通人,真直接上手去碰这个龙珠绝对是会被分分钟烤熟的节奏。

    龙珠刚接|触到耳钉立刻就消失不见了,而耳钉上那个金色五爪蟠龙也伸展了一下|身姿,扬起的口|中|出现了一颗红色的珠子——很明显就是方才吸收掉的龙珠。

    “呼……”

    我呼出了一口气。刚才的整个过程看上去似乎只是由耳钉吸收龙珠那么简单,但做为耳钉主人的我可就不是这个感觉了。

    刚才融合龙珠的时候,我只觉得一股强大到让心脏连跳动都感觉到困难的力量流过身|体,然后通|过翼设置在这个身|体里的特殊通道消失,当然了,作为交换我这个身|体受到的好处也不少,最明显的大概就是身|体的各方面素质被强化了一点——该说果然不愧是六龙神之一的“暗”之帝伦么?只是这样一来,接下来对于龙珠的收集恐怕就会比较困难了。

    毕竟如此巨大的无主力量,实在是太容易招到人的觊觎了。

    “我想金钱方面或许d伯爵你也不需要。”

    将耳钉重新戴上后,我将木盒放在了桌子上,同时放上了一张芯片卡,之后就抱着阿天站起了身,“所以这张卡就送给你,相信你会喜欢的。”

    “这是……”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d伯爵在看到那张芯片卡后身|体如遭雷击般的颤|抖不已,“传说中的可以在最著名的‘东方中|华’美食店试吃新出的甜点,购|买还是三折优惠的不记名vip贵宾卡么?”

    “嗯,你喜欢就好。”

    我笑了笑——这张卡是我搬到新家之后,找上|门来的瑟蕾尔硬塞给我的众多卡中的一张罢了,我之前在家里整理了一下,把没什么需要的都整理了出来,眼下正好就用上了。

    说起来瑟蕾尔和我不同,瑟蕾尔是当年耶洛菲尔·翼牺牲的同伴之一,去世的时候还不到16岁,因为只剩下灵魂的关系,所以耶洛菲尔·翼是安排的她直接进行灵魂转|世,在保留记忆的前提下转|生成了冰帝网球社成员忍足侑士的妹妹忍足雅辰,在这个世界中混得可是要比我好上很多,同样也是在帮忙寻找龙珠——不过看起来我的运气要比她好上许多了。

    “夜小|姐,你是好人呐!”

    d伯爵“含情脉脉”注视着我的样子,害我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虽然通|过资料知道d伯爵嗜甜如命,但只是因为一张卡,就能如此破|坏自己高贵优雅形象的人,怕也是不多见吧?

    “那么我就告辞了。”

    既然目的都已经达到,我也就没打算在d伯爵这边多做逗留了。

    “随时欢迎夜小|姐你的再次光临。”

    而笑容灿烂明显心情很好的d伯爵则是直接送我出了门,并且极力邀请我下次有空再来他这里坐坐——很明显是看在甜品的面子上。

    “真丢人……”

    在我怀里的阿天用爪子捂住了眼睛,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其实,从某种方面来说,d伯爵的性格挺可爱的……”

    说不出来太过激烈的措辞,所以我只能选择这么个中性化的形容词了。

    和阿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我在商业街的十字路口边上停下了脚步。

    街角处,一个被夕阳的余|辉镀上了一层金色光芒的人正倚在街边的电线杆上看着我。只有在发根处才是黑色的柔|软白发在风中飞扬着,黑蓝色的星目与唇角带着暖暖的,不刺眼的温和笑意。

    “回来了?”

    看到我,对方微笑了一下,“一起回去吧。”

    真是的……送我过来的时候不是让他先回去别等我的么?

    “嗯。”

    我点了点头,走到了佐伯的身边,唇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不再是独自一个人的感觉……

    真得很好呢……

    ==================我是时间流逝的分割线===================

    今天,是我回医院复查的日子。

    虽然我觉得自己的恢复相当不错,但是佐伯还是不太放心,特意从训练中请假来陪我复查。

    因为是医院,所以作为“宠物”的阿天是进不来的,而我则是在佐伯的陪伴下认命地接受了一系列烦琐的例行检|查,安静的等待结果。

    某个被我自动忽略掉长相的医生,在仔细看过诊断报告后,对着我开口:“恭喜你,你现在可以说是完全康复了。”

    淡淡道了一声谢后,我接过报告就离开了。

    走廊外,佐伯正背倚在墙上,见我出来后立刻走了过来:“医生怎么说?”

    “已经完全恢复了。”

    将报告递给了他,我笑道,“这下,小虎你可以放心了吧?”

    “那就好。”

    佐伯笑了笑将检|查报告还给了我,然后从包里取出了一个包扎好的小长盒子,“给,康复的贺礼。”

    “这是……笛子?”

    比量了一下盒子的大小,我猜测道。

    “你这么聪明让人挺没成就感的……”

    佐伯温和地笑道,“打开来看看喜不喜欢吧。”

    “好漂亮!”

    看着盒子中的东西,我惊叹道。

    黑色绸缎中,静静躺着一根白色的玉笛。那晶润的唯美白色中,三四缕丝状的碧绿色玉线均匀地交织在笛孔周围,而在唇孔处,有几滴胭脂一样的红斑。罕见的三色玉,更难得的是混得如此的恰倒好处。不论是玉的本身还是后期的加工,都让这根玉笛一看就知道身价不菲。

    “你喜欢就好。”

    佐伯挠了挠头,笑得腼腆。

    “小虎,这只笛子很贵吧?”

    拾起了笛子,触手一片温润,而且……有一种似乎和自己是一体的微妙感觉……

    “说起来的话其实我也没怎么花钱。”

    佐伯摇了摇头,“上次送你到歌舞伎町后,我就随便转了转,结果看到了一家很奇怪的店。走进去后,就看到了这只笛子。因为感觉你会喜欢于是就想要买下来,结果……”

    “嗯?”

    我看向佐伯,玉笛在我指间轻|盈地转悠着。

    “结果那个店主在确认我是想买笛子送人后,就很干脆的把笛子送给我了。”

    佐伯挠了挠头发。

    笛子差点脱手飞出去,幸好我反应过来接住了:“你是说,那个店主是直接把笛子送给你,好让你送人?”

    这话说出来鬼都不相信。

    “是的。”

    佐伯笑着指了指我手上的笛子,“那个店主说,这支笛子名字是‘幻’,也是会挑选主人的。所以她可以将笛子送我让我转送给别人,前提是那个收到笛子的人”

    “这种做法……”总觉得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我抿了抿唇,“那个店主就不担心有人拿了笛子就跑么?”

    “我将我的户籍本押在那边了。”

    对于我的问题,佐伯到显得挺不在意的,“所以小影你去了之后,记得帮我把我的户籍本带回来就行了。”

    “……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做了。”

    虽然知道佐伯这么做也是一种变通,不过我还是忍不住皱眉,“说起来小虎,那家店的店主叫什么名字?”

    “那个店主自我介绍的时候只说了自己姓壹原。”

    佐伯想了想后又说,“不过我离开的店的时候再回头就看不到那家店了……呃,也不能算是看不到,而是要集中注意力才能看到,不然很容易就忽略过去了。”

    玉笛差点再次脱手飞出去。

    壹原?出去后就找不到的店……不会是那个有名的次元魔女壹原侑子吧?

    算了,反正我很喜欢这个笛子。

    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额角,我决定暂时不管这个事情:“知道了小虎,我明天就过去一趟。嗯,你就不用送了,因为我还有些事情要做……等我拿回你的户籍本后再联|系你好了。”

    “可是……”

    佐伯的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我笑了笑:“去接电|话吧。”

    点了点头后,佐伯走到了窗子边上:“喂,是我,有什么事么?”

    而我为了不妨碍到佐伯,走到了走廊上的休息凳上坐了下来,检|查了下笛子确定口膜完好后,我回忆了一下自己记忆中的演奏方式,举笛靠近了唇边,吹了起来。

    影·翼完全没接|触过这方面的只是,而东方光影则是因为东方耀光喜欢听所以才会专门去学,而我从来都没接|触过,不过毕竟东方光影的身|体底子好,虽然一开始有些生涩,但是很快笛音就开始变得悦耳起来。

    “没想到你笛子吹的这么好。”

    那边,结束了通话的佐伯走了过来,“难怪会随身带着笛子。”

    “一段时间不吹都有些生涩了……能听入耳就好。”

    我笑了笑,“刚才是谁打电|话过来的?小虎的队友?”

    “嗯。”

    佐伯有些为难的抓了抓头,“他们要我现在去学校。”

    “训练?”

    “不知道,没有详细说明。”

    “小虎自己的事比较重要,去吧。”

    看到佐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笑道,“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真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知道了。”

    佐伯笑了笑,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那我走了。”

    “再见。”

    、

    等到佐伯离开之后,我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墙角:“出来吧藏马,很难想象你竟然也会做出听壁角这种事情呢。”

    “抱歉,只是听到笛音有些好奇罢了。”

    藏马自拐角处走了出来,看着我的目光挺复杂的,“刚才的男生,是夜小|姐你的男朋友么?”

    “男朋友?”

    我挑了下眉,“藏马为什么这么认为?”

    对于人际关系的处理,我还是不太明白。尤其是对于人类口|中所谓的“朋友”、“敌人”什么……总觉得那些定义很模糊呢,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自己能界定的那么清楚。

    佐伯带给我的那些漫画和小说,在少部分上面对我有些帮助,但是对于其中的大部分情节,我依旧是一头雾水……

    “因为夜小|姐看那个男生的目光,有温度,也很柔和。”

    藏马,“和看别人完全不一样。”

    和看别人不一样?那是理所当然的吧?

    毕竟能碰|触我而不会让我反感的人,到目前为止,只有小虎和阿天两个人而已。

    “那是因为小虎对我很好啊。”

    转了转手中的幻,我看向藏马,“好了,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

    藏马看着我的样子似乎有些出神,不过随后就恢复了过来,“上次你告诉我的那条消息……”

    “你在怀疑这条信息的真伪?”

    一阵风从藏马哪边吹来,带着淡雅的蔷薇花香的气息,让我有了瞬间的恍惚,“虽然来源不能透露,不过这条消息的确是真的。”

    “我并没有怀疑夜小|姐你的意思。”

    藏马苦笑了一下,“只是奇怪为何你索取的代价会如此的轻微。”

    “每一件事物,都有它的价值,要获取,只有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对于藏马的疑问,我只是摇了摇头,“或许对于你来说代价轻微,不过对于我来说,那些种子还有花朵却是急需的。”

    当然了,这句话是谎|言,不过反正这个消息也是白白得来的,我只是拿来卖个人情罢了。

    “无论如何,你这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顿了顿后,藏马翡翠色的眸子转向了我,“我可以承诺,以后如果你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的话,只要是力所能及的范围,我都可以出手帮忙一次。”

    “嗯。”

    看藏马说的认真,我也只能点头应了下来,不过却还是有些疑惑,“不过藏马,为了你|的|人类母亲而牺牲自己的姓名,值得么?”

    “就像夜小|姐你之前所说的那样,我认为值得就行了。”

    “但是藏马你有想过没有?”

    想起之前和藏马所说的那些话,我依旧很疑惑,“你的目的其实是希望你的母亲幸福吧?那为什么你会认为,牺牲了你之后,你的母亲就能幸福?”

    “……”

    藏马突然沉默了下来。

    “虽然不是太明白人,但我还是觉得如果你死了,你的母亲会很伤心吧?”

    我单纯的就事论事——当然,也是因为从耶洛斐尔·翼那边得到的讯息才让我决定再卖一个人情,“一个心上有着伤口的人,在时间抚平伤口之前,真得可以获得幸福么?”

    毕竟按照资料来看,这个世界除了普通人的世界外,还存在着隐藏其中还有有利于外的“里”世界,拥有着众多的非|人存在。能和本性不坏的非|人交好的话,多少也是一种保|障。

    听完我的话,藏马皱起了眉头,思索了片刻后看向了我:“那么,你的意思是?”

    “藏马,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孤独生存的。”

    站起了身,我站起了身越过藏马向着医院大门走去,“有些代价,一个人支付不起的话,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找他人一起承担呢?”

    以藏马的聪慧,应该是能明白我的意思的。

    “找|人承担么?”

    藏马喃喃低语着,随后似乎突然闻到了什么,猛地挡在了我的面前,“夜小|姐,请等一下。”

    “?”

    握着笛子,我有些奇怪的看向了神色激动的藏马,“有事?”

    而藏马并没有说话,只是突然伸出手撩|开了我垂下的头发,让我的耳朵露了出来。

    “!”

    皱了皱眉,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藏马的手,“藏马?”

    “你是她是不是?!”

    而应该是看到了我带在耳朵上的耳钉,藏马变得异常的激动,甚至有种语无伦次的感觉,“幻,是我啊!你不记得了么?”

    幻?!这不是我笛子的名字么?简直莫名其妙……

    “那个,我想你可能认错人了。”

    发现藏马似乎也和阿天一样在找什么人的样子,我心情不是很好——被人错认成别人这种事情,实在是无法让人愉快啊。

    “抱歉,是我逾越了……”

    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后,像是终于想明白了的藏马苦涩的笑了一下,视线又移向了我的左手手背,“没想到,竟然是这样……果然还是比不上阿天前辈。”

    “天?”

    眨了眨眼,我不是很适应这快速的话题转换,“这和天有什么关系?”

    藏马和阿天是认识的?不过也是,都是修|炼有成的狐狸嘛……

    “没什么。”

    已经调整好了自己情绪的藏马向我告了声罪后,就转身离开了——不过看他的背影,似乎受了颇大打击的样子。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名为“幻”的玉笛,我有些无奈。

    联想起藏马和阿天在看到我的时候的那种反应,再考虑到他们的年龄……

    难不成真是那种狗血的前生今世的关系么?

    算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就算现在不明白,以后肯定也会弄清楚的。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