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综漫之寻旅 > Livelihood Emiya篇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即使这样,只要能拯救眼前的人们的话,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是什么人在说着这样的话?

    【给予多数人以幸福的话,那也就一定会获得丝毫不逊于那一切的幸福。】

    为什么明明是肯定语气的话语,却给了他完全不确定的感觉?

    【只是不愿意见到别人哭泣。】

    又为什么,会对这样的话,有着……强烈的共鸣感?

    、

    意识恢复清醒的时候,首先侵入思维的是火焰燃烧的焦糊味,与呛人的烟味。

    然后是面颊被人拍击的,带着疼痛的触感。

    “……唔……”

    呻吟了一声,脑后传来的钝痛感简直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什么人给偷袭了,不过好歹除了疼痛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后遗症。

    “清醒了?”

    尚带着稚气的童声响在了耳边,听起来有一种和声音不搭调的清冷感觉——仔细想了想后才发现,原来是这个语气太过呆板的关系。

    “……你……这……”

    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被物品燃烧而产生的黑烟所沾染的,纯净而残酷的苍蓝色天空——还有正注视着他的赤红色的双眼。

    视线相对的瞬间,那种被人看透的感觉真得让人觉得相当不舒服。

    撑坐起身,看着此刻正半跪在自己身侧的娇小女孩,大脑中完完全全的一片混沌。

    看起来最多10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件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此刻沾满了灰烬而且被废墟划拉的有些褴褛的宽大实验长袍。

    黑色的直长发一直披散到她的腰际,五官似乎因为还没有彻底长开的关系而勉强只能用“秀气”来形容——唯一出彩的,大概就是那双有些妖异的,似乎能把人的意识完全吸摄进去的赤红色双眼。

    “……只找到……你一个人……”

    看到他清醒过来,那个女孩歪了歪脑袋,似乎很不习惯和人交流一样的慢慢开口,“……还在。

    ”

    “这里是哪里?”

    后脑勺的抽痛蔓延到了太阳穴,思维一片浑浑噩噩,不管什么事情都显得那样模糊不清。

    他是谁?

    这是哪里?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场景?

    所有的疑问,全都没有答案。

    “不知道。”

    “咦?!”

    异常干脆的否定,让他微愣了一下。

    “虽然是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里。只知道曾经在这里的人称呼过这里是‘培育基地’。”

    女孩看着他,回答的很认真。

    “那么……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

    “啊?!”

    大概是他此刻的表情很傻,女孩微微抿了一下唇角,然后耸肩:“我因为魔晄容器碎裂的震动而清醒过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变成这样了。然后我在这里走了很久后才发现了你,所以……我知道的不会比你更多。”

    “……”

    想问的话被瞬间噎回了肚子里,他无不郁闷的试着站起了身环视了一下四周。

    入目所见,一片劫后余生的狼藉。

    “只剩下你和……我了么?”

    这样的认知很轻易的就浮现于脑海之中,他试着回忆了一下,发现关于自身的相关讯息,只回忆起了一个不像名字的名字,“我的名字是‘eya’。那么……你的名字是什么?”

    “37541。”

    “呃?!”

    这算是什么名字?!

    “这里的人都是这样叫我的啊。如果不习惯的话,‘试验品’或者‘怪物’也可以,不过相对于这两个名字,我还是比较喜欢‘37541’。”

    以仿佛在说着“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的平静语气,女孩说着让人听了只觉得遍体生寒的内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他来说,却有一种相当微妙的,类似于似曾相识的“啊,果然如此”的熟悉感。

    可究竟为何会有熟悉的感觉,他却始终想不起来。

    关于他的过去,关于他的来历,除了“eya”这个简短的名字发音外,其他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记忆就像是有了一个无法跨越的断层,明明常识什么的都还在,但是一旦关联到自己的地方,就如同被刀干脆利落的斩断般的一片空白。

    “……那么,可以叫你‘yuu’么?”

    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吐口而出这样的话。

    “?”

    很明显是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女孩微微歪了下脑袋,神色有些微妙的变换了一下后就恢复成了一开始那种无所谓的神色,点了点头,“这算是给我新起的名字么?”

    “……”

    因为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所以他只是沉默。

    “既然你已经清醒了,那么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意义。”

    拍了拍宽大的实验袍上的灰,女孩也站起了身,宽大不合身的实验袍让她看起来整个人显得更加的娇小,“我们离开这里吧?”

    “……我想最后再确认一下这里有没有幸存者。”

    环视了一下周围,入目的残破让他觉得喉咙一阵梗塞,但是却直觉的不能就这样离开。

    在没有确认是不是还有幸存者之前,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即使明知道这是无用功也无所谓——因为,哪怕只能再多救一条生命,都是好的。

    心里有这样的声音响起。

    “不可能还有幸存者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如此笃定的确认这件事情,不过女孩面对他的要求却并没有坚持要走。

    “我知道……”

    “算了……”

    似乎有些妥协的合了合双眼,女孩走到了他的身侧站定,“现在还能支持的住,所以无需太过顾虑我。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嗯。”

    =======================我是时间流逝的分割线==================

    yuu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在确认了基地废墟中除了他们以外再无别的幸存者后,和yuu一起离开并且生活了一段时间后,eya有了这样的认知。

    然后就是深深的挫败感——这么一朵奇葩到底是怎么被培养出来的啊?

    各种生活常识不能说不知道,你问她答顺溜的可以写出来当做行为标准作为参考,但是却总是联系不上实际,一到亲身经历总是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漏子。

    明明识字并且能正确分辨,但是不是刷牙的时候把洗面奶当成牙膏用,就是把沐浴露当成洗发露用,再不然就是用牙膏当成面霜来使用;吃东西的时候知道烫应该吹吹冷却一下再吃,但每次不是只是字面上的“吹一口”然后被烫到就是直接放凉到大冬天的一点热气都不冒的程度;知道各种服饰应该怎么穿,但是每次自己动手不是把衣服穿反了就是弄错了穿衣顺序……

    能把以上一个生活自理白痴培养成至少可以自己动手穿衣洗漱的存在,没有经历过的人是绝对不知道这其中的种种艰辛还有压力的。

    至少eya觉得自己在这半年多的时间中,经常感到自己有胃穿孔的趋势——虽然他的身体一向健康,但是他也无法打包票如果yuu在生活自理方面再没有改善的话,自己会不会得神经性胃炎。

    yuu的身体成长速度远超常人的快,不过是短短的半年时间,她的外表模样就从最初见面时候最多10岁左右的大小,变成了现在的约12、3岁的模样。

    eya不是不知道,yuu经常会因为眼睛的关系而头痛,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是常有的事情。同样的,他也不是不知道,yuu总是会因为听到莫名其妙的声音而不断的发呆,注意力不集中倒置日常生活小纰漏不断是常有的事情。

    只不过这些事情yuu都很努力的在控制着不表现出来,看的出来她并不像因此而给其他人添麻烦——却不知道她自己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极度需要人照顾的存在。

    yuu到底是什么他无需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他隐约有种yuu会是现在这种状况绝对是“人”所造之孽的直觉。

    所以eya也只能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尽量在平素的生活中多留点心,偶尔包容一下yuu因为难受而表现出来的小小任性——因为也就是在那种时候,yuu才会表现的像个孩子。

    、

    【成为‘正义使者’,这就是你的梦想么?】

    【啊,是的。有什么不对么?】

    【这个世界上,唯有恶才能彰显善。你要是单单只是想成为‘正义使者’的话,那么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比较好。因为,‘正义的同伴’这样的事情,是无法独立存在的。】

    “……”

    又是这种破破碎碎的记忆。

    在打理着利用从基地废墟中翻出来的资金所购置的住所的时候,eya偶尔也会想起一些模糊的对话。

    是谁,在什么地方,因为什么而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这些事情他完完全全都想不起来。

    【……,一旦确定了自己真正想要守护的人,哪怕就算是要和全世界为敌也不要放手。不然……你就抱着那不属于你的理想溺死吧!】

    【等……等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自己去想,笨蛋……!】

    属于他的名字,属于那个说话人的名字,这些讯息被抹除的干干净净,只有对话时候的情感在自己回想起来的时候,还能找回一点点的共鸣。

    【你真得很让我很失望啊!……。我明明曾经反复告诉过你,如果确定了自己想保护的人,就不要放手。】

    【但是……但是……她……】

    【你的守护的决心仅此而已么?真是的,亏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不同的表现!】

    “守护”什么的,这种事情也是需要靠下定决心才能做到的事情么?

    【……,在你为了那所谓的‘正义’而作出了袖手旁观……和……两姐妹自相残杀的这项决定的时候,你就已经失去了这么叫我的资格了。】

    【呃?】

    【你就抱持着你的那个所谓‘正义’挣扎去吧!或者该说,现在的你就只剩下这个了!】

    为了“正义”这种事情而放弃了曾经拥有的一切……

    过去的他,真的会是这样一个如此白痴的存在么?

    对此,eya总是抱持着些许的疑问。

    因为他隐约的觉得,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应该不仅仅是为了那所谓的“正义”这样空洞的口号才对。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如此,那他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选择了那样黑暗的染血荆棘之路?

    对此eya自己也说不清楚。

    当然了,这样的想法只是偶尔才会冒出,不过随即就被他给打包丢去思维的回收站去了。

    不知道为何,在眼下这样平静无波的生活日常中,他反而没有想要去找回自己“过去”的想法。

    就像现在这样,为了照顾yuu而劳心劳力偶尔黑线无数的帮她收拾善后,无聊的时候靠做家政或者电视书籍来打发时间……

    其实也蛮不错的不是么?

    吐出了一口气,eya将做好的饭菜端上了桌子,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后转身向着yuu的房间走去——毕竟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即使知道昨天晚上yuu肯定是翻来覆去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刚刚入睡,但是三餐作息什么的还是不能乱,不然对她的身体肯定会有影响。

    之后顶着无数的黑线看着yuu跌跌撞撞的完成了穿衣洗漱的一系列工作,确认她没出什么纰漏后带着她去了餐桌,一边不着痕迹的将准备好的食物添到她的碗里,一边说起了自己刚刚准备开始的打工计划。

    如同他在决定打工时的预想那样,yuu对于他的想法表示了理解还有默认——事实上,除了生活自理能力兼动手能力极差外,yuu在其他的事情上一直都非常的冷静自持。

    或者该换个说法,yuu懂事的程度远超她的外表年龄。

    也许是因为她身世的关系,至少eya完全无法想象一个普通的人会如此自然的以为“怪物”或者“试验品”这样的称呼就是自己的名字。

    吃完饭后一边认命帮yuu收拾完房间后,就带着她去了之前已经确认过的邻居那里。

    虽然已经可以确认yuu记得相当多的知识,但是不论如何她都还只是个孩子,所以如果能和同龄的孩子多多相处的话,或许能表现的更加像个孩子吧?

    至少eya是如此认为的。

    远远看着院子中和瓦伦丁家的那个叫做“文森特”的男孩做交谈的yuu,eya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这平静的日常,真希望可以持续到此身终结。

    只是,这样的希望,真的可能……会实现么?

    eya不知道内心的这种不确定的感觉是因为什么,不过那淡淡的阴霾却始终消散不掉。

    算了。

    看到yuu在和文森特的对话中露出的符合她年龄的略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小得意神色,还有文森特脸上那种无不郁闷的表情,eya挑了挑眉,决定暂时不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

    带yuu过来这里果然是正确的,完全不用担心她和文森特的相处,而且瓦伦丁女士经过刚刚的交谈也可以确定非常和善,这样至少自己在打工的时候不用担心yuu会出什么纰漏了。

    当然了,预防针要先打好才行。

    至于那种不详的预感……就先暂且放一放好了。

    就算真得有什么事情法神,他相信这个世间的万事终究会有其解决的方法。

    即使没有,他也要尽自己的努力,走出一条可以通行的路来!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