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综漫之寻旅 > Victory mEmiya篇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定下契约吧。我将死后的一切交托于你。而这份报酬,我要在此刻收下。】

    【那只不过是‘伪·善’而已。】

    【即使这样,只要能拯救眼前的人们的话,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给予多数人以幸福的话,那也就一定会获得丝毫不逊于那一切的幸福。】

    【只是不愿意见到别人哭泣。】

    【你一定会后悔的。】

    【你就抱持着你的那个所谓‘正义’挣扎去吧!或者该说,现在的你就只剩下这个了!】

    ……

    又做了,那种很微妙的,似曾相识的梦了。

    明明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很少想起关于他“过去”的那些零星片段,可是现在这种回忆出现的次数却又越演越烈的趋势。

    是因为看到了成长之后的yuu,和记忆中曾经出现的那个人的身影太过相似的关系吧?

    不过……频繁的想起过去,这似乎并不能算是什么好的预兆。

    揉着太阳穴摇了摇头,eya从床上起身,对着镜子拆下了绷带后检查了身上的伤口。

    或许同样也是因为他的“过去”,这个身体受伤总是好得很快,通常一觉醒来原本还需要包扎处理的伤口基本上都会已经完全收口不影响行动了。

    当然了,这种特殊的状态被eya在外人面前完美的隐藏了起来——毕竟他还有yuu要照顾,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自己给送到那些疯狂的科学家手中。

    洗漱完毕后走出了房间,打开yuu的房门时,eya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果然又……”

    如果说第一次yuu的长时间昏迷带给他的是惊慌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可以做到完全平常心以对了。

    微蓝幽绿色的点点荧光在她的身体四周环绕飘移着,如同溪流一般——即使远远看着,也能感受到其中所蕴藏着的澎湃魔力。

    更何况凭心而论,抛开别的不说,yuu昏迷时所出现的场面还是挺漂亮的。

    事实上eya很怀疑,自己每次回家休息后身上伤口就好的差不多的原因,和这荧光溪流有着莫大的关系。

    eya不知道这个荧光溪流代表着什么,他只要确认这东西对yuu无害即可,只是有点无奈的想到,原本今天打算带yuu去挑选一下新住所的打算,这样就算是彻底落空了。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yuu会提出想要搬家,不过考虑到yuu现在的特殊状况,eya却是很赞同“搬家”这个想法——毕竟一个“普通人”再怎么说也不会发生短短一个月内长10岁这种滑稽的事情吧?

    虽然就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搬走有些对不住文森特,不过毕竟他也留下了通讯邮箱,让yuu和他保持通讯也就好了。

    毕竟yuu的生活圈很小,除了家里和文森特家外,就连出去购物也只是和他一起,完全都没有过多的接触外人,所以要离开也很相当的干脆利落。

    但是换一种想法,yuu只所以会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就为了在面对不得不“搬家”的时候,可以更容易抽身呢?

    只要一这样想,在为yuu的懂事理智而庆幸之余,eya也感觉到隐约的心疼,但是却对此什么都无法多说——因为就像yuu从来不会过问他的“过去”以及他在外面做些什么事情一样,这是他和yuu之间彼此心照不宣的事情。

    不过……yuu现在这段时间这种现象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是不是代表着什么啊?

    收回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心思重新转到了yuu的身体状况上后,eya微微皱着眉头,再次看向了yuu的房间,然后重新看向了自己的手。

    而且,最近的自己似乎也有些不太对劲。

    总是频繁回忆起过去的那些模糊的片段这一点姑且不说,前些天晚上如果不是因为yuu的声音,恐怕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在半夜里进入到她的房间。

    最糟糕的就是自己对此全无印象,这种短暂的意识空白代表着什么eya并不知道,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会因此而对yuu做出些什么,eya就觉得后背心一阵的发凉。

    虽然yuu对此完全不介意,甚至还和以前一样提出要“一起睡”这样的想法——当然被他给拒绝了。

    但是自家事自家知,在那些意识空白期他做了什么虽然根本就不记得,但是每一次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空白后,自己都会出现在yuu的附近这一点,却真得让他很疑惑。

    yuu一直都很信任他,这点eya很清楚。

    可就是这一份信任,却让eya始终觉得愧疚——毕竟他能保证自己在意识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危害到yuu没错,但是接连几次出现的意识空白,却让无法保证这一点。

    不是没有想过和yuu说明这一点,但是每次对上她那双似乎什么都能看透的赤红色双眼,eya就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吡-吡-吡!”

    这个时候,eya身上的通讯器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

    真是莫名其妙,他之前不是已经和神罗公司那边打过了招呼,暂时不出任务的么?!

    有些纠结的取出了通讯器,看到显示在屏幕上的讯息后,eya愣了一下,随即皱眉:“恶作剧?”

    应该不会,毕竟能连接上他通讯器的只有神罗的终端机。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他所收到的这个任务也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一点。

    盯着显示屏许久之后,eya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点选了界面上的接受讯息,然后迅速读完了从终端控制器上反馈回来的讯息后,苦笑。

    虽然不太清楚这次yuu会昏睡多久,不过他肯定在短期之内是回不来家里了。

    果然还是要先做好预留的食品——幸好现在yuu至少学会了微波炉加热而不至于把厨房给烧掉了,并且留一张字条吧?

    这次的任务虽然他猜想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但是谨慎一点总归没错。

    并不是说现在的这种生活就不好,而是eya他想要知道自己的“过去”——为了防止再出现意识空白从而伤害到他最不想伤害的yuu。

    所以,不得不去。

    ======================我是切换场景的分割线=====================

    “所以说……”

    非常尽职的以自拥有记忆以来,就一直伴随身侧的黑白双刀,斩杀了前赴后继的那些好像是叫做什么“基族”的奇形怪状的生物,eya此刻的神色满是无奈。

    “……为什么我……”

    顺势劈斩,准确将面前的类似于爬虫一样有着双尾巴的生命体斩裂之后,顺手旋身回斩,准确砍断了正准备从后面偷袭的另外的长腿蜘蛛一样生物的长腿。

    “……非要做……”

    双腿在因为失去了平衡而轰然倒地的蜘蛛生物上一蹬,一个利落的后空翻躲开了侧面发射过来的酸性毒液团后,手中的双刀在落地后交叉摆出了防御姿势挡住了成围殴趋势的另外的怪物攻击。

    “……这种事情不可啊!”

    虽然到最后已经完全就是抱怨了,不过也仅限于此。

    战斗和小命到底哪个比较重要,即使是恢复力超常的eya也是能分辨清楚的。

    “现在说这些事情,有用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eya身侧的赤色巨犬一爪子撕碎了围攻他的怪物群中的一只,出声道,“敌人的数量太多了,必须要抓紧。”

    “我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我要参合进这种事情来……”

    虽然当初决定接下这个任务,是因为任务提示上面说,通过这一次任务可以找到自己的“过去”,但是按照任务的指示来到约定地点之后,确实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了那所谓的“基族”生命和大型巨犬种族之间的战斗。

    说起来,这大型巨犬自我介绍好像是说自己是什么“星球守护者”……真能相信么?

    “这是当初的契约。”

    “咦?”

    “我们出借了被我们一族所守护的魔石,所以让你滞留在了这个世界。而交换的条件就是这次的战斗。”(天音:某犬的老爸你果然也黑了么?那明明是里鱿鱼和你的交易……)

    “……”

    虽然很想说自己根本是什么都不记得,但是联想到了自己那超常的恢复力后,eya苦笑了一下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战局上,“可是现在情况明显不利……这些东西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时空裂缝。”

    “啥?!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eya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词也实在是太过……科幻了一点吧?

    “这是常识吧?身为‘清道夫’的你竟然还来问我‘什么’?!还不是那些灵长类做出来的好事。”

    赤色巨犬一边咆哮着一边解决着周围的怪物,顺带瞪了某位完全无辜的人一眼,“赶快收拾掉这里,其他族人还在等我。”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动作快一点!我去吸引另外一边收拾掉它们,不能让它们伤害到我的族人。”

    完全没给eya任何解释的时间就蹿去了另一个方向的赤色巨犬虽然动作潇洒,不过被它撇下的eya则是顶着一脑袋黑线的在风中凌乱——这么没头没脑的他到底该怎么做啊喂!

    算了,现在只要战斗就好了吧……大概……

    不是很确定的给自己定了个应该不是很困难就能实现的目标,eya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战场上——说起来,那些基族生命好像都有意识的在往一个方向冲,那边到底有什么啊?!

    不管了,先解决战斗要紧。

    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干脆利落的砍翻两只小怪的eya站在清出来的空地上微微合了合眼。

    “i'the.bone.of..sword。”

    记忆中,那似乎是篆刻于灵魂深处的词句,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宣泄而出,而身体和神经,也像是有自我意识一样的进入到了最佳的状态,没有任何的迟疑。

    就好像是……

    杀戮,才是他的存在意义所在。

    、

    “真决定了么?”

    虽然并非不能理解,但是eya还是觉得这样做即使从结果上来说很好,但是却太过残酷。

    “现在只剩下这个办法可用了。”

    似乎很平静的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一样,赤色巨犬有些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征战中的族人,“身为一族之长,保证族人的生存是责任。”

    “不解释一下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认为你临阵脱逃,不是么?”

    “这个世界哪里来的那么多解释,问心无愧即可。”

    赤色巨犬歪着头看向了虽然伤痕累累,但是身上的伤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的eya,然后咧开了嘴,“说起来,你的时间也快到了吧?”

    “什么?”

    “责任和使命,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因为即使后悔你也没有任何方法回头。”

    “啊?”

    “语气苦恼于过去,莫若珍惜眼前。虽然很想说这次你不应该来这里,但是……”

    赤色巨犬似乎还想要再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摇了摇头,“算了,该说一切都是注定的还是什么……现在多说些什么都没用。”

    “那个……”

    虽然eya此刻是纯粹的有听没有懂,但是针对赤色巨犬的话,他却有很大的一点不赞同,“虽然不明白你是因为原因才要这么说。但是我相信人定胜天,只要努力了,那么就一定可以找到解决事情的方法。”

    “天真。”

    对eya的话完全的嗤之以鼻,不过赤色巨犬在说完后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我也说不得你,毕竟有些事情即使明知道是无用功也是一定要去做的。”

    基族的目标很明显是位于宇宙峡谷基地内最深处所隐藏的那个“东西”,当然了,此刻那个“东西”已经被赤色巨犬取出带在了身上——而同样的,已经变成了基族的目标的赤色巨犬,选择脱离了全部的族人将最后的战场定在了时空裂缝那里。

    eya要做的就是一件事情,就是赤色巨犬在将全部的基族生命吸引到时空裂缝那里的时候,用最大功率的攻击将全部基族毁灭,而同时引发的能量碰撞,会在赤色巨犬的引导下毁去时空裂缝的坐标,重新闭合这个裂缝。

    当然了,赤色巨犬所做的事情它的族人并不知道,或许在它的族人看来,脱离了它们的族长只是个懦弱的逃兵也说不定。

    尽管并不明白赤色巨犬的那些已有所指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eya个人还是很赞同它关于“责任”的那一点认知。

    大不了在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帮它向它的族人解释一下好了。

    放弃了去思考为什么明明是和神罗甚至人类完全无关的任务,却会被发送到他的通讯器上这种绝对谋杀脑细胞的问题,eya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接到了被赤色巨犬丢过来的一个类似于紫水晶质地的,飞鸟形状的纹章。

    “这个是……”

    “这次事情的报酬,算是提前支付了。”

    对于eya的疑问,赤色巨犬回答的很快,“虽然不清楚原理,不过好像只要按到脑袋上你就能知道你想要知道的事情。不过,给我这个东西的人要我转告你几句话。”

    “愿闻其详。”

    “代表‘过去’的记忆和代表‘未来’的可能,你只能选择其一。而你所要肩负的责任都在你的记忆中,但承担那份责任的人却并不是非你不可。一旦你选择了使用这个东西,那么有些事情就再也回不去。希望你能慎重考虑后再做决定。”

    “……我知道了……”

    点了点头后收起了那枚纹章,eya缓缓吐出了一口气,“那么,现在正事要紧。”

    “嗯。”

    看着赤色巨犬离开的身影,莫名的心悸感觉让eya不由得再次摸了摸口袋中的那枚纹章。

    那冰冷的触感,让他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为什么……

    明明即将得到想要的结果,为何却……觉得如此的不安?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