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我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荒凉的,布满了白沙的世界,天空是灰色的,裸露出来的地面是黑色的。

    整个世界看上去,都是漫无边界的黑、白、灰三色,孤寂荒芜苍凉。

    已经可以确定这个荒无人烟的苍凉之地根本就不是“生命溪流”,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似乎,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客人啊。

    突兀却又在意料之中的声音,就那样直接响在脑中的。

    “谁?”

    环视着周围,却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可以称谓“生命”的存在。

    ——虽然说是轮回的平行时空,不过没想到源自未来的联系竟然能让你的意识跑到这里来,该说是“偶然”还是“必然”呢?

    像是叹息,又像是感叹,不过更像只是在自言自语。

    “……什么……意思?”

    不过,我很讨厌这种仿佛被人当成了什么观赏品一样的感觉,“你是在……说我么?”

    ——算了,“命运”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准呢?不过没想到那个吐槽女的过去竟然是这种天然呆,果然还是成长环境的问题吧?

    完全有听没有懂。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过作为奖励,送你一些忠告吧。

    “?”

    ——“背叛”与“信任”的关系如同“光”与“影”,而若是想要摆脱你那麻烦的能力,只要通过媒介进行等价交换即可。

    “等价交换?”

    我总觉得自己似乎隐约把握住了什么,但是那种感觉太快以至于这种感觉仅仅只是一闪而逝,最后仅仅把握住了这一串话中的某些重点,“我的能力……是麻烦?”

    虽然的确是麻烦没错,但是我直觉目前我所研究出来的自身能力应用,应该还冠不上“麻烦”这一点吧?

    ——无知者无谓。不同的能力组合会引发不同的效果。而你所拥有的能力一旦发挥到了极限……哼哼,恐怕要触动的就不仅仅是“阿赖耶”了。

    “……”

    理解不能。

    但是,说话的那个存在并没有恶意,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呵呵,如果你能想起来的话以后就会明白的。而这在时空与时间的罅隙中的会面,大概也到此为止了。

    “啊?”

    ——期待我们“真正”见面的时候哦!算起来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那个时候了吧……

    “咦?什……”

    话尚未来得及说完,意识就被一阵巨力推离了原本所站的位置。在视野转换的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在白色大地的彼端所露出的,如同王座一半的黑色巨石上,所站立着的一个身影。

    奇怪,那个身影是……

    ?!!

    ==========================我是切换回现实的分割线==================

    睁开了眼,看着熟悉的天花板,我觉得自己的思维似乎有些恍惚。

    就在清醒起来的刚刚,总觉得似乎梦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听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可是……

    记·不·得·了。

    为什么,明明觉得那应该是相当重要的东西,怎么会一点印象也没有?!

    从床上撑坐起身,揉了揉虽然经过了休息,但是却没得到好转,反而因为那模糊的梦境而抽痛的太阳穴,我有些郁闷的吐出了一口气。

    屋子里很黑,时间应该是深夜,而且屋子里很安静完全没有人的气息——感觉不到eya的气息这点让我觉得很诧异。

    穿好衣服后下床开灯洗漱,一路按亮了电灯走到客厅里的时候,看到了eya留在了客厅桌子上的便签。

    本来我并不是特别在意,毕竟自从几次因为睡眠而进入了“生命溪流”之后,清醒的时候若eya不在家基本上都能看到他在客厅桌子上留下的叮嘱便笺。

    不过在粗略扫了一下便签上的内容后,我轻挑了一下眉——eya竟然留言说他大概有三到五天的样子无法返回,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的状况。

    虽然eya在冰箱里面留了很多只要用微波炉加热就能吃的食物,也留了钱在家里说万一食物不够就点外卖,但是相比较过去总是当天离开当天回来的行为,eya这次的行动真是史无前例了。

    而且……

    咬了咬唇,我收起了便签做了次深呼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现在已经完全记不起来内容的梦境的关系,总觉得有种隐约的不安感。也不知道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eya。

    要知道我的预感从我记事以来,可是从来都没有出错过。

    eya不在,而因为那个梦的关系我又不想再睡觉,可是要说看书或者看电视,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烦躁感却让我完全静不下心来——要知道我的集中力可是连eya都称赞过的。

    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间点是凌晨2点左右。

    万籁俱静。

    似乎全身被包在了湿热的气团之中,呼吸不顺但是意识清醒,喉咙口很干但是却又不想喝水。明明已经是呆在了看不到黑暗的明亮的客厅中,但是却会对自己的心跳声还有呼吸声神经过敏……

    可恶,这种烦躁不安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终于忍受不了,我直接推开了门来到了屋外。

    墨黑色的天空中看不到月亮,只有闪烁的繁星点缀着整个天空。

    凉风习习,但是却吹不散那压在我心头的烦躁感,不过因为那莫名的烦躁感而有些过热的大脑,倒是在夜风中清醒了不少。

    而在屋中所感到的那种压力感,此刻在开阔的夜景之中却是再也没有感觉到——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我庆幸了。

    因为按照过去的经验,在我这种神经过敏的情况下,能力不受控制的可能性会提高很多。

    虽然曾经用这种能力解决了很多一直在周围盯梢的人,但是我却并不是很喜欢使用这种能力——这其中固然有我不喜欢争斗的想法,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直觉这种让我觉得很使用起来很吃力能力并不能常用。

    虽然这种能力的确很好用,但正是因为太过好用,加上我深知伊芙露娜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所以才一直都非常的小心,除了针对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外,从来没有胡乱使用过。

    只不过……

    “啧,讨厌的家伙,上次教训得还不够么?”

    原本因为看到了夜景还算不错的心情,在感知到了周围隐藏的生命气息后,立刻再次变差了。

    眯起了眼睛看向了远处的风景,我再次做了次深呼吸。

    eya的工作性质是什么我从来都不关心,但是那些监视这里的人,却是这段时间才逐渐增加出现的,而且上次的那个人身上明显带着神罗标示的身份卡。

    如果排除掉其他的可能的话,那么唯一的推测就是我的身份大概已经被察觉了。只不过因为eya的关系,在未得到完全确认之前不敢轻举妄动。

    正思索着这次要怎么处理的时候,却像是有所感应一样的抬起了头。

    “咦?”

    方才视线注视的那里,有那种能闪烁光芒的东西么?

    原本是想选择性忽略的,但是最终思索了一下后,我还是跳出了庭院走向了那个隐隐有着光芒闪烁的地方。

    非常突兀出现在视野地面上的,是一个有着紫色光泽的菱形挂坠,银色的坠扣非常小巧扣着。

    ——可恶……

    刚伸手去捡那个挂坠,刚一入手就听到了直接响在脑海中的声音。

    什?!

    那似曾相识的异样熟悉感让我愣了一下,挂坠刚入手就因为下意识的呆滞而重新掉落了地面,而那个声音也随之听不到了。

    刚刚的是……什么?!

    握住了刚刚想要拾起挂坠的手,我看着掉落地面,正以如同心跳的频率闪烁着淡淡光芒的挂坠发起了呆。

    定了定神,我再次弯下腰拾起了那个挂坠。

    ——可恶!英雄什么的果然还是让其他人去当好了,自我牺牲这种事情一次我要是再做就是彻底的傻子!

    结果手指刚接触到那个挂坠,听到的接近于咆哮般的抱怨让我不用照镜子就可以肯定,自己的脸一定彻底扭曲了。

    这算是什么?传说中的化生?(天音:日文鬼神文化中,指因为家具饰品什么的因为年代久远而自然诞生的精怪,属于“灵”的一种。)

    ——啊呸!你才是那种低级杂碎呢!我是虚!王虚!

    那是什么?

    因为在记忆中完全找不到相应的资料,所以我很干脆的反问——事实上,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即便使用了眼睛也只能看到一连串“???”的东西。

    ——不对,你不是她?!这是哪里?!怎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

    出什么问题么?

    第一次碰到这么奇怪的东西,加上感觉不到敌意,所以我很干脆的握住了这个挂坠重新往家的方向走去。

    ——这里是……星球?可我睡觉前不是还在时空罅隙里和天海那个家伙聊天么?这莫名其妙的穿越是怎么回事啊岂可修!(天音:其实我更想吐槽来着。)

    这我怎么知道。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挂坠,换成是其他人绝对会以为是看到了灵异事件吧?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我的感知即使睡觉也从不曾关闭,而且一直都看着那个地方,恐怕会认为这个挂坠一直都在那里只不过是我之前忽略掉了而已吧?

    不管从哪一方面想,都可以确定这个挂坠——或者该说存在于这个挂坠中的东西,绝对不普通。

    和我一样的“异类”。

    只是这一点,就已经可以构成让我接近这个奇特挂坠的绝对理由。

    ——奇怪的人……嘛,算了,反正我接触过的一直就没有正常的存在。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么?

    ——是啊,我叫sora(天音:日语中“空”的意思。)。你呢?

    yuu。

    ——奇怪的名字,说起来你竟然也是魔眼的持有者,真是让人觉得怀念的东西。和天海那家伙在时空罅隙呆太久了好多常识都快忘记的差不多了……能借我扫一下你的记忆么?

    呃……

    ——放心好了,不会让你感觉到难受的。只是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意。

    ——那请放松。

    嗯。

    努力放松着自己的神经,为了转移注意力我还特意环视了一下四周,结果眉头一下子锁了起来。

    是因为方才的举动么?周围的那些监视者似乎有些蠢蠢欲动的样子……

    虽然说如果只是单纯的接近好方便监控的话我也不会有这么过敏的反应,但是那刺入到了我神经中的若有似无的杀意才是我皱眉的主因。

    手指不自觉的放松又握紧,神经中那种因为杀意和敌意的刺激,而产生微妙的激昂感让我不适的皱了皱眉。

    我想要……做什么?

    ——啧,麻烦的事情,这种蝼蚁杀了不就好了么?

    咦?可是……

    杀人……不是不对的么?

    ——说起来,你的能力似乎很有趣啊,要我帮你一把么?

    有趣?

    ——按照常理来说,赛特拉族不应该出现“噬魔体”这种体质的,更何况还是与“真实魔眼”的这种搭配。要是运用的好的话,或许能够毁灭整个星球也说不定哦,或者,成为英雄也是个不错的选项。

    灭世啊英雄啊什么的……那种事情,我没兴趣。

    我只要能够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就好了。

    ——天真的想法,一旦拥有了能力那么通常就注定了会被卷入各种各样的麻烦,没有人可以逃离。

    那种事情,在没有发生前,谁知道呢!

    ——切!

    咦?!

    正努力放松着精神和挂坠里的生物交流的时候,突然的危机感让转头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超常的视力,让我清晰的看到了……一颗正飞向我的……

    子弹?!

    !!!!!!

    几乎是在看到了子弹的瞬间,我似乎听到了脑中有什么东西“啪”的响了一下。

    之后的意识,一片的混沌。

    =====================我是省略掉能力暴走的分割线======================

    “嗤……”

    极为轻微的一声,快的几乎听不清。

    冰冷的凉意渗透入心脏,几乎冻僵人的灵魂。

    然后,自体内蔓延出来的,瞬间拔高的激痛感让人的呼吸也因此而麻痹。

    不过拜此所赐,意识终于恢复了。

    但恢复意识的瞬间,我商有些搞不清状况。

    “……”

    我不明白。

    明明是eya啊……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现在的表情,变得如此的……陌生?

    逐渐开始变得昏沉的大脑,连完整的思维都思考的很困难。

    但是……

    “……許してくれ(yu.ru.shi.te.ku.re),yuu……”

    压抑而带点破碎,却异常醇厚的声线在耳边回响。

    向后倾倒的身体被什么人扶住,一如既往的暖暖的感觉,却在感知中逐渐模糊。

    眼皮沉重得耷拉下来。

    瞬间的,仿佛残像般的影像。

    淡淡的,即使是在黑暗中似乎也有着闪烁银华的发……和……

    在黑暗下来的视野中,低落面颊的……冰凉液体……

    其实,不用道歉的,更不用请求我的原谅。

    因为早知道以自己“异类”的身份,一旦被发现那么大概难逃死亡的结果,所以至少还是感激他的——至少,给了我一个最安详的结局。

    只是,最初的愿望,果然还是奢望么?

    ——可以哦。

    嗯?

    ——你的愿望,可以实现。只是……

    什么?

    ——只要你,交付相应的“代价”。

    是……么?

    ——选择权在你。

    那么,交换吧。

    不说再见,再也不见。

    如果可以的话……

    下一次的轮回,想要作为“人”而诞生……

    ==========================================

    于是开头的场景看过我其他作品的人应该都很熟——虚圈。

    那个一直在fb中装神弄鬼的某“某人”的身份我想大概也是呼之欲出……吧?(时间点的话,放在just那篇文里面就是第七卷圣杯大空洞之战之后。话说个人觉得脱离了影对于空来说也是好事——尤其是看她和转世后的小鱿鱼各种的相处。)

    话说我果然短篇无能,要是小鱿鱼的能力暴走详写的话估计字数又要爆了。所以决定分开来写,反正不是还有一篇eya篇。(众:你太不负责任了囧!)

    总之如果有不理解关于小鱿鱼能力设定的人我在这里再解释一下。

    小鱿鱼的前世中,魔眼并不是fs和fc中那样只是单只,拥有两只魔眼的小鱿鱼在解读“本质”的效率还有自我防护机制绝非单只魔眼所能比拟的——也就是说,只要魔力充足,对于小鱿鱼来说完全没有“烧脑”的危险,最多就是头疼罢了。

    而小鱿鱼的另外一项能力——或者严格来说应该是“体质”,就是噬魔体。在dnd规则中的设定就是魔法全免疫,换而言之,就是可以吸收任何属性的能量。

    虽然噬魔体本身是有吸收能量上限的,但是小鱿鱼所拥有的“真实魔眼”本身就是个耗魔大户,更何况小鱿鱼的灵魂本质是“转化”,经过“生命溪流”的知识沉淀和吸收,她已经可以脱离炼成阵而拥有了初级的炼金能力。

    虽然“理解”、“分解”、“再构”的炼金法则中,小鱿鱼只能做到两层,也就是通过魔眼来理解,然后通过炼金来进行分解,将对方还原成纯粹的能量——而只要是能量,拥有噬魔体的小鱿鱼就可以完全的吸收。而灵魂这种会融入星球意识的存在,对于可以沟通生命溪流的小鱿鱼来说,要进行操纵也很容易。

    这下应该能明白为什么抑制力会出动了吧?毕竟小鱿鱼的能力如果彻底暴走失控的话,毁灭掉整个星球也不为过(虽然她自己可能也会挂)。事实上,当初小鱿鱼在实验基地的时候能力已经轻微暴走过一次了,只不过那次是吸收了大半个魔晄池并且吸收了周围的研究员罢了,所以阿赖耶才会派出身为守护者的eya,

    这么解释,大家应该都能明白了吧?

    最后ps:看过just的人应该都知道挂坠中的这只是谁了,而她口中提到的缝隙中的存在“天海”,玩过遥远5的应该也都知道了。反正我就是喜欢各种乱入,默默扭头。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