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方寸乾坤 > 第二十九章:那我等着!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当日,当印腾鼻青脸肿的回到家中之后,听清楚来龙去脉,雷天佐便带着印腾亲自登门去赵家交涉,自此以后,当这兄弟俩欲再寻乞丐麻烦的时候,只要见到印腾在其身旁,也只是用眼神恶狠狠的给印腾几下,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印腾此刻估计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半个多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当乞丐伤好以后,准备离开青龙寨之时,亲自上门找到印腾告辞,临走时,从怀中掏出一个由层层丝绸包裹的神秘石头匣子,此石头匣子通体呈淡青色,其上有石纹密布,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约莫有成人手掌大小。

    据乞丐说此物是其祖辈守护之物,到他这一代,活了大半辈子,眼看半个身子都入土了,也毫无建树,这石头匣子,也始终都无法打开,也不知里面到底是何物,索性送给印腾,结个善缘,留个念想,同时也了去在此地与印腾的一桩因果。

    印腾初始时想要拒绝,但见这老乞丐态度坚决,也不好推辞,给其准备了一路上足够朵的盘缠,又拿了几套新买来换洗的衣物,这才与乞丐告别,临走印腾问乞丐名讳,乞丐告诉他名叫万守良,他日若是有缘,还会再见!此为后话,此处暂不细表。

    再说这赵姓兄弟二人,早就耀武扬威惯了,见印腾对自己兄弟二人如此出言不逊,此刻当着众人的面居然说自己二人是狗,当下便反应了过来,相互看了看,四目凶光暴露,身体表面有一层极为淡薄的黄色光芒蔓延,皮肤呈现土黄之色,显然只要再有一些刺激,便有欲要动手的意思。

    场外更多的人将目光被二人的异状吸引过来。

    “你父母不要你了,把你扔给雷家,你一个外姓族人,在雷家白吃白喝了这么多年,给你外公带来多少的麻烦,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

    站在左边的赵二威,贼心不死,脸带寒霜继续挖苦,满脸不屑道

    印腾听到“你的父母不要你了”“白吃白喝”“外姓族人”的字眼,又想到自己小时候给外公带来的各种麻烦,埋藏在内心的伤疤如同被人连皮带肉揭开似的,字字落入耳中,如同一道道利箭,刺的内心阵阵刺痛,鲜血淋淋!

    父母的不在身边,一直是印腾内心的一个刺,说不介怀,对于一个刚满九岁的孩子来说,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他不明白为何父母一离去便是这么多年!听闻此话,当下双眼瞬间变得通红起来,一扫方才的淡定,面目也变得有些狰狞,一股无形的气息,瞬间从其体内蔓延而出,牢牢锁定赵氏兄弟二人!

    “印腾!且慢!”

    正在这时,大黑的身音突然传入印腾脑海之内,此声音仿佛带着一种奇异力量一般,瞬间让几欲暴走的印腾脑中一阵清明,甚至目中的红芒也有一丝减退的样子

    “你赶回来之前便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我观察此二人是土属性体质,最是吃皮耐厚,防御力惊人,必定是一场持久战,等到青龙大会你身体恢复,遇到之时再打不迟。”

    印腾低头沉吟片刻后,抬头看着面前二人,在看看场外看热闹的人,这些人大多还是外来的,随即目光灼灼道

    “也罢,等在青龙大会上遇到,咱们新帐旧账一起算!”

    “扑哧——哈哈哈哈!”

    像是听闻天下最滑稽的事情一般,赵氏两兄弟听印腾如此之说,不禁笑出了声,眼泪都流了出来

    “就凭你?青龙大会和我两兄弟算账?当年能打的你满地找牙,青龙大会,我等同样打的你找不着东南西北!”

    还不待此兄弟二人说完,印腾也不理睬,目视前方,脚步一迈,径直从此二人中间走过。

    眼睁睁瞧着印腾如此嚣张的举动,兄弟二人瞳孔不禁一阵收缩,方才的一瞬间他们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相互对望了一眼,然而却是只看到彼此的满脸铁青。

    印腾走出一段距离后,其声音缓缓传入二人耳内。

    “是么……那我等着你们打的我找不着东西南北!”

    印腾完全无视背后赵氏兄弟二人那阴森森的目光和逐渐狰狞下来的表情,径自朝回家的方向走去,路上还时不时停下脚步,看看地摊之上都有什么东西售卖。

    “小混蛋,不过是被父母抛弃的野种,没人要的东西,你给我兄弟二人等着吧,平日里也就算了,有你外公雷天佐给你撑腰,到了青龙大会那天,擂台之上,看看你的身手是不是也像你的嘴巴那么厉害!”

    站在左边的赵二威盯着印腾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

    “不错!到了青龙大会擂台之上,全凭实力说话,不能靠任何一丝外力帮助,否则便取消比赛资格,到时候失去他外公的庇护,他屁也不是,到时候遇到你我兄弟,定要好好收拾其一顿!“

    赵氏兄弟二人,彼此相互看了看,嘴角突然同时露出一个异样的微笑,随后消失在人群之中。

    此刻印腾走在青龙寨的街道之上,整个街道人来车往川流不息,都是穿着各色各样服装的人,相比都是为此次青龙大会而来,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热闹的青龙寨,繁华、热闹!

    不过,他现在的样子,的确活脱脱的像极了一个流浪的小乞丐,印腾本想到一些摊位前去看看,可还不待他走近,就被所在摊主看到,眼睛一瞪,连连挥动衣袖,如驱赶苍蝇一般,满脸厌恶之色,口中还大声呵斥“去!去!去!”的将其撵走驱离。

    经过几次试探,结果都是如此,在这过程中,印腾亲眼看着一个摊主前脚还满脸厌恶的赶走自己之后,后脚突然脸色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看向另外一个身着华袍的中年人,满脸阿谀,变脸速度不可谓之不快,态度不可谓之不奸!

    印腾苦笑摇头,看来只得先回家去。

    “堂堂的印刻传承者,雷家老家主雷天佐的外甥,印腾少爷,此刻居然被卖这些垃圾玩意的人当做乞丐,连看都不让看,强行撵走,这要传出去,岂不是让人把大牙都笑掉了?”

    藏在印腾的另一只完好袖子内的大黑,此刻以只有他们才听到的声音取笑印腾道。

    “我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明明说好只是对练切磋,谁知你却下手那么狠!不对,还下口!”

    印腾翻了翻白眼,不置可否的回应道

    印腾袖子内的大黑听闻却撇了撇嘴道

    “眼看青龙大会就开始了,对练切磋当然就要当比试开始一样,全力以赴了,你没有和人过过招,如果没有人陪你真正练手,上到擂台之上与人进行比试的时候再临阵磨枪可就迟了!”

    “再说,你以为到时候对方还能像我对你似的,这么温柔?会手下留情?就像方才那兄弟二人对你的那样,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每一个人辛苦修炼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在人前展示自己,扬名立万么!”

    “好,好,好,你有理,我说不过你行了吧。”

    印腾一听大黑如此长篇大论的一说,瞬间举手投降。

    原来印腾在野外修炼之地总是一个人修炼,不知道自己现在具体是什么水准,于是便请教大黑。大黑琢磨了一会,觉得自己闲得也是闲的,眼看青龙大会没有几天了,索性帮印腾一把,及早结束这趟修炼之行,再做提升,便提出帮印腾当交手的对练。

    印腾隐隐约约知道大黑有些不凡,不过却也从未问过它的来历,因为他知道,这世界上无论是谁,心中都有一些属于他们自己的秘密,况且他们现在是朋友,终有一天它想说了,自然会告诉自己。当下也没有犹豫,轰然应允!

    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印腾与大黑这一交手,顿时让印腾大吃一惊,刚开始时二者斗的还不分上下,大黑的四只爪子,尾巴,就是其最具攻击力的武器,居然可以和印腾手中的雀翎刻刀相对抗!

    最令印腾无语的是,大黑仿佛自身也掌握一种独特的身法,这种身法极为诡异,偏偏大黑还未尽全力,好整以暇的和印腾游斗,让印腾干着急没有办法。

    印腾有时候如果不开洞见神目都无法发现其踪迹,必须全力以赴。关键大黑还不好好使用,两只小眼睛本来就给人感觉贼眉鼠眼的,施展开来居然极为猥琐的向印腾吐口水,真是防不胜防。

    几个回合下来,印腾硬是被这种奇葩的打法折磨的几近奔溃,衣服被其爪子、牙齿或抓或咬弄得破破烂烂,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对于大黑的无耻打法,印腾现在想起来也手抚额头,想不出丝毫对策。

    一路之上,感受着人们看向自己的眼神,这其中还有几个认识印腾之人的,印腾也不停留,终于回到家中,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位老妇,手中正拿着一件青色长袍,满脸慈祥。

    那件青色长袍一看就知道是刚刚完工的样子,见到印腾进来,还来不及说话,第一眼就看到印腾一身乞丐打扮的破衣烂衫,顿时眼睛瞪的老大!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