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校园最强狂仙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如无人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话音落下,穆梓龙的脸色变了。

    满堂宾客,在这一刻,脸色更是变了。

    即便是穆鹰,也不由怒火中烧。

    “你说什么!?”

    穆梓龙勃然大怒,眼前的这个青年简直太狂了。

    让他等死,无需过问!?便是死,他也不曾有资格死个明白么?

    可还不待穆梓龙再出声,却听见一旁的穆鹰大喝道:“梓龙趴下!”

    只见,这位寿宴的主角,六十岁便修炼到真气境大宗师的存在,此刻猛然而起,双掌之中真气爆发,通天而起。

    而在上方,天地之力凝聚,化作了一道无形无色的掌印轰然而落。

    轰!

    天地之手落下,伴随着振聋发聩的轰鸣声,那穆鹰的真气便直接破散,在穆鹰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一旁,穆家的几位老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了,有一人直接出现在穆鹰的面前,一手抓住了穆鹰的肩膀将其带离。

    随之,在这寿宴的高台上,直接崩塌,就算是那穆梓龙已经反应过来,可伴随着那掌印落下,穆梓龙直接被硬生生的拍入地底。

    高台都陷了下去,一个清晰的手掌轮廓,像是巨人之手浮现在这宴会之中。

    隐隐有血腥气从高台上蔓延出来,穆鹰回过神来,他不由目疵欲裂。

    “梓龙!”

    他直接疯狂了,六十大寿,本是他人生大喜之事。

    如今,他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子死在自己面前。

    他的脑海中,已经顾不上眼前这惊人的一幕了,只有一个念头,便是为爱子报仇。

    而整个宴会内,所有人都不由呆傻了。

    他们望着那塌陷的高台,望着那掌印,以及消失的穆梓龙。

    “我的天啊!”

    伴随着穆鹰的一声怒吼,终于有人满是不可思议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的叹出声来。

    穆梓龙死了!?

    便这么死了!?

    当着其父,真气境大宗师穆鹰的面。

    而那个青年做了什么?隔空轻轻的抬手,落掌!?

    是在做梦么?

    满座宾客此刻也一脸茫然,这一幕,他们做梦也未曾想到,太过不可思议了。

    而那穆鹰的体内,更是有恐怖的真气爆发出来,他欲要与陈翊搏命,不论陈翊有什么背景。

    “穆鹰!”

    忽然间,一声大喝如若滚滚雷鸣将穆鹰从那失去理智的状态下获得了短暂的清醒。

    穆鹰回过头去,却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位老人,此刻面无血色,眼神中满是惶恐,额头上,更是泌出了冷汗。

    “堂哥!”

    穆鹰出声,不明白怎么了。

    “别报仇,别出声!”那位老人吞咽一口口水,“别招惹他,你招惹不起!”

    一句话,穆鹰愣住了,随后,却是更加疯狂的怒火。

    “你说什么!?”

    “梓龙就死在我面前,你让我视而不见!?”

    “穆成,你也有儿子,要是你换做我,你当如何?”

    穆鹰近乎疯了,如此情况下,穆成居然不是帮他,而是劝他。

    劝的住,劝得了吗?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不论他有什么背景,便是天王老子,就算是陆地神仙,我也要为梓龙报仇,大不了一死,不会拖累穆家!”

    穆鹰怒吼出声,他便要再次冲出,回过头来,却看到陈翊却已经收手,双手插兜,看都未曾看向他一眼,转身便要离去。

    这等视若无人的态度,让穆鹰再一次失去理智。

    “你不是报仇,你是送死!”穆成近乎是哀呼出声,“他,他……”

    穆成带着畏惧,惶恐的望着陈翊,一咬牙,方才吐出余下言语。

    “他是陈祖!”

    四个字,穆鹰的身躯愣了一下。

    原本的怒火,此刻却仿佛被倾盆的大雨浇落。

    穆鹰望向陈翊转身的模样,他呆住了。

    陈祖!?

    两个字,如同大山,直接镇的他身如枯木。

    “你说什么!?”

    穆鹰转头望向穆成,却看到穆成与一旁其他几位兄弟都是差不多的神情,以及那发自于内心的恐惧与苦涩。

    穆鹰直接愣住了,他近乎是颤颤巍巍的回过头来,看着陈翊转身,向宴会外走去。

    陈祖!?

    他居然是陈祖!?

    怎么可能,梓龙居然会招惹到陈祖!?

    穆鹰忽然间瘫坐在地,他脸色不断变化,青紫交加。

    随后,他便是噗的一声,直接喷出一大口鲜血,满面苍白,如丧考妣。

    宴会之中,一些人也听到了穆成的话语,刹那间,不少人都站起来了。

    这些,都是奉天城的世家之主。

    他们有人带着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望着那双手插兜,如此年轻的陈翊,皆是有些发蒙。

    陈祖!?

    这个青年,是传说中镇守龙池山,守护华夏,权势、财力滔天的陈祖!?

    不可能吧!?

    传闻中,陈祖不是仙风道骨的人间仙人么?这个青年,如此桀骜,如此骄狂,怎么可能是陈祖!?

    众人目光中,陈翊却是双手插兜,他静静的走出这酒店。

    在宴会的门前,那位阻拦不成的保安更是早已经傻眼了。

    他望着陈翊,入宴会之中口出狂言,隔空定物,隔空伤人,隔空杀人的青年。

    简直恐怖的不像是人,更像是一个怪物。

    最重要的是,当着那位穆家大人物的面杀了其儿子,那位大人物居然不敢再报仇,反而瘫坐在了地面上。

    陈祖!?

    陈祖是谁!?

    这位安保队长迷茫了,对于他而言,穆家便已经是如同泰山一样的存在了。

    一句话,一跺脚,整个奉天城都要动一动。

    可在这青年的面前,却是连阻拦都不敢,这一场宴会内,更是有不少大人物,连一方权贵,他知道的那些大人物,要对宴会的大部分卑躬屈膝。

    这样的宴会,这样的存在,他眼前这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却是出如入无人之境。

    在他的目光中,陈翊便如过客般离去,翻掌间杀了穆梓龙后,便洒然离去。

    不曾有人阻拦陈翊,也无人敢阻拦。

    至于宴会内的余波,陈翊自然不会有半点在乎。

    便是一城世家,一域之地的世家,在他眼中,也不过如同沧海中的浪花。

    后浪继前浪,便是共聚一处,化作一场海啸,也挡不住他陈翊一剑。

    既是如此,何必在乎?

    回到酒店后,虞梦姿微醺,慵懒的躺在沙发上。

    她看着陈翊,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

    “这么快就回来了!?”

    陈翊微微点头,鼻腔轻动,有一音而出。

    “嗯!”

    杀一人罢了,如取叶摘花,又何必太久,自是……

    去去就回!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