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如果不是张松俊结婚的缘故,施宇寞恐怕不会再回到这里了,上一次在这里还是在五年前。

    转眼间,五年过去了,恍如隔世。

    结婚的地点是在新郎的老家——一个叫“久胜”的小村落里。没想到五年过去了,村里还是老样子,田野间涌着金浪,稻香和着泥土的芬芳在空气中肆意的流淌。小溪边稀稀疏疏的坐落着几户人家,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夹杂着主人的训斥声。在施宇寞看来,这里应该会有些许变化的,至少路应该修一修。望着眼前坑坑洼洼的泥路,他不觉有点失望,有点心疼。他驾着车,一路颠簸,朝目的地驶去。

    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正午了。刚下车,新郎的母亲便迎了上来。

    “阿姨好。”没等她说话,施宇寞便先打起了招呼。

    “你好……你好,你是松俊的同学吧,松俊在里面招呼客人呢。”她憨厚地朝施宇寞笑了笑。

    大概她已经记不得自己是谁了吧,那时,她一直是“小施”,“小施”叫个不停的。这也难怪,毕竟五年过去了,再加上这五年一直受到美帝文化的熏陶,自己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施宇寞了。

    “咦……”,她好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的用手指了指施宇寞的身后。

    施宇寞转过了头,“你这车,跟我家俊儿一样啊,前面都是翅膀。你看,俊儿的车就停在那儿呢。”说着,连忙将手指转到了一辆黑色suv上。

    他顺势望去,是辆奇瑞瑞麒,再回头看看自己的宾利,笑了笑,“还真的呢。”

    “不过你这车小了点,没我家俊儿大。对了,你娶媳妇了吗”欧巴桑突然话题一转。

    “还没呢,不急不急。”施宇寞苦笑了笑。

    “那你干嘛急着买车啊,你现在买了结婚不还得买新的?孩子,听阿姨一句话,现在赚钱不容易,你钱要省着当老婆本……”

    她大概不知道,现在站在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身价早已上百亿美元,多次当选《时代周刊》封面人物。

    不过就算说出来,她恐怕也不知道《时代周刊》是个什么东西吧。

    “现在结婚哪是娶老婆啊,就是在烧钱啊。房子,车子一个不能少,还要有彩礼,那车就花了将近十万,心疼死我了,我和俊儿他爸在外面做瓦匠,多少年才能赚到十万啊……”她的话大有滔滔不绝之势。

    “兄弟。”这时张松俊身着西装,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阿姨,松俊在叫我,我先过去了。”张松俊出现的真是太及时了,不然不知道要听阿姨的“谆谆教导”到什么时候。

    两个男人一见面就是一个深深的拥抱,五年了,太多东西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一切尽在不言中。

    张松俊是施宇寞的高中同学,是他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也许是因为从小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施宇寞早已看惯了人情冷暖。他对交友这块很慎重,要么不交,要么就是一辈子。所以即使他在商场上经常跟形形□□的人打交道,混迹于上流社会,可是他打心底承认的朋友却很少。

    简单寒暄了几句后,张松俊便去迎亲去了,虽然他执意要求施宇寞跟着一起去,但毕竟于“礼”不合,他父亲拼命跟他使眼色。施宇寞是个识趣的人,连忙推脱,张松俊这才作罢。

    施宇寞闲着没事,就进去和张松俊的爷爷攀谈了起来。从他口中得知,张家这些年过得并不舒坦,张爸张妈由于长时间的劳作,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职业病,估计两个人干不了多少年了。老人又得了中风,家里农田没人料理,都租给了同村的相亲。不过还好,张松俊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这让全家人心中的一块大石落了下来。

    新娘是云南人,从小丧母,由姐姐带着长大。所以她对男方家没什么太高的要求,张家只是把家里装修了下,买了辆车,送了五万块钱彩礼,这门亲事便算定了下来。不然,就凭张松俊在工地上那微薄的收入,以及他父母少的可怜的存款,何时才能只能支付像大城市那样上百万的结婚成本。

    新娘很快被接了回来,虽算不上国色天香,倒也落落大方。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施宇寞着实替他高兴。

    随着夜幕的降临,晚宴开始了。晚宴在施宇寞看来,实在过于简单。只是在门口搭了个棚子,放了十几张圆桌,请了几个帮厨就算搞定。就连原本以为的戏台都没有,施宇寞不自觉的把口袋里的魔术道具往里塞了塞。原本为了这场婚礼,施宇寞重拾了五年没有碰过的魔术,打算在婚礼这天送上自己最诚挚的祝福,不过看情形,今天肯定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农村的夜晚温度下降的很快,施宇寞只穿了件单薄的西服,他不经团了团身子。

    席间,新人齐来敬酒。张松俊指了指施宇寞对新娘说道,“婷婷,这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特地从上海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敬他一杯。”

    “帅哥,你怎么喝饮料啊,来,把饮料喝掉,我给你倒酒……”

    “婷婷,我兄弟不会喝酒。”张松俊一把拉住了新娘抓酒瓶的手。

    “嫂子,别听他胡说,兄弟我先干为敬。”施宇寞一把夺过酒瓶,倒满,一饮而尽。

    张松俊满脸诧异,“兄弟,你是什么时候……”

    是啊,自己是时候学会喝酒的呢?恐怕连施宇寞自己也记不清了。上大学的时候,不管宿舍那帮“损友”怎样威逼利诱,他都一样“洁身自好”。曾经以为自己会一辈子滴酒不沾,做个标准的好男人,可是往往事与愿违。对了,想起来了,自己会迷恋上酒,是因为那句“醉饮千觞不知愁”。

    “亲爱的,我出国玩几天,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乖乖的哦。”“我还不乖吗?开玩笑,好男人就是我,我不是坏女人。”“是嘛?我咋没看出来啊?嘻嘻。”“我不抽酒,不喝烟,(这里不是笔误)难道还不是好男人吗?”“好好好,我家亲爱的最棒了。对了,亲爱的,如果我们结婚那天别人逼你喝酒怎么办?”“没事,我提前去办张假医院张明,就说我酒精过敏。”“你真坏!”……不知为何,此时耳边会响起如此的对话,那么的陌生,又那么的熟悉。

    “人总是要学会长大的嘛。”说完,又是一杯,带着苦涩……

    爱,是一次上帝的眷恋,定格流星划过的顺间。湮没在霓虹下的心迹,终究逃不出丘比特的金箭。爱,是一道华丽的浪漫,旋转不住华尔滋的梦幻。舞步与心意的火花冲撞,在空中抛下动人的曲线。爱,是一场青春的祭奠,飘零落樱余香的碎片。眼角的点点雾气,最终汇成经营的迷离。爱,是一个致命的弱点,怅惘在心跳消失的时间,红酒的苦涩涌入血液,悄然间,撕成无言的决裂。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