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一大早,施宇寞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公司刚成立不久,有太多的事要处理。

    “咚咚”,门外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进。”宇寞头也没抬,继续工作。

    一个人影很快来到了施宇寞的跟前。

    “kevin,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施宇寞以为是kevin,因为这个点还没到上班时间,员工不可能这么早来找他。

    “我们的施大律师就在就是不同凡响啊,出个国回来拽的都是洋文啊,还kevin,不对,现在不该叫你施大律师了,应该叫你施大总裁。”来人半讥半讽地说道。

    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是他!老李!

    果然是老李,施宇寞连忙起身,迎了上去,“老李,你怎么来了。”

    “怎么了?不欢迎?”老李绷着一张脸。

    “怎么可能?老李,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是说你来应该提前通知我一声啊,我好到门口去迎接你。”施宇寞慌忙解释。

    “好了,逗你玩的,瞧把你急的。”老李扑哧一笑。

    “你说你这小子真不够意思,回来了也不通知一声,要不是我前几天去看望伯母,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说着,一拳锤在了施宇寞的胸口。

    “我不是怕麻烦你吗?本来前几天去事务所看望一下你们的,没想到这几天事情实在太多,就给耽搁了。”

    “瞧你这话说的。”老李走到桌前,拿起了桌上的文件,“创业计划书!”

    “嗯,刚收到的,这个孩子想法很有创意,我打算投资他。”

    “宇寞,你怎么想的起来干风险投资这行的,这块风险可是大的很啊。”老李表示担忧。

    “我现在赚钱已经赚够了,钱,现在对于我来说仅仅代表一个数值,除此之外,别无他义。我现在就想做点有意义的事,帮助更多的年轻人实现他们的梦想。当初,我也向他们那样四处找人投资,我明白那种空有想法,却无法实施的痛苦。所以,我不希望那种悲剧上演到他们身上。”施宇寞似乎又想起了刚毕业时那段艰辛的日子,神情有种说不出的伤感。

    “好了,不说这些了,今晚八点,老地方见,大家聚一聚。”老李向施宇寞提出了邀请。

    “不用麻烦……”

    “就这么说定了啊,我还有事,先走了。”老李丝毫不给施宇寞推脱的机会,说完,拍了拍施宇寞的肩膀,离去。

    老李自己开了家律师事务所,在律政界享有盛名。当年施宇寞就在他的手底下做事。他不仅是施宇寞的朋友,老师,更是恩人。他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只要通过司法考试,然后自己就能当上律师,然后年入百万,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改变自己的命运。谁知道律师这碗饭并不好吃,谁会去委托一个毫无名气又无实战经验的人呢?如果当初不是老李的极力推荐,像他那种毛头小子根本不可能独自一人去接手那种经济纠纷的大案子,施宇寞也不会因此一战成名,成为律界新宠。也因此,施宇寞后来的委托才会源源不断,这些酬劳也成为了施宇寞日后创业的资金。可以说没有老李,就没有他施宇寞的今天。

    李老说的“老地方”是位于南京路的“醉月楼”。他还记得当初只要是事务所里有人打赢了官司,大家都会到这里庆祝一番。

    到门口时,老李已经站在门口了,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宇寞,你果然一点没变,让你八点到,你就给我整八点到,你就不能提前一会啊。”一看见施宇寞,老李便抱怨道。

    “他们呢……”

    “都在楼上等你呢,还不给我快点。”说着,一把抓起他的手,往里走去。

    刚推门进去,众人便起身齐声说道,“欢迎施大律师回国。”这让宇寞多少有点惊奇又有点感动。

    “好吧,大家都坐下吧。”老李一副主人的架子。

    待众人坐定后,老李又说开了,“大家都老相识了,就不用我一一介绍了,大家随意啊。”

    “宇寞,你现在可是名人啊!我不止一次在杂志上看见你的专访了,你搞的那个电子购物平台现在是火的不行啊。”夏唯是事务所有名的人精,看见谁都先把对方奉承一番。

    “哪里哪里……”

    “宇寞,你们公司还缺法律顾问吗?你看我去怎么样”万旺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

    “你就得了吧,宇寞会需要你?宇寞自己就是个名律师,我们当中恐怕除了老李,没人的业务能力能比得上宇寞吧。”韩宇当即给万旺泼了一盘冷水。

    “你们可别把我扯进去啊,我只是个打酱油的。”老李连忙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我去挂个名不行吗”“不行,要去也是我去啊。”“你妹。”“我没妹。”……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宇寞学长,你好,欢迎你回国,我敬你一杯。”这时,一个生面孔站了出来,端起酒杯向施宇寞示意。

    她为什么叫自己学长,自己并不认识她啊。她这一着倒让施宇寞有点不知所措了。

    “这位是……”宇寞将头转向了老李,向他求助。

    老李一拍脑袋,“都怪我,把苏逸给忘了。”

    老李指了指苏逸,“宇寞,苏逸跟你一样,也是京陵大学的,不过小你几届。你走后不久她便来事务所了,所以你不认识她也是理所当然的。”

    “学妹,你好,没想到世界这么小,竟然能在这遇见校友。”施宇寞,赶紧和她碰杯,一饮而尽。

    “学长,你不是去美国进修法律硕士了吗?怎么后来改行了?”苏逸突然问道。

    “是啊,宇寞,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你怎么突然弃律从商了呢?”这时,老李也过来凑起了热闹。

    老李会有这样的疑问也是理所应当的。当初他来找老李时,老李曾经问过为什么会选择律师这一行业,因为施宇寞并非科班出身。施宇寞回答他是因为喜爱。所以老李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喜爱律师这一行业,他为什么又要转行?

    施宇寞深深的吸了口气,说,“因为我突然发现比起法律,我更喜欢研究经济,所以我后来改读哈佛的a了。”

    施宇寞不介意再编造一个谎言,因为从一开始他便活在谎言的世界里。当初他选择当律师,只是因为律师相对于其他行业,更容易吸金,只要有了本钱,他就可以实现自己的创业计划了。

    “对了,宇寞,你还没女朋友吧”老李突然转移了话题。

    “还没?怎么了?”施宇寞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看啊,我们小逸也是单身,你们年纪也相仿,又是校友,不如你们俩在一起得了。”老李坏笑道。

    “老李,你别在这乱点鸳鸯谱。”施宇寞用手指暗地戳了老李脊梁骨几下,示意他止住。

    老李反而越说越猛了,“我这哪叫乱点鸳鸯谱呢,人家说不定对你也有有意思呢?你说呢?小逸。”老李又将目光转向了苏逸。

    “哈哈,脸红了,被我说中了吧。”这下老李更加起劲了,“对了,我想起来了,苏逸第一天来上班的时候就向我打探宇寞的消息呢。”老李猛地一拍大腿。

    “我去趟洗手间。”苏逸显然受不了老李的强烈攻势,便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施宇寞也怕老李会玩什么新花样,苏逸出去后不久,便借口有事,早早的离去了。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