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离开了钟山风景区后,施宇寞和kevin回了趟母校。

    上次来这里,还是在五年前。五年前,施宇寞因为代表华东集团打赢了与晨曦科技有限公司的经济纠纷案而声名大噪,京陵大学因此邀请他作为杰出校友回校演讲。京陵大学虽然只是一个独立院校,却因为施宇寞的缘故而身价倍增。近年来慕名前来报考的学生越来越多,导致学校的投档线越来越高,竟然直逼985,211院校。学校本来是不设法律专业的,后来因为出现了施宇寞这样的名律师,增设了法学院。

    施宇寞找到了学校负责人,提出要捐赠一亿元人民币。对方喜出望外,提出要举行一个隆重的捐赠形式。施宇寞拒绝了,他捐钱并不是为了图个虚名,只是对自己四年青春的一种致意。对方也不好勉强,又提出要以他的名字建一栋教学楼。施宇寞沉思了片刻后,应承了对方的建议,不过名字不是“施宇寞”,而是“乐涵”。对方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也不好详细追问。

    之后,施宇寞便和kevin在校园里四处转悠,去追寻青春的踪迹。金秋的阳光恬静温馨,照在人身上,暖暖的。校园里到处弥漫着学生们的欢声笑语,这是青春的个性在张扬。

    “kevin,还记得那个吗?”施宇寞指了指远处的一块公布栏,岁月在上面留下了很深的烙印。

    “当然记得,那不是教务处的专属公布栏嘛,我还记得上一次我和你把学生会的宣传海报贴在那儿,还被教务处的人给骂了。”

    “看到那个,我突然想到一个人……”施宇寞若有所思道。

    “陈大师。”两个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说道。

    陈大师是他们对毛概老师的尊称,由于他经常在上课的时候说些惊人的言论来表现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所以学生们暗地里称呼他为陈大师,至于他真实名字叫什么,两个人已经记不清了。

    “我还记得陈大师上课经常跟我们讲故事,讲什么‘教授教授,衣冠禽兽。’他这个教授恐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应上课迟到半小时而被全校通报批评吧。”施宇寞想到关于大师的往事,开心的笑了。

    “是啊,还说别人呢,他自己就是一个禽兽,上课动不动就点名,害得我那年毛概要补考。”kevin切了切齿。

    “谁让你老逃课的?”施宇寞接过话茬。

    “老大,所谓大学嘛,就是大概学学。大学有几个人不翘课的?你以为都像你啊,施大学霸。”kevin急忙反驳道。

    “好吧。”施宇寞显然有点无言以对了,不过施宇寞也不是轻易服输的人,“kevin,还记得那次吗?那次你翘大师的课,让我帮你答个到,结果那次男生就我一个人去。哈哈,想到这里我就笑死了。”施宇寞故意作出一副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给了kevin一个漂亮的回击。

    “你赢了。”kevin白了他一眼。

    “也不知道大师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施宇寞有一种莫名的伤感。

    “我们去操场看看吧。”这时,kevin转移了话题。

    操场上,少男少女们在肆意的挥洒青春的汗水,尽情的释放如火的的激情。

    年轻真好!青春真好!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走到了百米赛跑的线上。

    “怎么样?比一场”施宇寞提议道。

    “谁怕你啊。”kevin作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两人做好起跑动作,“跑”,随着一声令下,两人像终点线飞奔而去,就像大学曾经的自己一样。

    终点线旁,两个人坐在椅子上,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宇寞,你现在不行了啊,我还记得你大学时一百米是10秒58,你看现在,都快15秒了。”kevin有点挖苦的说道。

    “再不行,也比你快啊。”施宇寞有点不服气。

    “我那时让着你,都是看在你是我老板的面子上,不然我会输给你?”

    “那行啊,我们再比一次。”

    “我才不跑呢,再跑我的骨头都要散架了。”kevin连忙摇手表示拒绝。

    “不行,你不说你比我厉害吗?”施宇寞显然较真起来了。

    “老大,算我服了你了,你厉害行了吧。我认输。不过宇寞,大学你那段时候真的很拼啊,每天晚上都来操场上跑十圈……”

    “施乐,徐晖,你们什么时候回学校的?”远处,一个中年模样的人向两人打起了招呼。

    原来是两人大学时期的班导何教授。

    “何教授好。”二人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施乐……不对,现在应该叫你施宇寞了,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我听说你五年前去美国了。”何教授问道。

    “两个月前,一直想去找个时间去拜访你的,可又怕打扰到你。”施宇寞礼貌地说道。

    “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师徒之间客气什么。今天晚上你就和徐晖去我那里吃饭吧。对了,听说你现在从商了……”

    “老师,你也不能这么偏心啊,虽然说宇寞是你的得意门生,你也不能就一直和他说话,把我晾在一边啊”kevin有点小孩子气似的说道。

    何教授比他们年长不了多少,所以kevin一直对他没大没小的。

    “瞧,他还生气了。”何教授用手指着kevin,笑着对施宇寞说道。“好吧,我们的小徐同志,近来可好?”他转而向kevin问道。

    “老师,现在不应该叫小徐同志了,我现在叫kevin了,这叫与国际接轨。”kevin向何教授摇了摇手指。

    “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学德语的,搞什么英文名字,还有你施乐,你原来这名字不也挺好的吗……”

    其实,何教授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在大四的时候施乐会突然改名为施宇寞,也不知道自己一直最器重的学生为什么会选择从事一份与自己所学专业没半点关系的职业,他原本打算等施乐毕业后就推荐他去德国进一步深造,更不明白他为什么刚在律师界打出自己一片天地,又会转而弃律从商。

    他们和何教授聊了很久,一直到夜幕降临。

    夜晚的校园有着别样的精彩。青春躁动不安的心以及那些不能诉说的小情绪将会在夜幕中苏醒过来。孟少倾正在策划着一场别开生面的表白,对象是公认的校花——范诗诗。

    当孟少卿第一次在食堂里看见范诗诗,就被她深深所吸引。不过她似乎对他并不感冒,尽管孟少卿在学校里也是不少女生暗恋的白马王子。

    “同学,你好,我是16届金融系的孟少卿,我看你有点面熟,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面吗?你以前哪个高中的啊?”孟少卿用老掉牙的方式向范诗诗搭讪道。

    “是啊,所以那就是我不再去那个地方的原因。”范诗诗头也不回的走了。

    孟少卿并没有因此而气馁,除了初恋,他已经很久没有对一个女生有如此心动的感觉了。

    “刚才那遍效果不错,好,大家抓紧时间再来一遍,九点半我们就出发。事成之后,新光天地,你们随意,我买单。”孟少卿和众人紧张的排练着。他打听到范诗诗喜欢小提琴曲,就找来了一个30人的小提琴乐队,打算给范诗诗一份别样的感动。

    “少卿,不好了……”这时孙超急急忙忙地赶过来。

    “怎么了,我不是让你去买玫瑰花吗?怎么样,花买来了吗?”

    “我要跟你说着就是这事,999朵香槟玫瑰我已经买好了,人家花店也派车送过来了,可是被门卫拦在门外了,说是9点以后没有学校发的通行证不让进出学校。”

    “带我去看看。”孟少卿有点焦急。

    两个人急忙往校门口奔去。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