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思源报告厅里,大家紧张的进行着讲座现场的布置。

    学校这次可算是下了血本,从美国请来了著名的经济学家迈克就他的最新研究成果来进行学术报道。

    范诗诗作为学校学生会的□□部长,被委任全权负责这件事。

    讲座开始前不久,学生会主席神情有点异样的把范诗诗拉到了一边,“诗诗,怎么回事?你看现在都快六点一刻了,怎么才来了这么点的人,你宣传工作做到位了吗?学校领导对这次讲座很重视,如果到时他们看到现场是这种情况,你和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对不起,我这就去就想办法。”望着场下窸窸窣窣的几个人,范诗诗一脸歉意。

    她连忙打电话向自己的朋友们求救。

    “丽丽,能帮我拉几个人听讲座吗?”“梦璃,现在有空吗?”“学长,能帮个忙吗?”她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但大部分人都表示爱莫能助。

    这也难怪,这场讲座本来定的就不是时候——周五的晚上。学生们不是有课就是提前去happy,迎接周末的到来了。再说全程英文讲解,就是本来有点兴趣,仅有的那点热情也被浇灭了。毕竟这里不是清华北大,大家的英文水平并没有达到那么高的水平。况且现在离开场不到15分钟了,要在这么短的时间拉到上百号人,无异于天方夜谭。

    孟少卿玩lol玩的正起劲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原来是李浩。

    孟少卿最讨厌别人在自己打游戏的时候打扰自己,所以这时候一般人的电话他是不接的。但李浩的电话他还是要接的。李浩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他们篮球队的队长,平时对自己很是照顾。

    “浩哥,什么事?”他挂了机,询问李浩来电的意图。

    当他得知李浩让他去凑人头的时候,他有点为难的说,“浩哥,能不去吗?我这边开黑呢,我总不能做坑队友的事吧,如果是你办的,我是肯定会去捧场的。可……”

    “我这也是没办法才找你的嘛,人家女生第一次拜托我……”

    “什么?女生?浩哥,你这么积极,不会对人家有意思吧?”孟少卿一脸坏笑。

    “别瞎说,人家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对了,你应该也听说过她,她也是你们商学院的,叫范诗诗,她可是你们商学院的风云人物啊。”李浩正言道。

    “浩哥,时间,地点……”孟少卿突然变换了语气。

    得到了李浩确切的答复后,孟少卿离电脑都没来得及关,就急忙离门而去。

    范诗诗做梦也没想到,当晚的讲座会来那么多人,不仅座无虚席,就连走道上都挤满了人,校领导表示很满意。

    讲座结束后,范诗诗打电话向李浩表示感谢。现场来的人以男生居多,她以为都是他叫来的。但李浩却表示他只叫了几个死党,加起来不到十个人。这下子,两个人都糊涂了。

    深夜,男生宿舍228室门外挤满了人,队伍一直排到楼梯口。

    孟少卿的桌子上堆了几叠百元大钞。

    “这是你的。”又是一张毛爷爷。

    “谢谢,少卿,下次还有这种好事,记得叫我啊。”孙超显得很兴奋。

    是啊,谁遇上这种好事能不高兴呢,只要往那坐一个小时就有一百块钱可拿。

    那天晚上,孟少卿发钱发到手抽筋,这使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以后再也不用现金了。

    第二天,范诗诗像往常一样去敬老院当义工,但没有想到会遇见他——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诗诗啊,这是孟少卿。”院长指着孟少卿向她介绍道。

    “这是范诗诗,她来这里已经好长时间了,你有哪里不明白的可以问她。”院长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认识的,也不知道孟少卿来这里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她。

    “你来这里干吗?”等到院长离开之后,范诗诗质问道。

    “来敬老院能干吗?当然是敬老啊。”

    “好吧,那你好好敬老吧,我去做事了。”说完,她进了一间屋子。

    “你进来干吗?”看见他跟了进来,她没好气地问道。

    “我来帮忙啊!”说着他学着范诗诗的样子,从墙角拿起一根扫帚,扫起地来。

    “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你要扫就去别的屋子扫吧。”她显然不想和他呆在一起。

    “诗诗,话不能这样说啊,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他才不会那么轻易的打退堂鼓,自己可是浪费了大好的周末时光来到这里,如果不能和她呆在一起,自己来这里又有什么意义?

    “别叫这么亲热,我跟你很熟吗”她对他的油嘴滑舌很反感。

    “好,不叫不叫。”

    “你走不走?”她加重了语气。

    “好,你不走,我走。”见他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范诗诗只能选择自己离开。

    他连忙跟了上去。他步伐的速度随着她的改变而改变。

    也许被跟的烦了,范诗诗干脆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叉着腰对孟少卿说道,“你干嘛老是跟着我?”

    “谁跟着你啊,只不过跟你顺路而已。”他死不承认。

    “是嘛,那你先走吧,我在这里先休息会。”说着,范诗诗干脆在庭院里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正好,我也有点累了。”孟少卿径直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的死皮赖脸啊。”范诗诗火了,用手指着孟少卿说道。

    “你竟然说我死皮赖脸,你伤了我幼小的心灵,我的心碎的捧出来跟饺子馅似的。”他故意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与,作出一副心碎的样子。他记得孟子涵说过,女生都喜欢幽默的男生。

    也许这梗早已烂透了,抑或她的笑点很高,范诗诗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真恶心。”

    “你就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啊?”他打算使出杀手锏了。

    “你什么时候又成了我的救命恩人了?”她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昨天晚会,又不是我找人帮你救场……”

    “是你……”

    看着他有点得意的神情,她突然又改变了语气,“我又没让你帮忙。”

    孟少卿不得不去感慨现在女孩子的冷血与无情。

    也许范诗诗觉得自己欠孟少卿一个人情吧,那天,她没有再过多的去排斥他。

    做完义工后,天已经有点黑了。

    “一起回学校吧,我那边有车。”孟少卿指了指不远处的兰博基尼对她说道。

    “你是来炫富的,还是来做志愿者的啊?”她的语气带着点嘲讽。

    听了她的话,孟少卿心里多少有点不快,他以为她故意在挑自己的刺,“你就那么讨厌我吗?”他的神情有点低落。

    “不讨厌。”

    听了她这话,他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他瞬间满血复活。

    “但也不喜欢。”范诗诗可不会让他存在任何幻想。

    “你自己回去吧,今天我回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

    “那我送你回家吧,天黑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孟少卿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和她独处的机会。

    “不必了,我坐公交回家,就几站。”她再一次无情的拒绝了他。

    “公交车多挤啊,还是……”没等他说完,她已经往公交站台走去了。

    在北京挤公交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车上的人都是摩肩接踵,随时都有被压成超薄相片的可能性。

    “啊……”又是一个急刹车,不少人的脚成为了牺牲品,范诗诗也没能幸免。

    “对不起。”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连忙向她道歉。

    “没关系。”她友好地朝他笑了笑,表示不介意。

    到了西单路口时,她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打开包打算看看是谁的电话,可当她打开包的一瞬间,顿时傻了眼,她的包外侧被人用了划了一个口子,她放在里面的钱包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时,她抬头发现刚才那个穿西装的男人正好要下车,神情有点异样。

    “不好意思,麻烦等一下。”她对那个男人叫道。

    “男人没有理她,而是加快了步伐。”

    她这下意识到了那个男的就是小偷,她也慌忙下车,一边追一边求救,“抓小偷啊。”

    路人只是朝这边看了看,并没有出手帮忙。谁也不想摊上这危险的事。

    这时,暗黑中一个少年追了上去。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