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范诗诗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

    打开门时,沈凤正一脸焦急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诗诗,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你知道妈多担心你嘛,打你电话也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你要再不回来,我都打算报警了。”没等范诗诗换完鞋子,她已经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了。

    “妈,对不起啊,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高中同学,然后到她家去玩了会。”她并没有告诉母亲实情,怕她担心是一个方面,她更害怕母亲再给自己搞个“卫队”。她还记得小时候只要自己出门,身边总会跟着两个保镖,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正因为这样,她成为了别人中的异样,也很难交到知心的朋友。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后来在自己的强烈抗议下,沈凤终于不再派人跟着她。要是她知道今天的宝贝女儿遇上了歹徒,她的“关心”恐怕又要死灰复燃了。

    “那你好歹也打个电话告诉家里一声啊,你这丫头都这么大了,还不让我省心,你要是出点事让妈怎么办啊?”她继续埋怨道。

    “对不起嘛,妈,下去我保证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了。”范诗诗一个劲地道歉。

    “你啊……”沈凤本来打算继续说下去,突然听见了从宝贝女儿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转而慈爱地说,“肚子饿了吧,妈给你热饭去。”

    “妈,你真好。”她一把上去拥住了沈凤。

    “好了,你先去沙发上休息吧,饭好了叫你。”说完,她便走向了厨房。

    经过一天的劳累,范诗诗确实有点累了,一下子躺在了沙发上。这时,她拿出了手机。一打开手机,是28个未接来电和25条短消息。

    “诗诗,早点回来啊,老妈今天亲自下厨哦。”

    “对了,诗诗,你现在在哪里啊,我让司机去接你吧。”

    “诗诗,你在干什么啊?我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诗诗,看见消息请回电。”

    “女儿,你别吓妈啊,你赶紧回个电话啊,妈怕啊。”

    ……

    一股暖流从她的心里经过,暖暖的,很贴心。

    都说女儿是母亲前生的情敌,但在她看来,沈凤是她前生的唯一,如果可以选择,下辈子她宁愿当她的母亲,十倍,甚至百倍的对她付出。

    她一直把消息翻到末尾,没想到最后一条竟然是他的,孟少卿。

    “安全到家了吗?”

    他已经醒了吗?还有,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她确信自己并没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他。

    “恩,谢谢关心。你身体好点了吗?……”还没打完,她就给删了。

    她打了就删,删了再打,这样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到了,谢谢。”这是她发给他的最终版本。

    “诗诗,饭好了,快过来吃饭。”听到沈凤的呼喊,她放下了手机,跑去吃饭了。

    东坡肉,西湖醋鱼,北京烤鸭,东安子鸡,麻婆豆腐,飞龙汤……满满一桌子菜都是范诗诗喜欢吃的。得知女儿今天回家,沈凤放了厨师一天的假,自己亲自张罗,从中午一直忙到傍晚。

    “尝尝看,看看味道怎么样。”她一边帮女儿夹菜一边催促道。

    “我妈烧的菜,肯定是一级棒啊。”她朝母亲调皮的笑了笑。

    范诗诗并没有故意奉承她,自己的外公是国家高级烹调技师,母亲自然从他手上继承了一手上乘的烹饪技术,只不过后来由于工作原因再加上母亲的攀比心理作祟,她便学着其他贵妇一样,请了个大厨,自此以后,她便很少下厨了。

    “你今天又是坐公交回来的?”她问道。

    “是啊。”

    “你说你这孩子,老早就跟你说过,你要回来就打个电话说一下,我让老韩去接你。干嘛花钱买罪受,北京的公交我坐过一次就不想再坐了,你就是不想让司机去接你,你打的回来也好啊,家里又不缺这点钱……”她一说起来便停不下来了。

    “好的,知道了。”她知道自己如果不这样说母亲是不会停止她的长篇大论的。

    “对了,爸呢?”这时她发现父亲并不在屋子里。

    “韩国那边有个合并案要谈,你爸昨天就飞去韩国了。”沈凤解释道。

    “哦,知道了。”她的语气有点失望。

    “对了,你爸知道你喜欢吃甜食,托人从比利时带了一箱巧克力给你。”她指了指放在角落里的一箱巧克力说道。

    是一箱godiva(歌帝梵),看来老爸这次又下了血本了。在范诗诗的印象中,父亲在自己身上花钱从不吝啬,隔三差五就会给自己准备一个surprise。虽然他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他给自己的父爱一点也不比人家少,甚至要更多。

    “对了,诗诗你交男朋友了吗?”每次回来沈凤都会问一遍相同的问题,这次也不例外。

    “妈,你怎么又扯到这事上啊?”她不明白自己的母亲怎么会与此不同,大部分的家长都苦口婆心地劝诫自己的孩子上学期间不要谈恋爱,即使要着急也是在孩子毕业后。可老妈却好,每次回来都提一遍,搞得比自己都急。

    “你说你都快20了,我能不着急吗?你老妈20的时候都已经和你爸结婚了。”

    “妈,现在能和你那时候比吗?现在的人到了30都不一定结婚。”她实在搞不懂老妈哪来那么多奇葩的想法。

    “别人怎么样我管不着。诗诗啊,你说你们学校那么多男生,你一个都看不上吗?我看上次来找你那个李浩就不错,个子挺高,还挺懂礼貌。”

    “妈,你在瞎说什么啊,他只是我高中同学,上次来找我是找我商量组织同学聚会的事。”她已经有点无语了。

    “好吧,那你看见好的要赶紧出手啊,不然好的都被人抢走了。”她依旧不屈不饶。

    “妈,你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你不要再在这瞎操心。还有,我明确告诉你,大学期间,我不会谈恋爱。”

    “为什么啊”沈凤实在不明白自己的女儿会有这么极端的想法。

    “大学的恋爱只是两个无聊的人在一起派遣寂寞而已,毕业之后基本都是各奔东西。明知道后来要分开,那么为什么要选择在一起,这不过徒增伤感而已。”她的眼眶不知不觉有点湿润了。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有缘却无份。

    “你为什么要离开?你让我怎么办?你这个骗子,我恨你。”她有点歇斯底里。

    “对……不起……嘟嘟……”他仅仅说了一声对不起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举家移民到了美国,留下她一个人在那里默默哭泣。

    她不明白为什么在他们高考完的第二天他会选择离开,他们曾经约定过要彼此牵着对方的手,走过朝超暮暮,他们曾说过要考入同一所大学,他们曾经幻想过一起在流星划落的瞬间许下永恒的誓言。她没想到他们的爱情会这样不堪一击,曾经的海枯石烂,至死不休难道只是玩笑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残忍,她不明白。

    对了是爱情,错了是青春。

    沈凤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高中时有过这样一段经历,她就是再开放,思想再超前,也不会鼓励女儿在高中就谈恋爱的。而且如果她知道有个混小子敢这么伤害自己女儿的,她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他的。

    “妈,我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了,今天就不帮你收拾饭桌了。”她匆匆扒完饭,向沈凤打了声招呼,回房去了。

    这时,孟少卿又发来一条消息,“晚安,做个好梦。”她并没有回,静静地躺在了床上,进入了梦乡。

    梦中,她的泪像孩子依赖着肩膀,依赖着她的脸庞。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