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烟雨仙程 > 第二十章 强兵压境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碧空如洗,泯水滔滔,剑气萧萧,人影晃晃,真元激荡。

    云歌与那蜀山传人来来回回已经战了数百回合,棋逢对手激战正酣,从密林打到岷江,又由岷江战至虚空,看样子短时间是不会分出胜负了。

    不说小萝莉一直纠结着观战,且看此刻青城山。

    青城山下茅庐前,白云真人淡漠的注视着苍穹,苍穹无情的俯瞰着神州,俯瞰着青城山。

    青城山依旧清幽,只是这种清幽似乎正在酝酿一股风暴,那淡淡的清风携带着一丝丝杀气,令人倍感清冷。

    青云观,古朴苍凉,闲卧在青城山腰,地处青城派外围,也是进入青城派的必经之路。观前有一十丈方圆的广场,平日里以供香客朝拜三清祖师之用。不到祭祀之日,几乎都是门可罗雀,而今日不是祭祀之日,却也是人山人海。

    门口道清子亲率一种青云观高手坐镇观门如临大敌,而广场上分立着十一个阵营,每个阵营都有两三百人左右,修为最弱的也是金丹巅峰修为。就道源境强者都有八位,归仙境十几个,元婴期更有数百之众。黑压压一大片,压在广场之上,场上无一人喧哗,气氛分外凝重。

    看各自打的旗号分别是,蜀山居中其他八大门派分列左右。蜀山左侧分别列着峨眉派、神拳门、五行门、飘渺仙宫四大派以及一些中小门派纠结成的一个阵营,右侧立着天剑门、宝禅寺、神风门、慈航静斋以及十大门派之下第一大派的天地会等五个势力。

    各派掌教除峨眉与蜀山之外尽数到齐。峨眉度厄为什么没来,没有人知道,勉强来了一位归仙境的无尘,她带着几个元婴期修士和上百个金丹修士仅仅靠在蜀山之旁,一脸凄苦之色。与其他势力相比,峨眉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反而是最弱的,就连那未列入十大门派的天地会都有所不如。蜀山也来了一位道源境强者,虽然不是掌教,却也是蜀山三个道源境之一的天厄。

    “诸位道友法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道清子立于青城派众弟子身前,不卑不亢的问道。面对如此阵容心中万分沉重:“如此大的一股势力,个个磨刀霍霍双目含煞,就算驾临五大圣地也得令对方抖三抖。自己区区一个青城派稍有不慎,怕是覆灭只在顷刻间。”想到这里目光掠过众人,看向青城山下白云真人清修的地方,扫过那处茅屋所在的方向时,神色间稍微有了一点镇定。

    “有何贵干?”

    无尘轻哼一声又道:“你青城弟子云歌,与妖孽为伍勾结邪教百花宫,屠灭我峨眉精英弟子无数。其气焰之嚣张,手段之残忍简直是天地不容人神共愤。难道说,你青城派不用给个交代么?”不理道清子的愤慨之色转而又向蜀山天厄哭诉道:“还请天厄前辈主持公道。我峨眉不欲与青城为敌,只求严惩元凶云歌,给我峨眉一干弟子有个交代。”

    天厄白须飘飘,独立众人之前。听了无尘的话,也没有立即对青城发难。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审视着道清子,像是要给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

    “无尘,你好大胆子。竟敢如此污蔑我正道弟子?云歌生性纯良,天性仁慈,怎会做出你所说的那等恶事?”

    道清子没有说话,说话的却是一位面白无需的汉子。大汉不是别人却是云歌在青城派的忘年之交云松,云松从道清子身后迈出半步怒视着无尘又道:“小云子,老子自幼看着长大,别说杀人,连只鸡都没杀过。又岂会犯下那等滔天大罪!”

    “哼!罪证确凿,天网恢恢。三日前,金顶之上,血腥滔天,至今犹存。那一战,戾气冲霄三日不绝,今日犹在。我峨眉千年基业险些毁于一旦。若非掌教亲临,怕是整个峨眉都会归于虚无,如今掌教依旧在化解戾气,以还修真界一个太平之地。”

    无尘慷慨陈词,言辞凄婉,仿若受了莫大冤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小云子不过金丹修为,如何闯入你峨眉金顶之上?如何峨眉千年基业显现毁于一旦?如何重伤度厄?你倒是说说,这天下间,哪一个金丹修士有此神通,哪一个元婴修士有此神通?哪一个归仙境能将道源境重伤?”

    一番话说得群雄无不默然,几番反问句句在理,绝大部分都信了云松的话。不过信倒是信了,但是他们来此根本就不是为了主持什么公道,而是来找青城的麻烦。因此众人虽然默不作声,却没有谁对青城抱有同情之心,只是淡淡地看着青城峨眉两派打嘴仗。

    每个人都清楚,在这里只有一个人有着最终发言权,那人就是蜀山天厄。天厄说谁有罪,谁就有罪,没罪也有罪。因为他是天厄,他代表了蜀山的意志。五大圣地的意志不容置疑。

    “一般的金丹修士,自然没有如此胆量,也没有如此神通,更没有如此恶毒!”无尘恶狠狠得又道:“也不知那云歌究竟修炼了什么邪法,居然可以吞噬一切物质。我峨眉无生真君就是亡于此术之手,最后就连我自己也冤死在邪术之下,幸好师尊及时赶到,才幸免于难。当日师尊为了救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居然强行施展时光逆转之术。可惜尽管救了我一命,师尊的修为却由道源二重跌落至道源一重。”

    说到这里,她脸色还有惊恐之色。那惊惧之色并非作假,而是她确实害怕,惧怕云歌那诡异的噬灵术。当时若不是度厄及时赶到,今日她别说站在这里打嘴仗了,恐怕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她会彻底的和峨眉一起归于虚无。

    众人听了无尘的话,无不惊诧,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可是每听说一次,心中的贪婪就更甚一分。能够逆伐两个大境界的术法是何等的逆天?谁要是得了此秘术,只需隐遁起来苦修一段时间,待修为达到归仙之后,岂非可以在修真界横着走,就算遇见了道源境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此刻那些正道修士无不暗自打着自己的算盘,谁都想找到云歌逼问出逆天术法。如此逆天的术法谁还管他是正是邪?能战胜对手的术法就是好术法!就连天厄也是异色一闪即逝,也不知道他在暗自盘算着什么。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