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烟雨仙程 > 第六十一章 苍天论英雄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冲破第二重劫雷之后,脑海中的的撕裂感也没有了,无穷幻境也消失不见。当面对第三重劫雷时,只能听见滚滚雷声,却看不见闪电,一股碾碎一切的意志突然降临。

    那股意志压在云歌身上就如一座看不见的大山,云歌:“能奈我何?”翱翔在天际,一股磅礴的妖力肆意翻滚。久违的力量再度回归令他振奋,更让他兴奋的是神识。他第一次拥有了神识,而且是远超金丹期的神识,全部展开足以笼罩方圆千里。

    “你们是来降妖除魔的么?”

    神识化作滚滚音浪四处传开,一股俯视众生的威压往下压了下去。那音浪听在耳际形如奔雷,一些修为底下的修真者,瞬间就七窍流血,就连金丹巅峰的也是面色苍白。天地间风云雷动草木萧瑟,千里雪地卷起阵阵雪浪。

    “孽畜!还不速速归降!”

    赵无极率先向云歌遁去,黄昆见赵无极遁了过去,略一犹豫也跟了上去,这一群人随着这二人带头,其他一些元婴期修士也跟了过去,原地只留下一干金丹期弟子。

    云歌扫视了一眼这些人,只见这些从各个方位遁过来的修士清一色的元婴期修为。有僧有道有男有女,看他们打扮皆是出自十大门派的人。

    向远处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只见一群道装打扮的女修士正在往更远的地方遁去。微微皱眉心下暗忖:“这峨眉派倒是奇怪,平日里斩妖除魔,她们不是最热衷么,今日怎么纷纷远遁?”

    见对方直接遁走,他也没有太过在意,反正日后有的是机会找她们算账。再次扫了一眼面前的众人之后,抬眼看了一眼戮苍天和艳姬所在的地方,眼中露出了一丝异色。

    这二人才是高手!

    恐怕眼前这二十几人也不一定是他们其中一人之敌!

    看他们一身气息,似乎是邪道高手。气息収撵得毫不外泄,若非自己修炼了《天地同心诀》还真难以探出。以他目前的实力,归仙境以下,都难逃他的法眼。

    “孽畜!束手就擒,我们还……”

    昂——

    一声龙吟直接打断了赵无极的话,只见乌光一闪赵无极就失去了身影。众人完全没看出什么异样,听见龙吟之后,只见云歌的身影闪了两闪,便失去了赵无极的身影,而云歌还在原地,只是此刻云歌的口中多出了一些血渍。

    “赵无极被吃了?”

    “堂堂元婴期巅峰高手,一个照面被对手生吃了?”

    一群围在云歌四周的修士,背后瞬间冒出了冷汗。再站的诸位高手,赵无极实力算是拔尖的。就算有人比他强一些,也强的有限,至少没有人觉得自己能像云歌一样,如此干净利落的斩杀赵无极。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孽畜!”

    吞噬了赵无极之后,云歌冷然说道。眼神凛冽地扫视着众人漠然道:“你们可是来斩妖除魔的?”见众人不吭声又喝道:“是就来战,不是就滚!”

    龙吟滚滚风雷阵阵,众人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压力,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心头。战?连赵无极都不是一合之敌,怎么战?滚?他们可是十大正道门派,岂能在妖魔面前低头?

    “道友实力非凡,更是得了上古应龙血脉,实乃可喜可贺。还望道友能效仿先祖太古应龙,造化苍生福泽天下。”

    面目粗犷的黄昆说着向云歌拱了拱手又道:“我黄昆以及神拳门这就告辞,希望道友好自为之。”说着带着另外三个元婴期修士转身就走了。

    “黄长老,我们就这样走了?”

    “身为正道人士,怎能不斩妖除魔?”

    “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真怕了他一个金丹期的妖孽?”

    几人走远后,黄昆身后三人人对黄昆传音道。

    “不这样走,还能怎么样?斩妖除魔?你有那实力么?难道青城之事的教训还不够么?”

    黄昆叹息了一声又道:“神拳门已经折腾不起了,如今的修真界已经不复从前。”转身对着身后三人又道:“日后你们在修真界一定要低调,不但自己要低调行事,还得好好约束门下。至于斩妖除魔的事情,切莫随便说了,更不要去乱杀一通。”

    “难道说天下即将大变?”

    其中一人皱眉问道。

    “天下确实有大变的征兆,百花宫君莫离千年未出百花谷,而这几个月连续出现两次,这可不是他的一贯作风。青城一战,传说中的掌刑使大人,惩戒了所有道源境强者,唯独没有惩戒君莫离。

    前段日子在修真界闹得沸沸扬扬的云歌,你们还记得吧。此人虽然以前从未听说,可是一出现就惹出如此大事,十大势力精英损失殆尽,几乎都是因他一人而起。世人都说他是魔,其实我看未必,此人修炼的功法鬼神莫测,却又堂堂正正。也许……也许……”

    黄昆正准备说出他心中的猜测,突然觉得心头一紧,仿佛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他甚至有种错觉,似乎只要把话一说完,对方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令他形神俱灭。

    “也许什么?你倒是说呀,黄长老。”

    “没什么,总之以后你们见到云歌之后,有多远就躲多远。更不要在背后议论他,否则随时都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黄昆收了心神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对眼前三人慎重地嘱托着。看着眼前几人有些不以为然,心头叹息一声:

    “智商低毁一人前程,情商低毁一派基业。青城一战不就是最好的例证么?十大势力精英损失殆尽,唯独峨眉几乎没什么损失。本来她们带去的人就不多,更没几个高手,中途还撤离了。至于她们说自己的的高手在金顶被云歌屠戮一空,到底有几分真实,也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

    要说峨眉没有鬼,谁也不信。可是现在峨眉行事无比低调,又抓不到她们把柄,其他门派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全都把仇恨往云歌身上引。”

    对于黄昆他们的离去,其他正道势力的人,纷纷露出了鄙夷之色,看他们四人的眼神中写着“耻于为伍”四个字。而与黄昆同行的五行门人除了鄙夷之外,还有痛恨。

    黄昆走了,赵无极死了!

    “那黄昆倒是一个角色,虽然实力一般,但是这份心性,实在难得。”

    戮苍天看着黄昆一行人的背影,对身边艳姬说道。

    “啧啧啧,要是五行门掌教有他一半见识,或许青城一战五行门尚能保存实力。以后见到那黄昆,最好还是除了他,省得将来发生变数。”

    艳姬啧啧笑道,说到要斩杀黄昆,眼神都没变一下。看样子在她眼中杀个把人,实在是正常不过。

    “不,如此人物,虽然实力底下,却也算是一位豪杰之士。莫名其妙将他杀了,实在是不好,有辱豪杰的名声。即使要杀他,也要在将来正邪真正对决的时候将其斩杀。既然是豪杰,就应该给他一个英雄的死法。”

    戮苍天微微罢了罢手说道,转身盯着艳姬又道:“放眼修真界同辈之中,能入我眼者,不出五指之数。”

    “哦?你倒是说说看。能入你戮苍天的眼,还真是荣幸,不知道在你戮少宗主的眼中,可有我艳姬的位置?”

    “从前只有三个半,排名第一的是从未在修真界露面的太虚门传人太玄真人,传说只是金丹修为,但是他曾经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一位归仙境高手,此人我戮苍天佩服,至少在金丹期,我就斩杀不了归仙境强者。

    第二佩服的就是蜀山剑无情,剑虽无情人有情,乃是修真界少有的豪杰。一身剑术出神入化,怕是老一辈强者也罕有敌手。

    第三佩服的就是百花宫君无伤,此人天赋极佳,修炼的颠倒乾坤大法,乃是修真界少有的绝世功法。如果不是她贪恋容貌,以她的天赋,如今怕是已经进入归仙境了。至阳之气下,我也得退避三舍。最为奇葩的是,她可以为了美貌放弃强大的力量,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至于后面半个自然就是你了,你显然实力一般,姿色一般,却是重情重义。这在邪道中,实在是难能可贵。”

    “哟,啧啧啧。你可这是让我失望呀。我还以为你最佩服的是我呢,不然为什么整天屁颠屁颠的跟在我身后?”

    戮苍天没有理会艳姬的调笑,继续点评道:

    “可是如今又增加了三个半人。排名第一的便是云歌,峨眉金顶,为了一个妖女不惜与归仙境的无尘同归于尽,此人的胸襟,此人的义气,我不得不佩服。青城山下与剑无情一战,虽然略逊一筹,可那时他才金丹中期,我自认我在金丹中期,也不一定能与如今的剑无情战成平手,这样的豪杰不佩服都不行,可惜缘悭一面。

    排名第二的便是云中天,传言说此人乃是百花宫的天骄,但是我知道那传说根本就是捏造。此人实力虽然出众,一身道法却是玄妙异常,连君莫离都无法化解的至阳之气,他却能成功炼化。此人不但道法神奇,还是一位重情重义的汉子,当时强敌环伺深受重伤,为了素不相识的君无伤,竟然以命相博,令人钦佩。至少我不会为了任何一个正道人士舍命相救。

    排名第三的便是眼前这条应龙了,此人虽然才刚刚渡三九天劫,不过是金丹初期的妖兽。可是一身实力,就算不如我,也相差不会太远。瞧他那渡劫的傲然身姿,已经将一大群神兽圣兽甩了几条街,不愧是太古应龙血脉。

    最后半个人就是方才的黄昆了,这家伙虽然实力不怎么样,却也算得上是位豪杰。此人不但信心坚定目光长远,心中还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可惜他在神拳门中并不怎么受待见。今日虽然只是初见,却也令我刮目相看。”

    戮苍天在那里洋洋洒洒的评论着天下英雄,却不知道他最后佩服的三个人其实只是一个人,如果给他知道了真相,怕是云歌在他心中的地位瞬间就要超越太玄真人。

    云歌目视着黄昆的背影,也没有为难他们。虽然在他心头有一股怒气急需宣泄出去,但是要他滥杀无辜,他也做不出来。

    “还有要滚的么?三息之内不滚,杀无赦!”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