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烟雨仙程 > 第七十三章 飘渺之 厄 三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go-->    云歌厉喝一声,突然消失在原地。万化遁法,快到极致的遁速,甚至超越了光。当再次看见云歌时,他已经出现在飘渺仙子身前。

    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前,云歌抬手一拳轰向飘渺仙子。一股浓烈到极致的天地之力汹涌而出,似快还慢似重还轻,其拳意难以描述难以捉摸。

    在这诡异的一拳之后,飘渺仙子的身影如梦幻泡影般涣然消逝,只留下身边的惊骇的灵儿。

    这一幕太过突然,太过诡异,太过不可思议。

    飘渺仙子死了。

    对方一招秒杀了飘渺仙子。

    秒杀了飘渺仙宫一宫之主。

    大殿出奇的静,静得落针可闻。再站的人都知道,飘渺仙子尽管跌落了境界,可是早已恢复到归仙境。归仙境大能,那是可以叱咤修真界的大能之士,是令无数人无数元婴修士仰望的存在!

    就这样被秒了?

    不少人在不停地揉搓自己的眼睛,他们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云中天只是金丹期而已,尽管强过所有金丹期,但他依旧是金丹期。

    南宫鹤也在诧异,不过他是装的。从一开始,他就预料到了结局。能够镇压戮苍天的人,绝对可以撼动归仙境。而飘渺仙子并非真的归仙境,这个秘密只有他知道。

    “灵儿,你没事吧。”

    云歌尽管说的是关切之语,可是听在别人耳中就像在磨牙一般。尖锐的牙齿,可以轻易撕碎一切。

    “我……”

    灵儿只说出了一个“我”字,便泣不成声,俨然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看着凄婉的灵儿,云歌简直不敢想象,这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她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

    非鲜血不足以抚平灵儿的伤口。

    天上地下没有人可以伤害灵儿!

    谁伤害了灵儿,谁就是死罪!

    拉着灵儿的手,缓缓转过身,淡漠得注视着下方的人群。那赤红的双眼如同修罗之眼,注视着凡尘间的蝼蚁。

    那淡漠而冰冷的眼神,只盯得众人心中发寒。就连修为最高的南宫鹤心中也直犯嘀咕:“这特么真的是金丹期?太玄真人也不过如此吧!”

    “你……你……你杀了我师尊?”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东方羽,颤抖的指着云歌泣声道:“我跟你拼了——”

    说完直接化作一道白影射向云歌,这个男人救了自己,这个男人却杀了自己的师尊。

    她没有能力报仇,或许也下不去手。既然报不了仇,索性死在他手中吧!如此既不负师恩,也不负那破碎的梦。

    看着那道白色丽影,看着那道银色剑光。云歌双眼中出现了迷离,这一幕似乎见过?随着剑光的临近,越发的清晰。

    就在他犹豫的一瞬间,银色长剑插进了他的前胸,从后胸穿透了出去。两人第一次的近距离接触,她的长剑尽数没于他的胸口。

    滴答滴答。

    一滴滴鲜血自剑尖滴落在地。

    静!

    没有人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能够秒杀归仙境大能的云中天,被金丹后期的东方羽一剑穿心。

    错愕。

    错愕的表情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他们甚至忘记了失去宫主的悲痛。

    “云哥哥……云哥哥?”

    灵儿傻了。

    静静地站在那里,绝望的看着这一个梦。可是鲜血滴落在地发出的滴答滴答声,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你杀了云哥哥?”

    灵儿愤然扑向东方羽,撕扯着,捶打着,哭泣着。

    可惜她如今只是一位凡人,金丹修士是她仰望的存在。所有的撕扯击打,在金丹期修士面前,显得无比的柔弱。

    发泄一番后,灵儿扑到云歌身边,一把搂住了云歌的腰。云歌的腰依旧那么有力,那股力似乎正在消散。

    “云哥哥……”

    灵儿泣不成声,在这一群除却东方羽之外,至少都是元婴修士的高手面前,她显得是那样的无助与凄凉。

    云歌似乎没有听见灵儿的呼喊,在他眼前只有一个身影,在他心中也只有一个身影。

    那是东方羽。

    “对不起。”

    云歌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在梦里,你的那一剑没有杀了我,现实中你的这一剑却刺穿了我的胸口。我的生命可以弥补我的罪过么?

    傻的不止灵儿一个,流泪的也不止她一人。

    东方羽也傻了,泪如泉涌。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这一剑居然刺进了云歌的胸口,她所能想到的是,只要对方随意一掌,就能结束自己的痛苦。

    然而,并非如此。

    “为什么?”

    东方羽噙着泪水问道。

    “我也想知道。”

    云歌凄然回道。

    “你可以躲的?”

    “我不想躲,许是我本就欠你这一剑。”

    “你可以杀了我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可是事实上我伤害了你。”

    “为什么?”

    “或许这就是命吧。”

    云歌说完轻轻的推开东方羽。

    银色长剑自他胸口缓缓抽离,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口在痛,还是心口在痛,他只觉得好痛。

    这一剑刺进了他的胸口,也刺进了他的梦。这一剑快速的插入他的胸口,又缓缓抽离,没有绞碎他的心脏,却搅乱了他的心绪。一剑之后,他眼中的血红褪去了,留下的却是无尽哀伤。

    这是宿命么?

    他只见过东方羽一次,她也只见过云歌一次。东方羽走进了他零碎的梦,他走进了她今生的梦。

    梦里一剑,梦外一剑。

    谁又知道这究竟是梦里还是梦外?

    长剑离体之后,云歌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胸口的伤在愈合,可心口的伤何日方能愈合?

    云歌拉着灵儿步履蹒跚的走下高台。

    看上去是一双人影,只有他自己明白自身的孤独。

    孤独、寂寥、落寞。

    云歌似乎一下子老了下去。

    他不再是一个少年,尽管他还不到十七岁。他的身影看上去如同历经无数沧桑的老人。

    前仇旧恨,扰了多少梦,困了多少心?

    看着他寂寥落寞的背影,东方羽心乱如麻,泪如雨下。

    她与他不共戴天,他杀了她的师尊。

    她想与他携手天下,他是她梦里的人。

    他救过她,她杀过他。

    看着被云歌牵在手中的灵儿,她心头百感交集。

    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

    我永远也不会成为那个人!

    云歌一步步走向大殿门口,他很想快一点离开这个令他心乱如麻的地方,可是他的脚步却有些不听使唤,只能慢慢移向前方。

    是眷恋么?

    还是……

    “孽障,拿命来。”

    梦冰云冷喝一声,带着滔天杀机扑向云歌。东方羽的心情复杂,她的心情却很简单,简单得只有悲愤。

    云歌杀了她的师姐,杀了飘渺仙宫的宫主,杀了飘渺仙宫的支柱。那一拳摧毁了仙宫的信仰。不杀云歌,对不起师姐,对不起仙宫,也对不起自己。

    长剑化作一道惊鸿直射云歌后心,一股冰冷的寒气,瞬间布满了整个大殿。

    面对这一剑,南宫鹤嘴角再次牵起了一个常人难以发觉的微笑。心头暗喜:“梦冰云,你这贱人终于出手了么?”抬眼看了一眼大殿之外暗道:“戮苍天,是不是该轮到你出场了?”

    感受到身后深寒的剑意,云歌抬起的脚步再也没有放下去,整个人如同被人瞬间定住了一般。

    长剑带着悲愤的梦冰云,迅速穿透了云歌的身体,出现在云歌身前一丈左右的距离。

    虚空妙术。

    云歌在梦冰云出剑之时,便悄然运起了虚空妙术。如今他依旧保持着那被定格的画面。梦冰云惊骇的站在云歌身前,一动不动。那一剑,似乎只是穿透了一道影子。

    这是什么术法?

    所有人心头同时浮现出这一个问题,就连实力还在梦冰云之上的南宫鹤也是皱眉不语。他自认可以接下梦冰云这一剑,却做不到云歌这般轻松随意。

    梦冰云缓缓转过身来,惊骇地看着云歌,云歌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那个姿势就如一个梦魇,可怕而诡异的梦魇,放出神识根本就探查不出云歌的存在。

    啪的一声。

    云歌抬起的脚步,终于踏在了地上。

    听得这啪的一声,梦冰云再次用神识感应到了云歌的存在。

    “我不想再杀人。”

    看着面前震惊中的梦冰云,云歌淡然说道。

    “可是你已经杀了人!”

    梦冰云咬牙说道,或许她留不住云歌,但是她不认为她和南宫鹤联手也留不住云歌。

    那可是两位归仙境,而云歌只是金丹修士!

    云歌必须的留下!

    为了已故的师姐,为了已故的仙宫弟子,也为了仙宫的未来。云歌必须留下,必须死!

    “你还留不住我,即使你与他联手依旧留不住我。”

    云歌指了指正暗自得意的南宫鹤又道:“非道源境,无法留下我。”

    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泪眼婆娑的东方羽又道:“我不想再流血,我们之间以及之前的恩怨就此作罢吧。”

    “呵呵……就此作罢?”

    梦冰云惨笑道:“你先前杀戮了我仙宫六名元婴高手,今日又不知屠杀了多少仙宫弟子,更是袭杀了我们宫主。”

    “呵呵……呵呵……,如今你竟然轻飘飘地说出‘就此作罢’四个字来?”梦冰云摇了摇头又厉喝道:“你觉得天上地下、古往今来,可曾有这等事?”

    “罪不在我。”

    云歌面对凄厉的梦冰云寒声道:“先前青……君无伤一事,乃是你们出手在先,我不过自保而已。你们先是伤了灵儿,继而又掳走灵儿。”

    说着嘿嘿一阵冷笑又道:“难道就只准你们飘渺仙宫打伤人命烧杀劫掠,我们这些散修连自保都不可以么?那么我问问你,天上地下、古往今来,可曾有这等事?”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我们咎由自取么?”

    梦冰云惨然一笑厉声反问道。

    “师妹,别跟他废话。或许我们一时间无法拿下这屠夫,却可以先擒了那灵儿!”

    南宫鹤见两人一直这样喋喋不休的扯皮,心头不爽,立即加了一把火。

    灵儿是云歌的逆鳞。

    揭了这块逆鳞,他不信云歌不会就范。<!--over-->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