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九章 火鸟爪下险逃生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栾异杨心中暗骂:‘妈的,遇上硬茬子了’也不答话,顺势朝楼边一棵树上跳去,手搭树枝一荡,借力腾跃落在地上,怎料前冲力气太大,脚站不稳便欲摔倒,他急忙就地前滚,虽然狼狈却未受伤。

    那红脸少年轻功强栾异杨太多,早已追到身后,待栾异杨刚刚站起,扫起一脚向他膝盖踢去,栾异杨不敢恋战,一个前翻躲过,落地就跑。

    那红脸少年紧追不舍,两步赶上,一掌打在栾异杨左肩处,栾异杨知觉肩头一阵剧痛,一股灼烫感由后背直透前胸。心知此人功夫邪性,而且比自己强出太多,稍有差错便立时被俘,强咬牙关,顺着红脸少年的力道顺势右旋,空中右手抽刀,一个横劈向少年头部砍去。

    这一刀在败势中突袭,十分迅捷,栾异杨志在必得,用尽了全力。红脸少年竟不躲避,伸左手一把抓住了刀锋!原来那少年手上戴着软丝手套,刀枪不入。

    少年嘿嘿两声,二目圆睁,接刀的左手噗的冒出一团火焰,栾异杨的钢刀耐受不住,瞬间变红,顷刻间变为铁水,犹如绢布瘫软坠落一地。栾异杨被眼前一幕惊骇,忽然觉得右手疼痛,原来热度已经传至刀柄,急忙撒手抛刀。又闻到后背传来焦糊味道,原来刚才一掌栾异杨后背左肩处衣服被火撩着,烧开了一片,已然漏出内衣。吓得栾异杨连连倒退,并伸手勾向后背不住拍打,即惊且恐,狼狈异常。口中却还逞能:“稍等,稍等,你这孙子和爷爷耍无赖,怎么还玩起火来!”

    红脸少年一步步紧跟逼近,狠狠的道:“你是锦衣卫的人还是替东厂做事的?”

    栾异杨一头雾水,却顺着他说道:“误会,误会,咱们是一家人,我有信物。”

    红脸少年看着栾异杨的脸,咦了一声。

    栾异杨伸手入怀,似要掏取信物,突地向红脸少年一扬手,一团生石灰粉末仆射而出。那生石灰粉是老五“损人”的杰作,几个兄弟的衣物之中都备着。

    红脸少年并未轻信栾异杨的敷衍,只是一瞬间觉得他的面容似曾相识,熟悉的很,稍迟疑间,淬不及防,两人离得又近,一团石灰粉一点儿都没浪费,齐齐砸在少年脸上。

    少年眼入石灰,灼辣异常,飞起一脚正踹而出,栾异杨双手抵住脚掌,只觉双臂咯咯作响,却管不了许多,借力向后倒飞,退出丈余,转身就跑。

    红脸少年顾不得栾异杨,双手在脸上挥舞,一张红脸已经变得惨白,泪眼模糊。忙跑到旁边的水池,将头沁入水中涮洗,生石灰遇水即沸,好在之前他已拍打掉许多,他又用力在水中甩头,即便如此,他的脸上颈上还是被灼起了皮,头发稍也被烧得卷起,水面上登时泛起白色浑浊的水泡,一缕缕白烟随风飘荡。

    红脸少年洗净石灰,抬起头来,脸上被灼的斑痕点点,已然破相。他又气又痛,跪在池边,挥手连连砸在石板地上,铺地用的青石板被砸的粉碎。

    他的脸涨得更红,脸上伤口处渐渐窜出一条条的小火线,小火线好像有生命的蛆虫一般,在各伤口处窜进窜出,不多时脸上的伤口竟然渐渐愈合。

    红脸少年并不理会脸上的变化,左右四顾,咬着牙寻找栾异杨的踪迹,早已不见踪影。

    “没用的东西,向东去了!”一个尖哑的声音从二楼传来,汪姓男子凭栏而立,如月站在他身后。

    红脸少年被主子羞臊,更加愤怒,诺了一声,起身向东而去。

    那汪姓男子正是御马监掌印太监汪直。

    汪直出身是广西大腾峡高山瑶族,此族称呼自己为布努人,族中男女多美貌且长寿,并且善于巫术下蛊,很多族人在很小的时候便被降入蛊术,那蛊术千奇百怪,在每个人身上又会有不同的效果。初下蛊术之时,蛊毒会反蚀受蛊之人,体质较弱者往往惨死,经受住蛊蚀之人,便会获得奇异的本领。汪直从小培养了四个幼童作为自己的亲信,,这四个人如今都已长大成人,被安插到各处替汪直出力卖命,这四人并称四方圣使,以四圣兽绶领称号,分别是“木青龙”叶荣儿、“金白虎”顾冲儿、“水玄武”胡回儿、“火朱雀”迟亚儿。

    红脸少年叫迟亚儿,是汪直手下四圣使之一的“火朱雀”,受的是红莲亚火蛊,受此蛊之人有烈焰护体,不但可以自如用火,而且有火虫疗伤。受蛊之人往往变得力大无穷,而且脾气暴躁。

    迟亚儿双眼冒火,怒发冲冠,向东飞奔追去。

    映月楼后园依照南方园林而建,园内景观婉约曲幽,叠石理水,布局自由,又多植树木花卉。迟亚儿追寻着栾异杨狼狈逃窜留下的行踪,只追到东侧外墙处,见东墙一处上有人攀援的鞋印,墙头瓦上还有一条被刮下的衣服碎片,显然逃得匆忙慌乱。迟亚儿狠狠道:“抓到这贼子定叫他尝尝我的手段!”飞身而出,向城中寻去。

    “火朱雀”迟亚儿料想凭栾异杨的功力,定然跑不了多远,他在映月楼附近的几条街巷寻了个仔细,并不见栾异杨的身影。

    此时已是二更天,迟亚儿正踌躇间,忽然映月楼方向几声响哨,他知道是主子召唤的信号,一跺脚,纵身返回映月楼复命。

    迟亚儿回到闻香阁内,只得如实禀报,汪直宽慰道:“好啦,好啦,没什么要紧的,就算是锦衣卫、东厂的细作也没什么,咱们很快就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行事啦,到时候有你们出气的机会。”又说道:“明早我还要侍奉万贵妃用早膳,耽误不得,你随我回宫去吧。”迟亚儿羞愧恼怒,在主子前却发不得火,只好憋着一肚子火,随汪直回宫去了。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