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十一章 同病相怜少年时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瘦差人向栾异杨拱手道:“大人放心,我兄弟俩职责所在,定将此事处理妥当。”

    栾异杨道:“如此甚好,那就劳烦两位啦。”说完回头看看赵福道:“小兄弟,你随两位大人去吧,休要再跟着我了。”

    赵福看着栾异杨,眼神中流露出依赖的神情,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

    那胖差人性子急躁,绕过栾异杨,径直走向赵福,嘴里唠叨着:“小娃子,快随我走吧,别磨磨蹭蹭的。”用肥手抓住了赵福的胳膊,好像捡到手的金子生怕要飞了一般急不可耐。

    瘦差人满脸堆笑着从栾异杨身边而过,嘴里还不住的说着客套话,也走向赵福。两人牵着赵福,又向栾异杨告了辞,转身向栾异杨和赵福来时的方向要走。

    栾异杨来京踩点,提刑案查使司的位置倒也熟悉,随口说道:“两位兄弟走反了,向北走近些。”

    胖差人神情尴尬,瘦差人急忙接话道:“那…那个,赵府在东边儿,我俩想带着这赵福先去案发现场看看,呵呵。”

    “哦,那两位兄弟小心,先告辞了。”栾异杨一拱手。

    “大人慢走。”瘦差人笑着还礼,胖差人拽着赵福就走,赵福不住回头看着栾异杨,瘦差人尾随而去。

    栾异杨看着三人背影,轻舒了一口气,如此轻易的甩掉了小尾巴,应该是这个晚上运气最好的事,但是他的心中居然无法轻松,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他索性不想了,转身前行。

    越是不想反而越想:‘赵福,这小子叫赵福,名字倒是简单直接,不知道他有没有这样的福气。’栾异杨边走边想:‘这小子看身着打扮,就是个小仆从,和我在一起时,从未说过自己的名字,两个衙役如何知道这小子的名字?这两人神色诡异,定非善类。’栾异杨以行骗为生,虽然表面上随性妄为,但心里却细如发丝,精明异常。碰到了胖瘦差人之后,便觉二人心怀鬼胎,不是好东西,只是自己急于甩开赵福,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并不道破,刚才看似无意间的指路,也是为了试探那二人的反应。

    “呸!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都,还操心别人的事?真是个蠢才。”栾异杨自言自语的骂着自己,想要将自己的疑虑赶出脑海,赵福的眼神越在脑海中越来越发的清晰起来。

    六年前,三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在荆州的郊野外,互相搀扶着艰难的前行,他们面黄肌瘦,破衣烂衫,眼看就要饿死了。

    “我走不动了,我真的走不动了……”其中一个少年哭着倒在地上。

    另一个少年也跟着倒下,边咳嗽着边哭着道:“咳咳,异杨,我和葵阳不行了,咳咳咳,不要管我俩了,你身子壮,你能撑住的,咳咳,我俩跟着你咱们三个谁也活不了,你走吧,自己寻活路去。咳咳……”

    那个站着的少年左右拉拽着倒下的伙伴,眼里噙着泪,脸上却一脸倔强的喊道:“起来!都给我起来!我们都要活着!”

    无奈白石顺、王葵阳二人已经累饿之极,任凭栾异杨如何拉扯,却再也站不起来了。扯拽了一会儿,栾异杨精疲力尽,跪在地上。

    烈日当空残酷的炙烤着干涸的大地,几只秃鹰在空中盘旋,贪婪的盯着三个少年。栾异杨眼神迷离,身边的伙伴只剩下喘息之力,千里之外满眼都是荒芜。突然间,栾异杨仰天长啸,他心知自己和两个伙伴就要死了,他不甘心,他的家园被朝廷圈地抢占了,他们成了流民。世道艰难,民不聊生,他们竟连乞食都无处可乞。天地之大竟容不下他们几个小孩子!渐渐地,栾异杨只觉得眩晕,倒在了地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灾人祸,苍生谁怜?

    嘚嘚嘚,嘚嘚嘚,朦胧中听见远处传来马蹄声声,振动大地,栾异杨悠悠的睁开双眼,模糊中看见一伙人骑马而来,越来越近。

    栾异杨越来越清醒,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人,有人!他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量,晃晃悠悠硬撑着站了起来,从官道旁走到了路中间,伸开双臂想要拦住来人,口中有气无力的喊着:“救命!救命!救命!”

    一伙人策马越奔越近,领头的一人看到前方有人,急忙勒住缰绳,后面的几人也各自勒马停步。几人都是精壮的汉子,身上服侍各异,均为粗麻布衣,身上都带着兵器。其中一人道:“是流民,几个孩子,看来是不行了。”

    栾异杨踉跄着跪在马前,眼中满是泪水,哭道:“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们吧,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们吧......”反反复复只这几句话。

    “头儿,我看这几个小子快不行了,救他们定会误了咱们的事儿啊。”众汉子其中一人凑到领头的马前,轻声嘀咕耳语道。

    那领头的并未表态,显然在犹豫权衡。

    栾异杨却越发的坚定,因为这是他最后的机会,生的机会。他跪着又向前窜了几步,伸开双手,眼中虽然满是泪水,但是目光恳切,说道:“大英雄,大英雄,求你救救我们,求你救救我们吧!”

    那领头的身材魁梧,粗眉虎目,留着一脸的大胡子,向旁边的人道:“分给他几个烧饼,再拿点碎银给他,我们走。”旁边人应声抛了几个烧饼和碎银在路旁,这伙人便欲催马而走。

    栾异杨并不拾捡那施舍物品,却突然站起来,伸直手臂左右移动拦在马前,急道:“大英雄,不能走,我兄弟得病了,求你们救救他吧!”

    那伙人中有人急了,大叫道:“小子,钱和食物都给你了,自己求生去,我们有要事,不要在这放无赖,快躲开!否则老子不客气啦!”说罢勒马上前,举鞭要打。

    栾异杨后退两步,也不说话了,瞪着双眼直盯住众人,却并不退让,仍是伸着手左右移动,拦住去路。众人均上前恐吓栾异杨,只有那领头的大胡子坐在马上未动,也不阻拦手下,任其恐吓。

    栾异杨慌张却坚定的拦着路,只要马蹄踏过,他便立时毙命,但他毫无退让之意。

    领头大胡子突然大笑起来,大声道:“这小子有胆量,哈哈,而且有义气,好啊!”众人纷纷停了下来。大胡子带马上前,俯身看着栾异杨,笑道:“小兄弟,你们要是跟了我们走,弄不好是要杀头的,我们要干的事儿是要把那皇帝拉下马,你不怕吗?”

    栾异杨朗声道:“谁救我和我的兄弟,我的命就是谁的,杀皇帝我也敢干!”

    大胡子哈哈大笑:“好小子!四海之内皆兄弟!你记住了,我叫李原!大家都叫我李胡子!你的命以后就是我的啦!哈哈哈!”

    四海之内皆兄弟,四海之内皆兄弟,栾异杨脑中反复回想着六年前的这一句话,正是这句话,使他活了命,也成了他的人生信条。他又想起赵福的眼神,那正是当年自己的眼神吧?只不过......

    栾异杨越走越慢,突然呸的一声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自言自语的骂道:“栾异杨你是个蠢才,你就是个蠢才啊!”猛然间调转方向,朝来时的方向奔去。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