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十四章 老马识途献妙计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人声音浑厚,鼻音颇重,言语中带着一丝不屑的懒散。随着骂骂咧咧的嘟囔,一人慢悠悠的走下台阶。此人就是栾异杨的好友马光玉,此人国字形脸,鼻直口方,容貌富态但面带困意,体态微胖,身上穿着睡袍,外面随意的披了件大氅,手中端着托盘,盘中盛着酒菜,香气顿时弥漫了整个暗室。

    栾异杨早已抢身上前,一把接过托盘,嘴里骂道:“你大爷的,每次都慢腾腾的,想饿死老子吗?”也不看老马一眼,兀自把酒菜端到桌上,抓起一个鸡腿就啃,嘴里嘟囔着:“太咸。”。

    那老马回嘴道:“咸死你丫的,尽他娘的给我找事儿。”眼睛却落在赵福身上,上下打量一番,问道:“这又是谁?你在哪儿生的私生子?”

    栾异杨看看赵福,招手让他过来。赵福赶紧跑到栾异杨身边站定。栾异杨递了双筷子给他,说道:“吃!”,转头对老马说:“我他娘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儿子,你眼瞎啊?少废话,这是我新收的小弟,叫赵福。”

    赵福冲着老马一拜到地,道:“给哥哥请安。”

    老马道:“小兄弟,不必客气。”随即又补了一句:“可怜的孩子。”

    栾异杨听出老马的话外之音,嚷嚷道:“谁可怜啊?这小子跟着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以后舒服的紧嘞!”又对着赵福说道:“赵福,你说是不是?”

    赵福不知如何回答,看看栾异杨,又看看老马,说道:“我饿了,想吃饭。”

    栾异杨骂道:“就知道吃,来吧。”赵福笑嘻嘻的坐在桌旁,大吃起来。

    老马做到床上,道:“说罢,你又闯什么祸啦?”

    栾异杨嘴里叼着半条鸡腿儿,边吃边说道:“嘿嘿,这次可热闹了。”于是将昨夜的经历说了一遍,只是他怕老马责骂,又怕赵福轻视了自己,所以并未说映月楼之事,而是说自己来京城踩点儿,途中遇到赵福被人追杀,一个是用火焰妖术的红脸少年,另一个是用神水妖术的美女,自己力战两个妖人,救下赵福,又随手干掉了两个小卒,以致身上既有烧伤又有水渍,自己如可临危不惧,如何英勇威猛云云。

    赵福听得一头雾水,心想这大哥可真能吹牛,也不好揭破,只好低头自顾吃饭。

    老马最熟悉这多年好友,知他定然是闯了大祸,至于过程谁会信他鬼话,说道:“你个山炮儿,满嘴混话,我去打听打听,再想办法送你这死人头出城,你在这儿消停的别乱跑!”说完撩衣起身,又对着赵福道:“小兄弟,你在此处歇息歇息吧。”

    赵福起身相送,恳切的说道:“哥哥,请您帮我打听打听城东赵府的消息,我担心的紧。”老马点点头,嗯了一声,转身上楼。

    栾异杨不看老马,嘴里嘟囔着:“快去快回,等你喝酒!”

    老马头也不会的向上走去,说道:“吃你的饭,尽他娘的给我找麻烦……”絮絮叨叨的嘟囔着,不一会只听石门开合之声,再听不见动静。

    两人在石室之中等着消息,栾异杨时不时和赵福吹嘘他在江湖上的英雄事迹,赵福半信半疑,但是心里悲伤恐惧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下来。

    直至晌午,老马才又回来,一脸凝重。

    两人急问外面如何,老马看了看赵福,说道:“小兄弟勿悲,我派人去赵府打探,赵府现在已被提刑案查使司封查,据说赵府上下全部遇难,死因甚是离奇,全府上下无一人受伤,好像均死于溺亡。”

    说到此处,赵福只觉眼前发黑,呆立在原地,他自小生长在赵府,赵府上下无论待他如何,都似他的亲人一般,现在听闻赵府灭门,幼小心灵如何能经得住如此打击,突然间整个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直叫人撕心裂肺。

    栾异杨赶忙上前安慰,却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好抱住赵福,赵福眼望大哥,大哭着说道:“大哥,我要回府看看,老爷、夫人都死了?”栾异杨并不说话,不住拍打赵福的后背,赵福痛哭了一会儿悲伤过度晕了过去,栾异杨摸了摸鼻息并无大碍,将他抬到床上休息。

    老马看了看赵福,接着说道:“听说今晨有两个差人被袭,一死一伤,据说是一妖女所为,现在外面都传赵府闹了狐狸精了。老栾,外面倒是并没有缉拿你的消息,不过现在不可大意。”

    栾异杨道:“我还杀了两个差人呢,就没有一点动静吗?”

    老马道:“这倒未曾听说,你在哪里杀了那两个差人?”

    栾异杨想想道:“应该是常楼胡同附近。”

    老马道:“那便奇了,今早妖女作祟之处也是此地。”

    栾异杨沉思了一会儿,笑道:“看来提刑案查使司将我的事扣在了妖女的头上来混淆视听。我有种感觉,我这小兄弟所遇的麻烦应该不小,我的处境也不安全,现在应该尽早离开京城。”

    老马道:“赵府灭门之事在京城已经开始传的沸沸扬扬的了,我想过不了多久东厂和锦衣卫必有动静,趁早离开这是非之地确为上策。你俩都被人看见了真容,老法子出城太危险,需想个周全的法子,我现在去准备,天黑之前送你们出城!”说罢转身就走。

    栾异杨道:“老马,小心些,不要走漏了风声。”

    老马头也不回的道:“知道了,你个死人头,尽他娘的找事儿!”急匆匆而去。

    栾异杨在暗室内为赵福码背顺气,不一会儿赵福醒转过来,哭着要回赵府,栾异杨劝说回去也是送死,赵福心知他说的没错,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栾异杨又安抚了一会,赵福才渐渐安静下来。两人在暗室中沉默许久,都疑惑重重各怀心事。

    过了几个时辰老马回来,见两人无恙,嘿嘿一笑道:“出城的办法已经想好了,只是要委屈委屈两位啦。”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