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十六章 仙人小店嗤村夫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走进小酒馆内的是两个道人,走在前头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道士,长得相貌堂堂,凤目疏眉,面色红润,神态飘逸。后面跟着一个年轻道姑,看年龄只在十六、七岁的样子,柳眉大眼,俏鼻樱唇,透着一脸的古灵精怪。

    伙计一见又来了客人,心里高兴的紧,今日白天生意不好,鲜有人来,不想晚上竟宾客赢门,络绎不绝。赶忙迎上前去招呼:“两位道长快快请进,快快请进。”

    还没等中年道长说话,那小女道士嗤鼻说道:“喂!小二!你这酒馆是猪窝改建的啊?为何这屋里这般臭啊?”

    伙计神情甚是尴尬,向栾异杨二人方向偷看了一眼,向着那小女道士笑了一下道:“小店远癖郊外,简陋的很,山野之处自会有些味道,二位道长多担待。”

    那中年道长道:“仙儿,还不是你一路上贪玩闹事,咱们才未能及时赶到京城,现在天色已晚,附近又只有这一个小酒馆,你挑捡什么?”

    那小女道士哼了一声道:“师父,咱们一身本领,一路上我招揽些禳星消灾的小活,还不是为了赚点儿银两孝敬您老人家,让您老人家吃的好菜,喝的好酒?”说着也不顾那小二,自己走到店内正中间的桌子前,一屁股坐下。

    这小店不大,总共只有五张桌子,栾异杨二人所坐的位子正好在那小女道士的左侧,小女道士突然侧头,杏眼圆睁直直的盯着栾异杨二人,栾异杨二人刚刚逃出虎口,又不知这两个道士是何来历,被小女道士一瞪,心里竟有些发慌,赵福避开那女子的目光,低头吃饭。栾异杨也回盯着小女道士,手里时刻准备着抽出匕首,心中盘算着如何逃出着小店。

    那小女道士目光越发凌厉,突然大喊一声,拍案而起,一脚站在地上,一脚站在凳子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栾异杨二人,大声道:“就是他们两人!就是他们两人!”

    赵福一惊非小,手一颤筷子掉在了地上。栾异杨虎目圆瞪,蓄势待发,只待敌人稍稍向前,便先行甩出匕首,取她性命。

    谁知那小女道士突的一下向后一跳,指着栾异杨二人,转头对中年道士道:“师父,就是这两个人,身上臭哄哄的,这屋里的臭味儿就是从他俩那儿传出来的!师父,咱们上那边去坐,你千万别过来,太臭啦。”她边喊边退,那中年道长刚刚缓步走到一半,突然被她一闹,僵在原地,被小女道士拉拽着坐到了最右侧的桌子坐下。

    不只中年道长尴尬,这屋里除了那小女道士,所有人都很尴尬。

    栾异杨先是庆幸,避免了一场杀斗,转而变为尴尬,这小女道士不顾他人感受当众揭短令人着实难堪,进而变为愤怒,今日出城本已吃尽苦头,现在又被着缺心眼的小女子羞辱,他“通天蛇”的威名何存?他的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清,想发怒又不便发怒,真要气出血来。

    那中年道士虽然觉得徒儿做的不妥,但是见栾异杨二人是庶人装扮,似是郊外的村夫,也不与二人致歉,只是说道:“仙儿,你又一惊一乍的,成何体统,我们正一教是名门大派,讲究积精成神,心平气和视为要务,山野村夫家中多养牲畜,身上有点儿味道有何奇怪?你啊!”

    那小女道士打断了中年道士的话,说道:“师父,我知道了,您省省气力,养养精神,我给你点菜!”又鄙夷的看了一眼栾异杨二人,嘟囔道:“算本姑娘倒霉,早些进了城,现在已在京城名店里吃喝,现在只好将就将就啦!”

    栾异杨险些气炸了肺,还是瞪着那小女道士看,赵福赶忙拉了拉他的衣角。那小女道士看见栾异杨还在瞪着她,撅嘴横道:“看什么看,看你那埋汰样,再看本姑娘给你施个千斤榨的法术,要你好受!”店伙计急忙两边打着圆场,再给那小女道士伺候着点菜,生怕她再骂骂咧咧,惹出事端。

    栾异杨紧咬钢牙,硬生生的将头转向桌面,闷声吃菜喝酒,心下却早已暗暗盘算如何教训这小女道士。

    那中年道士又叨叨的说教,嫌她到处惹是生非,那小女道士听得不耐烦,急忙转移话题道:“师父,这次进入京城,定要将我教的声威重新光大,那李子龙出身于丹法派,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派,竟被封为国师,真是岂有此理!”

    那中年道士听得此话,精神一震,滔滔不绝的讲起本教如何源远流长,这国师之位历代都是咱正一教所坐之言。

    原来这中年道士名曰张宗志,乃是正一教北支的掌门人。正一教始创与三国时期,又名天师教,明太祖朱元璋赐第四十二代正一天师张正常"真人",并下诏让正一天师世代掌管全国道教。不想到了当今皇上不知为何,竟传奉了小派丹法派的李子龙进宫,并要委以国师之职,张宗志得知后气不打一处来,便要上京争宠。那小女道士是张宗志最小的入室弟子,名叫吴仙妹,正如名字一般,她虽然年纪在教中最小,却是天资最聪慧的。十岁入教,十五岁便已精通教内法术,张宗志心下早已知道这个徒弟是个天才,道法术士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虽然她脾气秉性嚣张古怪,但他为了保持宗派的实力,也总是纵容与她。

    张宗志说够了,叫来店伙计问道:“小二哥,贫道问一下,这天已晚了,附近可有借宿的去处?”

    店伙计忙说道:“道长,由此向西再走一个时辰,有一座小山叫温泉山,山上有个叫龙泉宫的道观,二位可去那里借宿。”

    张宗志道了声谢,继续吃饭,栾异杨听在耳里,心下盘算:‘既然叫温泉山一定是有温泉的,我不如也去那里,先在月下泡个温泉,舒服舒服,然后在伺机教训一下这小丫头片子,真是一举两得。’

    主意打定,紧扒了几口饭菜,付了银钱,拉着赵福就走。

    那吴仙妹看见栾异杨二人走了,夸张的吐了一口气,道:“可算能喘口气了,谢天谢地。”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