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十七章 途中遇友喜相逢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栾异杨和赵福走出小店,抬眼望去。天色已晚,四下寂静无声,只有虫鸣之声此起彼伏,更衬托出夜的宁静。天空中已是繁星点点,一轮圆月挂在空中,今天是七月十五,再过一月便是中秋佳节,两人却是无家可归之人。

    赵福望着明月,又想起自己的遭遇,他这个年龄本应是无忧无虑、快乐开心的,现在却触景生情,不自觉的忧伤起来。栾异杨看见赵福神情黯然,碰碰赵福的肩膀一笑道:“小子,大哥行走江湖有一个原则,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刪被人骑。咱们今时落魄不打紧,今后定要混出个名堂,让天下人敬仰。不过,刚才那个小道姑着实可气,你我兄弟需给她来个现世报。”说完努努嘴,赵福顺他方向看去,只见店外不远处栓马桩上拴着两匹骏马,正是那两个道士所乘的。立时明白栾异杨的意思显是要他去偷盗那马匹。

    赵福天性善良,摇头道:“大哥,那个姐姐虽然可气,但是说的也没错,咱俩确实挺臭的。我看就算了吧。”

    栾异杨拍了下赵福的后脑,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想一辈子被人欺辱吗?以后跟着大哥做的都是非法的买卖,这点儿胆量都没有如何行走江湖,你要是不愿意咱俩立时散伙,各走各的。”栾异杨佯装怒道:“反正我是要教训教训这烂嘴的小道姑,你帮不帮我吧?”

    栾异杨生性就是个没事儿都能找出三分事儿闹的主儿,从昨天到现在诸事不顺,现在铁了心的要找小道姑的茬儿,赵福见他态度坚决,想起自己盟过的誓约,心想:‘我已经落到这个地步,要不是大哥,我可能早就死啦,既然打定主意跟着大哥,现在却来推三阻四的,确实不够义气,大哥因我而遭人白眼,我帮他出出气,原也应该。’于是心下一横,道:“大哥,是我不好,我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

    栾异杨一听高兴坏了,搂着赵福的肩说道:“好兄弟,你且偷偷地将马牵至远处等我,我再上后厨给他们菜里加些调料。”

    赵福道:“大哥,教训一下就好,可千万别害他们性命。”

    栾异杨又拍了赵福脑袋一下,道:“啰嗦什么?大哥心里有数儿,开开玩笑而已,你快去牵马。”说完欠身向小店房后绕去。

    赵福揉了揉脑袋,偷偷摸摸的走到马前,心想我不会骑马,只需偷得一匹就好,他怀中尚揣着吃剩的干粮,喂与其中一匹食了,他自小在赵府为仆,虽未骑过马,但是照料马匹的活倒是经常干,不多时就与那马熟络起来,轻轻的解开缰绳,将马牵至远处躲了起来。

    栾异杨转到房后,到得那后厨房外,那后厨有一扇小门儿,是用来清理卤水杂物所用,那门开敞着,向里偷瞧,那刘姓老汉正背对着门在灶上翻炒菜品,门边放着一道做好的菜和一壶酒,自是备与那两个道士的。

    栾异杨掩嘴偷笑,从怀中拿出‘瓜子’的药,心想:‘我且做个赔本买卖,将这宝物送与这两个道长,且看他俩能闹出什么笑话。’他偷偷的进到门内,轻轻揭开壶盖,将药倒入壶中,又将酒壶轻轻摇匀,放回原处。那老汉马勺翻得叮当作响,与身后之事全然不知。

    栾异杨下完药,心下高兴,悄悄的跑到赵福处与他汇合,二人一马直奔温泉山而去。

    小店内伙计端上酒菜,张宗志脸色微嗔,他虽然为人市侩,喜欢趋颜附势,但对于清修之法却甚是看中,食必行素,不占酒肉,却是他这个女弟子对酒肉是来者不拒,进店后吴仙妹已经喝了一壶酒,这已经是第二壶了。

    两人同行张宗志没为这事儿少唠叨,吴仙妹早知师父会不乐意,立刻说道:“这酒是我留着自己喝的,不扰了您老人家的兴致。”说完让伙计将就倒入自己的酒囊之中,冲着张宗志嬉笑,张宗志摇摇头拿她没有办法。

    两人吃饱喝足,付了饭钱,起身出店,却看到屋外只剩下一匹马,吴仙妹立时发飙,跺着脚道:“定是那两个浑身恶臭的村夫干的!”叫来店伙计质问,店伙计哭丧着脸说那两人并不是附近的人氏,自己也不清楚,连连告饶,吴仙妹不肯罢休,不依不饶的要店家赔偿,最后还是张宗志打了圆场,训责吴仙妹不该招惹是非,才算作罢。两人男女同骑自是不便,只好牵了剩下的一匹马步行向西而去。

    却说那栾异杨与赵福骑着马,向温泉山一路前行,栾异杨心里想着那两个道士服下药后,定然情难自控,不知要闹出什么笑话,只觉有趣至极,不住的大笑。突然前面道旁边闪出一个黑衣人,拦住去路,用奇怪的口音喊道:“族长大哥!是族长大哥吗!”

    栾异杨听那声音,急忙勒住马头,大喊一声:“老五?损人!”翻身下马,紧跑两步与那黑衣人抱在一起。赵福被留在马上,好奇的张望,栾异杨之前曾经跟他说过,自己还有四个过命的兄弟,合称“乾坤五侠”,眼前这个黑衣人便是五哥上野隼人?

    栾异杨跑过来把赵福抱下马,引他来见上野隼人,高兴的说道:“赵福,这就是之前和你说过的五哥,叫上野隼人,快叫五哥!”

    赵福赶紧单膝跪地,抱拳道:“小弟赵福拜见五哥!”

    隼人拉下面罩,喜笑颜开,他长得其貌不扬,小鼻子小眼,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看起来十分亲切和平凡,还有点儿缺弦儿的样子,看见赵福拜他,习惯性的做了个惊讶的表情,夸张的搀扶起赵福,嘴里说道:“哦,嗖嗖嗖,可爱的孩子,有礼貌的非常,哈哈。”

    栾异杨对赵福道:“你五哥是东瀛人,话说不溜道,你得习惯习惯,不过他人很好的。”赵福点头笑了笑。

    栾异杨随即问道:“老五,你怎么在这里?”

    隼人道:“次待族长让我来接应你,他担心你出了状况,麻烦的不要。”他自幼在忍者一族长大,习惯性的叫大哥为族长,二哥便是次待族长。

    栾异杨点点头,又问道:“那二弟他们呢?”

    隼人道:“他们先回山寨了,东西多,丢了不好。”他接着道:“我到了城外,城门的戒严,进入的太难,我发现北门的不严,就在城外的等待,着急的很,运气的不错,族长的遇见,大大的呦西,哈哈哈。”

    栾异杨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料他这一天也没少着罪,拍拍他的肩道:“老五,辛苦了,我带你去泡温泉去,可好?”

    这东瀛人最是爱泡温泉,一听说高兴的手舞足蹈,欢喜的道:“泡汤的舒服,快快的前去,呦西!”

    说罢,栾异杨将赵福扶上马背,自己也翻身上马,并不管那隼人,策马就走,赵福急道:“五哥怎么办?”。

    栾异杨笑笑道:“没事儿,他跟得上。”赵福回头看去,只见隼人在马侧疾奔,速度与马一般无二,抬头朝着他微笑。

    赵福哪里知道,这五兄弟中隼人虽然排位最后,人也是最忠厚老实的,其实他的武力却是五人中最强的。他出身于日本伊贺地区一个著名的忍者宗族上野家族。那伊贺地区京都跟名古屋算是很近,而且位在重山险阻围绕的封闭小盆地里,自成一个小天地。可是在战略上的位置却是十分的重要.因为靠近日本的中央近畿地带。此时正值战国时代初期,这么小的土地居然有六十多个土豪,但是因为土地都很小,所以大家都想夺取对方的土地,于是每家强豪都会养兵,以便对付‘敌国’。这里的争斗是超乎外人想象的激烈,土豪们互相结盟,互相探查敌情,也互相屠戮,被打击的土豪一但垮了,就很难再爬起。在这种有山地,征战又激烈的地方,忍术家族发展壮大,他们自小便要修习五车之术、遁术、天唾之术、狮子身中之术及忍者八门等诸多忍法,各个身怀绝技。长跑更是忍者的基本功,要求连续跑上五十公里路而不停下来休息,日行百里是家常便饭。

    不觉间,前方隐隐出现一座小山,栾异杨一指道:“应是温泉山到了!”

    隼人高兴的应道:“温汤的很好,我去的查看!”不徐反急,疾奔几步竟超过马头,闪电一般的飞驰而去。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