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十八章 淼淼仙泉众客来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不多时,栾异杨二人乘马来到温泉山前,那山虽不似名山大川般的高耸入云,巍峨壮阔,却也连绵起伏,蜿蜒百里。山南坡地势平缓,植被茂盛,一条丈余的石砾山道沿坡而上,在远处没入夜色之中。山道旁立着一块石碑,上书一诗:“画得青溪样,宜于紫府观,轻烟绕玉壶,闲隐龙泉宫。”

    栾异杨少时曾读过些诗书,知道那前两句是唐代著名诗僧皎然的诗句,应是借古人诗意赞颂这温泉山景致优雅,为道家所居。后两句为后人所续,意为山中温泉轻缈,闲适恬怡,并有一座道观隐与山中叫龙泉宫。

    栾异杨抚掌大笑,不由的来了兴致,朗声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赵福,看来咱们来对地方啦,这山上必有好泉,正好洗洗咱俩这一身晦气。”

    两人驱马沿道缓缓上山,两侧槐栎枫柏,层林叠翠,明月悬空,映的疏影阑珊,别有一番情趣,两人被美景陶醉,心旷神怡,暂时忘却了烦恼。

    行了一会儿,左侧一棵古槐树上坐着一人,正是上野隼人。他眯眼笑着向栾异杨二人摆手道:“族长,六弟,我找到好多的汤池,一定舒服的紧,快随我来。”说完指指主道旁向左的一条小毛道,示意二人转道而行。

    上野隼人并不下树,而是像猿猴一般在林间枝头摇荡着前行,在前面引路,栾异杨二人在后面跟着,赵福看着上野隼人敏捷如猿猴一般,还不住回头做鬼脸逗他,高兴的合不拢嘴。三人嬉闹着前行,不一会儿来到山腰西坡一处平缓的林间,只见此处林间多了不少巨石横亘,隔出不少小型的空地,石间有水声潺潺,可以看到有徐徐白雾蒸腾而上,绕于树间,好似仙境。

    栾异杨哈哈大笑,抱着赵福翻身下马,大声道:“不错,不错,果然有温泉,来着了!”,赵福将马拴在一个树上,三人脱了衣裤,赤裸裸的跳入最近的一个温泉池之中。那个温泉池有巨石环绕,温泉水从一处石缝间涓涓流出,盈满而溢又从较低的石缝处流出,竟是活水。水面上浮散着蒸汽,水中温度适宜,水下是平滑的石板,三人泡在水中只觉浑身舒畅,受用异常。

    与此同时温泉山西侧数里之外,郊外小道上两个道士牵着一匹马正步行而来,正是张宗志和吴仙妹师徒二人。

    两人走了小半个时辰,吴仙妹嫌行的太慢,又开始不住的咒骂那两个臭村夫偷马,唠叨的张宗志心烦意乱,斥责吴仙妹道:“你这毛丫头,要不是你辱人在先,咱们的马怎会被人盗了去,为师跟你说过多次,出门在外须谨言慎行,切不可招惹是非,你可曾听过?现在有马不能骑,还不是因为你的好嘴所赐?”

    吴仙妹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在教中也是众人避让,唯独怕她这师父念咒般的絮叨。心想这一路走下去,不知还要听师父多少数落,心下是又烦又惧,眼珠滴溜溜的一转,说道:“师父,这夜色渐晚,你我这般步行何时能到那龙泉宫?不如您老先骑了马去,也好早早歇下脚。徒儿我年轻,紧走的几步晚些到也没什么。”

    张宗志捋了捋山羊胡须,犹豫道:“这荒郊野外,你一个人夜行赶路,为师放心不下啊。”

    吴仙妹笑道:“师父多虑了,我只怕遇不上歹人呢,若真遇上我还可抢他们的马匹银两,那才好玩。”说罢竟将双手拢在嘴上大喊:“附近可有山匪贼盗?!姑奶奶在此恭候!”声音清脆,回音传至天际。

    张宗志皱着眉摇摇头,心想我这徒儿不去扰祸他人原是万幸了,翻身上马道:“莫要鬼叫了,为师现行去借宿,免得晚了无人接待,你随后小心赶来,不要在惹祸了!”

    吴仙妹满脸堆笑的道:“师父放心,徒儿随后就到。”说着伸手朝马屁股上重重一拍,那马受惊疾奔,张宗志险些仰身摔倒,急忙拽住马缰,嘴里骂着:“这疯丫头!想摔死为师吗?”奔马向东远去,张宗志骂声渐弱,不一会儿消失在夜色之中。

    吴仙妹掐腰站在路中,笑嘻嘻的看着师父走远,伸手在腰间符囊中掏出一张黄纸符篆,上面早有朱笔画印的符文,四周均是灵符图案,中间用篆文写的飞身符三个字。

    这道家自现世以来便追崇仙术,道教之术繁多,共分五大类有“山”、“医”、“命”、“相”、“卜”。其中“山”就是通过食饵、筑基、玄典、拳法、符咒等方法来修炼“肉体”与“精神”,以达身心通仙的一种道术。吴仙妹自幼便对“山”中的拳法、符咒之术有格外的天赋,这飞身符是她自己鼓捣出来的,此符用出可使周身轻灵,草上飞行,踏雪无痕,便如鸟雀。只是此符她只画出一枚,再依样绘制竟全无效果,而且此符一天只能用一次,且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显灵,因此吴仙妹一直密藏不漏,教中并无人知晓,是她的得意之术。

    吴仙妹将飞身符贴在自己胸前,聚气凝神,口中默默念道:“灵官咒,灵官法,灵官使起飞身煞,灵山飞出金翅鸟,敷在身上飞行法,扶你头,扶你腰,扶你天河水上漂,扶你手,扶你脚,五色祥云把你绕,身轻如雨燕,急飞入云霄,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右手在胸前凭空画符,左手直指东方天空,喊道:“起!”话音刚落,身子腾空而起,离地两丈,向东如箭一般的飞射而出。

    吴仙妹身边的草木飞速后退,她身轻如燕,急飞前行。

    她怕碰见师父,将方向调了偏西,不走主道,而是在荒原中疾驰。一炷香的工夫将到,吴仙妹身形减缓,飘飘然落在了地上,她的前方已经能看清温泉山的轮廓了。

    吴仙妹心下合计了一下时间,算来自己已经超过了师父,如果先行上山他定会起疑,不如在山麓游荡玩乐,过他个把时辰在上山去。主意已定,背负着双手,悠闲的向山林中踱去。

    温泉山西坡林下温泉池里,栾异杨三人泡的正爽,上野隼人想起家乡,情不自禁的哼起东瀛的小调,咿咿呀呀的,栾异杨和赵福听不懂他在唱什么,但觉得有趣,瞅着隼人直笑。栾异杨取笑隼人道:“福子,你看你五哥长得寒碜,唱歌也吱吱咋咋的,像不像一只傻猴子?”赵福看着隼人,觉得确实很像,双手捂嘴偷笑。

    上野隼人听到栾异杨取笑他,笑呵呵的指着栾异杨的一脸胡子道:“野人!野人!”赵福见他二人互相取笑,更觉有趣,在水中鼓掌大笑。

    栾异杨摸了摸胡子,道:“哈哈,却是有段时日未曾打理这胡须,今日索性刮掉了,换个扮相也好转转运气。”说罢在池边石上衣服中掏出匕首,在脸上刮起来。又说道:“温泉泡的也够爽了,咱们今晚就在这林间歇息,老五,你带老六去寻一处干爽的所在,可好?”。

    上野隼人笑着应了声,摆摆手示意赵福随他而去,赵福看看地上的衣物,说道:“大哥,咱俩的衣物也都污臭了,我正好拿去洗了晾上。”

    栾异杨见这深山夜色之中,更无外人,便说道:“如此甚好,福子,衣物拿远些洗涮,不要弄脏了温泉水。”

    赵福答道:“知道了,大哥,你在这里再泡泡,我和五哥先去了,一会儿回来找你。”说完拉着五哥的手,拿着脏衣向林中而去。

    温泉池中只剩栾异杨一人,他用匕首刮去胡须,将头插入温泉水中猛摇,激起层层水浪,他突地站起身来,将头向后猛甩,乌黑的长发带出一条弧形的水线。他上半身露在水外,多年混迹江湖练就的肌肉棱角分明,身前背后有大小伤疤无数,显得威武健硕。脸上胡须尽去,脸庞英风俊朗,在月光的映照之下更添神采,竟是一副潘安之容,只是周身上下匪气亦然。

    他仰望圆月,心中想着明日就要回转山寨,与兄弟们相聚,又多了个患难的小兄弟,心下欢喜。转念又想到此次前来只为如月姑娘,却心愿落空,实在遗憾。他自顾自的想着,未察觉他的身后有一张黄纸符篆悄悄然的向他飘来,轻轻的贴在了他的背脊之上。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