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二十章 爱之深时痛之切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吴仙妹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带起层层涟漪,口中发嗲的说道:“哥哥,人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能不能告诉人家啊?”

    栾异杨斜眼看她,心中突然觉得好笑,他在酒馆之时观察到吴仙妹的师父不饮酒,只有这臭嘴丫头自斟自饮,他暗中下药原想让这臭嘴丫头在师父及店家面前出丑,没想到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

    栾异杨虽好色,但也仅限于烟花柳巷,却从不招惹良家女子,这叫做盗亦有道。之前他下药是为了出气,现在变成了占便宜,这本不是他的初衷,再者这臭嘴丫头着实令他厌恶,男人往往在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即使她朴实无华也是极美的,若厌恶一个女人的时候,即使她光艳妖媚也令人气愤。栾异杨对眼前这个臭嘴丫头的感觉就属于第二种,眼见她扭捏作态的向他而来,心中厌烦、无奈、哀愁、愤慨,真是五味杂陈。

    栾异杨看着吴仙妹,无奈的道:“我叫什么你管的着吗?你离我远点儿啊。”

    吴仙妹道:“哥哥好凶哦,不过好有男子气概,人家喜欢的紧。”说话间两人已近在咫尺。

    栾异杨道:“哎,疯丫头,我可什么都没穿啊,我也没动,是你自己凑过来的,你醒过来了可别怪我。”

    吴仙妹娇笑着绕到栾异杨的身后,幽幽的道:“我怎么会怪哥哥呢?我喜欢哥哥还来不及呢。”说着伸手在他肩上轻轻抚摸。

    栾异杨被她一摸也是一阵酥麻,心想:‘算了,好歹也是个女的,反正她自己说了愿意的,又使了法儿让我动弹不得,就算我想阻止也无能为力啊,我就当是助人为乐吧。’索性说道:“姑娘,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反悔啊。”

    吴仙妹咯咯笑道:“人家绝不反悔,啰嗦什么。”伸手将头上的银簪抽下,一头秀发散落下来。

    吴仙妹将身子靠在栾异杨的背上,将下巴放在他的肩头,两人的脸离的很近,几乎就要贴上。

    吴仙妹笑盈盈的看着栾异杨的脸,栾异杨也斜着眼珠看着他,互相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栾异杨还闻到了秀发的芳香。

    栾异杨在这一瞬间突然觉得这臭嘴丫头仔细瞅瞅也挺可人的,唉,算了,都是天意啊,准备献身吧。

    他正要闭眼顺天,突然眼前多了一个银簪,银簪的簪尖正在左右摇晃。他还未及反应,听到吴仙妹吐气如兰的说道:“哥哥的屁股好翘啊。”话音刚落银簪在眼前消失,随即左屁股蛋子上一阵钻心的疼痛,竟是吴仙妹从背后将银簪插入了他的屁股肉里,力道果决,银簪没入一半。

    这一下来的着实突然,栾异杨“欧呦”一声,钢牙紧咬,二目圆睁,努力调动脸上能动的所有肌肉,怎奈他被使了定身法,脸上仍是木讷呆板,只有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栾异杨心里暗暗叫苦:‘妈了个巴子的,这疯丫头果然是装的,她想整死我!’他那里知道,那吴仙妹现在对他确是喜欢的紧,只是她自小在道家修场长大,并不懂得男欢女爱之事,她是个假小子的性格,小时候如遇喜欢的男孩,也不会撒娇害羞,为引其注意,她就会欺负追打所爱的男孩,对方越疼她便觉得对方越会记得她。

    栾异杨的药若是用在风尘女子身上,他尽可享尽艳福,可是现在用在了这个毫无经验的疯丫头身上,他又不能加以引导,场面全被吴仙妹控制,其惨烈结果可想而知。

    吴仙妹拔出银簪,一道血线喷涌而出,染红了一小片水面。

    还未等栾异杨缓过疼来,吴仙妹又一簪插在他右屁股上,同样的果决,银簪没入一半。

    栾异杨拼劲全力大喊:“隼人!隼人!”声音虽然微弱,热泪已经铺满脸庞。

    吴仙妹幽幽的道:“人家这么喜欢你,你可要记得人家啊?到现在人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的名字叫吴仙妹,你可要记真切了。”

    栾异杨心中想到:‘去你娘的,谁要和你谈情说爱!’大声喊道:“爷爷站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通天蛇’栾异杨是也,你若还算是个江湖中人,就不要用这龌蹉的手段,你解开妖术,咱俩堂堂正正的比试,你可敢吗?”

    吴仙妹猛的抱住栾异杨,那剩下的半截银簪被她一撞全部没入,她摇摇头道:“异杨哥哥,我不要放开你,放开你你就跑了,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显然药力正在盛时,她不再矫揉造作,而是用情至深,越来越投入了。

    她伸过头去,眼神迷离的看着栾异杨,只见他紧闭双眼,满脸是泪,嘴唇微颤。她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吻那双唇。

    她的身子贴着栾异杨的身子慢慢向前转去,顺手拔出了银簪。

    栾异杨又被疼痛惊得睁开双眼,发觉她向自己的身体正面而来,急道:“你要干什么?你要再动我咬舌自尽啊!”心里想:‘这疯子尽他娘的朝下三路使劲,她要是将我扎成太监,还不如死了的痛快。他娘的,死瓜子的药这次怎么这么好使起来?死隼人跑他娘的哪里去了,还不回来!”

    吴仙妹此时已是神志恍惚,已经听不清栾异杨在说些什么,满脑子只想着他那微颤的双唇,她突然扑身而上,双手搂住栾异杨的脖颈,紧闭双眼深深一吻,银簪险险插在栾异杨的脸上,冰凉凉的贴在左颊之上。

    此时二人四唇相对,心情却截然相反,吴仙妹双眸紧闭,只觉双唇温软,说不出的酥麻润逸;栾异杨根本没心思管其他的事情,两只眼珠瞪圆了死死的盯着那银簪不放,满头的冷汗。

    吴仙妹吻了一会儿,微睁双眼看着栾异杨,恍惚的说道:“异杨哥,你一定要记住我啊,一辈子记住。”说着缓缓举起手中的银簪。

    栾异杨两个眼珠上翻,望向天空,心里道:‘别了,苍天,别了,大地,别了,我的兄弟们,别了,如月姑娘和天下众位美女......’又将眼珠下翻恶狠狠地望向吴仙妹,心想:‘死疯子,你记好了,做鬼本大爷也不会放过你的。’

    吴仙妹手向下急挥,向栾异杨的下身直刺而去。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