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二十一章 女儿妆容俏绘描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寒光一道,直取要害。

    吴仙妹颠迷不能自控,不知所为。栾异杨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即将被废,却毫无办法,就在这一瞬间,他万念俱灰,闭上了眼睛。

    突然间“嘭”的一声,栾异杨身后有人一脚踹出,正踢在吴仙妹腹部。这一脚横踹劲道很大,吴仙妹立时犹如脱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噗通一声落到丈余外的另一个温泉池里,激起水花无数,身子没入水中,失去了知觉。

    吴仙妹昏厥过去,那定身符立时失去了效力,栾异杨突然能动,哇的一声大叫,胡乱挥舞着手脚,眼瞪似铜铃,呲牙张阔嘴,面部狰狞狼狈异常,闹了几下,稍稍镇定,回头一看,自己身后正有一人瞅着他笑,两眼眯成一条缝,正是上野隼人。

    栾异杨一把抓住隼人的双肩,激动的不住摇晃,吐沫横飞的道:“隼人,你他娘的再晚点儿回来,老子就他娘的被刪了啊!”

    隼人笑笑道:“是啊!是啊!真的好险啊!”栾异杨哪里知道,上野隼人已回来有一会儿工夫了。他与赵福二人走后,在不远处山坡上找到了一片林间空地,空地旁边有一条小溪,正是宿营休息的好场所,隼人让赵福在溪边浣衣,他回来找栾异杨,将近温泉池时,远远望见栾异杨裸着上身站在水中,池边有一女子搔首弄姿的做着撩人之态,隼人做了个惊讶并兴奋的表情,心想:‘大哥确实厉害,这次有好戏看了,我不要耽误了大哥的好事,悄悄的藏起来观看,兄弟的艳遇,大大的好了!’他最擅长藏匿之术,再加上栾异杨、吴仙妹两人一个惊慌,一个迷乱,都未注意到上野隼人早已用‘木隐遁’忍术,藏于池旁的树上偷窥。

    这隼人怕打扰了两人的好事,躲得远了些,方位正好在栾异杨的身后,自是看不见大哥的表情,也听不清大哥说些什么,却只听到那女子应和着大哥,嘴中情话连连,隼人暗暗在心中竖着大拇指,赞道:‘咱这大哥真是帅的羡煞旁人,这才多一会儿工夫,就能引得女子投怀送抱,真是不得不佩服啊!’接着往下看,却越看越不对劲,他先前看时,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女子身上,直到吴仙妹站到栾异杨身后,用银簪连刺其双股,引红池水一片,隼人才觉不对:‘这玩儿的也太刺激了吧?大哥竟然一丝未动?不对劲啊?’待到吴仙妹绕到栾异杨身前时,他才看到栾异杨背后贴着一张黄纸,他久居中原,知道是道家法术,心道不好,大哥有难,急急上前营救。

    这些过程他自不好和栾异杨道述,只好傻笑着对着大哥,拍拍栾异杨的肩膀以示安慰,又帮他撕下后背上的定身符。

    栾异杨一把抢过那张黄符,狠狠的瞅了瞅,吐了口吐沫说道:“他奶奶的,着了这臭丫头的道儿啦!”将黄符死了个粉碎,猛地回头要找那吴仙妹算账,才又觉得两个屁股酸痛,想起自己还光着身子,回头道:“隼人,将你的衣服分些与我。”隼人脱去外衣递给他。

    栾异杨将外衣系在腰间,在池边找到自己的匕首,揉了揉屁股顾不得疼痛,狠狠的蹚水向吴仙妹走去,嘴里自言自语的道:“老子也给你来两个窟窿。”

    隼人站在原地,笑着劝道:“大哥,女孩子,不要认真,教训教训得了。”

    栾异杨也不说话,径直走向吴仙妹,她跌落的水池与栾异杨所在的池子隔着一个池子,她浮在水面已然昏了过去。栾异杨提着她的腿将她拖出水池,横放在地上。蹲在她的身边,手握着匕首上下左右的比量,却不知在哪里下刀,又看看吴仙妹苍白的脸,心想:‘这臭嘴丫头虽然可恶,害我不浅,可是她也是因我下药所致,她一个女的,又昏迷不醒,我现在下手实在不是个爷们儿,该当如何才能解我心头之气呢?’对着这昏迷的丫头,竟为难起来。

    他踌躇一会儿,灵机一动,回头对隼人喊道:“隼人!你的隐身油扔给我!”

    隼人会心的一笑,扔了一个小油布囊过来,栾异杨接在手里,朝着吴仙妹咧嘴嘿嘿的一阵坏笑。这隐身油是上野隼人用古法从多种草药中提炼出来了一种涂料,颜色灰黑,与人体无毒无害,只是涂在身上脸上极不宜掉色,如不用特制的去色药水洗去,能粘附与皮肤之上半月不掉。

    栾异杨乐呵呵的看着吴仙妹的脸,口中说道:“小妹妹,你这嘴儿太臭,性格太差,哥哥我差点儿被你占了便宜,既然你我如此有缘,哥哥我给你留点儿记号,定让你记住哥哥。”嘴中说着,手沾涂料在吴仙妹脸上不住涂画,在吴仙妹额头上歪歪扭扭的写了五个字‘臭嘴女色魔’,又在左右脸蛋上各画了三撇胡须,陪着她那一张娃娃脸,好似一只猫儿。

    栾异杨又观赏了一会儿,不住点头,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起身在旁边的树干上用匕首刻了“别着急,半月后自会褪色。”几个字。不再去理会那吴仙妹,走到上野隼人的身边道:“咱们走。”两人哈哈大笑,转身去找赵福去了。

    那隼人本无意伤她,脚下一踹留了力道,只是吴仙妹本已被药的迷迷糊糊,受此一击支撑不住昏了过去。一盏茶的工夫,吴仙妹悠然转醒,咳嗦了一会儿吐了几口水,慢慢清醒过来。

    她在隐约间想起刚才在温泉中的一幕,似是在做一场梦,梦中她与那偷马的帅哥哥相拥尔吻,缠绵悱恻,情景让人脸红。吴仙妹只觉得又气又羞,自己向来大大咧咧的,怎会作这思春之梦?

    她看看周围环境,只见正对她的一棵树的树干上刻“别着急,半月后自会褪色。”一行字,不明所以。她先摸摸腹部的伤痛处,又瞅见自己光着的小腿,发现刚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实!她一下慌了神,她虽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但儿女贞操乃是女孩子最重视的,她是个修行之人,更是看重的紧,今天稀里糊涂的被个陌生男人亲了,这便如何是好?自己晕过去的时候,那男人是否对自己无礼?她越想越是害怕,急忙检查自己的衣着,还好并无异样,心中六神无主,急的跺起脚来,愁闷了一会儿,想起那男子曾在她恍惚间说过自己叫栾异杨,她一边在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一边走到池边,还好符囊还在原地,她伸手去捡符囊,却在月光的映照下瞟见水中自己的脸,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脸上黑乎乎的,她急忙凑到水边细瞧,原来额头脸上都被人画上了涂鸦,特别是那‘臭嘴女色魔’几个字分外扎眼。

    吴仙妹气的哇哇大叫,急忙将头伸进水中,两手使劲揉搓清洗,却是毫无效果,她急的不行,女孩子的容貌可是最为重要的,现在却被人毁了娇容,她急的欲哭,使劲的搓脸直将皮肤搓的通红,却仍是无效,突然想起树上刻的那一行字,心想自己定是被那栾异杨愚弄了,嘴里狠狠的念叨着栾异杨的名字,暗下决心定要除掉此人,以保自己的名节!

    她伸手在囊中拿出一叠小纸人,这些小纸人都是用黄纸裁剪成的人形纸片,她在口中念念有词,心中想着栾异杨的样貌,突的向空中一扬,说了句:“快去找出此人,速速回报!”小纸人竟然活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四处散去。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