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二十五章 龙虎真人进京师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花开几朵,各表一枝。

    却说那正一教教主张宗志乘马来到温泉山龙泉宫,说明身份来历,那龙泉宫的观主曾去过龙虎山听讲修行,认得张宗志,一代宗师深夜来访,有如天仙下凡,自是奉为上宾,好茶好饭招待,喜得不亦乐乎。

    待到天明,张宗志却不见自己的徒弟吴仙妹来寻,气恼异常,徒弟的斤量他心中有数,应该不会遇到危险,必是上哪儿又惹祸去了。他心急着去京城办事,便托付那观主自己徒弟若要来寻,叫她尽快去京城汇合。

    那观主满口答应,并备了上好的马车给张宗志乘坐,遣了几个机灵的道士一路伺候,要送他入京。张宗志此次来京是受宫中红人御马监掌印太监汪直所邀,信使曾叮嘱过务必低调行事,因此只带了最有能力的一个徒弟上路,不敢声张,因此谢绝了观主的好意,只身骑马前去京城。

    张宗志一路前往京城,顺着城墙绕了半圈,来到城西阜成门时已近晌午,只见城门有重兵把守,已将城门戒严了。正踌躇间,只见城门口一个年轻太监骑马上前,施礼问道:“道长可是江西龙虎山上清正一宫,正一教掌张真人驾到?”。

    张宗志赶紧回礼道:“正是在下,阁下是?”。

    那太监低声道:“小的是汪公公差来迎接真人的,真人勿怪,可有印信让小的开开眼?”。

    张宗志道:“公公客气,这是自然。”说着捧出印信符牌,乃是一块金色铜牌,上面阳刻着‘太祖诏瑜,道法致宗,顺天济世,世承真人。’十六个篆字,那是当年明太祖朱元璋御赐第四十二代正一教掌教张正常"真人"封号的印信符牌,并下诏让正一天师世代掌管全国道教的凭证。正一教自明朝之前历代教主都叫天师,所以正一教又叫天师教。直至明朝开国时,太祖朱元璋觉得皇帝老子才是君权天授,敢配个“天”字,所以封了张正常一个“真人”的称号,至此终明一朝正一教教主都以真人自居。传到四十七代张宗志这里,正一教只落了个徒有其表,并无实权,对世间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那太监双手接过符信仔细看了看,奉还于张宗志,客气道:“太祖爷御赐的物件,果然是美轮美奂,小的今天算是开眼啦。”又道:“张真人远道而来辛苦啦,小的姓李,这几日天天在这儿守着,专等真人到来,我这就引真人去见主子,真人请随我来。”说罢调转马头,在前面带路。

    张宗志催马上前,与那李公公并行,道:“有劳李公公了,只是这京城为何把守的如此严密,京城内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

    李公公道:“不瞒真人,这两天京城内闹了‘妖狐夜出’的怪事,连续两天夜里,有两个大户人家相继被灭门,坊间传闻是一个狐狸精闹得,这事儿可真是邪门儿了,现在城中戒严,连东厂、锦衣卫都惊动了,我家主子也是怕真人进城时遇到什么麻烦,才让小的特意在此守候,此处不是说话的地儿,咱们还是速速进城去见我家主子吧。”

    张宗志点点头,不再说话,心里却想着备不住这正是个平步青云的好机会,只是自己那徒儿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心下着急。两人来到城门口,守城的兵卫见到那李公公并不阻拦,低头哈腰一脸献媚的招呼着,李公公淡淡的回应了声,再不搭理,径自引张宗志入城去了。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

    李公公引着张宗志来到内城西侧靠城墙一处偏僻的坊间胡同处,在一个大宅子门前停下。胡同本来就偏安一隅,再加上这宅子属大太监汪直的私宅,周围少有闲杂人等,显得安静异常。宅院从街上看古朴雅致,并不起眼,但是给人一种森寒之气。

    院墙偏东有一个垂花门,大门前摆镇邪的狮子,大门为棕褐色,门面上有两个铜质的兽首门环,十分威严。门前站着两个精壮的汉子守卫,见道李公公二人,深施一礼,其中一个门卫过来牵马,与李公公低声耳语几句,李公公点点头,另一个门卫推开院门让两人进入。

    张宗志随李公公进了垂花门,对面是青砖墙的照壁,上刻飞禽走兽等浮雕,又向西转穿过一个小门,来到前院,院子呈长方形,左右各有房屋,都是下人、杂务及马舍等附属房间,又向南走,穿过正南的一间堂室,来到一处花园,花园中间是个大水池,有假山叠石、睡莲小桥,花园两侧为抄手游廊,两人顺着左侧的游廊行走,又在西侧的一个圆门处拐进另一个院子,李公公将张宗志请进左首的一间雅房内,说道:“张真人请在此处歇歇,主子现在有些琐事,稍候来见你,我还有些事儿,先告退了。”

    张宗志一揖道:“公公辛苦了,贫道在此等候即可。”李公公欠身离去,又有小童送来茶水点心伺候,张宗志心想早听说汪公公权势极大,看这宅子排场确实不凡,一会儿定要小心应承,大树底下好乘凉啊,一边喝茶等候一边考虑如何与这位贵人打好关系。

    一只云雀在张宗志休息的屋脊上飞过,飞到府院另一头的一间偏房上落了下来,那偏房坐落在后院东角隐秘处,是间密室,府院中人都不敢轻易入内。

    密室内布置的极为简易,靠左首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人,床前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太太,满脸都是皱纹,眯缝着眼睛看着床上之人,她的旁边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太监,垂手而立。屋中右首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人,面如冠玉,貌似潘安,正在静静的品茗饮茶,神态自若。

    三十岁左右的太监恭恭敬敬的开口说道:“主子,这人就是那个提供了纪氏之子线索的差役,名字叫做从丙炬,在提刑案查使司供职,是小人的线人,说是差点儿就抓住那纪氏之子,却被纪氏的余党所伤,死里逃生捡了性命,我见他确实忠心耿耿,才带来见主子您。”

    那床上之人正是前夜被栾异杨刺伤的瘦差人从丙炬,他伤了肺叶,不住的咳嗽,却要挣扎着起身,哽咽道:“主子明鉴,小人为了主子的事儿…咳咳…差点拼了小命儿…咳咳,小的心想,我这小命儿丢了…咳咳…丢了也不足惜,可是误了主子的…咳咳…主子的大事那就糟糕了,所以想方设法的来见主子,呜呜…”说完竟哭了起来。

    汪直知他想攀富贵,定是与那接头的太监提了条件,非要面见自己,求个头功,便淡淡一笑放下茶盏,走到床前握住他的手,柔声道:“这位兄弟辛苦啦,我喜欢忠心之人,你放心,你既然肯舍了性命为我办事,我必会让你想尽荣华富贵。”

    从丙炬贼眼闪烁,竟涕不成声,说道:“主子,你以后就是…咳咳…我亲爷爷,我愿为你效犬马…咳咳…之劳报答您老的…咳咳…大恩大德,我记得赵福那小子被一个自称…咳咳…‘通天蛇’的江湖人掠走,只是我现在…咳咳…重伤在身,不能领人去找。”

    汪直松开手微笑道:“兄弟真是忠心有嘉,你放心,你来了此处,我有方法让你的身体好起来,只不过会有些疼痛,你可能忍得?”

    从丙炬道:“爷爷为我好,我都受的,让我死都愿意。咳咳…”

    汪直道:“很好!”转头看那老太,说道:“祖母,看你的了。”说完转身走回桌旁坐下,继续喝茶。

    那老太太并不说话,颤巍巍的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瓷瓶,冲中年太监使了个眼色,那中年太监赶紧来到从丙炬身边,低声道:“老从,你福气大,要做人上人,先吃苦中苦,你忍着点儿。”说完帮他翻身趴下,轻手轻脚的扒开他的上衣,揭下包扎伤口的纱布,一处刀伤露了出来。

    那老太太走到近前,拔开瓷瓶的塞子,向伤口处倒去,过了一会儿,一条绿色的蛆虫蠕动着身体,从瓶口处爬了出来,循着血腥味爬到伤口处,一头钻入从丙炬的肉中。从丙炬只觉的背上痒痒,有东西在伤口处贯入,疼的诶呦一声,又不知是什么东西,眼睛滴流乱转,满腹狐疑紧张的流出汉来。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