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三十章 山炮自有活命法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啊的一声,栾异杨猛然坐起。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虽然周围充满了腥臭的气味,但他却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吸入的最清新的空气。

    稍稍镇定下来后,他开始觉得四肢酸软,疼痛从全身各处关节渗出。

    他头晕目眩,耳中嗡嗡作响,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绿色的粘液。

    “他娘的!”他狠狠骂了一句,用袖子擦拭着嘴角,这感觉好像宿醉酒醒一般,却又比宿醉难受十分,恐怖百倍。

    “哥哥,你醒了?”

    栾异杨循声望去,在他左首边上,吴仙妹正急切的盯着自己,她的眼神中满是关切和心疼,楚楚可怜。

    “你已经昏迷了几个时辰,还不住的呕吐,担心死我啦,傻蛋好担心啊!呜呜……”吴仙妹见他醒了,竟喜极而泣,哭了起来。

    栾异杨并未接她的话,只是看着她,只见吴仙妹左脚脚踝处扣着一个铁箍,一条粗粗的铁链与铁箍相连,铁链有丈余长,铁链的另一头被拴在一个铜柱之上,那铜柱有两人高,四尺余宽,粗大壮实的立于地上,上面已是铜锈斑斑,铜柱顶端嵌置着一块巨大的晶石,那晶石发出幽幽蓝光,将四周照亮。

    他这才发现,还有一根铁链以同样的方式拴着自己。

    他又向四周望去,只见自己和吴仙妹正在一个石室之中,这石室三丈见方,地面、四壁和天花都是由巨石砌筑而成,表面光滑。室中空空如也再无他物。石室一面墙上有一道门,已被石板封住。

    “这是哪里?”栾异杨问道。

    “这是老神仙的仙宫,咱们被他关起来啦。”吴仙妹听见栾异杨问他,立时止住了哭声,答道。

    “老神仙是谁?”

    “老神仙就是老神仙啦,他可厉害啦,一掌拍死一条大龙呐!不过他凶得很,把咱们抓到这儿。”

    栾异杨问了一会儿,吴仙妹答的殷勤,却有些驴唇对不上马嘴。他听得似是而非,琢磨了半天大概搞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正在此时,石门轰的一声开了,一个健硕的老者哈哈大笑着走进石室,见栾异杨醒了,更加高兴,连连道:“活的好,活得好,活的肉比较香啊。”,声如洪钟,振聋发聩。

    栾异杨听他说话的意思,感觉这人竟将自己看成山珍野味一般,心下骇然。

    “老前辈,在下栾异杨,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栾异杨表情真诚。

    “不要客气,是这小丫头救得你,你谢她吧!谢完我给你洗洗,一会儿吃了你,你是喜欢蒸还是喜欢烤啊?”

    栾异杨倒吸一口凉气,幽幽的道:“不知晚辈如何得罪了前辈,前辈为何要杀小的啊?”

    那老者道:“什么得罪不得罪的,老子半辈子未见活人啦,成天吃些虫蛇野果,当然得打打牙祭啦。”

    那老者神情自若,竟将吃人之事说的天经地义。

    栾异杨脑袋飞转:‘此人看来说的并非玩笑话,他应该就是小道姑说的老神仙,此人一看便知是个绝世高手,我与他硬拼无异于以卵击石,现下只有凭我的三尺不烂之舌与他周旋,或有逃生的机会。’

    “前辈,你要吃了小的,那是小的的荣幸,不过小的临死前可否知道前辈的尊姓大名?”

    “你这小子真是啰嗦的紧,老子叫鬼力赤,告诉你又能怎样?”

    栾异杨在心中默念‘鬼力赤’这个名字,好似在哪听过。他自小就是个山炮,最喜与人谈天说地,前朝旧事如数家珍。突然间,他想起一个人物,脱口而出:“鬼力赤,好响亮的名字啊!前朝有个大英雄灭掉了大元朝,也叫鬼力赤,小的十分敬仰!”

    栾异杨提到的鬼力赤,乃是前朝蒙古帝国元朝末代的著名人物,想当年朱元璋领兵推翻元朝,末代皇帝元顺帝妥欢帖睦尔既没有战死,也没有自杀,而是率领着王族和所剩的军队撤退到了自己祖先曾经兴起的故地——蒙古高原,建立了北元王朝,与大明朝又对立了五十余年。

    这得归功于从成吉思汗开始的近似于疯狂的扩张,使得蒙古帝国幅员辽阔,汗国、部落林立,而元朝的版图只算蒙古帝国的一部分,元朝的皇帝又是蒙古帝国的大汗,对于蒙古各大汗国和部落享有宗主权。元朝的灭亡,只是使蒙古帝国失去了中国的领土,而蒙古帝国依然存在。

    明历建文元年时,北元被草原上的吉尔吉斯部落所灭,至此元朝才最终灭亡,这灭掉元朝的吉尔吉斯部落首领就叫鬼力赤。这事算来已经过去了七十年。

    不料那老者听到栾异杨的话,半响无声,竟盯着他一动不动。

    突然间,老者哈哈大笑,震得细灰从墙上簌簌落下,栾异杨和吴仙妹急忙捂住耳朵,却也震得头晕脑胀。

    笑了一会儿,老者收住笑声,眼中满是兴奋的望着栾异杨道:“没想到老夫被困在这地府之中多年,竟然威名不减,那大元朝正是被老夫所灭,哈哈哈。”

    栾异杨听他自认就是七十年前的鬼力赤,心下欢喜异常,就好像赌博掷了个雹子一般。心想:‘我听闻那鬼力赤灭了北元之后不过一年,其部落便被其他部落打败,其人失踪再无踪影,这老头疯疯癫癫,若真是那个鬼力赤,现在该有百十余岁了,岂不是老妖精?我却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他既然喜欢我便顺杆儿码,哄他开心就好!”

    “哎呀!果真是大英雄老前辈啊!老英雄你是我最崇拜的偶像啊!老英雄有所不知,小的自小就是听着您的英雄事迹长大的,我家里长年供着你的神位,小的我一日三拜,从不敢耽搁啊!小的今天得见真英雄,这是百世行善的福报啊!大英雄快受小的顶礼膜拜!”

    说完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起响头,吴仙妹见状也跟着磕起头来,嘴中不住说道:“老神仙,真厉害,无量天尊,寿与天齐。”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那鬼力赤见二人磕头如捣蒜,口中尽是溢美之词,高兴的合不拢嘴。他长年在这地下世界与世隔绝,突然有人识得他的英雄事迹,自然高兴的紧。

    “你这小子倒是与我有缘,老夫好长时间没有这么高兴啦,且晚几日再来吃你,先将这小巫婆吃了吧!”

    吴仙妹笑嘻嘻的应声道:“太好啦,老神仙吃了我吧,莫要吃我哥哥。”

    栾异杨回头望她,只见她嫩嫩的小脸上还有自己所画的涂鸦,笑盈盈的看着自己,眼中尽是欢喜之情,竟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心下颇为感动。

    “大英雄,她是我的妹妹,虽然痴傻,却有仙灵之体,是我们当地的天女,吃了她实在是不吉利,有损英雄您的声威,而且折寿啊。我二人愿拜英雄您为义父,助您逃出这地府。”说完继续磕头,吴仙妹也是依样画瓢。

    “谁说我要离开这地府?老夫要走早就走啦,还用你们两个无名小卒帮我?老夫好不容易才有这小鲜肉吃,你让我不吃那可不行,先吃她还是先吃你,你选吧。”

    “大英雄,你在这地府之中困及多年,实在是上天不公啊!天下需要你这样的盖世英雄,你出去了吃香的喝辣的岂不是好?我俩死不足惜,英雄被埋没了可是天理不容啊!您可曾想过,我兄妹俩为何能来到这里?这难道不是上苍的安排吗?”栾异杨说的情真意切,吐沫横飞。

    鬼力赤独处地下多年,刚被困在这里时曾想过逃离,却惨遭失败,时间长了习惯了,反倒对这里依赖起来。栾异杨的话重新勾起了他对俗世的向往,他犹豫不决起来,眼望着两人,不知所措。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