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三十四章 小试牛刀十露锋芒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夕阳西下,层林尽染。

    栾异杨和吴仙妹从一个树洞中爬出来,四周是一片林子,离掉入地洞时的土地庙不远。

    二人直奔土地庙,栾异杨在庙里庙外仔细搜索了半天,并未发现隼人与赵福的任何线索,只好在庙中苦思冥想。

    栾异杨心情复杂的望着吴仙妹,此时隐身油效力已过,她脸上的涂鸦已经褪去,仍是一脸的天真烂漫,不时朝他傻笑,栾异杨竟一时茫然无措。

    吴仙妹见他不开心,痴痴的道:“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好像不高兴啊?”

    “没什么,哥哥要去找自己的兄弟,你……”

    “哥哥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哥哥的兄弟不就是我的亲人吗?”

    “哥哥一直没告诉你真相,其实……”栾异杨犹豫了一下,道:“其实,你和哥哥掉入地洞之前是对头,哥哥的兄弟被你所伤,现在下落不明……”

    栾异杨看着吴仙妹,她的眼中满是疑惑,他话在口中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哥哥,我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只有哥哥你了……”

    吴仙妹怯怯的看着他道:“难道以前我欺负过哥哥吗?难道我是个坏人吗?”她一时无法接受事实,心中感到无助和委屈,眼泪夺眶而出。

    “我不想伤害哥哥,我不是坏人!哇……”

    栾异杨突然觉得后悔起来,自己不应该和她说这些事情,毕竟现在她已经失忆了。

    但是,他又不知今后该如何面对,如果回到山寨,发现五弟死了,或者今后根本再也找不到五弟和赵福,他是该恨吴仙妹?还是该原谅她?

    栾异杨伸手擦去了吴仙妹的眼泪。

    “好啦,好啦,老子最不喜欢人哭哭啼啼的,别哭啦,既然以前的事你记不得了,我也不怪你。我是不想瞒着你,但是你将来若是好了,想起自己是谁,但愿不要再恨我就好。”

    “嗯,以后我只对哥哥好,不会欺负哥哥的,我要做哥哥的好天女。”吴仙妹狠狠的点着头。

    “好啦,不说这些了,你本来是个道士,你有个师父,他现在应该在离这儿不远的温泉山,我带你去找他可好?他应该可以治好你。”

    “不要,我要和哥哥在一起,我不记得有个师父,我也不要去找什么狗屁师父。”

    “你叫吴仙妹,这是你的名字,你记住了,你不能跟着我,你会后悔的。”

    “我就叫天女,我就要跟着哥哥,我不后悔,你也不准后悔!”

    “他娘的,说啥你都不懂吗?咱俩不是一路人,别跟着我!”

    “偏不,天女就要跟着哥哥!”

    “烦死了,滚!你这个傻子!”

    “就不,就不,天女就要跟着哥哥!”

    “你跟着我干什么,咱俩本不认识,我也不想与你有什么瓜葛,遇到你之后就倒霉,你看你现在都傻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我送你回你师父那,对你我都好!”

    “你说你是我的情哥哥,我就信你,我不傻,我不要离开你!”

    “我在骗你,我一直在骗你,你明白了吗?”

    吴仙妹倔脾气上来,引得栾异杨也没好气的嚷嚷。

    吴仙妹听见栾异杨说一直都在骗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虽然失忆了,但是并不是一点智商都没有,她依恋着哥哥,认为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在洞中时明明对她很好的,现在却执意要离开她。她一时无法理解,啊的大叫一声,双手捂着脑袋痛苦异常。

    她只觉得在这里憋闷异常,转身飞奔出庙,不顾栾异杨而去。

    栾异杨没有阻止她,自顾生着闷气,他实在不知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本想送吴仙妹回去,她却便便不听自己的,这真是比以往所经历的任何事更加棘手。

    他思量半天,觉得让这丫头在外面瞎跑毕竟不妥,他现在不想让这丫头遇上什么危险,那只会让自己更加愧疚。

    栾异杨走出土地庙,四下张望,却见远处有几个人影拦住了吴仙妹。

    那是一队官军,有六个人,是这片皇庄的巡逻兵丁。

    “哪跑出来的小姑娘,疯颠颠的吓老子一跳。”几人将吴仙妹围在当中,为首的小校气哼哼的骂道。

    “头儿,这小丫头长得倒是水灵,咱们在这荒郊野店的呆了几个月了,闷也闷的要死,你看……”另一个兵丁一脸猥琐,淫笑的尖声尖气的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瞧你那个贱样。”带头的也是一脸坏笑。

    几人一路巡逻,无聊至极,正讲着荤段子互相调侃,就遇到吴仙妹迎面奔来,正好像羊入狼群,送上门的美味。

    其他兵丁也随声附和,一个个便如**的恶狼。

    昏君无道致使民生疾苦,当兵的也是作恶多端,并不稀奇,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所收敛,此时已近黄昏,又是郊外皇家围场,几个人贼心顿起。

    “兄弟们这些时日辛苦了,这小女子胆敢擅入皇上的猎场,肯定是个刁民贼子,哥几个将她抓到树林里仔细审查,不必上报了。”

    “大哥英明,兄弟们动手。”

    几个人嘿嘿坏笑着向吴仙妹靠拢过来。

    吴仙妹见几个人心怀不轨,拔出匕首笔画着叫道:“你们是谁?你们别过来!”

    “呦呵,还有武器,定是反贼是了,哥几个别客气啦。”那带头的喊道。

    吴仙妹若在从前,定将几人收拾的哭爹喊娘,可怜现在失忆,不知自己有神通无数,突遇变故,慌了手脚,大声叫道:“哥哥!哥哥救我!”

    “丫头,别慌,有我呢!”栾异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几个兵丁循声望去,见一个男子飞奔而来。

    “呦呵,还有一个,是一对儿私奔的小情人闹别扭了吧?”带头的笑道。

    “大哥,一不做二不休,先宰了男的,休让他搅了咱们的好事儿。”

    “猴崽子,看把你憋的,哥几个,利索着点,别留活口。”

    众人听到领头的下令,不由分说,抽刀而上。

    栾异杨心中暗道:‘多亏没放任这丫头自己乱跑,几个臭走狗来的好,正好试试新学的招数。”

    他下了杀心,脚下发力腾地一下蹿出,有如急风一般在几人之间一晃而过,径直向带头的军校冲去。

    那军校只觉模糊的一团影在眼前闪过,随即整个世界向上旋转,眼前本是众手下的背影,接着看到是昏黄的天空,到最后竟看见身后的景色,身后一丈之外,一个男子正手拿一柄弯刀,刀上染着鲜血。

    众人回头看时,只见带头的大哥伫立在原地,只是脑袋不见了踪迹,脖颈被齐齐削平,鲜血喷涌而出。

    众人皆惊惧异常,有两个更是吓得坐到了地上,带头军校在这几人中武功最高,竟毫无反应的被人斩杀,究竟怎么被斩的,谁也没有看清。

    栾异杨自己也不敢相信,挥了挥手中的弯刀,将血渍甩掉,呐呐自语道:“真他娘的过瘾。”

    其余几个兵丁不敢恋战,转身哭喊着夺路而逃,栾异杨看着他们的狼狈样,嘿嘿一笑:“对不住了,留了你们也是祸害。”

    他原地跳了几跳,活动一下筋骨,猛然间发力,几步追上那群兵丁,手上寒光一闪,便有一颗人头飞起,五起五落,五个兵丁立时命送黄泉。

    吴仙妹在一旁拍手道:“哥哥好厉害。”

    栾异杨嘿嘿一笑,道:“长本事了,这鬼伯的赤焰胆和‘吃饱拳法’果然好用,只不过这几个废柴太弱,功力发挥不到两成,也不知现在我到底有多强,哈哈。”

    “阁下果然好身手,未尽兴的话,在下陪你玩玩如何?”

    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声音听似极远有好像就在近前,飘渺不定。

    栾异杨心中一震,举目向四处望去,只见离他二人极远处,十余人的身影都骑着马,正在那立着不动,离得太远看不清面容,看身形都是锦衣卫打扮,应该是在栾异杨杀人之时已在那里观望。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