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都侠隐录 > 第三十五章 高人搭手见章真功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远处那队锦衣卫共十人,为首的正是锦衣卫都指挥使袁彬,身旁一人紧护其左,是锦衣卫指挥同知杨铭,其余八人各个精悍,是锦衣卫八大金刚,都是袁彬的得力干将。

    一行人此次出京,便是为了半月前京城‘妖狐夜出’案,此案在京城闹了几天,搅得上下不得安宁。东厂趁火打劫,渔翁得利之余却毫无作为。锦衣卫在袁彬的带领下竭尽全力追查,却也毫无进展。却是那御马监掌印太监汪直,不知如何搜罗了大量情报,禀报与皇上,受了不少封赏。

    袁彬觉得此事蹊跷,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周,已渐渐平息,他却暗中继续派人查询,与前一日方得线报,豫北卫辉府附近有妖女出现,作案手段与京城妖狐相似。

    袁彬不敢怠慢,带了得力手下亲自出行去查缉凶手,行到此处,远远看见有官军调戏民女,袁彬气愤异常,正欲率众人上前解救,却见到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个少年,手起刀落几下就将六名兵丁斩杀。

    一行人暗暗叫好,均佩服少年的身手胆略。

    袁彬虽也赞赏少年勇武,但是那几个兵丁毕竟是朝廷的人,虽做了恶事,却并未得逞,就这么被一介草民杀掉,如若不管岂不是乱了纲法?

    他用眼示意杨铭,杨铭早已会意,使出千里传音,叫住了栾异杨。

    栾异杨见锦衣卫众人催马靠近,呸了一声,只道天下乌鸦一般黑,既已开杀戒,索性杀个痛快。

    十人行至离栾异杨两丈之外停住,袁彬低沉着嗓子说道:“年轻人,这几个军校虽然为非作歹,却不必下如此狠手,我看你武功远在他们之上,为何不将其制服,送到官府处置?”

    栾异杨初用神功,自己也未想到会如此厉害,一时没收住手将兵首斩了,为免麻烦遂将余人斩杀。

    他自幼随叛军起义,大小杀阵也见过无数,并不将斩人之事放在心上,只是对自己功力飞升有所惊诧,为不能将功力收发自如而踌躇。

    他抬头看看袁彬,见他语气并非蛮横无理,笑笑道:“我是替天行道,像这种腌臜,留着就是祸害,人人得尔诛之。”

    袁彬道:“纵有过错,需由官府定论,你一个庶人岂可随意杀人?你可知大明律吗?”

    吴仙妹在一旁道:“这几个死人不是好东西,他们要欺负我!”

    栾异杨啐了口吐沫,不耐烦的道:“你们当官的都是官官相护,官府若管用,老百姓也不至于如此受苦,人是老子杀的,你啰嗦什么,有本事来取老子的命啊。”

    袁彬笑道:“好横的口气,你若技高与我们,便放你走,如何?”

    他多年戎马生涯,平生最敬好汉,也对朝廷中无恶不作之流深恶痛绝,见栾异杨有些本事,起了爱才之心。

    栾异杨也笑道:“单挑还是放羊?老子奉陪。”他几经磨难,又有神功护体,竟毫不畏惧,豁出命来。

    袁彬还未说话,手下八大金刚中早有一人忍不住喝道:“大胆,敢如此和大人说话,现在就叫你束手就擒。”

    说话之人叫荣志,是八大金刚其中一人,他嗜武成性,性子最为急躁,眼见栾异杨身法利落,招式诡异,早想一较高下,不待袁彬下令,飞身下马直取栾异杨而来。

    人在空中,抽刀在手,一式力劈华山,砍向栾异杨。

    栾异杨不必不让,右手反握弯刀向上一挡,双刀撞在一处“噹”的一声,火星四溅。

    栾异杨向左斜身一引,将荣志让过身侧,顺势旋身,左脚一个后旋踢,脚踵直砸向荣志后脑。

    荣志低头缩身,一个前空翻,左脚由下而上踢开栾异杨的旋踢,勉强避过一脚。

    栾异杨顺势也一个前翻,右手弯刀在空中画了一个弧线,荣志身体倒翻在空中,头部正好迎向弯刀,啊的一声急用雁翎刀护住面门,一声精钢之响,人被震出丈余,翻了几番方才落地,表情甚是狼狈。

    两人在翻腾中过了不到两招,荣志全然处于下风。

    锦衣卫都是从全国各地选拔出来的高手,这八大金刚更是高手中的翘楚,若在民间都可开宗立派,均是世间一等一的高手,这样的高手与一个不知名的少年过招竟占不到半点便宜,众人皆惊异骇然。

    荣志更不答言,这次谨慎了许多,舞了个刀花欺身又上。

    栾异杨的刀法源自‘吃饱拳法’,乃是刀拳合一,取反手刀之势,以守为攻。

    荣志来到近前,反手一刀横出,向栾异杨颈部而来。

    栾异杨不退反进,低头躲过刀锋,潜身而进,左手抵住荣志的左臂,右手上挥,刀柄抵住荣志下颚,弯刀立着贴在他的胸前。

    栾异杨收了气力,不然的话荣志早已被弯刀划开肚膛。

    栾异杨瞅着荣志笑了笑,道:“还比吗?”

    荣志一脸沮丧,退后两步道:“承让。”

    另一个锦衣卫道:“我来会会你。”

    翻身下马,是一个瘦高的汉子,右手拿了一条亮银鞭,左手雁翎刀一横,说道:“多谢你不杀我兄弟,我叫吕天方,领教了。”

    说完,银鞭一抖,凭空一声响,暗示栾异杨自己要进攻了。

    栾异杨笑嘻嘻道:“好说。”反拿弯刀,横于胸前,伏低了身子盯着对方。

    高手过招,往往在几招之内便分胜负,两人都不敢贸然出手,僵持了一会儿。

    吕天方突然抖手甩鞭,打向栾异杨的面门。

    栾异杨向上蹿跳要避开银鞭,不想那吕天方手腕微翻,皮鞭竟似活了一般,在眼看已是强弩之末时突的变换了方向,向上而去瞬间缠住了栾异杨的脚踝。

    栾异杨咦的一声,只觉一股神力向前拖拽,竟将自己身体横着拽向前方。

    还未及反应过来,那吕天方已经身在自己上方,左手一刀直直向自己腹部刺下来。

    栾异杨弯刀急撩,搪开来刀,左手拽住吕天方的右臂。

    吕天方正好骑坐在栾异杨的腰上,栾异杨则躺在地上,面朝着吕天方,形势极为不利。

    吕天方笑了笑,刚要说承让,不料栾异杨却先嬉笑道:“别急,还没完呢。”说罢腰部向右一挺,身体在地面一转,两脚立时勾住吕天方的脖子,右手已被他別入腋窝。

    吕天方顿时大惊,不想对方竟会地躺功夫,自己右手关节已被对方锁住。

    原来栾异杨见对方使得是长鞭,故意诱对方近身,使出蛇缠式的功夫与之周旋。

    吕天方急忙转身解锁,逃出这一招,不想栾异杨蛇缠式招招相扣,任他如何摆脱,总是落入栾异杨的陷阱,近身缠斗,再加短兵相接,只能疲于应付,险象环生。

    吕天方奋力摆脱,怎奈地面功夫并不擅长,一招失误被栾异杨敷在了后背,双手锁住颈部,弯刀架在了动脉之上。

    栾异杨嘿嘿一笑,道:“还玩吗?”

    吕天方唉了一声,撒手将兵器抛在地上,闭目不语。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