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女生频道 > 教主是渣男 > 第24章 离火传承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凤鸣居内,岩浆涌动,薄雾翻滚。偶尔不知从哪儿刮起一阵风,卷起那薄雾,一起在这洞内肆虐地狂舞。洞内静悄悄地,刚刚大战时的喧嚣早已不再,只剩下火山口内的岩浆喃喃自语。

    “师兄!师兄!”突然,玄通那焦急的呼唤声打破了这片短暂的宁静。

    玄天紧紧地闭着双眼躺在玄通的面前,苍白的双脸竟是毫无血色。玄通心慌不已,迅速将玄天扶着坐起,替他运功疗起伤起来。

    萧贤努力地,缓缓地爬着。他的白发早就散开了来,劈头而下。那个幻影早已消失,可是他仍旧在爬。只是在他爬过的地上,一条殷红,格外显眼。

    前面的甬道仿佛永无止尽。无尽的黑暗也宛如一头巨兽,不停地吞噬着他。他却只是坚毅地望着前方,缓缓前进,没有丝毫的停滞。

    “哇。。。呜。。。。”突然,一个婴儿的哭泣声破空传来。萧贤仿佛听到了最悦耳的声音般,更加用力地朝前方爬去。

    仿佛穿越了千万年,终于,他的手触摸到了她。霎那间,他就像一下子就达成了多年的心愿般,心底突然涌起一阵狂喜。原来紧张不已的情绪也瞬间消散了去。他疲惫不堪的脸上竟带着一丝笑意!

    “亦幽。”他喃喃地对着他眼前的人儿道:“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再也不会分开了。。。。。。”

    “师弟,我的伤好了。多谢了。”玄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道。

    玄通双手回撤,收了功力道:“师兄,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你。。。。。。”

    玄天深深地叹了口气,望着小洞穴外面道:“我们都没有发现,原来这洞穴之内还有第六人。”

    玄通闻言一惊,道:“莫非是古兴天?离开落神崖的时候他和萧贤在一起。”

    玄天皱着眉头道:“那你后来为何没有和我们说明?”

    玄通顿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一直在想亦幽的事,却将这事忘了去。他支支吾吾了一阵,最后才轻轻地道:“对不起,师兄。”

    玄天看着眼前的师弟,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良久,他才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师弟,有些事情,师兄并不想说。十年前玄灵师妹的修为和我们四人的差距是很大的,但是现在,我们几人中除却亦幽,恐怕就数你的修为最低了!”玄天说到这里,又将视线移到了洞外。“何为忘我?忘我就是要忘却自己的存在,包括一切感性的东西。可是,师弟你现在离忘我这条道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了!”

    玄通闻言,心中顿时像打翻了无味瓶般,什么滋味都有。玄天说的,他不是不懂,可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他能忘记的。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劫数吧。他低下了头,默默无语。

    玄天见状,伸出手来在玄通的肩膀轻轻地拍了两下,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萧贤搂着亦幽,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坐着。直到他的伤都似乎有些好转了。亦幽怀里的孩子似乎又睡着了,不再哭泣。萧贤腾出手来,将孩子的襁褓裹紧了些。

    “亦幽,你等着,我和孩子就来陪你。”他喃喃幽地道,而右手却轻轻地扣在了孩子的颈上。

    他竟要掐死他!

    然而,当他的眼神落到孩子那张可爱的脸蛋上时,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痉挛,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那可是自己的孩子啊!

    自己是可以随亦幽而去,可是这孩子却是无辜的!他怎么能忍心将他的生存权就这么剥夺了。即使他真忍心这么做了,那么在九泉之下,亦幽也一定会恨自己的。

    然而不这样做,让他活活地饿死,那又岂不是更残忍?

    萧贤的内心挣扎着,而他的身体也同时颤抖起来。他尝试着说服自己硬起心肠来。可是他的眼前却浮现起当年他的母亲去世前的那一幕。

    “孩子,一定。。。。。。要好好。。。。。。活着!活。。。。。。出。。。。。。个样来!这样。。。。。。妈在下面也。。。。。。就安心了!”

    他的手软了下来。

    萧贤呆呆地望着孩子,又转而望了望亦幽。亦幽一定也和当年自己的母亲一样希望她的儿子好好活下去吧。可是,在这古洞之中,一个还未断奶的婴儿又怎么活得下去呢。

    萧贤低下头,努力地想着,想找一丝可能的机会。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很久。萧贤似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几乎就要激动得站了起来。然而,随后又垂下头去,他又仿佛很不愿意用那个方法。

    又过了一阵,仿佛狠狠地下了一个决心,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朝着亦幽道:“亦幽,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可是。。。。。。”他仿佛不愿意说出来般,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可是现在却只有这么做,我们的孩子才有活下去的可能。希望你的那些同门不会将对我的怨恨迁移到我们的孩子身上吧。”

    萧贤将亦幽轻轻地靠着墙,自己却从亦幽怀里抱过了孩子。他对着怀里的孩子喃喃地道:“我只能将我能给的全给你了,希望你将来也能活出个样来!”

    随后,一刻火红的珠子突然浮现在了他的身前,漂浮在空中,竟是那离火珠。只是,此刻看上去,离火珠似乎比先前黯淡了许多。

    所有法宝,只要是法宝未被其他人强加控制,却是可以随意收回的。因此,和无为阵的那次碰撞后,离火珠并未丢失,仍在萧贤手中。

    萧贤怔怔地看了一会那离火珠,随后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没想到离火珠也会受伤。罢了罢了,就将他传给你吧,我也没什么其他东西可以补偿你了。”

    他刚欲将那离火珠放在襁褓之中,却又停了下来。这样显然不妥,定会被他们发现并拿走,以玄天的见识,是不可能认不出离火珠的。

    仔细想了一阵,萧贤对着怀里的孩子道:“看来必须要让你受点苦了,我萧贤的孩子以后定是真男儿,今天这点苦该不算什么吧!”

    说完,他隔空操控着那离火珠朝婴儿的嘴里飞去。他竟是想将那离火珠藏在婴儿的体内!

    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佛珠大的离火珠对于刚出生的婴儿来说绝对是一样庞然大物。这样从嘴里放进去显然让他怀里的孩子很难受。孩子立刻大哭起来,然而,正在喉咙的珠子却让他又哭不出来。这种感觉连大人都很难受,何况是小孩。

    萧贤的额头渗出了汗滴,显然他也很紧张。他的手隔空操控着离火珠,顺着孩子的身体一直下移,直到丹田处才停止。随后萧贤便将手收了回来。他自言自语地道:“这样他们就发现不了了,最多也就以为你的丹田有些异常吧。”

    萧贤又仔细想了想,感觉没什么不妥才放下心来。然而不久却又仿佛想起了什么。只见他抬手便有手指在地上刻出了几行字来。

    凤舞九天幽冥火,

    鸣落人间昆仑山。

    居于九宫八卦洞,

    千古乾坤落神崖。

    毁门绝派天外星,

    灭绝人性寅时辰。

    心怀佞人怎可图,

    经过是非后人谱。

    这仿佛是一首诗,仿佛又不是。到底是不是,却只有萧贤自己知道了。他轻轻地念了一遍,又自言自语地道了一句。“这样我也对得起圣教了。”随后,便将孩子放在那几行字旁,自己抱着亦幽朝洞穴之外走去,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他的声音传来。

    “亦幽,我来了。。。。。。”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