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静念和觉悟不久便回来了。四人一见面,觉悟率先迎了上来道:“二位的伤不重吧?”

    玄天和玄通两人皆摇了摇头。“有劳方丈挂念了,刚刚调理了一番,我们并无大恙。”

    闻之,觉悟脸色的担忧之色才渐渐缓了下来。只是静念却似乎一直在想着什么,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玄天见状问道:“二位刚刚追去,可知道了那偷袭之人的身份?”

    觉悟看了一眼身旁的静念,见其没有开口的打算,便自己摇了摇头苦笑道:“那人的速度太快了,老衲自愧不如。”

    玄天愣了一下,随即道:“这样看来,此人定是魔教七大护法之一古兴天了。”

    “绝无可能!”一直未曾说话的静念突然斩钉截铁地道。

    三人顿时诧异不已。玄□□她疑惑地问道:“师太,何以见得?”

    “昨天在落神崖,我曾和那古兴天交过手。他的一身修为虽然高明,却仍非我的敌手。然而刚刚那人修为却并未在我们三人之下,若不是他身上带着伤,恐怕他未必会逃走。”

    “什么!”玄天和玄通顿时大惊。这和他们预料的竟完全不符合。

    此时觉悟也点了点头道:“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如此。而且此人似乎对那九宫八卦阵了如指掌。为此,我和师太还差点迷失在了其中。”

    听到此处,玄天两人算是明白了静念脸色不对的原因。堂堂静念庵的主持,竟在一天之内连败在两人之手,而且还是多人联手。换成是谁,心里都不好受。

    想到此处,玄天只得苦笑道:“什么时候,这天下间竟冒出了这么多绝世高手?”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所有人都沉默着。一时间,整个凤鸣居内突然又安静了下来。

    半晌,静念才首先打破这片宁静。“二位真人可知道萧贤的情况。”

    玄天闻言一愣,随即望向了玄通。玄通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

    玄天皱起了眉头。他扫视了一下萧贤先前出现的小洞穴,又看了看脚下的火山口低声自道:“莫非他掉进那岩浆里面了?”

    三人闻言,脸色均是微微一变。倘若真是掉入了那岩浆之中,就算萧贤有十条命也不够用。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无人无尸,那便是真掉入了这火山口了。大家分头找找吧。”静念沉声道。

    三人均微微点头,同意了静念的主意。

    就在三人想要分头行动,寻找萧贤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你们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

    四人纷纷回过头去。

    “萧贤!”

    “亦幽!”

    两个不同的名字从四人中脱口而出。

    静念和觉悟回过头来,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玄通和玄天,随后又望着萧贤怀中的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

    “二位真人,贵派上任水云轩首座青幽真人不是早就仙世了吗?为何。。。。。。?”静念双眼注视着女子道。

    然而两人却仿佛没有听见般,只是愣愣地望着,望着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静念见状,虽然心中有些怒意。但是在这种的情况之下,却也不便表现出来。至于觉悟,则仿佛永远都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玄天。”萧贤突然叫道。

    玄天顿时回过神来。他将目光移向了萧贤。

    然而萧贤却并没有看着他,只是怔怔地望着前方的石壁道:“我用我们之间的秘密换你一个答案。”

    玄天没有说话,他自然知道萧贤所指的秘密是什么。

    “亦幽有没有卷进你们这次行动?”萧贤缓缓的问道。

    过了好一会儿,玄天才道:“没有!”

    “哈。。。哈。。。哈。。。”玄通突然狂笑起来。“你。。。你竟然怀疑她!她这么信任你,你竟然怀疑她!”玄通的一字一句渐渐决断起来。

    萧贤的脸色顿时变得惨淡起来,他的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就那么断掉了。他回过头来怔怔地望着玄通。

    “我让她和我离开,她为了你断然拒绝。而你却怀——疑——她!”玄通渐渐激动起来。

    “原来她是被你,被你这个她最爱的人害——死——的!!!”最后他竟朝着萧贤狂吼起来,宛如一个癫狂之人,再也没有半点世人眼中的仙道之气。

    “我要杀了你!!!”玄通到最后竟哭号起来。他仿佛一个失去理智的小孩,不要命般,朝着眼前的那个人扑去。

    “师弟!师弟!”就在玄通刚刚扑出的那一刻,玄天出手拉住了他。“你冷静点!”

    “不,他害死了亦幽!他害死了亦幽!”然而,平时这个对他惟命是从的师弟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只是疯狂的挣扎着,挣脱着。

    “师弟!”玄天突然大吼一声。

    玄通突然就那么僵住了,只是他的身体仍然在颤抖着,颤抖着,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煎熬,而眼泪就那么淌了下来。

    百年恋爱,

    十年守待。

    再见时,

    已是两世人!

    心如刀绞,

    伤痛如何了?

    他忍受着,忍受着那种巨大的伤痛。只是最后,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了。他低下头,竟失声痛哭起来,宛如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孩。

    “师兄!亦幽死了,亦幽她真的死了。。。。。。”

    玄天的眼睛也通红起来。他紧紧地握着玄通的臂膀,将玄通缓缓地拉了回来,久久不语。

    “亦幽,亦幽真是被我害死的!”萧贤突然低下头来,他望着怀里的亦幽喃喃地道:“我竟然,我竟然害死了你!”

    静念看了一眼玄通,又望着萧贤,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而觉悟却只是低头诵着什么,或许是往生咒吧。

    “啊!!!”萧贤突然仰天长啸起来!顿时凤鸣居内,哀声不绝,狂音如缕。仿佛,连那火山口中的岩浆也感受到了那股旷世哀痛和悔恨,激荡起来!

    两束热泪,就那么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扬州烟火,大漠烽火。东台绝恋,落神十年。生死相许,齐眉共举。一时错举,悔恨如雨!

    一个身影猛然向前越出,在玄通四人的目光下,凌空落下,坠向了那滚滚岩浆。然而,那坠落之人,却没有半丝畏惧。仿佛,他只是在回家的路途上而已。

    玄天看到那个白衣少年渐渐消散!

    玄通看到那个梦中的女子香消玉殒!

    静念看到一代魔头为情陨落!

    觉悟看到了什么却只有自己知道!

    “爱已废,独憔悴,一世罪行让我背!亦幽,我来了!”在萧贤落入那炽浆之前,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最后一个念头。。。。。。

    四个人就这么愣愣地望着,望着那个人融入了脚下那激荡的岩浆之中,默默不语。

    仿佛过去了千万年,仿佛刚才的那一幕从未出现,那岩浆一如往常的翻滚着,咆哮着。

    静念第一个回过神来,她收回目光,长长地叹了口气,心底的一块巨石到现在才终于放下。此行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我们再进洞去看看,可不要放过一个魔教妖人。”静念望着萧贤出来的小洞穴道。

    三人随即回过神来,然而却都没有说什么。

    静念皱了皱眉头,却也不便强求,只是独自飞了过去,想自己进去看看。

    “谁!”玄天突然大喝一声,随即朝着进来时的洞口掠去。

    玄通和觉悟顿时大惊,均跟了过去。静念想了想,没再继续前行,也回身朝着三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四人在那阵中绕了半天,最后却是绕出洞来。然而,除却玄天,其他人却是没有看到什么人。

    “此人的修为果然很高。”玄天停了下来道:“却不知是何许人也?”

    三人闻言却是神情各异,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玄天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我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是先回去和下面的弟子会合吧。刚才那人是敌非友,我们不得不防。”

    玄通闻言点了点头,觉悟和静念也没有说什么。

    玄天率先祭起天启剑朝落神崖方向飞去,玄通紧跟其后。觉悟低诵一声佛号,也跟了上去。静念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凤鸣居也祭起天心莲跟了上去。

    凤鸣居外又重新回归了平静。

    然而,大约半天的功夫,玄天和玄通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凤鸣居外。两人在洞外仅仅站了一会儿便朝洞内行去。

    一路之上,两人默默无语。不一会儿,两人便出现在了先前大战的地方。然而,两人并未停留,径直朝萧贤出来的小洞穴掠去。

    “师兄,这便是他们的孩子吗?”玄通望着眼前熟睡的婴儿朝旁边的玄天问道。

    玄天点了点头。他走了过去,轻轻地将婴儿一把抱起。“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玄通摇了摇头道:“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玄天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道:“师弟,你是否怪过我?”

    玄通愣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没有。”顿了顿他又补充道:“这是她的选择。”

    玄天回过头来淡淡的道:“身为掌教我有更多的无可奈何。刚刚出洞的时候,师太和方丈想必已经怀疑起我来了。”

    “那为何他们还跟着我们回了落神崖?”

    玄天苦笑道:“因为只有我才能走出那九宫八卦阵。”

    玄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未久,玄天便抬腿朝洞外行去。“萧贤当初传音给我,让我看在和他夫妻二人的份上收养这个孩子,却并未告诉我这孩子叫什么。我看这孩子就各取他夫妻二人名字中的一个,就叫萧亦贤吧,这至少代表着他们存在过!”

    “萧亦贤?”玄通默默地念了一遍。“似乎是个好名字。”他道了一句。

    然而,玄天却早已远去。只是远远地传来一句:“魔教余孽尚未清除,师弟尽快与玄罗师弟会合。”

    玄通静立了一会儿,却是无意间发现了地上还有一行字。他走了过去,照着那几行子念了起来。

    “凤舞九天幽冥火,鸣落人间昆仑山。居于九宫八卦洞,千古乾坤落神崖。毁门绝派天外星,灭绝人性寅时辰。心怀佞人怎可图,经过是非后人谱。”

    念完后,玄通愣愣的呆了一会儿,最后却是苦笑一下,转身朝着洞外行去。

    “爱已废,独憔悴,一世罪行让我背。”玄通大声地念道。然而最后却又颓然道:“可是这一世罪行我如何背得起!!!”

    他的身影最后消失在了洞穴内。

    也不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个月,或许是一年。洞内又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憔悴不已的人影。竟是古护法。原来他一直困在了那那九宫八卦阵中,最后才终于闯入了此处。

    古护法四处张望了一阵最后目光才落在了地上的那一行字上。他默默地念了一遍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又缓缓退了出去。

    一切都已结束了吗?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