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天玄说 > 毁第二章 痴于玄道者,终被痴魔所毁!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所以,你就是鬼蜮山剑侠林蚕?看起来也只是虚有其表呢。”

    荫翳老人灵沧上人,轻轻开合薄薄的双唇,手中拿着不知是谁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眯着双眼危险的看着林蚕,似乎对方如果反应不和他意就会把林蚕当场击杀一样。

    属于玄师的独特立场慢慢散发出来,阁楼的气氛也逐渐降至了冰点。玄师本就是超脱凡人贵族的存在,但虽说这些人有着超凡的能力和地位,甚至游离于法律与皇权的管辖之外,这些大贵族的面子一般也是要给一点的,毕竟如同皇家,萧家都是有着玄师强者坐镇家族的,才能保证家族屹立不倒。

    只是,林家虽贵为帝京三雄,有着超然的财力和子弟人数,他们的祖师玄师强者,林闲庭的父亲,林蚕的祖父,天心上人林阎却在不久前到了寿元大限,更是因为心魔无法留下传承,这也是着灵沧上人如此猖狂的原因。

    “嘿嘿,鬼蜮山冠军,一剑斗八仙,你也算是很有名气呢,林蚕,”,灵沧并没有给台阶的意思,“不过”

    老者眼神猛地一立,一股强大的能量散发开来,直冲着几位元老而来,而灵沧手中的茶杯也应声而碎。

    “在我眼里,你,什么也不是!”

    几位武学功底不深的文职长老早已不堪重负的吐出了大口鲜血,晕了过去,而诸如林贤廷这样的武林巅峰的任务也是被这气场压得气血上涌,面孔涨红。

    “阁下,我林家与你无冤无仇,你却无干针对我族,如果您继续得寸进尺,也别怪我林家无情无义。”

    林贤廷对着几乎是怒吼了出来,猛然起身,怒瞪着灵沧上人,浑身的血管被玄师的气场压得暴突出来。

    “父亲”,

    一直沉默的林蚕此时也是说话,在玄师强者的压力下,他也是气血翻涌,非常不好受,但此时对比几位元老,甚至是自己父亲也是要强上不少。

    "想必阁下今天是不会这么就此结果,如果没猜错,您也是和黑水河铁氏有所交集吧。”

    “小娃娃,倒是很聪明,就是铁氏找的我,你又怎样。”

    老者嘿嘿一笑,逼近一步,林蚕顿时觉得一沉,浑身的压力顿时又上零好几倍。

    这就是玄师的力量吗。林蚕握紧了双拳,我一定要成为玄师,心里暗暗发誓。对于力量的向往,是林蚕每天生活的动力,而对于武林巅峰强者如他,玄师的世界是自己获得更强力量唯一的大门,也是今天林家重金请灵沧上人来这里的原因-----关于玄师世界的情报。

    玄师是一群恐怖的人,最弱的玄师也能肉身力顶五牛之力,而那些强悍的玄师,据说更是能揽五天之星辉,法力无边,拥有移山填海的申通。

    这样,就能.....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林蚕的脑海

    接你回家!

    林蚕想到这里,心中对于玄师强大力量的向往更胜了一分。只是,玄师的大门似乎对于林蚕这等凡人贵族完全封闭了一样,就连林蚕的亲祖父林阎也选择了不留下玄师的传承。只留下了一句话:

    痴于玄门正道者,终被玄道痴魔所毁!

    也正是因为这位不负责任的祖师,从此林家再也没有正当的玄法传承,至于随随便便一位玄师都可以欺负到林家头上。

    “不管铁氏付了什么代价,我们都出双倍的资源"林蚕直视灵沧上人危险的双眸。

    “哈哈哈”,像是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灵沧哈哈大笑,“你们凡人贵族总是用这种世俗的利益伎俩来逗弄老夫,不知我早已烦了这套!”

    恐怖的气息又上升了一个层次,林蚕不堪重负的倒退了一步,干呕了一下,一丝血丝从他的嘴角溢出来。他刚刚退开的那块地面已是被印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问我想要什么,哈哈,当初杀了我邢应灵的儿子时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什么铁氏,哈哈哈。”

    灵沧上人疯狂的笑声,对面的林家元老早就人仰马翻,一根明显的血丝爬上了邢应灵的双瞳,一股疯狂和变态之色透露出来,林蚕也是面色惊变,连退几步。

    “我,今天,就是来,杀你!”

    灵沧上人干枯的小臂一伸,笔直的食指指向林蚕,顿时,空气快速的扭曲,一股奇异的能量开始汇聚,然后一缕缕黑气组成了一根如魔鬼般的手指,黑色的指甲上面散发着死亡的气息,直直飞向林蚕。

    说时迟那时快,林蚕快速后退,瞳孔瞬间缩小,闪电般抽出背后的剑,如一道银芒划过。

    这时,异变突生!

    “大胆!”

    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响起,一道炽热的红芒划过,强大的能量波动再次出现这个小小的阁楼里,四面的华美的墙也被震的崩裂开来。

    众林家元老也是一惊,又是一位玄师!难道林家又得罪了一位玄师?或者皇家的人终于忍不住要对林家下手了?想到此处,似乎有一道灰色的阴影罩在了众人的心头。

    在众位诧异的眼神下,红芒径直劈碎了那根黑色手指。而此时,握着剑的林蚕也是松了一口气,身上在强大的压力下,已是汗水涔涔。

    “又迟到了,雷克!”

    林蚕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声音中充满了预约,轻松,甚至有些许埋怨的意味。

    “嘿嘿嘿,老子这不来了吗!”

    粗犷的声音传来,在人们惊讶的眼神中,一个邋遢的身影在阁楼上显现出来,正是钱塘门的看守-----雷克。

    “你再不来,老子就要被这个老匹夫给宰了!”

    林蚕苦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头发像有一百年没有洗了却有着一身强悍的实力的奇怪男人

    “这不还没有,嘿嘿”

    雷克尴尬的搓搓手,不好意思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而且,我还不知道你小子的实力吗,别装蒜了!”

    “你们是要把我忘了吗!”

    旁边几乎完全被无视的灵沧上人怒吼道,他的头发在他慑人气息中披散开来,双瞳已被血丝爬满,形似厉鬼一般,大量的黑色能量在他握球状的双手中央疯狂凝聚,一个恐怖的六臂魔鬼身影在灵沧上人背后露出了身形。

    “鬼耶婆罗身!”

    整个阁楼终于不堪重负,被狂暴的能量扯的四分五裂,林蚕面色狂变,眼神快速闪烁,似乎是做了决定一样,转身就扑住了自己的父亲,向楼下坠去。这10余米的距离对于练过轻功的林蚕和林贤廷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但那恐怖的黑色能量可就另一回事了。

    雷克面色也是一黑,手一甩一道红色的云雾包住了剩下的元老,飞向了楼下。

    大炎焱抢!

    雷克大吼一声,手里一道金芒亮起,一把带着恐怖热力的金色,满是神秘符文的长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黑色的长发在能量的潮汐中更加的凌乱。

    “龙炎破!”

    金枪如圣物一般疯狂的宣泄着金光,一生龙吟声响起,大焱炎枪周围的空气疯狂的燃烧起来,炽热的金色火龙随着雷克的一声“去!”伴随着直冲灵沧上人飞去的金枪,和他身后的恶魔虚影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整个天门府的外墙都被恐怖的能量潮汐冲击的七零八落,一道黑色长发的苍老身影径直从随着震碎的砖石一起坠落下去,砰的一生砸了地上,在地上印下了一个深深的坑。

    一招败北!

    整个院子里的元老们,仆人们,暗影卫们,都被这一幕所惊呆,迟迟的看着缓缓落在地上的雷克,一个简朴普通邋遢的路人甲。

    只有林蚕微微一笑,慢慢的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来到了灵沧上人的面前,一脚重重的踏在了邢应灵的胸口,不堪重负的老人怨毒的看着林蚕,吐出来一口黑色的血液。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吧。”

    林蚕笑咪咪的看着自己脚下被气得发抖的灵沧上人说。

    在林蚕和雷克的严刑逼供下,他们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对于这个华夏世界的玄师,不多都是从玄师世界发配来的犯人,没有记忆,不知道玄师世界的入口,就像雷克。也有的是逃过来的,像邢应灵。犯人之类的人是不可能留下传承的,他们徒有一神修为和功法,却只能用,想不出来。至于逃亡到这里的玄师,也是断送了自己的修行生涯,因为华夏世界完全不能修炼。

    从灵沧上人的讲述中,他们也知道了玄师世界的大门的具体位置。

    每月月圆之时,在华夏第一高峰珠穆峰顶,祭奠空间之神,通过空间之神的测试,才能最终进入玄师的世界。

    消息越来越明朗,雷克记忆本能对这个消息产生的共鸣更是证实了这个消息,林蚕心中也是无比的激动。

    二十年了,玄师世界的大门终于在向他缓缓地打开。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