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凌殇燚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梦了!

    梦境里,是一个雪白发色的女孩和一个栗色发色的女孩在一起玩闹、长大;紧接着,下一个画面就是有一天乌云密布、暴雨倾盆,雪白长发的女孩为了那个栗发女孩身受重伤,栗发女孩为了救雪发女孩,义无反顾地和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子定下了什么契约。

    导致后来两人分属两个完全对立的组织“圣月”和“黑岩”。

    雪发女孩对栗发女孩的背叛痛心疾首,然后两人就此陌路。

    两个本来情同姐妹的女孩就此成了死敌,你死我活地相斗了二十多年,后来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八人大战让她们双双死去!

    到死,都没有解开这个误会。

    凌殇燚从梦中惊醒,轻抚额头——十四岁之前,她经常做这个梦,可自从上了高中以后,就没再做过这个奇怪的梦了。

    想来想去,再次做起这个梦的唯一原因,可能就是因为遇到了李秀景。

    可是遇到李秀景,为什么就会再做这个梦?

    “不过,她今天真的很……帅呢。”凌殇燚细细回想着今天操场上徐峰被李秀景教训的那一幕,不禁笑出了声。

    头次,看到徐峰如此吃瘪呢。

    上次初晴只是小小的警告了他一下,但是今天李秀景似乎更加直接呢。

    时间回到今天中午李秀景接住徐峰的拳头,相当傲地顶回去一句:“我怎样?!”之后,徐峰恼羞成怒,反手攥住李秀景的手腕。

    但是李秀景的反应相当迅速,在徐峰抓住了她的左手腕的时候,左臂向外一揽一收,右手将徐峰的拳头往外一拧然后按上徐峰肩部的衣服,脚下一扫的同时右手狠狠一搡……

    徐峰登时就倒地了。

    太帅了!

    要不是碍于当时是午休时间,凌殇燚都要忍不住拍手叫好了。

    爽!不是一般的爽!简直是大快人心。

    徐峰嚣张太久了,是该有个人出来打压打压他的气焰了。

    更让人解气的是事后李秀景指着娄茎舞冲倒在地上的徐峰说:“下次你再放肆,倒在地上的,就是这个小蹄子。”

    “呼——”想到这儿,凌殇燚感觉舒心多了,翻个身接着睡而睡在她上铺的荣初晴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同时眼中掠过一抹深思——对于李秀景为什么会对娄茎舞有那么大敌意的,深思。

    夜深,但李秀景的房间却还亮着灯。

    “冰,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你。”李秀景的手中握着一块白的晶莹剔透的冰石,喃喃自语。

    她埋首在层层被子里,压抑地哭泣:“我错了,真的错了,如果能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离开;冰,有这个重来一次的机会,原谅我好不好,原谅我……”

    她的声音很无助、很压抑,诉说着卑微的祈求,可是那个前世与她情同姐妹的女孩即使再见也未必会认得出她。

    前世的记忆,只有她还记得吧。

    衣衫,无力地散开,像被撕碎的断翅,彷然无措。

    衣衫散开,露出李秀景光洁的后背……

    后背上,是一只巨大的火红色蝴蝶!

    ---题外话---

    李秀景是保留了前世记忆的哦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