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我的天,怎么会青了这么一大片?”荣初晴撩起夏若缡的裤腿,露出膝盖上一大片显眼的淤青。

    “果然啊,贱人犯起贱来那威力还是蛮大的。”李秀景吊儿郎当的仰着头,转着笔玩儿,悠然笑道。

    话音刚落……

    荣初晴的嘴角抽了两下;夏若缡捂着嘴偷笑;张昀珅拍着桌子大笑出声;凌殇燚刚喝进去的一口白开水随着“噗——”的一声全喷在了桌子上。

    实在是……忍不住啊!

    笑闹过后,荣初晴给夏若缡喷了点消肿散瘀的药水,轻轻揉了揉淤青的地方:“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别犹豫,抽她!她就是欠抽。”

    “这次呢,恩星又抽了一巴掌。”凌殇燚擦着桌子上的水,嘴角还有着丝丝憋笑的痕迹,“她要是再犯贱,咱们就再抽,抽到她消停为止。

    张昀珅老神在在地抚着下巴:“那她那张脸不得废了?”

    “你们说什么呢?”沧露汐抱着一摞厚厚的卷子进来,将卷子猛地撂在讲台上,一脸好奇地问向几人。

    “抽娄茎舞!”荣初晴、李秀景、凌殇燚、张昀珅和夏若缡异口同声地来了这么一句——斩钉截铁、干脆利落。

    “额……”沧露汐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理论上来说呢,她是赞成的昂。

    “怎么,我们见多识广的江夫人也有目瞪口呆的时候?”荣初晴调皮地眨了眨眼,冲沧露汐坏笑。

    沧露汐的脸色顿时比墨还要黑沉:“荣初晴!“

    荣初晴脸色一变,可怜兮兮地一缩:“哎,不要动手喔,这儿还一个病号呢。”她指了指一旁的夏若缡。

    被充当成挡箭牌的夏若缡什么也不说了,无奈、抚额……

    “那个啥,今天开始就让秀景去别墅住吧,正好‘月清’还空着一个床铺。”夏若缡连忙打圆场。

    这个话题要是真纠结下去的话鬼知道要争执多久!

    正好让秀景住进玫瑰别墅也是一个要紧事,所以干脆以这件事来打岔好了,这帮人啊……真是。

    对于朋友,像秀景这样已然被归类于她们的好朋友行列的人呢,自然要邀请去她们的住处了。

    朋友嘛,没有什么好客气的,而且看秀景这样子,也不是个睡得惯宿舍的人。

    学校的宿舍实在是……没法说。

    “别墅?”李秀景奇怪地看了看荣初晴。

    “呐,晚上你就知道了。”荣初晴笑了笑。

    “哦。”李秀景点头,同时看向凌殇燚,提出刚才就在疑惑的另一个问题,“那个,你们刚刚说……什么江夫人?”

    “唉,你不知道吗?”凌殇燚笑得放肆,“也对,你才来几天,自然不清楚;咱班的那个男生江晗啊,和露汐是……”

    “夫妻党?”李秀景何其聪明,一点即通。

    “对滴。”凌殇燚打了个响指,同时满意地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然后,沧露汐的怒火就转移到了凌殇燚身上。

    荣初晴见针对自己的“炮火”转移了,于是大松一口气,正打算替夏若缡把裤腿放下来时却看见……

    夏若缡的右膝侧上,,是半只墨绿色的蝴蝶!

    荣初晴的大脑再次陷入一片空白——又是蝴蝶……

    ---题外话---

    咳,注意!若缡的蝴蝶是半只!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