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高恩星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看旁边的上下铺荣初晴和凌殇燚都没了踪影就知道自己又起晚了。

    倏而,她目光一扫看到了右臂肩侧上的橙色蝴蝶纹章,大吃一惊,刚要惊叫但是强行克制住了。

    伸手摸摸——不痛不痒。

    算了,任由它在那里好了。高恩星想着也许过两天它就自己掉了呢?如果不是什么怪病的话任由他留在那里也挺好看的。

    就这么想着,高恩星立刻就释然了,翻身下床,换衣服。

    今天的天气不是一般的热,再加上今天是自选日(即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崔婷、张昀珅她们早就去泡泳池了,连平常一本正经的沧露汐和不怎么喜欢从泳池里出来浑身冷飕飕的感觉的凌殇燚都去了。

    李秀景,以一个人想单独静一静的理由没有去。

    所以整个教室就她一个人。

    “嗒嗒嗒。”脚步声响起,娄茎舞闪进教室,手里晃着一张纸条,神色中颇有几分战战兢兢:“李秀景,你找我?”

    “放心,不揍你。”李秀景把耳机摘下,悠然笑了笑,只是笑容中夹杂了一丝冷意。

    “你为什么针对我?”娄茎舞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我知道我招人烦,可你只是新来的,那么为什么如此和我过不去?总需要一个理由吧。”

    连续三天被扇了两巴掌,她真的是有点怕了。

    俗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

    李秀景站起身:“现在有一个让我放弃针对你的机会,就要看你会否珍惜这个机会了。”

    “愿闻其详。”娄茎舞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你只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李秀景深吁一口气,然后缓缓说出了这个条件——前世的事情,要问清楚了再说后面的。

    首先要把当初那件事,搞清楚。

    “可以。”娄茎舞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在她看来,几个问题就能换今后太平真不是一般的划算。

    而听到娄茎舞不假思索的回答后李秀景缓缓扬起了一抹笑容——

    很好!

    “月瑆,我要问的问题很简单——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做?当初为什么那般疯狂地选择同归于尽?当初为什么要杀了冰?!!”李秀景情绪越来越激动,情绪不稳之下她一步步逼近娄茎舞。

    “你,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娄茎舞惊恐地连连后退。

    “为什么?”李秀景的逼问的语气像是在呓语一般。

    “我不是月瑆,我不是什么月瑆!!”娄茎舞第一次感觉到了浓烈的恐惧。

    “回答我!”仿佛对娄茎舞的辩解充耳不闻,李秀景只顾逼问着娄茎舞那个桎梏了自己前世今生的那个噩梦的疑惑。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娄茎舞很努力地想让自己冷静,但她除了辩解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说啊!”李秀景竟几近疯狂。

    “啊——!”娄茎舞崩溃了,尖叫一声后冲出了教室。

    娄茎舞冲出教室后,李秀景才渐渐冷静下来;而她没有注意到,教室的后门的暗角处,荣初晴的眼里闪过一抹深思。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