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历史 > 大明小学生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语成谶!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念及辛辛苦苦两次搜卷实在不容易,张学士认为还是要挽救一下秦姓孽徒,免得将来走歪了路子。

    他想了想又说:“其实如今在词臣中,有一个是你的榜样人物。”

    秦德威疑惑的问道:“李太师文正公、杨太保文忠公、还有另一个杨太保文襄公都已经殁去了,费少师又归隐了,谁还能当我的榜样?”

    秦德威说的四个人分别是李东阳、杨廷和、杨一清、费宏......

    张学士握紧了拳头,五味杂陈的说:“我想说的榜样人物是,吏部左侍郞兼掌院翰林院学士董玘董中峰!”

    没等秦德威开口质疑,张学士怕自己心塞,又抢先道:“董中峰十八岁时,于弘治十八年,以榜眼登科,只比你差一点吧?

    至今三十年,安安稳稳的做到了正三品词臣,只差一步就能升尚书入阁!”

    但说完之后,张学士看到秦德威有点嫌弃的表情,还是心塞了。质问道:“你这是什么神态?”

    秦德威就吞吞吐吐的说:“这位董前辈如此高的,三十年才做到一个虚衔三品,就这......”

    张学士训斥说:“我的意思是,今上恩威莫测,你应该学董中峰这个镇静功夫!不要跳脱多事!

    最近这三十年,从正德到嘉靖,朝廷动荡甚多,而董中峰一直能够安安稳稳,时至今日只差一步入阁,不值得你学习吗?”

    秦德威拼命回忆了半天,历史上后面十年内入阁的新人只有夏言、严嵩、许赞、张璧这几个,前两个是红人,后两个是酱油。

    但无论如何,绝对没有这个听起来很牛的董学士。

    所以这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然后就没有然后的人了,十八岁的榜眼居然在历史上毫无名气。

    秦德威一边想着,一边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老师你教训我要安分守己,不要跳脱多事,道理是这个道理。

    可是在十年前,老师你怎么就去左顺门哭大礼议了?难道是你那同乡杨慎杨前辈绑着你去的?”

    张学士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进谏不能算跳脱!叩阙......议大礼的事,能算不安分么?”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国家养士”,什么“仗节取义”之类,引得秦德威又紧张起来。

    “老师还是不要说别人了!”秦德威赶紧给张老师端茶倒水,引开话题说:

    “老师不如想想你自己,圣上似乎对你有所缓和,居然能放了你出来主考。那么你对以后就没点想法?”

    张学士喝了茶缓缓心情,叹道:“我还能有什么想法,五十岁知天命的人,才是个从五品,没有以后了!”

    秦德威诧异的说:“老师你才五十?我还以为您都快六......”

    看着老师的脸色,他又赶紧强行扭过话头说:“老师你自己不能气馁!这次你主持完会试,算是一次功绩,按惯例应该会升到五品了。

    翰苑词臣升迁与外边不同,快起来很快,你看那夏言,当初一年半就升到礼部尚书了!”

    张学士摇摇头叹道:“大明百年来,又有几个这样的例子?这样际遇不是随便就能有的。”

    秦德威苦口婆心的劝道:“那我先给老师定个小目标,三年侍郎、五年尚书、十年入阁!

    做人如果没志气,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前人说过,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张学士唉声叹气,大道理都会说,自己听了一辈子,但大道理还是大道理。

    秦德威又很认真的说:“老师啊,其实扑街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心理上习惯了扑街。”

    张学士大致能猜到意思,但还是有个词没懂:“扑街是何意?”

    秦德威随口答道:“霍韬他们那边的乡言!大致可以形容您最近这十年的状态!”

    张学士有点糊涂,今天到底是教训学生,还是被学生教训?自己这个老师,还能不能当老师了?

    秦德威暂时也只能说这么多了,无论以后怎样,先在老师心里埋下一颗种子再说。

    反正张学士今天实在没感受到师道尊严,又摆出长辈架子:“其他事情不必再说了,但你婚事要抓紧办,在入职之前成亲!”

    秦德威答应下来:“这个自然,学生晓得!”

    张学士叮嘱说:“一个十七岁的未婚状元,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你了,但你不要做那负心的陈世美!”

    秦德威再次保证:“老师但请放心!我绝非忘恩负义之人!”

    张学士突然笑嘻嘻的说:“老夫反正也无儿无女,已经收了徐妙璇为义女,替她过世的父亲看着你。”

    秦德威无语,你们开心就好。

    张学士思考着说:“成亲这种大事,肯定离不了双亲,你母亲在京师,但你父亲却在辽东。

    你不如请假,去辽东探望父亲,并亲自将婚事告知父亲,并取得父亲的同意,这才是礼数。”

    秦德威蛋疼,自己就是为了“忠孝人设”,随口胡咧咧了一句“不如去侍奉巡边的父亲”,怎么就绕不开这个坎了?

    张学士想起了什么说:“而且你那话也传的人人都知道,影响总归是不好!

    正好你去探望父亲,也算是一举两得,平息舆情。一个月就回来了,正好婚事也能筹备完毕。”

    秦德威更蛋疼的是,辽东今年要闹兵变啊,有曾后爹刷功绩就行了,自己去凑什么热闹?

    虽然根据历史资料,这波兵变很理智,没有占据城池杀害官员行为,人身危险性不大,但就怕蝴蝶效应。

    “不去辽东行不行?”秦德威为难的说。

    张学士很奇怪的说:“京师到辽东都是人员往来很多的大路,又不是高山峻岭偏僻小路,沿途驿站完备,马车大约十天就能到辽阳城。

    而且辽东近些年还算安宁,虏患很少,又是春暖花开时节,所以你去辽东并不算艰辛,有什么为难的?

    再说你许久不见父亲,此番中了状元又要娶亲,也该去省亲报喜,为人子者总要有孝行吧?”

    秦德威挠挠头,张学士这个想法,确实就是当前的主流想法。

    这么多因素叠加下来,辽东那个地方又不是特别远,路也不难走,又暂时没有边患,有什么理由不去?

    如果不探望父亲,看起来似乎确实有点太冷漠,不够孝,不符合当前主流价值观。

    蛋疼翻倍,真是一语成谶!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