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竞技 > 赘婿人柱力 > 第5章 真男人,当如是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在梧桐城,乃至整个术法神州,嘴上说得再好听也没用,很多事情终究要用实力说话。

    眼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王穆苦口婆心说了那么多大道理,充满了人性的光辉,然而孙世豪根本没把他当一回事,围观众人也觉得他只会嘴炮。

    而小女仆废掉孙世豪两只手之后,瞬间具有了威慑力。

    孙世豪本来想骂两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爹是谁吗”,听到小女仆的警告,他闭着嘴瑟瑟发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远处的众人同样噤若寒蝉,强者自古以来就有话语权,尽管香儿只是一个丫鬟,大家都觉得她那样骂孙大少,没有半点不妥。

    人们心里有一个很大的疑问:如此强大的天才少女,为什么要这样维护王穆?

    这个疑问,衍生了更多的问号。

    难道说,香儿和女城主一样,爱软饭王爱得深沉?

    还是说,香儿和女城主一样,早已彻底被睡服了?

    又或者说,那个赘婿人柱力,真的拥有大弟之资?

    人群中,有两个人,看穿了真相。

    那两个术士,并非本地人,刚从外地远道而来。

    其中一名矮瘦汉子,双目神光内蕴,绝非等闲之辈。

    另一名铁塔般的壮汉,身体强壮得可怕,好像每个毛孔都蛰伏着恐怖力量。

    两人注视着湖畔的青衣少年,眼中透着难以形容的敬畏。

    九个月前,他们在小玄界洞天,和王穆有过一面之缘。

    当时的王穆,正在被十三个术士围攻。

    那一天,两人看见了同样的场景,王穆很有耐心地和十三个杀人夺宝的冒险者讲道理,结果没讲通,于是那些人变成了十三条干尸。

    每当回想起那一幕,两个目击者都睡不着觉,半夜里时常惊醒。

    在两人看来,王穆相当诚实,绝对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杀人机器!

    小玄界那些凶神恶煞,一言不合黑吃黑的狠角色,并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软饭王那种谈笑间收割生命,杀完人还面带微笑,好像从头到尾只是在玩一场小游戏的恶魔。

    所以两人混在人群中,全程看戏,连大气都没敢出一下。

    他们没有勇气去提醒那个不知死活的孙大少,只求明哲保身,尽量别招惹到那个毫无感情的杀人机器。

    一高一矮两个术士,似乎不是纯粹来凑热闹的,他们的神情很复杂,除了敬畏之外,眼中闪烁着崇拜。

    在他们眼里,王穆是一个真正讲道理的男人。

    当初在小玄界,面对十三个恶汉的围攻,少年依然在摆事实讲道理。

    当时两位大兄弟都替少年感到委屈,少年已经那么讲道理了,那十三个冒险者还是红着眼急着去送死。

    今天出现了同样的状况,王穆在湖边钓鱼,也没去招惹谁,道理讲得那么明白,孙世豪还是义无反顾地……自取其辱。

    正应了一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

    今天矮瘦汉子和铁塔壮汉第一次听到,王穆清楚地说出了一个“谦让”的概念,让他们深受启发,学到了很多。

    两人山贼出身,从小在土匪窝长大,学到的都是烧杀抢掠。

    后来山寨被高手剿灭,两人死里逃生,偶遇一位高僧点化。

    高僧说了一句很玄奥的话:遇到有缘人,便可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两个大兄弟在茫茫人海中苦寻了几年,终于找到了那个有缘人。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把软饭王当成了学习的榜样。

    真男人,当如是!

    两个大兄弟,心里是这么想的。

    他们有了明确的人生目标,要做一个谦让的,讲道理的男人。

    ……

    此时的孙世豪,心中的恐惧愈发浓郁。

    按照原计划,他失手误杀软饭王,女城主必定不肯善罢甘休,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到时候孙家便可联合两大家族,对女城主进行讨伐。

    计划赶不上变化,孙大少连软饭王的小女仆都没打赢。

    这也就罢了,暗中尾随孙世豪的两位孙家高手,似乎被某一股力量牵制住了,并没有现身保护他。

    孙世豪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了孤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生死掌控在赘婿人柱力手里。

    怕什么来什么,王穆突然朝着孙世豪走去。

    孙世豪心乱如麻,现在的软饭王想杀他,只需要一句话。

    王穆走过去蹲在孙世豪面前,身上碰了碰对方脱臼的左臂,礼貌而不失关心地问了一句:“兄台,痛不痛?”

    孙世豪很想装硬汉,充满血性说一句“不痛”,然而那锥心刺骨的疼痛,导致他说出了心里话:“你……你住手……啊啊啊,我的妈呀!”

    王穆缩回手,笑道:“原来你也知道痛,那就好说了,接下来咱们聊聊赔偿条款。兄台,今天你对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我也不为难你,你赔偿我一笔精神损失费就行了。”

    孙世豪满脸难以置信:“你的人打了我,还要我赔你钱?”

    话音刚落,他又发出了惨叫声。

    香儿飞起一脚,将坐着的孙世豪踹翻在地。

    几颗牙齿飞了出去,孙世豪躺在地上,满嘴鲜血,惨不忍睹。

    随后俏女仆开口了:“住口,我家姑爷说话,你不准插嘴!”

    孙世豪彻底被恐惧支配,卷缩着瑟瑟发抖。

    围观人群集体沉默,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不好意思啊,兄台,香儿脾气比较暴躁,我回头好好管教她。”

    王穆永远那么讲礼貌,说话非常客气:“该讲的道理,我已经讲完了。废话不多说,现在我直接宣布处理结果,你回去准备十万两白银,当作我的精神损失费,明日午时之前送到城主府,谢谢。”

    说完,他转身就走。

    香儿收拾了东西,默默跟在姑爷身后。

    围观人群如潮水般退去,生怕惹到软饭王,赔偿一笔精神损失费。

    底层术士一个月收入不过几两银子,真要摊上十万两的巨额赔偿金,八辈子也还不清。

    王穆也没说什么“否则后果自负”之类的威胁言辞,却给孙世豪造成了一股莫名的心理压力:如果明天凑不齐十万两白银,孙家将鸡犬不宁。

    事实证明,孙大少还是太年轻。

    人群中那一高一矮两个大兄弟,有着更接近真相的猜想。

    以两位大兄弟对那个杀人机器的了解,如果孙家拒绝支付十万两精神损失费,王穆大概率会做一件事——明天中午,血洗孙府!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