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巴塞罗那市的街道上,依稀可见上次加泰罗尼亚王国灭亡战争期间留下来的痕迹,街边巷角,站满了昂首挺胸迎接自家最高统帅的近卫步兵。

    波尔查骑在高头大马上,头戴插着白色羽毛的帆船军帽,在一众近卫骑兵的陪同下,缓缓步入巴塞罗那的市中心。

    很快,波尔查就看到了一群衣衫华丽的西班牙绅士,站在台阶上恭迎自己。

    如果周围没有举枪戒备的近卫步兵,这幅画面会更加和谐一些。

    “伟大的法兰西盟友,我代表巴塞罗那市乃至整个西班牙王国,欢迎你们的到来。”

    骑在战马上的波尔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走上前来,满脸谄媚的西班牙胖子。

    “你是?”

    波尔查脸上流露出几分困惑的神色,他是真的想不起来对方的身份,或者说根本没有去询问过。

    走在最前列那名西班牙胖子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微微鞠躬回道:“波尔查司令,我是效忠于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的安格鲁斯勋爵。

    也是现任的巴塞罗那市市长。”

    “我记得巴塞罗那市乃至整个加泰罗尼亚地区,不是都向斐迪南七世效忠的领土么?”

    安格鲁斯勋爵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过,即便是脸皮厚如他,在众人面前否决自己曾经的宣誓,也有点不自主。

    不过,安格鲁斯勋爵既然已经走出这一步,自然早已做好了应对。

    虽然背叛誓言会让自己的贵族声誉受损,但总比被打死强吧!

    “波尔查司令官,在强大的法兰西军团踏入加泰罗尼亚地区那一刻,我就已经更改了自己宣誓效忠的对象,我将是卡洛斯四世最忠实的仆人!

    也是罗马帝国的忠诚朋友。”

    如今西班牙王国内战双方,就是卡洛斯四世为首的王室军队,和贵族联军推举出来的斐迪南七世。

    斐迪南七世自从卡洛斯四世复辟后,就离开了马德里,没有了王位的斐迪南七世在那些西班牙贵族眼里,也就没有了什么利用价值,所以在卡洛斯四世复辟执政期间,费迪南七世一直在政治边缘。

    直到西班牙内战再次爆发,斐迪南七世才被反叛的西班牙贵族想起来。

    他们既然不满于卡洛斯四世的统治,当然要扶植起来一位新的西班牙国王。

    西班牙王国还是比较保守传统的,贵族们不会自立为王,即便造反也会扶植一位王室成员,按照顺位继承法,斐迪南七世自然是卡洛斯四世退位后的最佳人选。

    正统在西班牙王国还是具备很强的法律效应的,西班牙贵族就吃这一套。

    建立罗马帝国的李维为何要在后面给自己安上一大堆头衔?

    就是因为这个时代的欧洲白人已经习惯了这种君主统治方式,头衔其实就是统治地盘的法理依据。

    至于贵族自立为王的事情,对欧洲各国和大多数贵族而言,是非正义的事情。

    如果随便一个贵族都可以自立为王的话,那岂不是全都得乱套?

    这也是为何西班牙反叛贵族明明已经公开造西班牙王室的反,仍然要扶植卡洛斯四世的儿子斐迪南七世上位当国王的原因。

    当然,也正因为这一点,导致卡洛斯四世跟自己的儿子斐迪南七世已经变成了仇人。

    各种意义上的仇人!

    波尔查撇了撇嘴,对于将忠诚看作最高荣誉的他而言,这些卖主求荣,贪生怕死的人天然处于鄙视链中。

    如果不是为了大局着想,像安格鲁斯勋爵这种人,波尔查更倾向于将他们送去劳务所进行劳动改造,而不是继续保留对方的职务,帮助自己管理巴塞罗那市乃至整个加泰罗尼亚地区。

    有这些地头蛇一般的地方高官辅佐,接纳新地盘的效率会高出许多,这就是波尔查愿意忍耐安格鲁斯勋爵这种胖子在自己面前献媚的原因。

    安格鲁斯勋爵看着波尔查骑着高头大马完全无视他的马屁,扬长而去,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僵硬起来。

    不过安格鲁斯勋爵并没有泄气,对方毕竟是法兰西军团的军团司令,自己的身份给对方提鞋都是一种荣耀,对方不搭理自己也算情有可原,哪怕他心中有气……

    连礼贤下士的表面工作都不做!

    这帮该死的法兰西婊子!

    交接的事情自然有下面的军官去做,用不了多久,第一批来自法兰西地区的地方民团就应该抵达巴塞罗那了。

    西班牙官员能做的只是一些行政方面的事情,武装力量肯定会牢牢掌控在罗马帝国手中。

    罗马帝国对于主动投诚,和不进行武装反抗的城市地区,还是比较宽容的。

    而且,罗马帝国这次入侵,也不是以侵略者的身份,而是应卡洛斯四世的求援,以盟军的身份进入西班牙王国境内。

    甭管这层皮有多么假,也是需要披上的,能忽悠一个老百姓是一个……

    君不见,21世纪的新闻里面,全都是美好和谐的状态,现实社会中,却都是冷冰冰的利益交换和加不完的班!

    在21世纪那种社会都需要这种美好的外皮,更何况是如今这个黑暗的时代?

    正在遭受苦难的人无法欺骗,但那些没有陷入旋窝中的不明真相人群,还是可以去忽悠一番的。

    波尔查在西班牙王国境内高歌猛进的时候,维也纳的李维却收到了一条坏消息。

    海军大臣面色悲痛的站在李维面前,如同犯错的孩子一般等着李维即将到来的怒火。

    然而,预期中的怒火没有降临,李维平淡的语气传来。

    “不错的战绩。

    这份战报真的没有水分么?

    不列颠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战损超过了六成?

    我都不敢相信,一群新兵驾驭的舰队,竟然能给敌人造成这么高的损失。”

    海军大臣看到李维丝毫没有为地中海舰队主力覆灭的事情感到不爽,心中长舒一口气的同时解释了一句:

    “陛下,我方舰队中很多战舰都是新船,而不列颠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的战舰,几乎都是老舰。”

    李维轻轻点头:“也是,木质风帆战舰就是不经打,太容易被击沉了。

    而且那些该死的不列颠人还把榴弹搬上了战舰,这倒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不过你不用担心,科学院那里已经传来了好消息,铁甲舰的蒸汽机动力问题已经解决,第一艘铁甲舰将会从罗马帝国诞生!”

    “恭喜陛下,帝国万胜!”

    “这次帝国海军虽然战败了,但那些撤回来的水兵都是宝贵的资源,比回来的舰船还要珍贵!

    我希望铁甲舰下海的时候,上面的水兵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

    1809年秋,在罗马帝国介入西班牙内战后,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率先向法兰西宣战。

    然后才是斐迪南七世为代表的西班牙王国向法兰西宣战。

    紧接着,葡萄牙王国、普鲁士王国、俄罗斯帝国、丹麦王国、西西里王国、瑞典王国等反法同盟国,先后向法兰西宣战。

    第五次反法战争全面爆发!

    而在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宣战书递交到维也纳之前,不列颠的皇家海军地中海分舰队主力就进攻了罗马帝国的地中海舰队主力,并取得了惨胜。

    几乎全歼罗马帝国的地中海舰队主力。

    当然,欧陆各国都不承认罗马帝国,全都以法兰西代称。

    欧陆各国只承认李维对法兰西的统治法统。

    其他的头衔都被认定为非法获得的。

    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宣战后,立刻派遣英王德意志兵团主力加入到西班牙内战之中,趁着波尔查带队的数万法兰西军团抵达前,击溃了忠于卡洛斯四世的军队。

    卡洛斯四世不得已之下,带着自己的家人仓皇逃离马德里,只带了少量追随者和卫兵北上找寻波尔查寻求庇护。

    卡洛斯四世战败后,那些保持中立观望中的西班牙贵族,畏惧于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的兵威,纷纷加入到斐迪南七世的西班牙军队中。

    只有波尔查已经占领的地区上的西班牙贵族,选择效忠卡洛斯四世。

    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出来,西班牙王国的局势已经不是西班牙人能决定的了,英王德意志兵团在战场上证明了他们的实力,西班牙军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数百年前横扫欧陆的西班牙陆军,早已死去!

    卡洛斯四世的败退逃离,只给了波尔查一个名义上的支持,而伊利比亚半岛上的葡萄牙王国、西班牙王国、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三家联军的规模,已经突破十万大关!

    这还只是在编的正规军部队,地方民兵的数目根本无法统计。

    这个时代其实很多国家根本没有警察体制,完善的警察制度是李维崛起以后提出来的概念,治安部队主要是民兵团。

    无论是保护乡村还是保护城市的治安部队,本质上都是民兵。

    只不过,大城市里的民兵待遇能更好一些罢了。

    这也是为何欧陆各国纸面上的军队数目很少,但到了战争时期,一下子就几倍乃至十几倍扩编的原因。

    这种扩编主要就是将那些地方民兵团纳入到正规部队中。

    然后才是建立新兵营拉壮丁训练新兵补充。

    这些地方民兵的战斗力参差不齐,有钱的城市中的民兵,训练程度和武器装备跟正规军没啥区别,拉出来就能参加野战。

    没钱的地方民兵,其实都是自发组织的,连军饷和基本补贴都没有,甚至需要依靠地方土豪们的‘捐款’来维持。

    后者在欧陆各国占据大多数。

    民兵更像是一种兼职岗位。

    从这也能看出,欧洲的军制有多么混乱。

    不过,无论是哪里的民兵,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对外战争的时候,军心士气一般都不会太高,或者与赚取的金钱成正比。

    但保卫家乡的时候,这些民兵往往会奋战到最后一刻,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而战。

    这也是各国政府不信任民兵战斗力的原因,他们更喜欢为自己的家人战斗,而不是为国家和君主。

    如果砸钱的话,还不如直接组建正规军部队来的划算。

    在伊利比亚半岛大战来临的前一刻,普鲁士王国的各个乡镇中,正有着成群结队跟家人告别,背上长枪奔赴集合点的普鲁士青年。

    尼古拉斯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以平民的身份在上一次战争中打破了军官门槛,成为一名少尉。

    此时,尼古拉斯正在与自己的妻子做最后的告别。

    “亲爱的,我要等多久才能再次看见你?”

    被一身普鲁士军装的尼古拉斯抱在怀里的金发妻子,语气有些哽咽的问道。

    “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尼古拉斯没有给出一个时间点,说完后,放下自己的妻子,蹲下身在自己的两个女儿额头亲吻了一口。

    而一旁的妻子,泪水已经浸湿了脸颊。

    面孔坚毅的尼古拉斯朝着他们挥了挥手,紧了紧身上的燧发枪,头也不回的踏上了乡间小路。

    “无论等多久,我都会站在这里!

    尼古拉斯,答应我,一定要回家!”

    尼古拉斯听着后面传来的声音,没有转头回应,只是擦掉了脸侧不知何时淌下的液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来到军营的尼古拉斯因为军官的身份,得到了一个单独的宿舍,三天后,他就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前往汉诺威,帮助盟友稳定革命气氛浓郁的汉诺威局势!

    一周后,汉诺威。

    艾雷恩站在贫民窟空地上摞起来的高台上,对着下方攒动的人头,高声喊道:“自由、平等、博爱,否则去死!”

    砰,砰砰砰!

    第五次反法战争刚爆发不久,汉诺威就迎来了规模最大的林登万兄弟会革命起义。

    数之不清,衣衫褴褛的汉诺威穷人,拿着火枪或其他乱七八糟的武器,在林登万兄弟会的骨干带领下,冲向警察局,城内军营,汉诺威市政府等重要建筑。

    汉诺威起义,将会是林登万兄弟会最后一次大规模起义行动!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